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既言接過話筒開口:「我平時是一個不太愛說話的人。」

主持人:「那希望這個片場可以對你的這個『不愛說話』有所幫助。」

「我覺得我不需要改。」陳既言道。

主持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點了點頭,道「你跟林姐一樣有個性。」

「林姐」二字一出,屏幕前的林姐本人把剛喝進去的水都噴了出來。

現在林雪初可以深深的確定了,「林姐」這個名稱是真的在片場內傳播開來了,而且還是深入人心的那種。

「你們兩個具體遇到什麼事情了?」主持人看了一眼杜修筠跟陳既言身後。

杜修筠道:「我剛剛在下台階的時候不小心滑倒了,既言扶了我一把。」

主持人:「那你們兩個之間目前看來相處的還不錯。」

杜修筠點頭:「我很感謝他,他不扶我的話,我直接會從台階上掉下去。」

主持人笑了:「對了,我想請問一下既言,自從上一期的進組播出以後就有觀眾問陳既言的眼妝到底是怎麼化的。」

陳既言聽后看著鏡頭皺眉道:「這是化妝師的事情,我不清楚。」

主持人:「平時對待皮膚有什麼保養技巧嗎?」

陳既言:「多睡覺。」

主持人:「如果你要做美妝博主的話,你會怎樣宣傳你手中的產品?」

聽到這句話,陳既言微微睜了睜眼睛,然後道:「為什麼要宣傳?我又不是女的。「

林雪初搖頭,陳既言!

你簡直就是鋼鐵直男的代表了!

之後,林姐隨手截了一個陳既言的圖,配上了四個大字:不愧是我。

直接發到了劇組群。

(本章完) 「好。」主持人收聲,接著把所有的問題都拋向了杜修筠,陳既言站在一旁不說話,也沒有任何的表示。

主持人:「不過我現在覺得,既言就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從他的行為舉止都可以看出來,對此你是怎麼看待的。」

杜修筠:「個性這個詞嗎?」

「對。」主持人點頭。

杜修筠道:「我覺得人有沒有『個性』,是區別於自己和其他人的一些鮮明的特點。」

主持人:「對。」

杜修筠:「我對待陳既言這樣的姿態是很佩服的,因為我做不到,所以在一個人擁有這樣的眼神或者態度的時候,我會覺得他很獨特,會很吸引我。這也是我為什麼可以在短時間內,跟既言迅速入戲的原因。」杜修筠看了一眼陳既言。

主持人:「他有哪個地方吸引到你了嗎?」

「就是既言身上的這種個性。」

主持人:「現在新戲開拍,你們兩個有什麼對對方未來的期待?」

杜修筠:「我希望我們兩個可以愉快的合作下去,重要的是可以把對方的角色承接起來。」

主持人:「那既言呢?」

陳既言:「我希望可以度過這個夏天,讓大家記住不一樣的我們。」

主持人:「好謝謝。」

接著鏡頭切成了另一個演員。

……

本來林雪初在想盡一切辦法,看杜修筠跟陳既言之間的糖。

不過後面肚子裡面久違的痛感傳來,讓林雪初覺得自己心裏面緊了一下。

而且上一次都是因為季玉澤的關係,所以自己的疼痛好像有了一個緩和,沒有以前那麼的痛苦。

但是現在林雪初想到她所處的環境在一個荒山裡面,旁邊也沒有任何解決疼痛的辦法。

林雪初嘆了口氣,搖搖頭。

這個時候小歐進來叫林雪初。

林雪初朝小歐擺了擺手:「你先去吃吧。」

「你怎麼了嗎?」小歐走進。

林雪初道:「有點頭疼。」

其實林雪初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捂著肚子滿地打滾。

「那我待會兒回來的時候給你帶一點。」小歐出門。

「好。」林雪初點點頭。

林雪初實在不想讓別人知道現在的她很痛苦,她想盡量忍住。

但是後面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肚子就開始了鑽心的疼痛。

「我覺得我這輩子最大的劫難就是這個了。」林雪初無力道,她好不容易才把行李箱打開。

然後林雪初驚訝地發現,原來季玉澤早就把東西都準備好了。

之前林雪初沒有打開另一個行李箱,因為她所有的吃穿用都在另一個箱子里。

「還以為第二個箱子是一些書什麼的……」林雪初八裡面的東西拿到手裡。

但沒想到季玉澤竟然考

慮的這麼周全!

裡面不管是葯還是暖寶寶貼或者是經期必用的東西,通通都有。

現在林雪初才發現,原來季玉澤表面上一聲不吭,其實什麼事情都是已經計劃好規劃好了的。

林雪初真的感覺季玉澤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不管是他的外形還是他的思維。

感謝主神大大的創造!林雪初差點跪拜了。

吃完葯后,林雪初躺在床上,這個時候她收到了季玉澤的信息: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醫神小農民 林雪初不禁感嘆,季玉澤真的是她身邊隨意都能監測到自己情況的一個監控器!

由於受了季玉澤的恩惠,所以林雪初現在看季玉澤特別的親切:我沒有什麼事,季總。

季玉澤:那就好。

季玉澤挺怕這兩天的,因為他是見識過林雪初之前因為痛經的緣故而痛苦。

因為當時的林雪初疼痛起來在季玉澤面前印象深刻。

季玉澤在這兩天一直想關心問候一下林雪初,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在收到林雪初信息的那一刻,季玉澤才真正的鬆了口氣。

這兩天季玉澤非常想要去拍攝地找林雪初,但是公司裡面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讓他感覺到頭疼。

有些一定要他處理的事情,所以季玉澤只能留在這裡。

不過林雪初每天都會收到季玉澤的電話問候他。

而在跟林雪初通話的時刻,季玉澤才會覺得平常的那些忙碌被暫時擱淺了下來,剩下的只有他跟林雪初之間只屬於對方的呼吸聲,還有隻有對方才能夠理解的一些心態。

季玉澤以前沒有過這種感受,但是隨著跟林雪初之間的相處,才發現自己很享受每次跟她在一起的過程,不管跟她一起經歷什麼事情,季玉澤都會從內而外的感覺到一種很幸福的力量。

這種力量一直推動著季玉澤去做一些他平時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季玉澤打開電腦,看著他跟林雪初之前拍的那些視頻,他希望可以在各個地方都可以留下跟林雪初在一起的痕迹,不管是什麼樣的經歷,只要是自己跟林雪初在一起。

「季總,請在這個文件上簽字。」

莽明 聽到這句話以後,季玉澤才把視線從電腦上移了開來。

電腦里的這個視頻,季玉澤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遍了。

而且在同一個文件夾裡面的那些照片,都是季玉澤每天都會看的東西。

季玉澤看的時候會循環,還是那種一循環就會循環好多遍的。

「你看這個裡面是不是缺少一些什麼?」季玉澤把目光又轉向了電腦。

來人道:「季總,請問您說什麼?」

季玉澤:「你過來看看這個。」

接著季玉澤就把電腦頁面給員工小王展示了出去。

員工小王看到以後

指著電腦:「這是你跟雪初姐一起拍的嗎?」

季玉澤很有成就感的點頭。

員工小王:「拍的真好。」

這之後,員工小王開始吹起季玉澤的彩虹屁。

什麼什麼您太上鏡了、什麼雪初姐太美麗了、什麼你們兩個真的太般配了……

諸如此類。

季玉澤聽到員工小王的話后,嘴角剋制不住的微微上揚。

員工小王哪裡看到過平時冷冰冰的季總這樣的神色,於是加大了吹彩虹屁的力度。

說彩虹屁的時候,小王還想到:之前是有誰說著季玉澤不喜歡聽讚美聲的?

誰說季總他喜歡的永遠都是務實的人員的?

現在看來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兒。

員工小王說到最後,直接拍手稱讚:「我覺得裡面最缺少的是您臉上的笑容,以後您跟雪初姐一起出境的時候,希望您可以多笑。」

季玉澤聽后感覺很有道理,點了點頭:「說的很對。」

員工小王發現自己的意見被採納,差點跳起來。

之後,員工小王拿著季玉澤簽好字的文件走出了門,他剋制不住的轉身看了看,發現季玉澤真盯著電腦屏幕,笑得厲害。

請問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季總嗎?

《錯顏》的取景在這個山裡面,其實就是初期的一些主人公之間的遇見,以及他們一開始在的地方。

等這個地方完全殺青完以後,目前暫定是到一個城市裡面的基地去拍。

進組已經多日,林雪初現在已經習慣了在這裡生活的模式,早上一起來就有人給她「端茶送早餐」,每個人見了她都會笑著朝她點頭道一聲「林姐好」。

後面劇組人員發現自己懼怕的林姐並沒有對他們進行任何的攻擊,反而朝他們笑的次數變多。於是他們都不再像當初第一次見到林姐的威力時那樣害怕了。

(本章完) 林雪初感覺到,現在整個劇組都趨於一種親和以及完美的狀態,她自己還是比較享受這種其樂融融的狀態的。

山裡面寂靜,就算人多,晚上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也不會感覺到多麼的喧囂吵鬧。

因為沒有了車馬的聲音,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有時候劇組會據一大波人坐一起聊天看星星,再甚者辦一個篝火晚會。

就在這樣和諧美妙的氣氛之下,所有人的關係變得好了起來。

這期間林雪初也出過幾次鏡頭,不過她不會像一開始那樣,在上鏡前就跟吃了炸彈一樣。

現在的她,會稍微把自己的態度放軟,還會跟鏡頭分享一些關於自己看到過的趣事。

所以在後面所有人都發現了,原來林姐其實也是一個很親和的人,就會主動的跟她一起討論一些事情。

杜修筠也會時常找林雪初商量一下演戲的經驗。

「你最近跟陳既言的關係怎麼樣?」林雪初開口。

杜修筠道「挺好的。」

林雪初:「我發現他好多天都不上《進組》,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杜修筠:「他在研究劇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抓住那個神情。」

「只要你們兩個相處融洽就行,我看陳既言好像跟組裡面的其他人都不太說話。」

杜修筠擺了擺手,開口:「因為我經常跟他一起對戲,所以他身上的一些性格我還是比較了解的,我覺得他這個人挺有意思,就是比較認生。」

林雪初:「好好相處就好。」

其實林雪初覺得自己現在很像一個催婚的媒人。

「是啊。」杜修筠應了一聲,「不過我聽說過兩天就是陳既言的生日了。」

林雪初看了杜修筠一眼:「你怎麼知道?」

杜修筠道:「這還是我之前刷微博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陳既言的粉絲在給他準備應援,但是被他說回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