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名怒聲道:「滾開!」

陳名眼神里殺氣四起。

「誰敢攔我去路,我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小白臉崔英嚇得雙手顫抖。

「滾!」又是一聲怒吼。

薛琛也嚇得鬆開了手。

陳名直接沖向了火海。

此時屋頂的大梁已經被燒的掉落了下來。

陳名站在唯一一小片沒有被火勢侵燒的地方大聲喊道:「姐姐!」

「姐姐!」

「二郎,我..這!」

店裡的拐角處,傳來了陳婉清微弱的聲音。

陳名雙手抱頭跑了過去,在這期間被旁邊倒下來的火木樁砸到了肩膀。

陳名忍住肩膀的疼痛,衝到了陳婉清的身邊。

此時陳婉清,因為吸入了大量的濃煙,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起來,整個人癱倒在地。

陳名在想帶她出去的時候,已經是難如登天了。

火海已經將他們團團包圍。

陳明連忙用自己的胳膊護住陳婉清的頭部。

這時柜子的一腳已經被燒斷,掉落的木樁直直的砸到了陳名的背部。

陳名咬牙,悶哼了一聲。

絕望的看著眼前的火海,再無衝出去的可能性了,火勢已經燒到了陳婉清的腳邊。

陳名將陳腕清抱起,他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只是希望讓姐姐少受到一點折磨。

原本濕透了的衣服早已被火烤乾,一絲火苗也竄到了陳名的袖子上。

這一刻陳名心如死灰。

淚水與汗水交織在一起,模糊了陳名的雙眼。

陳名喃喃道:「姐姐別怕,我帶你回家。」 一時間,精神世界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整個精神世界,還未凝實穩固,除了鬼門關之外,其他地方,都是虛幻飄渺的,換句話說,此時唐元的精神世界並不完全成型。

所以在遭受到靈魂衝擊的時候,依舊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唐元頭部劇痛,心神不穩,瞬間有些恍惚欲昏,暗恨道:「萬年魂環有靈魂震蕩,我竟然把這個給忘了,大意了!」

就在唐元心神即將失守之時,體內的魂環能量又開始暴動起來。

唐元無法來得及控制這些暴動的能量,一時之間,體內氣息紊亂,下一刻就要爆體而亡!

就在此千鈞一髮之際,生死簿武魂突然亮起耀眼白光,隨後一股清涼的氣息便從生死簿武魂中,湧向唐元的精神世界。

這個氣息一到,精神世界緩緩平復,靈魂震蕩也被壓制下來,漸漸沒了聲息。

唐元瞬間緩過神來,立刻藉助這些暴動的魂環能來,開始衝擊幾處經脈。

大江大河般的能量立刻迸發,衝破一個又一個的壁障,唐元不停地運轉「陰陽鍊氣訣」,只消片刻的工夫,已運轉了數個大周天,數十個小周天。

奇經八脈!通!

唐元長嘯一聲,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向外震開。

雙眸倏地睜開,凌厲的目光隨着魂力波動,放射出無比懾人的光芒。

此時,從唐元的腳下緩緩升起的一黃,兩紫這三個魂環之上,又多了一道漆黑如墨的黑色魂環。

萬年魂環!

唐元感受着實力的變化,此時的魂力等級,在吸收萬年魂環之後,已經突破到了四十二級,唐元撇了撇嘴,萬年魂環啊……才升了兩級,而且這冥河鬼蛟的魂環,還比同等級的魂獸魂環要強大得多。

「唉……」幽幽嘆了口氣,唐元暗自道,「自從幾年前吞噬魂元寶花之後,生死簿進化,魂力得到了質變,修鍊的速度越到後面越慢,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能到魂王啊……」

想到此處,唐元搖了搖頭,雖說前幾天因為吸收到了足夠的死氣,在精神世界中凝練出鬼門關來,讓吸收魂力的速度快了一分,但是還是慢得不行,算了,還是看緣分吧。

唐元又感受了一番,發現自己體內的奇經八脈,以及諸多大穴,都已經打通,這讓他高興得差點跳了起來。

這意味着,停滯許久的「陰陽鍊氣訣」,此時已經進入到了第五層的境界,並且達到了小成的巔峰!

唐元顧不得高興,因為還有一個自稱是生命之神,以及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孩子他爸」的人,哦不,神,在等著自己呢。

於是他平復了一下心情,開始運轉魂力,在體內流轉一個大周天,將實力穩固在四十二級的巔峰后,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此時,唐元從修鍊的狀態中恢復過來,見到眼前的那名雪衣女子,以及紫袍青年,正在他面前關注着他。

唐元站起身來,恭敬地對生命女神行了一禮,道:「多謝前輩。」

之所以對她道謝,是因為本來以唐元自己的實力,基本上是無法在一個時辰內突破到四十級的,這樣一來,根本無法吸收這個冥河鬼蛟的魂環。

但是在吸收了那株「輪迴草」后,唐元便迅速地突破了,而這株「輪迴草」,正是這位生命女神幻化而出。

唐元本就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也從生命女神口中得知了「輪迴草」是由生命之水變來的,這讓他對面前這位自稱是「生命女神」的雪衣女子感激不已。

只聽生命女神搖頭笑道:「無須道謝,如果實在要感謝我,就拜我為師吧。」

唐元一驚,怎麼來這出?

便道:「這……」

話未落音,紫袍青年便走上前來,道:「還有我!你也要拜我為師。」

「啊?」唐元愣道,「哪有拜兩個人為師的?」

紫袍青年道:「怎麼不行?你拜我為師,她是你師娘,不都一樣嗎?」

唐元怔然,沒想到這兩人還是夫妻呢。

生命女神佯嗔道:「徒弟面前,你也不懂矜持。」

紫袍青年無所謂道:「這有什麼的。」

生命女神白了他一眼,道:「哼,不理你。」

唐元看着這兩人,嘴角一抽,道:「等下,兩位……神,拜師也行,你們總得告訴我,你們是誰吧?」

紫袍青年點頭道:「有道理,我來說吧。」

唐元目不轉睛,仔細等待紫袍青年的下文。

紫袍青年緩緩道:「吾乃神界死亡之神,你也可以認為我是毀滅之神,掌管世間一切死靈,而你師娘,則是生命之神,掌管世間一切生靈。」

唐元不信,轉眼看向生命女神,見她對自己微笑地點了點頭。

死亡之神繼續道:「其實從你武魂覺醒的那一刻,我們就已經關注到你了。」

唐元疑惑道:「關注我?」

死亡之神點點頭,道:「不錯,你覺醒的生死簿武魂,乃是數個紀元之前,冥界的神器,也就是在遠古時期,當時遠古神界湮滅之後,生死簿便已經消失,至今沒有出現過,當然,你的生死簿武魂是第一個出現的,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這段秘辛,斗羅大陸已經沒有人了解了。」

唐元心中無比震驚,道:「遠古?斗羅大陸的遠古時期嗎?」

死亡之神搖頭道:「遠古時期,神界掌管着無數個位面,斗羅大陸那時還沒有成型,只是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位面罷了,到了如今,神界已經分裂成好幾個,我們斗羅大陸所在的神界,只是其中之一。」

唐元恍然道:「原來如此,我還是頭一遭聽說這樣的秘辛。」

死亡之神繼續道:「正是如此,我們之所以關注到你,只因在你覺醒武魂的那一刻,你的生死簿武魂當中,散發着與生俱來的生、死二氣,便被我們感知到了,所以,這些年我們一直在關注你的成長,直到你的精神力出現了微弱的輪迴之力,我們才出現在你的面前。」

唐元又問道:「輪迴之力?」

死亡之神聽見唐元這般問,面色不禁一揚,驕傲道:「輪迴之力,你應該之前沒聽過吧?」

唐元嘴角一抽,暗暗道:「誰說我沒聽說過,我就是這麼來的。」

死亡之神沒注意到唐元的表情,兀自道:「所謂輪迴之力,是生與死兩種力量融合而成的,更為強大的力量,具有生死輪轉之能,修之可斷生死。」

唐元驚道:「這麼強大?那您練成了嗎?」

死亡之神面色一黑,這小子也太不給面子,最終冷冷道:「沒有!」

唐元撓了撓頭,道:「啊?您不是死亡之神嗎?」

死亡之神氣得不行,又給唐元賞了個爆栗,道:「我要練成了,還找你幹嘛!」

此時生命之神嗔道:「輕一點兒,一會兒真給打壞了。」

「知道了,這小子皮糙肉厚的,打不壞!」死亡之神冷哼一聲,轉而對唐元道:「臭小子,我話也說完了,你拜不拜師?」

唐元摸了摸被敲痛的頭,回過神來,下意識道:「什麼?」

死亡之神扶額一嘆,道:「我說你拜不拜師?我好歹也是一個神,怎麼到你這一點尊嚴都沒有了?」

唐元小聲嘟囔道:「這也不怪我啊……」

死亡之神一眼瞪來,道:「你說什麼?」

唐元訕笑道:「沒什麼、沒什麼,我拜,我拜。」

說着,唐元雙膝跪地,對着死亡之神和生命之神,恭恭敬敬地拜了九下,道:「弟子唐元,拜見老師,師娘。」

生命之神將唐元扶起來,欣慰笑道:「好孩子,快起來。」

死亡之神一臉淡然,點點頭,道:「還算不錯。」

唐元在心底翻了個白眼,暗道:「我是不是被坑了,這個老師怎麼那麼傲嬌,還是師娘好一點。」

生命之神此時對死亡之神道:「你這人,就不知道對自己徒弟好一點?早知道就不讓給你了,讓他當我徒弟多好。」

死亡之神輕咳一聲,給生命之神去了個眼色,示意她在唐元面前,給自己留點面子。

誰知生命之神全然不理,開口道:「怎麼?還不讓我說啦?」

死亡之神無可奈何,靠近生命之神,低聲道:「我說夫人,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我現在好歹也是這小子的老師啊。」

生命之神冷哼一聲,不理他,轉而對唐元道:「好孩子,你叫唐元是不是?」

唐元本來還沉浸在死亡之神吃癟的場面里,沒想到自己這個老師,還是個妻管嚴,心中大感有趣,一個神竟然還怕老婆。

此時聽見生命之神的聲音,回過神來,道:「是,師娘,我小名叫做小七,您和老師也可以叫我小七。」

生命之神微笑道:「好,小七,師娘跟你說,這輪迴之力啊,你老師剛才只跟你說了一半,其實輪迴之力,雖然是由生命和死亡兩種力量融合而成,但是也不盡然,因為生命之力與死亡之力,最開始的時候,本就是由輪迴之力衍生而出的兩種強大力量。」 藍曦若真的很感謝夜華傲對自己的特訓,當時幸好自己都堅持下來了,不然,這冰面,自己也是站不穩的。站在光溜溜巨石上的經驗,換在冰面上同時受用,而且……好用的很。

「你!」青鳶眼瞪得大大的,吃力的站起來,踉蹌了兩步。藍曦若這一腳踢得實實在在,而且正中青鳶的小腿。能站起來,已經相當不錯了。

藍曦若笑笑:「我什麼呀?青大小姐,你應該感謝我手下留情才是。不然,你這腿,可是要廢掉了呢。」聲音冷清,笑靨如花。落在青鳶眼中,卻變成了十足的可惡。

「藍曦若,若是下次見你,一定讓你跪地求饒!」

青鳶知道自己現在絕對無法和藍曦若抗衡,為了不掉太多面子,只能放出狠話,然後一瘸一拐的走掉。

玄靈閣有規定的,不管什麼原因,都絕對不能殺死閣中弟子,否則會受到酷刑。

藍曦若當然不會笨到以身試法,而且,這也只是她給青鳶的一個小小教訓。

她以前一直隱忍是因為自己實力還不夠,在實力不夠的時候隨意挑釁就是給自己挖坑。她沒那麼傻,逆襲或者打臉,要在有實力的條件下才行。

現在,時機成熟了。

雖然她是橙階一重,但是比起別人而言,又多了很多籌碼。比如:冰玉聖訣。比如:可以攻擊的輔助系靈力。比如:混沌系靈力。比如……空間。所以,只要不遇到比自己級別高太多的,她都有安全逃脫的能力。

長舒一口氣,藍曦若聳聳肩,準備向回走。

「曦若?」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藍曦若皺皺眉,這個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

冷哼一聲,這是今天要一起打臉嗎?一邊想著一邊回頭,看著那張熟悉卻又極度虛偽的臉,藍曦若開口了:「太子殿下,有事?」聲音清疏到了極點,不帶一絲感情。

藍曦若算是想明白了,像這樣的人渣,就屬於欠虐型的,不給點教訓永遠覺得別人都是傻子。

現在的藍曦若站在逆光中,清晨的陽光從她背後照過來,勾勒出她身體纖細而玲瓏的線條。烏黑的頭髮只是簡單梳了一個髮髻,在陽光下鍍了一層柔和的光芒。肌膚雪白,五官精緻,唇角微微揚起,竟有了傾國傾城的味道。

這還是……以前那個懦弱的藍曦若嗎?

一轉眼,就已經……如此耀眼了。

御天策直接愣住,有些痴痴的一步步走過去:天知道,他那些年都錯過了什麼!

不知為何,藍曦若看到御天策這樣的眼神竟會覺得噁心,後退幾步冷笑:「太子殿下,收起你噁心的眼神。你現在可是有我那個好姐姐呢,若是你以前對我這樣,哪怕有半分,我都不會決絕到這個地步。只是,太遲了,太子殿下,請回吧。」

這清冷的聲音,讓御天策心裡懊悔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