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凡點點頭,又問道:「那我大伯二伯呢?」

大伯母二伯母聽到陌凡問這句話,臉色有了一時間的停頓,然後才回答道:「他們去哪我也不知道,應該又去找其他人搓麻將去了吧。」

陌凡聽了大伯母的解釋后,若有所思的點點了頭。 看來,咱們家有故事啊!

陌凡猛地站起身,說道:「我先去找我爸媽了,大家慢聊!」

「哎!好嘞!」,大伯母應和道。

待陌凡走遠以後,大伯母長吁了一口氣。

「姐!」,二伯母叫道:「你看,陌凡今年是不是有點不一樣啊!」

大伯母點點頭,「我也發現了,看來……得去通知他們了。」

她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找我幹什麼?」,電話對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小凡回來了,你和弟妹趕緊從秘境出來吧,我謊稱你們在菜市場買菜,快去吧!」

「什麼!我這就去!」,電話那頭的人驚呼一聲。

「哎!先別掛電……」,大伯母說道。

嘟嘟嘟!

「怎麼那麼急!」,大伯母抱怨道:「就不能等我說完再掛嗎?」

二伯母笑了笑,「估計是兒子回來了,太急著想看他吧!等他們見了面以後,應該就能發現了。」

大伯母點點頭,「這小子應該是在外面有奇遇吧!」

…………

…………

陌凡脫離親戚的包圍后,一個人來到了日常買菜的地方。

好久沒來了啊!

如今已是黃昏,他看著左右兩邊的攤販越來越少,可依舊沒找到老爸老媽。

邪帝的三世妖妃 「哎!臭小子!」,一個男聲從陌凡後邊傳來。

陌凡聽到聲音,立馬回了個頭,只見自己的老爸陌自明身著一身舊農民工服正往這邊趕來。

「老爸!」,陌凡上前去擁抱了一下,「我媽呢?」

「在後邊呢!」,陌自明笑道,他從上到下瞅了眼陌凡,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孩子,你胖了,還是城市的伙食好啊!」,陌自明感嘆道。

陌凡尷尬的苦笑了一下,「老爸,別人一回家從來都是被長輩說變瘦了,您這說的,讓我有點傷心啊!」

陌自明哈哈大笑道:「我說的可是實話啊,不信你問你媽去。」

「兒子!」一個女聲傳來,不用猜,肯定是陌凡老媽陳萍。

陌凡母親穿著普通的休閑服,右手提著一些蔬菜來到陌凡面前。

「媽!」,陌凡喊道:「你看看我,我是瘦了還是胖了?」

陌凡母親被他這麼一問,仔細端詳了一下,說道:「你變白了,也變得胖了。」

聽到父母這番話,陌凡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說道:「老爸老媽,我之前那叫瘦,現在是壯了,你看看我連腹肌都有了!」,陌凡說著,還把衣服撩起一角,露出塊塊分明的六塊腹肌。

「行了行了,少嘚瑟了,我年輕的時候也有腹肌。」,陌自明說道:「咱回家,老爸給你做大餐吃!」

「得嘞!」,陌凡拿過母親手中的菜,先行一步。

「孩子他媽,你發現沒有?」,陌自明用只有二人才聽到的聲音問道:「小凡有些變化。」

陳萍點點頭,「回去再說吧,也是時候把事情告訴他了!」

陌自明默然點頭,同意了陳萍的建議。

「兒子啊!在學校有沒有交女朋友啊?」

「沒有!」

「哈哈哈哈哈,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好多人追你老爸呢!」

一家三口的影子在夕陽照射下,被拉的長長的。

…………

…………

回到房子

「老爸老媽,這是我從外面帶回來的米,今晚試試這個怎麼樣?」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陌凡拎起一袋大米說道。

「可以啊!」,陌自明答道,手裡抱著兩顆如翡翠般精緻的白菜。

「兒子,你先回房間休息吧,好好整理整理,等飯做好了再叫你下來!」

陌凡點點頭,回到了久違的自己的房間。

看著熟悉的床,牆上的掛飾以及桌子,統統都是一塵不染,陌凡心頭不由一陣感動,看來自己不在的期間,老爸老媽還是經常幫忙打掃房間。

脫掉拖鞋,一個大跳躍就趴到了自己的床上。

這墊子,果然比宿舍床要軟,要舒服,陌凡心裡想到。

在床上發了一會呆后,陌凡掏出手機,打算看一下華夏修真群的聊天記錄。

剛打開群聊,一連串的信息彈了出來。

聊啥呢,那麼嗨?

陌凡仔細的瀏覽起來。

天機子:現有大事,可有南方道友前來助陣?@霓煙仙子@東方靖@弈道子@術修

霓煙仙子:天機子,什麼大事?

弈道子:+1

術修:+2

釋塵(凈真大師座下二徒弟,今年五歲):+10086

凈真大師:xiao,tu,zai,zi,bie,dao,luan,gan,jin,hui,lai,nian,jin,xiu,lian!

陌凡看著這串拼音,不由自主的讀了出來:「小兔崽子別搗亂,趕緊回來念經修鍊!哈哈!凈真大師也是性情中人!」,陌凡笑出聲來。

釋塵:師父我錯了,我這就下線!

霓煙仙子:小朋友真可愛,奴家也想要一個小孩!

術修:@霓煙仙子,我可以幫你的忙啊!(色色的表情*3)

霓煙仙子:泥奏凱!

術修:(委屈表情*3)

弈道子:@天機子,到底是什麼事情?

天機子:不可說!不可說!你們來了就知道了。

術修:那行吧!算我一個。

霓煙仙子:奴家也去。

弈道子:貧道也可以。

這段對話說完后,群里就陷入了寂靜,看樣子是去私聊了。

該記錄半個小時過後……

東方靖:我要指導小雪和小朔修鍊,就不去了,祝你們安全!

陌凡一陣汗顏,看看別人對武道會的態度,再看看自己,真的是不能比不能比,誰叫人家是個家族,有財力有物力,還有一個實力那麼強的爹做指導。

而自己呢,純粹是打個醬油的,踏入修真界也是一個偶然,一介散修,沒有資源,只能自己去爭取,好不容易拿了套功法和武器,結果連個用棍子的前輩都不認識不知道,只能自己一點一點試探,唉,人比人,氣死人啊!

陌凡搖了搖頭,也罷,反正自己又不是那種爭強好勝的人,能踏踏實實做好自己就行了,變強大?看緣分吧!沒那緣分就做好自己的小修士。

要是實在不行,陌凡也打算嘗試一下種田流,仙廚流,不管怎樣,肯定會有一條出路的。 記錄到此也就結束了。

陌凡見沒人水群,也收起了手機,打算修鍊一番。

他從戒指內拿出了一隻粉筆,在床邊畫了個聚靈陣。

他思索了一下,放了一顆靈石下去,畢竟只是短短的修鍊時間,放五顆有點浪費,一顆剛剛好。

盤膝而坐,閉目勻氣,心神合一,感悟靈氣,將其引入體內,經過脈絡的淬鍊,回至丹田,化為陌凡獨有的靈力。

看似簡單的操作,陌凡卻樂此不疲的進行著,絲毫沒有覺察到樓下的動靜。

正在樓下切菜的陌凡媽媽陳萍,忽然察覺到周圍的靈氣正朝著上方而去。

「老公!」,陳萍放下菜刀,擦了下手走到正廳。

只見陌自明和陌凡的大伯母,二伯母紛紛從椅子上站起身來。

「你也察覺到了?」,陌自明抬著頭,看向陌凡的房間說道。

陳萍點點頭,「看來這孩子在外面,還真有一番機緣。」

陌自明哈哈大笑道:「我兒子不靠家庭也能走上這條路,以後肯定能有一番大作為!」

大伯母掩嘴笑道:「那是,這小子一出生我就看他此生註定不平凡,不然怎麼會讓你給他娶這名字。」

陌自明嘿嘿笑道:「嫂子厲害!」

陳萍說道:「自明,咱等他下來就開門見山的說吧!」

陌自明思考了一下,緩緩地點了下頭。

二伯母見場面有些尷尬,打趣道:「也不知道這小子要是看到了真相,能不能接受得了。」

陌自明笑道:「我打賭那小子一定會嚇一大跳!」

陳萍也笑了笑,「行了,我先去做飯,不然待會吃都吃不了。」

…………

…………

過了約半個小時,陌凡睜開雙眼,站了起來,如今他距離二品境界也只怕一步之遙,也就是一根被齊天的靈力淬鍊過得骨頭的距離,他搖了搖頭,這東西急不得,只要靠耐心,肯定能在武道大會前成功的。

說起來,別人渡天劫都有各種法器來撐場,而自己到時只有一根棍子,還是高仿盜版貨!想想都覺得好寒酸。

陌凡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走下了樓。

「老爸老媽,飯做好了嗎?要不要我幫忙?」,陌凡說道。

結果一下樓,他發現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眼光都盯在他的身上。

這……是什麼情況?

陌凡不由的流了一陣冷汗,這感覺,就像是小時候成績不好,準備被父母「教育」一頓的樣子。

難道……是要催我找女朋友結婚?爸媽著急抱孫子了?

「兒子,過來坐下!」,陌自明淡淡的說道,語氣中聽不出任何的情感。

陌凡被這語氣嚇了一跳,打算回到樓上去,一會再下來。

「兒子,快下來,我們有事跟你說!」,陌凡母親溫和的說道:「過來坐下吧!」

陌凡聽完母親的話,咽了口口水,罷了,下去就下去吧,反正找女朋友打死都不可能,自己好歹也是FFF團的一員!

思考了那麼多,其實也就過了一秒,陌凡最終還是走了下樓。

他戰戰兢兢地坐到家人對面,原本一樓是家餐館,不過奇怪的是現在也才六點,父母卻已經打出了歇業的招牌,連門也關上了。

「爸,媽,大伯母,二伯母。」,陌凡叫道:「你們……找我有事嗎?」

「有事嗎?事兒大了!」,陌自明抱著膀子,依舊用不咸不淡的語氣說道。

這句話一出來,立馬把陌凡嚇慫了。

「怎……怎麼了?我好像沒惹事吧?」,陌凡平復了下莫名恐懼的心情,問道。

對面四人沒有答話,而是死死盯著他,盯到發毛為止。

見無人說話,陌凡的內心更慌了。

「到底咋了?」,陌凡又問了一遍。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陌自明嘆了口氣,說道:「讓我來說吧!」

陌凡見自己父親開口,趕緊坐直身體,準備聽他發話。

「兒子!」,陌自明站起身來,把一隻手伸了出來,「你看到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