閉上眼,厲鋒胤沒有在意,終究是閉上了眼睛。

顏桑死死的盯著駛出秦家別墅的那輛車子,直到車尾已經遠遠的看不見為止。

從那天會所一別後,她想念秦騁的心情越來越重。

她去競標會,也只是為了能多看他一眼。

她做了那麼手腳,明明是希望著他和宋晴暖兩人大吵一架。

可是為什麼,卻絲毫不見他們二人有什麼異樣?

並且如今,還坐滿了一車人彷彿要出去遊玩的樣子?

不會的,宋晴暖明明是那麼善妒的一個人,她怎麼可能不管不問?

萬千種疑問在顏桑腦海里閃過,她不甘心!她不相信自己會這麼敗了!

被死死咬住的嘴唇變得越發慘白起來。

熊熊燃燒的怒火正一點一點的,吞噬著那顆千瘡百孔的心。

宋晴暖,你給我等著!

……

今天的天氣格外涼爽,萬里無雲,連吹過來的風,都讓人感覺無比舒適。

宋晴暖坐在一棵大樹下,笑盈盈的看著前方玩開了的厲鋒胤和安之。

「飛呀!」

安之騎在厲鋒胤的頭上,抓著他的兩隻大手像兩隻小鳥似的暢快的飛奔。

所到之處,只留下一串安之如銀鈴般咯咯的笑聲。

看著遠處玩的好不暢快的兩人,宋晴暖內心洶湧,神色卻是異常平靜。

安之,媽媽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這樣的笑容。

一旁的秦騁看著此刻的宋晴暖卻出了神。

此情此景,那張本該洋溢著幸福的臉上卻似乎掛著幾分心事。

秦騁突然覺得,自己確實應該經常陪她們母子倆走走。

肩頭突然一沉,一隻大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轉過頭,那雙含情脈脈的黑眸闖入視線。

「以後,我經常陪你和安之出來走走,好嗎?」

秦騁微笑著,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

宋晴暖楞了楞。

恐怕秦騁已經當她是觸景生情了吧。

「好。」

宋晴暖的聲音夾雜在淡淡的微風裡,兩個人的目光都更加柔和起來。

「小暖……」

滿頭大汗的筱雨拿著剛買的水朝著他們過來,拉回了兩人的思緒。

秦騁別過頭,「我去看看安之。」

說完,秦騁起身,朝著安之和厲鋒胤的方向走去。

「爸爸。」

安之看見朝著自己走過來的秦騁,眼睛都放亮了好幾倍,歡喜得不得了。

筱雨在剛才秦騁的位置坐了下來。

「給,你最喜歡的海鹽水。」

筱雨擦了下額頭上的汗珠,將手裡的水遞給宋晴暖。

「謝謝。」

宋晴暖接過水,只是拿著瓶子在手裡把玩,眼睛卻一瞬不瞬的盯著前方嬉笑的三人。

「幸福吧?」

筱雨喝了一口水,唇角一抹淡淡的微笑,也看向正在玩樂的三人。

「嗯,幸福。」

宋晴暖笑了,她的笑容是那麼純粹,乾淨。

「那……能不走嗎?」

筱雨試探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哀求。

筱雨的話讓宋晴暖剛上揚起的微笑立馬又淡了下去。

「筱筱,你知道的,我……」

「沒事兒!」

獨步後宮:妃不出皇城 筱雨打斷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就當……」筱雨仰頭,望著那湛藍明亮的天空,壓制著眼眶裡不太聽話的淚水。

「這是最後的歡樂時光吧。」

「筱筱……」

宋晴暖又怎麼不懂筱雨呢,只是現在,她除了說抱歉以外,真的不知道再說什麼。

兩人心照不宣,都不再提起要走的事。

「嫂子,你這小傢伙精力可太好了!」

厲鋒胤抱著安之,氣喘吁吁的走到宋晴暖面前。

「安之,讓叔叔歇會兒,你去媽媽那裡好不好?」

說完,將安之遞到宋晴暖懷裡。

自己則一下子癱在草坪上。

「啊!」

正在這時,腹部忽然傳來劇痛,驚得厲鋒胤頓時痛呼出聲!

看著砸在自己肚子上的水,厲鋒胤氣的臉色都猙獰了:「筱雨!」

「我是好心給你送水的。」

筱雨眨巴著眼睛,一臉無辜。

「蠢死你算了!」

懶得跟她計較,厲鋒胤倒頭又栽在草坪上。

團寵小可愛成了滿級大佬 「你怎麼都不抱抱安之,讓鋒胤都累壞了。」

望著緊跟在他們身後的秦騁,宋晴暖帶著幾分責問的語氣。

「……」

秦騁也很無奈,他當然想抱安之,可是小傢伙似乎更願意和活潑開朗的厲鋒胤玩。

「嫂子,你就別為難他了。」

一旁的厲鋒胤解圍:「哄小孩兒的活呀,他可干不來.」

「切.」

筱雨沖著厲鋒胤亮出一個鄙夷的眼神。

「就你厲害呢!」

厲鋒胤這下不願意了,立馬從草坪上彈坐起來。

「秦哥,你真該把你那天在會所里認識的那個女孩介紹給這個臭丫頭,好好教教她溫柔善良這幾個字怎麼寫。」

——空氣有些安靜。

「女孩?什麼女孩?」

筱雨率先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看看秦騁,又看看宋晴暖。

「厲鋒胤,你說清楚!」

筱雨質問的聲音劈頭而來。

厲鋒胤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呸呸呸,他真是想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怎麼會突然提起她呢?

難道就因為今天早上看了一眼?

「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筱雨那張極度危險的臉已經湊了上來。

厲鋒胤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躲在宋晴暖身後。

「那個人,嫂子也認識!」

「我認識?」

宋晴暖不禁有些好奇起來。

其實她也想知道,那晚和秦騁待在一起的人是誰。

名門暖婚 連秦騁的目光,也疑慮起來……

看著向自己投過來的幾道「虎視眈眈」的目光,厲鋒胤咽了咽口水,只能硬著頭皮道:「就是顏桑啊,你們公司的大設計師。」

「顏桑?!」 宋晴暖和筱雨同時出聲。

秦騁這才終於想起來,那天會所里,確實還有一個女人。

突然想起第二天早上自己脖子上的唇印,秦騁的一雙眼倏爾變得冷洌起來。

他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望著秦騁那明顯森冷的面色,厲鋒胤心下一沉。

難道自己真的說錯話了?

連同情緒不對的,還有宋晴暖。

看來那天晚上自己收到的簡訊,一定是顏桑發的。

香水味,唇印,也一定是她故意的。

宋晴暖猛然又想起上次在醫院遲澤越偷錄音筆的事。

她似乎快要明白,遲澤越為什麼要接近她了。

突如其來的巨大信息量瞬間充溢著宋晴暖的腦袋。

「就是那個大設計師?」筱雨問厲鋒胤。

顏桑這個名字曾經名噪一時,而且她也曾經聽小暖提起過,有那麼點印象。

厲鋒胤閉上眼睛,任命一般的點頭。

「我以為誰呢。」筱雨無所謂的一笑。

在她看來,顏桑遠不及宋晴暖優秀。

「小暖?」

可轉頭,宋晴暖臉上凝重的表情卻又讓她擔心起來。

「啊,對,我認識。」

宋晴暖回過神來,無所謂的笑笑,「是我們公司的首席設計師,能力強,才華橫溢,是個難得的人才。」

看著不動聲色的宋晴暖,筱雨臉上的狐疑越來越重了。

明明在聽到顏桑名字的那一刻,她的臉色已經變了。

稚嫩的聲音打破詭異的氣氛,讓四個人都暫且撇下了心事。

很快,天色已晚。

幾人精疲力倦的回到了秦家別墅。

耐不住厲鋒胤的死磨硬泡,筱雨終於答應讓他送自己回去。

「乾媽再見。」

安之小小的手對著車裡的筱雨不舍的道別。

「要想乾媽哦。」

車子緩緩駛去,筱雨的聲音也越來越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