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司令對錢老的脾氣再了解不過了,要是自己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可能馬上就會掛斷通話,當下連忙說道:「錢老,基地從外面找到了一位醫生,能夠治療你們身上所患的病,您能不能暫時放下手中的工作,先出來進行治療?」

「關司令,這應該是你們第九次找來的醫生了吧!我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嗎,我們身上的這種病比那些患上癌症的人還要嚴重,根本就無葯可治,你們怎麼就是不聽呢!我看就別再花費精力了。」

關司令連忙說道:「錢老,這回真的有希望了!就在剛才,有一位戰士通過治療后,病情已經有了明顯的轉變。您還是再接受一次治療吧!」

錢老沉默了一下后,說道:「現在不行,實驗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我不能離開半步。等實驗結束后再說吧!」

錢老說完話后,通話器里便沉默無聲了。

「錢老!錢老!」

關司令有些急了,沖著通話器連連叫喊起來。但裡面卻再也沒有了回應,錢老顯然已經從通話器傍邊離開了。

古伊娜皺著眉頭說道:「錢老不願意出來接受治療,這事就難辦了!」

凌子凱想了想,說道:「要不就讓我進去,就在實驗室現場為他治療吧!」

「你進去?」

關司令聞言目光一亮,隨即又搖了搖頭,苦笑道:「這實驗室同樣屬於軍事禁地,沒有經過批准,就算是我也不允許進去。」

凌子凱無奈地聳了聳肩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等實驗結束后再進行治療了!」

就在三人想要離開的時候,那通話器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驚呼聲「錢老!錢老!」

三人聞聲都意識到裡面肯定出現了意外。一下子擠到了門前的那扇小窗前,透過那層玻璃往裡邊張望。

只見那位白髮老人此刻躺在了地上,而中年男子跟那女子正圍在他的身邊,焦急地晃動著他的身子。

關司令急忙沖著通話器喊道:「劉工程師,快告訴我們,錢老他怎麼了?」

那中年男子大概聽到了通話器裡面傳來的喊聲,這才想起現在應該馬上通知外面的人,便起身跑到通話器前,大聲說道:「是關司令嗎?不好了,錢老他突然暈倒后,不省人事了!」

關司令嚇了一跳,這錢老要是出現了意外,可不是小事,連忙轉頭對古伊娜喊道:「小古,你趕塊去通知基地醫生前來搶救!」

古伊娜剛要轉身,卻又停了下來,說道:「這不是有凌大哥在嗎,還去叫什麼醫生,快讓他進去搶救啊!」

關司令看了眼凌子凱,顯得有些遲疑起來。

古伊娜有些不滿地跺了跺腳,說道:「關司令,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顧忌著什麼禁令!難道錢老的性命還抵不上那一條禁令嗎!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所有責任由我來負!」

古伊娜也不管關司令答應不答應,直接對著通話器喊道:「劉工,醫生已經來了,你快把門打開,讓我們進來!」

作為基地裡面最核心的實驗室,安全防護自然是很嚴密的。平時,除了錢老本人外,任何人都無法從外面打開進入實驗室的門。要想進去,唯有讓裡面的人把門打開才行。

古伊娜喊完話后,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衝進了旁邊的一個房間,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就在這時,那實驗室的門緩緩打開了。

凌子凱剛想進去,卻被關司令給攔住了:「凌醫生,先等一下!」

凌子凱以為關司令還在顧忌著軍事禁令,便說道:「關司令,現在情況緊急,還是救命要緊!您放心,我進去后,除了為錢老治病外,無論見到或者聽到什麼,我都會永遠的爛在肚子里的。」

關司令搖了搖頭,剛要解釋什麼,卻見古伊娜已經從房間里跑出來了,手上抱著幾套隔離服。到了跟前,將其中的一套遞給凌子凱,說道:「裡面的情況有些危險,先把這隔離服穿上再進去。」

凌子凱這才明白關司令攔住自己的用意,接過隔離服后,並沒有穿上,而是問了一句:「你是怕我們會被傳染嗎?」

古伊娜點了點頭。

「你們穿上吧,我就不用了!」

凌子凱將隔離服還給了古伊娜,抬腿走進了房間。

這倒不是凌子凱在逞能,如果說連自己也會被傳染的話,還怎麼給人家治病。再說了,有祖神能量的護體,根本就不必擔心那種異能量會侵入自己的體內。穿上隔離服后,礙手礙腳的,等會怎麼施救呢。

古伊娜來不及阻攔,見凌子凱已經進去了,只好沖他的背影喊道:「你小心點,如果發現身體出現什麼異常,馬上出來!」

進了房間后,凌子凱還沒有走到錢老的跟前,就已經放出了意識,察看起他的狀況。只覺得錢老的生命特徵波動很劇烈,正在不停地虛弱下去,隨時有可能出現停止的徵兆。

凌子凱不敢怠慢,快步衝到錢老的身邊,對著那正蹲在邊上的兩位助手說道:「你們先讓開一下,讓我來看看!」

等他們讓開身子后,凌子凱蹲下身來,抓起了錢老的一隻手腕,裝出了一副給他把脈的樣子,暗中卻是將一股祖神能量注入了他的體內。

當祖神能量在錢老的體內遊走的時候,不出所料的遇上了那種隱藏在裡面的異能量。相比較起先前的那位戰士,錢老體內的這股異能量明顯要強盛許多,遇上祖神能量后,並沒有退縮,竟然出現了反抗。

凌子凱此時擔心的是錢老的生命,暫時不想理會這些異能量,便加大了祖神能量的輸入,直接將那些異能量強行驅開,護住了錢老的心臟。

在祖神能量的滋潤下,錢老的那原本已經出現了間歇性跳動的心臟,猶如被注入了一針強心劑,跳動的頻率明顯增強起來。脈搏和呼吸也開始有了變化。

這時,關司令和古伊娜穿著隔離服走了進來。

關司令擔心地問道:「凌醫生,錢老的狀況怎麼樣?」

「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凌子凱說著掃了眼四周,看到在房子邊上安放著一張行軍床,便說道:「來,大家幫忙將他抬到那張床上去!」

等大家把錢老抬到床上的時候,錢老雖然還沒有蘇醒過來,但看上去,呼吸已經恢復了正常。

凌子凱一邊用祖神能量繼續為錢老恢復生命力,一邊對關司令說道:「既然已經進來,我看不如就趁這機會給他治療一下身上的怪病吧。」

關司令點了點頭,說道:「也好,需要我們辦什麼忙嗎?」

凌子凱搖了搖頭,遲疑了一下,說道:「你們幫不上什麼忙,只是,我在治療的時候,要保持絕對的安靜,你們最好還是到外面去等候吧!」

「不行,我們不能出去!」

凌子凱的話音剛落下,那姓劉的工程師就已經提出處理反對:「現在實驗已經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時刻觀察著儀器上的數據變化,一刻也不能離開。」

凌子凱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實驗,但想必是屬於軍事機密,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自己用祖神能量治療的手段從來沒有當著大家的面公開過,這要是讓大家看到了,到時候要是問起自己是用什麼手段進行治療的,可沒法解釋啊!

凌子凱躊躇了一陣后,說道:「各位,我的治療方法有些特殊,希望你們看了之後,能夠替我把守一下秘密,不要傳揚出去。」

見凌子凱說的慎重,在場的四人都點了點頭,那劉工程師更是直接說道:「我們還要盯著儀器上的數據變化,就不陪你們了!」

說完話后,跟那個女助手打了聲招呼,兩人回到了那儀器的電腦前坐了下來,專心開始工作起來,對這邊的事情不再進行關注。

「凌醫生,你放心,我們以軍人的名義向你保證,絕不會把今天看到的事情泄露出半個字!」

關司令和古伊娜對著凌子凱做出了承若,只是心裡頭卻充滿了好奇,不知道凌子凱接下來會施展出什麼樣的神奇手段。

凌子凱心裡暗道:「就算讓你們看到了治療的過程,你們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只要別大驚小怪就行了!」

接下來,凌子凱把錢老的上半個身子扶了起來,自己盤腿坐到了他身後的床上,然後用雙手的手掌抵在了他的後背上。

關司令和古伊娜見狀不由得對視了一下,心裡都在想:這模樣看上去倒是跟電視裡面那些武俠劇中的武林高手用內功給人療傷的場景一模一樣,莫非這凌子凱還是個那種傳說中的內功高手,想用同樣的方法給錢老治病嗎?

這個世界上真得有身懷內功的人嗎?

就在兩人滿腹狐疑的時候,凌子凱已經像是入定般的閉上了眼睛。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此刻他在幹些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就在關司令古伊娜看的莫名其妙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錢老的臉上以及脖子上等那些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出現了變化。

那些密密麻麻的肉疙瘩開始慢慢地由血紅色變成了淡紅,緊接著又成了粉紅色。當變的淡粉色的時候,那些肉疙瘩也開始縮小,就像是被陽光照射后的冰塊,逐漸的消融,隱入了皮膚之中。

這是什麼療法,竟然能夠出現如此神奇的效果?

親眼目睹之下,關司令和古伊娜都露出了滿臉的不可思議! 凌子凱用祖神能量將那異能量層層包裹,壓制在了錢老體內后,整個治療過程也算是暫時完成了。

他撤回了祖神能量,將抵在錢老後背上的手掌放了下來。

關司令和古伊娜見狀知道治療已經結束,趕緊上前扶住半坐著的錢老,等凌子凱下了床后,方才讓錢老平躺下來。

雖然從錢老臉上的變化中已經可以判斷出治療的效果十分顯著,關司令還是問了一句:「凌醫生,錢老怎麼樣了?」

「算是暫時控制住了病情的惡化!」

除了壓制異能量外,凌子凱還對錢老的身體機能進行了一番改造和調理,消耗了不少的祖神能量,顯得有些疲憊,在回答了關司令的問話后,徑直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閉上眼睛,默默地調息起來。

關司令和古伊娜見狀后,不敢再去打擾凌子凱,用目光注視著躺在床上的錢老,看著他那已經恢復了昔日的容顏,以及安詳的睡眠狀態,心中對凌子凱的神秘手段感到了無比的震撼。

「關司令,我已經決定了,就算是上級不同意將這件事情的內幕泄露出去,我也要其中的真相告訴給凌大哥。」

古伊娜的聲音雖然很輕,但語氣卻充滿了堅定,有種破釜沉舟的意味。

關司令看了眼古伊娜,沒有說話,陷入了沉思。

古伊娜繼續解釋道:「我有一種預感,如果讓凌大哥也參與到這個科研項目當中來,他的作用絕不僅僅是能夠醫治大家的病情,保障所有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說不定在整個科研過程中也會起到十分關鍵的作用。」

古伊娜停頓了一下后,說道:「您放心,要是上級部門追查下來,所有的責任由我一人承擔,絕不會牽連給大家!」

關司令聞言揚起了劍眉,用目光盯著古伊娜,問道:「你真的決定要這樣做?作為軍人,違抗軍令,泄露軍事機密,這造成的後果可絕不僅僅是負責任的問題,說不定是要掉腦袋的!你不後悔?」

古伊娜咬了咬嘴唇后,再次堅定地點了點頭。

關司令揚了揚手,說道:「你個黃毛丫頭,膽子倒是不小。你以為造成重大軍事機密泄露的責任是你能夠承擔的嗎!」

古伊娜剛要爭辯,卻聽到關司令接著說道:「在你的眼裡,是不是覺得我這個堂堂的少將還不如你一個區區上校更有能耐!行了,你放心吧,無論將來有什麼事情,只要是在這個基地上發生的,都由我這個基地司令承擔。你想要承擔後果,還沒有這個資格呢!」

古伊娜沒想到關司令會支持自己的決定,心中一熱,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就在這時,耳中傳來了一個聲音:「咦,關司令,你們怎麼進實驗室來了?」

關司令和古伊娜聞聲轉過頭來,只見錢老已經蘇醒過來,正緩緩地從行軍床上坐起了身子。

關司令連忙上前扶住了錢老的身子,說道:「錢老,剛才您的身體出現了狀況,突然暈倒在了地上,可是把大家都給嚇壞了。我看還先在床上多躺一會吧!」

「你說我剛才突然暈倒了?」

錢老有些疑惑地問了一句,說道:「我怎麼覺得自己只是睡了一會兒,醒來后這身上不但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反而比以前要好了許多!對了,這實驗室裡面太危險了,你們還是趕緊出去吧!」

說話之時,發現了坐在一旁的凌子凱后,有些吃驚地說道:「他是誰?怎麼沒有穿隔離服就這樣進來了,難道不要命了嗎,真是亂彈琴!」

古伊娜連忙解釋道:「錢老,他是基地從外面請來為大家治病的醫生!剛才因為事情緊急,怕您的身體出現意外,所以在沒有您的允許之下,我們就讓他進來了。也多虧有他在,您才轉危為安。不止如此,他還把你身上所患的那種怪病也給治好了呢!」

為了怕錢老生氣,古伊娜直接把凌子凱的功勞說了出來。

聽到古伊娜的話后,錢老才發現自己身體上的那些紅肉疙瘩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便難以相信地說道:「他真的有能力治好了這種怪病?這怎麼可能!以前那些軍醫不是說我們身上的這種病有可能是因為遭到了那東西的輻射后才出現的嗎,根本就無法治癒!」

關司令和古伊娜答應凌子凱不把治療的過程泄露出去,聞言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向錢老解釋了。

好在這個時候,凌子凱已經調息完畢。

雖然體內的能量無法在短時間內得到補充,但已處於平穩狀態。聽到錢老的話后,開口說道:「您老身上的病只是暫時被控制住了,並沒有真的已經治癒,隨時都有複發的危險!」

「我就知道這病不可能治癒!」

聽到凌子凱的解釋后,錢老倒是覺得這才合乎常理,帶著讚賞的目光看了眼凌子凱,說道:「不過你這小夥子竟然能夠控制住病情,也算是很了不起了!你知道我們身上的這種病是怎麼引起的嗎?那是因為我們無意之中接觸到了一件神秘的東西,結果被裡面一種不知名的能量給輻射到了。就跟遭受到了核輻射差不多,根本就不可能治癒了!」

聽到錢老突然對凌子凱直接道出了隱秘,關司令和古伊娜對視了一下,不但沒有阻止錢老,心中反而鬆了一口氣。

反正兩人都已經做出了向凌子凱解說隱秘的決定,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錢老倒是無意中幫了個大忙。

這倒不是說兩人有推卸責任的意思,而是相比自己,錢老的身份要特殊許多了。雖說錢老長期從事軍事科研工作,但他並沒有加入軍籍,就算上級部門事後追查下來,要負一定的責任,但不會受到軍法的處置。

凌子凱聞言好奇地問道:「是什麼神秘的東西,竟然會讓人染上怪病?」

錢老搖了搖頭,說道:「再說下去,就涉及到軍事機密了。小夥子,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了。這實驗室不是什麼好地方,你沒有穿戴隔離防護服就這樣進來了,很有可能會被那神秘的能量輻射到,還是趕緊出去吧!別到時候為了給我治病,不小心讓自己也染上了怪病!」 聽到錢老的善意提醒,凌子凱覺得自己也沒有再在實驗室里呆下去的必要了。雖然那另外的兩名助手也同樣需要治療,但現在自己的祖神能量已經消耗過半,只有等到補充之後再進行治療了。

就在他剛要退出去的時候,忽然聽到那劉工程師大聲喊道:「錢老,您快來,數據出現異常,那物體出現了強烈的反應,裡面的能量好像有些控制不住了!」

錢老臉色一變,顧不得再跟凌子凱他們多說什麼,急忙往儀器那邊跑去。

雖然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意外,但這種科研上的問題,無論是凌子凱還是關司令古伊娜他們都幫不上什麼忙。

「咱們出去吧!」

關司令跟凌子凱和古伊娜打了聲招呼后,率先往外走去。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錢老突然在背後喊道:「關司令,馬上拉響警報!所有人員全部撤離基地。」

關司令聞聲吃了一驚,猛地轉過身子,幾步奔到那些儀器跟前,對錢老問道:「錢老,發生什麼事情了?」

錢老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儀器上面那些不斷跳躍著的數據,說道:「那物體出現了異常,裡面的能量波動很厲害。我擔心咱們的隔離箱無法承受那能量的衝擊,一旦發生泄漏,有可能發生爆炸。」

「爆炸的後果很嚴重嗎?」關司令問道。

整個基地的人員全部撤離,這可不是小事,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可不敢輕易地下達命令。

錢老滿臉凝重地說道:「雖然不知道這種爆炸力會造成多大的破壞力,但從這段時間的監控數據上來推算,這種能量與外界的物質發生接觸后,有可能引發出跟核反應堆相同的威力。用通俗的話來講,就跟一顆*爆炸差不多,到時候整個基地都將被摧毀。」

在場的人聞言都吸了一口冷氣。

關司令問道:「出現這種情況的幾率是多少?」

錢老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必須做出最壞的準備。」

關司令感到有些難以決斷了。如果不提前做出人員的撤離,一旦發生爆炸,後果肯定難以承受;可是人員全部撤離后,整個基地的工作都要陷入癱瘓狀態,萬一只是虛驚一場,同樣會帶來巨大的損失。

「錢老,沒有其他的辦法解決了嗎?」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把這個物體帶出基地,找個荒無人煙的地方拋棄,任由它自行毀滅!不過這樣一來,我們就永遠失去了研究的機會。」

關司令自然清楚那神秘物體的價值有多大,高層領導都時刻關注著錢老的研究進展,自己肯定沒有權力做出將它拋棄的決定。

「關司令,要不請示一下上級吧!」

看到關司令難以決斷,古伊娜在旁提了下建議。

但還沒等古伊娜的話音落下,錢老就已經驚呼起來:「不好,那能量已經出現了泄漏!現在就算是要想撤離也已經沒有時間了!」

關司令聞言顧不得再想什麼,對古伊娜喊了一句:「馬上拉響警報!命令基地所有人員緊急撤離。」

隨後一把拉住錢老的手,說道:「錢老,您跟我走!」

現在的關司令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基地會不會被炸毀了,首先想到的就是錢老的安全。基地毀了可以重建,要是錢老出現了意外,對整個國家的國防科研將會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

「不行,我不能離開這裡,就算是發生了爆炸,我也要得到那些寶貴的數據!」

錢老一下子掙脫了關司令的手,不但沒有離開,反而在儀器前面坐了下來,在鍵盤上開始不停地敲打起來,投入了緊張的工作當中。

「錢老,您必須馬上離開!」

關司令有些急了,想要把錢老強行帶走。

就在這時,傳來了劉工程師的驚呼聲:「喂,你想幹什麼?快站住,不能去碰那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