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方真是無奈,一來二去的弄的他整個人都懵逼無比,為什麼溫水柔會突然改變態度,還變得如此謙卑,聲音中還帶著一絲絲恐懼。

「那個,有什麼你先起來再說,跪跪拜拜的樣子不太好看。」

說著,陸方已經伸出手想把溫水柔從地上扶起,不過溫水柔態度異常的堅決,還是單膝跪在地上,眼中充滿了尊敬之色。

「你趕緊給我起來,不然我就要生氣了。」

這種情況之下,陸方只能使用他的絕招了。

溫水柔眼中露出了一絲驚恐之意,這才快速地從地上站起來,不過她的頭還是緊緊的低下去,好像不敢和陸方對視一般。

「大人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當什麼都沒有發生,也不會向外界透露半個字,如有透露天打雷劈。」

溫水柔好像早已斷定,陸方就是她想象中的那個人,態度變得尊敬無比,讓陸方有點不適應。

「這個,你還不是不要給我行這麼大的禮了,我有點不習慣,你只要像平時一樣對我就可以了,特別是在外人面前,你可千萬不能有這樣的表現,不然會暴露我的身份。」

陸方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怎麼說都感覺到非常的彆扭,話說他會有什麼樣的身份?

無論是在華夏,還是在這三千世界,陸方的身份都頗為平凡,最多就是一名特種兵。

「是的大人,水柔以後知道該怎麼做了。」

從始至終,溫水柔的語氣都帶著濃濃的敬畏,沒有任何不敬的意思。

陸方也是頗為無語,隨後安慰了溫水柔兩句后,她才緩緩離開這裡,不過陸方的好奇心卻越來越濃,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讓溫水柔突然改變態度?

剛才他也聽到了溫水柔口中的話,認為陸方是什麼樣人的後代,這到底是什麼人的後代,會有如此大的架子?

「陸方,對於這方面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想太多了,我也非常的不確定,雖然你的血脈中有一絲奇怪的血脈之力,可我發現你這一絲血脈之力和那個後代好像又有所不同,卻又有相同效果,我也非常的不明白,在我沒有完全搞清楚之前,你就先別問了。」

………

經過天老的述說后,陸方也打消了這個念頭,強行壓下心底的好奇,繼續這樣過著日子,白天的時候,就前往那個能量水池中修鍊,夜晚就回到這裡,三天的時間,一轉眼就已經過去了。

今天是比武大會開始的一天,一大早,胖哥就來到了門口,並且帶領了一眾下人。

看陸方的目光中充滿了敬畏之色,特別是胖哥,臉上早已堆滿了濃濃的討好。

「胖哥,你這是啥情況?今天怎麼就這麼大的動靜?」

從房間里出來的陸方感到非常奇怪,今天的胖哥怎麼就不一樣了,帶著這麼多人過來迎接他起床?

強娶豪奪:首席總裁不好惹 「陸方兄弟,哦不對,陸方師兄,以前真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沒想到陸方師兄有這麼大的能力,你打入了總決賽,身份自然就水漲船高了,我們也因此而感到自豪,因為你是我們這幾十年唯一一個能打入決賽的人,我們感到非常的光榮。」

胖哥還是那麼的能說會道,口中出來的話讓人聽了就愉悅,陸方有點無奈的搖搖頭,隨後伸出手拍了拍胖哥的肩膀:「兄弟,你就不要說這麼多沒用的事情了,你放心,就算是兄弟混起了,也不會忘記你的。」

有了陸方這一句話,胖哥可是更加賣力了,讓眾人一路護送陸方來到練功場,不過他們卻不敢進入這裡,因為他們不能進去,只有有資格的弟子才可進入。

「陸方師兄,你一定要給我們長臉,這次的比賽一定要拿到一個好成績回來。」

在陸方走進練武場的時候,胖哥還是忍不住大聲叫喊,不過他這肥胖的樣子這麼吆喝起來,顯得非常滑稽,讓陸方爆笑不已。

只是這樣的打氣,讓陸方感覺到一絲溫暖的味道,他們這些下人的命運還真的挺悲慘的,原本就沒有什麼修為,出到外面還要遭受到別人的壓榨,還好寒冰派里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去處,讓他們不用遭到別人的奴隸,只要乖乖的進行打掃,就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就算沒有太多的成就,但最起碼可以安安穩穩的生活,相對於外面來說,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了。

可是哪個人不想自己有一點點成就,眼下下人群里出現了這樣一個人物,他們自然是高興的。

搖搖頭苦笑一聲,陸方對這樣的處境無法改變,他只能快步的往練武場走了進去。

這裡已經匯聚了一大批的弟子,這些弟子正排列整齊的站在其中,冰潔靈站在這些人的前面,柳若冰和藍櫻分別站在冰潔靈兩側,陣容也是極其強大的,當陸方出現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移到了陸方身上。

大多人的臉色都是冰冷的,唯獨藍櫻臉上露出了一絲絲喜意。

「誰讓你遲到這麼久?敢讓我師傅在這裡等你這麼久,還不趕緊開口道歉?」

看到陸方出現,柳若冰一臉冰冷的開口教訓道。

「嗯?真是不好意思,我的確遲到了那麼一小會,但這也是無奈之舉。」

對於柳若冰這不客氣的話,陸方根本不以為然,他已經習慣了柳若冰兇狠的樣子,這小妞看上去雖然好像很兇狠,不過心底還是善良的,如同那天陸方進入那能量水池中,還想盡辦法把他救起來,說明柳若冰的心地其實並不壞,只不過她生長在這種環境中,就有了這樣的態度。

準確來說,應該是她表達的方式不對。

「算了,我們也不和他計較,人都已經到齊了,我們趕緊出發吧。」

冰潔靈對這一件事沒有多大的表態,吩咐一句冰冷的話后,轉身離開,這些弟子緊跟其後,冰冷冷的看了陸方一眼,也轉身離開了,只有藍櫻蹦蹦跳跳的來到陸方身邊。

「你這小弟當的可以呀,敢讓大姐頭在這裡等你,你的架子也是挺大的。」

口中是這麼說,藍櫻語氣中卻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陸方也是微微一笑,不給予太多的回答,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原本已經約好了一定的時間,可被胖哥他們這麼一鬧,就耽誤了那麼一點點的時間。

「好了,我們還是不要聊這些事情了,趕緊過去吧,比武大會也快要開始了,一會我們還要進行進場儀式呢。」

藍櫻也不想在這方面多糾纏什麼,對陸方剛才遲到的動作,也不以為然,帶著陸方緩緩的往比武大會走去。

當陸方來到這比武大會的時候,眼睛睜大了不少,這裡的豪華程度還真是可以啊,雖然沒有現代化那些大會堂亮氣,可場地還是寬廣的。

用木頭建造了一個豪華的武台,武台旁邊擺放著很多觀眾席,武台的正前方還有一排不一樣的位置,不用說,陸方也知道,這必定是五大巨頭觀戰的地方。

這比武大賽本就是五大巨頭舉行的,他們自然要坐最為耀眼的地方,那裡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比武台上發生的一切碰撞。

藍櫻和陸方身為選手,不能走到那觀眾席上,他們已經緩緩的來到了巨大的武台上,這是他們的規矩之一,必須要確認上台的選手。

就在陸方他們走上台的時候,台上早已出現了12個人,這12個人分別站在一個方位,穿著的衣服也不一樣。

說來也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這武台之上,除了柳若冰和藍櫻之外,其他的都是男子。

五大巨頭分別穿著不同顏色的衣服,金元宗穿的衣服是金色,木玄宮綠色,寒冰派則是白色,烈火宮紅色,土道宮則是黃色。

這樣一來,倒是挺明顯能分辨出大家的陣容。 「喲?這情況的確是少見了,今年寒冰派竟派出了一個男弟子?難不成寒冰派開始招收男弟子了?」

這時,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男子來到了陸方面前,凌厲的目光不停打量陸方,這男子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頭髮竟也是紅色的,這造型千奇百怪,一副非主流的打扮,這一幕差點沒讓陸方給笑出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非主流了,哪怕是在華夏,也很少有人這麼打扮了。

柳若冰看到這男子的身影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火燒雲,這是我們寒冰派的事情,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你不要隨意發表太多的評論。」

聞言,火燒雲也沒有因此生氣,反而是眉宇之間露出了一絲輕浮之氣:「若冰,你不要這麼冷漠,我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你整天都是這副冷冰冰的樣子,就不會感覺到累?我認識你這麼久都沒有見你給我笑過,要不今天就賞我一個美麗而甜美的笑容?」

我操?

三千世界中也會有這麼輕浮的男子?

說實話,這是陸方第一次在這裡看到這麼不要臉的人,他泡妞的方式的確有點太過於老套了,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套路,反而有一種調戲的味道。

柳若冰的臉色越來越冷:「滾!」

「不要這麼冷漠啊,若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你是什麼樣的想法,雖然我們功法相生相剋,但也未必不可以一起進行雙修,我問過我師父了,如水火結合的話,不一定會造成壞處,說不定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要不要……」

火燒雲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絲寒氣襲來,他面前不知道在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根手指大小的冰錐,往他的印堂刺去,火燒雲也沒有害怕,只見他嘴角微微上揚,在他面前竟當場燒起了紅紅烈火,這冰錐進入了這火苗中,就被融化了。

陸方能清楚的感覺到,火燒雲手中正散發出濃濃的元氣,當然,是因為他火元力釋放出來的火苗。

元力外放?

聚合期??

這樣的一個實力,讓陸方皺起了眉頭。

沒想到如此輕浮的火燒雲,竟是一個聚合期的高手,說來真是讓人感到驚訝不已。

「若冰,你還是拿我沒有任何的辦法啊,誰都說水克火,可為什麼你就是克不了我呢?」

火燒雲還是這副笑眯眯的樣子,臉上儘是調笑之意,這樣子也是極其欠打。

「那你要不要試一下我能不能克你?」

柳若冰臉色一寒,手中已經升起了濃濃的水霧,她們這些修鍊水系功法的人,除了可以使用寒冰鬥氣之外,還能使用水系,水系能很完美的克住熊熊烈火。

「火燒雲,你臉皮還真是夠厚的,人家若冰都已經說對你沒有任何興趣了,你又何必苦苦糾纏?」

這時,一個充滿笑意的聲音響起,緊隨著一個穿著金色衣服的年輕男子出現在視野中,男主的身高大概1米8幾,體型比較強壯,但這身材卻剛好是最為標準的身材,還留著一頭飄逸的長發,五官異常的凌厲,頗有幾分帥氣的感覺。

火燒雲皺起了眉頭:「金少順,我火燒雲的事情用你來指指點點?難不成你忘記了上回我給你的教訓?」

「你不說還不要緊,一說起來,上次的事情我就有點不爽了,怎麼,要不我們再來試試看看誰的實力比較強?」

金少順明顯是非常的不服氣,火燒雲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手中已經閃過了一絲耀眼的金光,已經準備要動手了,火燒雲的手上也出現了熊熊烈火,兩人的戰鬥一觸即發。

「都給我住手,比賽還沒有開始,你們在這裡胡鬧個什麼勁?如果真的想打架,就等比賽開始再好好的較量,如今你們就給我安分守己的呆在一旁。」

就在這時候,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一個穿著金色衣服的老頭出現在觀眾席上,這老頭的年紀看上去已有60多歲了,可他的步伐卻十分的平穩,說話的時候更是中氣十足,紅光滿面,渾濁的眼眸更是時刻閃過一絲精光,給人一種不凡的感覺。

「你們兩個還是各自呆在一邊吧,想打架就等等,一會我讓你們打個夠。」

此刻,另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老頭,也出現在金衣老頭的身邊,不過他的形象和這老頭完全相反,滿身的傲氣,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

聞言,火燒雲才冷哼了一聲,隨後回到他們門派特定的位置,而金少順也安靜了下來,隨後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不過他看陸方的目光中卻帶著一絲調笑。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幸災樂禍。

「小弟,你這次的麻煩可是大了,一上來就被這兩個傢伙給盯上。」

在陸方疑惑不已的時候,藍櫻的聲音突然響起,語氣中帶著一絲擔憂。

「大姐,這是什麼情況啊?我什麼都沒做,怎麼就得罪了他們兩個?」

陸方可是一臉的無辜,話說從頭到尾他一個字都沒有說,怎麼就得罪了這兩個人?

「他們兩個人都是柳師姐的追求者,不過柳師姐平時都非常高冷,從來都不搭理他們兩個,如今你出現在柳師姐身邊,他們自然是非常的不爽,剛才他們兩個若不是發生了一些衝突,必定會用力的懟你,不過還好,你因此躲過了一劫。」

藍櫻小聲的解釋道。

陸方這才明白了過來,難怪剛才他們兩個會發生衝突,原來是情敵關係,可他最不明白的是,你們兩個打就打,要鬧就鬧,為什麼要把我扯入其中?

「咳咳!!我藍櫻在這裡警告你們一句,若你們敢對我小弟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本小姐一定會打死你們。」

藍櫻突然清了清嗓子,大聲叫喊一句,目光也是沖著火燒雲和金少順。

陸方有種哭笑不得之意,他最近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竟要淪落到讓一個女人保護他的安全,不過藍櫻這一個動作的確有點太過於天真了,藍櫻的實力不過是散靈期,經過他們兩人剛才的交談,陸方知道火燒雲和金少順是聚合期的實力。

如此說來,他們又為什麼要害怕藍櫻的威脅?

可結果卻出乎了陸方的意料,藍櫻的話音剛落,金少順和火燒雲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藍櫻大姐,這可是一個比武大賽,如果遇到的時候,我肯定要全力以赴,如果出了什麼一點點的差錯,我也是承受不住…..」

火燒雲苦著臉說道,原本輕浮的眼眸中,竟露出了一絲絲的畏懼,讓陸方很是疑惑。

「藍櫻大姐,既然他是你的小弟,我們自然會給你這個面子,這樣吧,如果在比賽開始之前,他直接棄權,我們可以考慮不對他產生任何動作。」

金少順思考了一回,隨後開口說道,他這一番話充分說明他已經開始服軟了。

「我不管,反正你們要是敢對陸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本小姐必定繞不了你們,我說到做到。」

說著,藍櫻可愛的昂起的頭,並且雙手抱胸。

「好了,比賽已經快要開始了,大家還是趕緊安靜下來吧,接下來我們就進行抽籤吧。」

女犯的逆襲 只見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老者出現在裁判席上,口中發出了一陣和藹的聲音。

「陸方,接下來就看你的運氣好不好看,抽到誰了,除了剛才那兩個人之外,你還要記住兩個人的名字,土行者和木祥松!這兩個人的實力全部都是聚合期,如果你抽到他們直接就棄權吧,以你的實力肯定打不過他們,這些人就交給柳師姐來解決。」

藍櫻開口解釋道。

每個門派都會派出三個人,一個是聚合,另外兩個是散靈。

抽到聚合的話,陸方絕對不是對手,所以藍櫻勸他直接放棄。

聞言,陸方點點頭,不可置否。

抽籤已經開始了,老者手中的箱子放著15張牌,每張牌代表著一個人,抽到了誰那就是對戰誰。

不過每個幫派在進行抽籤時,老者會把他們幫派的成員給拿掉,所以也不至於會發生那些錯亂的事情。

這麼簡單的抽籤也不費勁,陸方抽到了一個號碼,上面赫赫寫著14號。

想來陸方的運氣也是挺不錯的,他抽到的正好是這些人中最為弱的一個,不過這個人的實力也是散靈期。

「喲,沒想到你的運氣還挺好的嘛。」

藍櫻最關心的就是陸方抽到的號碼,當她看到陸方手中的14號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放心的笑容,不管怎麼說,只要陸方沒有遇到聚合期的強者,那一切都有的說。

「難道你就對我這麼放心,我可是一個元嬰強者,對戰聚靈期,這不是找死嗎?」

看到藍櫻的動作,陸方不由得苦笑一聲。

這時,藍櫻詭異一笑,隨後小聲在陸方耳邊說:「就你這小樣,還想騙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經過那次的事情之後,已經突破到了散靈期。」

此言一出,陸方頓時睜大了眼睛,看藍櫻的目光中,帶著絲絲驚訝。

陸方可是使用了天老教給他的掩蓋大法,他也把自己的修為掩蓋在元嬰期,一般人都不會發現,就算實力比他高上好幾個檔次的也未必能發現,可藍櫻的實力和她一樣,卻輕而易舉的發現了自己的實力,足以讓陸方驚訝不已。

「天老,你是不是在騙我?」

陸方心中一陣哀嚎。

腦海中立馬響起天老沒好氣的聲音:「什麼叫我騙你?我什麼時候有騙過你,我這個掩蓋功法絕對是一流的,質量也是沒得說,只不過這小丫頭身上有著一些特殊之處罷了。」

「怎麼?是不是很驚訝?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你的修為?」

藍櫻神秘的說道。 陸方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頭。

「要不這樣,我們來做個交易,你把你之前為什麼能活著出能量水池的秘密告訴我,我也把身上這個秘密告訴你,你覺得如何?」

很明顯,藍櫻是想套陸方的話,陸方怎麼可能把這些事情給說出來?

「大姐,實話跟你說,我身上真的沒有什麼秘密,當時我能從能量水池中出來,大多數是因為運氣所在……」

「哼!你就別想欺騙我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傢伙就是有很多的秘密藏在心中,你壓根不把我當作是大姐,真是氣死我了,虧我這麼為你著想。」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藍櫻開口打斷,讓陸方無話可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