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入選的十人離開,鳳落閣大廳之中只剩下那些沒有入選的強者,這些人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有著一絲遺憾之色,不過,他們也清楚,這次萬魔領域之行兇險無比,憑他們的實力若是執意前往的話,肯定會拖累其他人,因此,雖然他們的眼中有著期望之色,卻又沒有人向凌傲天提出要求。

凌傲天對眾人說道:「各位,如今大陸初定,我們前往萬魔領域之後,大路上可能會發生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的變故,大陸的安危,恐怕就得仰仗大家了。」

鳳青衣有些幽怨的說道:「傲天,你放心吧,大陸的安危,我們責無旁貸,如果是你離開這段時間真的有人要出來為禍大陸的話,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他。」

看到鳳青衣的樣子,凌傲天心頭一軟,鳳青衣的實力雖然還沒有達到聖級巔峰,卻也相去不遠,讓她一起進入萬魔領域其實也是無可厚非的。

想到這一點,讓鳳青衣一同前往的話差點脫口而出,不過,很快凌傲天便意識到,若是鳳青衣真的隨眾人一起前往萬魔領域的話,那鳳落閣可就真的群龍無首了,於是他趕緊收回了將要脫口而出的話,朝鳳青衣點了點頭:「如此,就有勞大家了!」

說完這話之後,凌傲天幾乎是落荒而逃,離開了鳳落閣大廳,留下了一群發愣的鳳落閣強者。

眾人的準備速度極快,不過一天多的時間,準備前往萬魔領域的十人便準備好了一切。

從鳳落閣到萬魔領域,路程可不近,就算是憑凌傲天他們的速度,想要趕到萬魔領域也得花上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當然,凌傲天他們此次前往萬魔領域,根本不用花那麼長的時間,當初破滅之主布下了一個直接通往萬魔領域的傳送陣,還沒來得及啟動,便被凌傲天他們奪了核心的玉石,現在他們正好利用那個傳送陣前往萬魔領域。

從鳳落閣到達納平原,眾人不過花了一天多的時間,不過,利用傳送陣進入萬魔領域,畢竟不是小事,雖然有傳送陣在,凌傲天他們卻也不敢大意,為了保險起見,鬼王到達納平原便開始檢查起傳送陣的情況,足足花了兩天的時間,鬼王將傳送陣存在的問題找了出來,又花了將近兩天的時間進行修繕。

做好了一切準備之後,凌傲天等十一人面色凝重的進入了傳送陣中。

「鬼王前輩,開始吧!」準備妥當之後,凌傲天朝鬼王點了點頭。

鬼王沒有多說什麼,拿出了那一塊從破滅之主那裡奪來的玉石。

隨著鬼王的真氣注入玉石當中,玉石發出了奪目的光芒,接著,在那玉石上的光芒運動之下,達納平原上出現了上萬道與玉石上一模一樣的光芒,那些光芒迅速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巨網,將整個達納平原籠罩在其中。

玉石上的光芒越來越強,最終完全遮住了陣中十一人的身影。

接著,整個大陣發出了一陣轟響,那耀眼的光芒開始慢慢散去。

當達納平原恢復平靜的時候,平原之上的十一人早已沒有了蹤影。

再說凌傲天等人,在大陣那耀眼的光芒之下,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當他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身處於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裡就是萬魔領域?」眾人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想要發現萬魔領域的不同之處,結果他們失望地發現,世上大陸眾強者膽寒的萬魔領域,與外界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萬魔領域外面也沒有什麼區別嘛!」幻影魔王忍不住嘟囔起來。

「同在一片藍天之下,你希望它能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凌傲天沒好氣地說。

幻影魔王簡直如同一個語言的鬥士,聽到凌傲天的話,便要回擊,卻被暗黑龍主打斷了:「你們先別爭,你們感覺到了嗎?」

「暗黑前輩,怎麼了?」看到暗黑龍主面色凝重,凌傲天趕緊詢問。

「在我們的周圍,起碼隱藏著數萬的魔獸。」暗黑龍主小心地看著周圍,無比凝重地說道。

「數萬魔獸!」眾人驚呼起來,要是真有那麼多魔獸的話,一旦那些魔獸朝他們發起攻擊,他們的麻煩可就大了,憑著他們十一人,就算是那些魔獸站著讓他們殺,也足以讓他們殺到手軟。

「暗黑前輩,你能確定嗎?」凌傲天面色凝重起來。

「龍族對魔獸的感應是極強的,雖然周圍的魔獸氣息並不強,但我能肯定,數萬魔獸,恐怕是我最保守的估計了。」暗黑龍主苦笑著說道。

只多不少,這對眾人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凌傲天也不敢大意,當即讓眾人做好準備,準備突圍。

這在這時,凌傲天他們所在的山林周圍,響起了一陣震天的魔獸的咆哮聲。

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之後,近千頭魔獸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當中。

「東南方,走!」來不及細想,凌傲天選擇了一個出現的魔獸相對較弱的方向,率先沖了出去。

其餘十人沒有任何猶豫,跟著凌傲天身後向前衝去,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唯有齊心協力才能在這些魔獸的衝擊之下,存活下來。

萬魔領域的魔獸,兇悍的程度是讓人心驚的,凌傲天他們雖然散發出的強大的氣息,那些魔獸卻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怒吼著朝他們沖了過來。

面對著上千魔獸的衝擊,凌傲天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選擇與那些魔獸硬碰硬,敵人很快便衝進了那些魔獸之中,與那些魔獸廝殺起來。

浴血奮戰,面對著那些悍不畏死的魔獸,十一人施展出渾身的解數,瘋狂的斬殺著不斷向他們衝來的魔獸,在那一片獸潮之中衝出了一條血路。

看到敵人想要逃走,其他幾個方向的魔獸哪裡肯放棄,紛紛怒吼著朝他們追了過來。

「該死!怎麼會有那麼多魔獸?這萬魔領域的魔獸再多也不可能多到這個程度啊!」幻影魔王一邊與前方的魔獸廝殺,一邊抱怨。

「萬魔領域的魔獸絕對不會那麼密集,恐怕,至於破滅之主所留下的陣法有關,畢竟,當初他布下這個大陣,是為了對鳳落閣大軍,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破滅之主當初一定用了什麼手段,將一大批的魔獸聚集到了大陣出口的地方,只要我們衝出了這些魔獸的封鎖,就不會遇到這麼大範圍的魔獸了。」凌傲天說道。

凌傲天的分析極有道理,眾人自然也沒有什麼不同意見,於是,所有人都開始奮力攻擊起前方的魔獸,要衝出這些魔獸的包圍。

十一名聖級巔峰的強者,殺傷力是可想而知的,他們前方的魔獸雖然悍不畏死地阻擋著他們,可是在十一人瘋狂的攻擊之下,也只能留下一地的屍體。

半個小時過後,凌傲天他們已經殺了近千頭魔獸,一條用魔獸屍骨鋪成的生路,終於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呼!真好,終於衝出來了!」幻影魔王心有餘悸地回頭看了一眼正瘋狂向他們衝來的魔獸大軍,發出了一聲發自內心的感慨。

其餘眾人雖沒有說話,但從他們的眼神中卻同樣透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慶幸。

他們是幸運的,這一點,確實沒錯,破滅之主留下的傳送陣所傳送的位置正好位於那此魔獸的包圍當中,那些魔獸也在他們出現的第一時間裡朝他們發動了攻擊,按理說,在數萬魔獸的衝擊之下,他們這十一個人是根本就不夠那些魔獸塞牙縫的,也就是說,他們一旦陷入魔獸的包圍當中,可以說是必死無疑的,然而,他們卻從那些魔獸的包圍當中成功脫困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莫過於幾點,但最為主要的就只有一點,他們十一人的實力遠超那些魔獸,擋在他們前方的魔獸卻沒有能夠阻擋他們的存在,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夠順利地衝出那些魔獸的包圍,而這一點,也正是他們幸運之處,因為除了他們這個方位的魔獸之外,其他的方向的魔獸之中,都有著實力強大的魔獸鎮守,可以說,凌傲天他們突圍的方向,正好是魔獸實力最為薄弱的方位。

就在眾人為凌傲天那敏銳的判斷能力佩服不已的時候,凌傲天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恐怕,我們是高興得太早了。」

隨著凌傲天的話語,數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從他們的前方傳了出來,接著,數頭身高數丈的魔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聖級巔峰!

眾人都吃了一驚,以他們的修為,自然一眼便看出前方出現的那數頭魔獸的實力、

麻煩大了!所有人都在心裡說了一句,其實。憑他們這十一人的修為,除了暗黑龍主,無論是誰,其實都具備與那些魔獸一戰的實力,可是,現在他們所處的環境,卻根本就不容許他們這麼做,因為,聖級巔峰強者之間的交手,肯定是很難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的,那樣一來,他們身後追擊的魔獸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追上他們,將他們包圍起來。

凌傲天皺起了眉頭,看著前方不斷朝他們逼近的魔獸。

「全力出手,目標,左側第一個!」凌傲天朝眾人輕喝了一聲,身形一晃,率先朝左側的第一頭魔獸沖了過去。

其餘的十人聽了凌傲天的話,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於是,在凌傲天動身的一瞬間,他們也跟著出手了。

十一名強者將自己的強大攻擊同時落到一頭魔獸的身上,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可以這麼說,只要也們的目標不是一頭神級的魔獸,那麼那頭魔獸就不可能在這麼強大的攻擊之下存活下來。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出乎了眾人的意料,就在眾人認為,被他們攻擊的那頭魔獸根本就無法逃過他們凌厲的攻擊的時候,那頭魔獸旁邊的數頭魔獸,竟然同時動了起來,同樣強大的攻擊瞬間從它們的身上散發出來,迎向了凌傲天等人的攻擊。

轟!

雙方的攻擊瞬間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隨著雙方攻擊的能量衝擊波慢慢散去,凌傲天他們無比失望地發現,那頭被他們同時攻擊的魔獸,竟然如同沒有受到影響一般,繼續與它的同伴們一道,朝著他們衝來。

該死!凌傲天有些無奈地看著那些齊頭並進的魔獸,這些魔獸的配合極其默契,縱然他們出其不意地發動了攻擊,這些魔獸卻依然在第一時間裡將他們的攻擊完全化解。

看來,想要合理解決掉其中一頭魔獸,是不可能的了!凌傲天當即對眾人喊道:「分頭行動,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自己的對手。」

聽到凌傲天的大喊,眾人開始選定自己的目標,沖了上去。

就在這時,那些魔獸也開始朝凌傲天他們發起了攻擊,那頭先前被凌傲天當作攻擊目標的巨大虎形魔獸一聲怒吼,朝著幻影魔王沖了過去。

幻影魔王見那頭魔獸沖向自己,並不畏懼,大喝了一聲,朝那頭魔獸迎了上去。

「不好!幻影魔王,快退!」在那頭虎形魔獸舉起巨掌的一瞬間,凌傲天的臉色大變,因為,在這一刻,他發現那些魔獸似乎也同樣精通合擊之術,就在那頭虎形魔獸發起攻擊的時候,其他的魔獸,竟然不著痕迹地拉開了和眾人之間的距離。而它們身散發的氣息,卻明顯沒有因為它們的舉動而有所減弱。

聽到凌傲天讓自己撤退,幻影魔王心裡老大不爽,認為凌傲天小看了自己,於是,他說道:「凌小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今天,我會讓你知道,就那麼一頭不起眼的魔獸,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幻影魔王沒有聽凌傲天的話後退,而是將自己的分身全部釋放了出來,朝著那頭魔獸沖了過去。

「混蛋,快回來!」凌傲天臉色鐵青,有些口不擇言地朝幻影魔王大吼。

就在這個時候,那頭虎形魔獸憶經到了幻影魔王的身前,只聽一聲怒吼從那魔獸的口中傳出,它那雙有力的巨爪已經朝幻影魔王抓了過來。

幻影魔王的分身,與凌傲天的分身一樣出自於九絕步,唯一不同的是,幻影魔王的分身實力遠遠比不上他的本體,也正是因為這樣,幻影魔王的分身在戰鬥中一直被他當作了敢死隊,而這一次,依舊是如此,就在那頭魔獸揮動巨爪,朝幻影魔王抓到的時候,他的那九具分身,直接在幻影魔王的前面,朝那雙有力的巨爪迎了上去。

本來,幻影魔王的分身,是比較難纏的,然而,他那無往不利的分身,這次卻沒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就在那些分身靠近那頭虎形魔獸的巨爪之時,一陣奇異的能量波動出現在那些分身之前,接著,那九道分身,竟然在瞬間化作了虛無。

分身瞬間被滅,幻影魔王臉色瞬間大變,在這一瞬間,他終於明白,凌傲天叫他回來,並不是瞧不起他,而是他面前的虎形魔獸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修鍊者的本體與分身之間,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將他們聯繫起來,在自己分身消散的一瞬間,他已從分身反饋回來的信息了解到了,這頭虎形魔獸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聖級巔峰強者。

意識到那頭虎形魔獸展現出來的實力遠超聖級巔峰強者之後,幻影魔王心中大驚,再也顧不得剛剛頂撞過凌傲天,腳下一動,便直接向後退去。

幻影魔王想走,虎形魔獸自然不會答應,當即便怒吼了一聲,從地上一躍而起,一雙巨爪毫不留情地朝著幻影魔王抓了地來。

「救命!這傢伙太強了!」感受到身後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幻影魔王根本就顧不得自己的形象,向眾人求救。

然而,幻影魔王的求救,明顯太晚了,就在眾人聽了凌傲天的大喊,發現情況不妙,打算出手救援之時,虎形魔獸的巨爪已經落到了幻影魔王的肩頭。

完蛋了!幻影魔王臉色蒼白,在這一瞬間,他不禁開始後悔起自己的衝動。

奶奶的!都兩千多歲的人了,還這麼沉不住氣,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在這一瞬間,幻影魔王第一次反思了自己的問題。

然而,那頭虎形魔獸的巨爪雖然落到了幻影魔王的身上,但那巨爪之上那強大的毀滅力量卻並沒有如斯地降落到自己的身上,就在幻影魔王認為自己已經必死無疑的時候,一聲巨響從他的身後傳了出來,接著,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浪直接朝他卷了過來,將他的身體直接掀飛。

我沒事!幻影魔王有些不敢置信地朝前飛出,很快,他便意識到,是有人替自己擋住了那毀滅性的攻擊、

會是誰呢?幻影魔王有些詫異地回頭看去,正好看到凌傲天和他的兩大分身同時朝他這邊倒飛過來。

是凌傲天救了自己,在這一瞬間,幻影魔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凌小子,對不起,我……」幻影魔王有些語無倫次。

「老混蛋,讓你害死了!」凌傲天恨恨地瞪了幻影魔王一眼,伸手一抹嘴角溢出的鮮血,朝他大喊道,「還不快退,那傢伙要是再發動攻擊,我也救不了你!」

自知理虧的幻影魔王不再說話,開始與凌傲天一道向後退去,與眾人合在了一處。

「幻影,傲天,你們沒事吧!」鬼王關切地詢問起兩人的情況。

凌傲天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幻影那老混蛋也只是受了驚嚇,你們不用管他。」

就在這時,那幾頭魔獸也再次合在一起,向眾人沖了過來。

「凌兄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魔獸的實力並不比我們強,為何它們發出的攻擊如此強大?」鳳落閣主把先前所發生的一切完全看在了眼裡,自然也清楚凌傲天為了替幻影魔王擋住那頭虎形魔獸的一擊,已經拼盡了全力,因此,在確定兩人並沒有大礙之後,他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聽到鳳落閣主的問話,凌傲天苦笑起來:「我們恐怕有些小看萬魔領域的魔獸了,這些魔獸,可不簡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擋住我們的這幾頭魔獸,肯定精通合擊之法,而且配合默契,剛才攻擊幻影魔王的那頭虎形魔獸發出的攻擊,其實並不是它本身的力量,而是彙集了那幾頭魔獸的全部力量。」

所有人都傻眼了,說實話,凌傲天的這個猜測雖然讓眾人的心裡稍微好受了些,畢竟這些魔獸的實力並沒有達到能夠輾壓他們的程度,但是,這個消息同樣也給眾人帶來了一個巨大的噩夢,因為,如果說這些魔獸精通合擊之法,並且配合默契,那就意味著他們將要面對數頭實力遠超他們的魔獸,這對於身處魔獸群的圍攻之下的眾人來說,那可就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了。

就在眾人為他們的處境擔憂的時候,幻影魔王卻是沒心肺地笑了起來:「哈哈,我就說嘛,那傢伙的實力怎麼可能那麼強,原來是因為合擊的緣故。」

從幻影魔王的話晨,不難看出先前的事情確實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打擊,不過,他的慶幸顯然不是時候,就在他說出那話的時候,十道目光同時落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從人那凌厲的目光,幻影魔王不禁一陣心虛,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你們怎麼都這麼看著我?」

「幻影魔王,既然你如此高興,那些魔獸可就交給你來對付了!」暗黑龍主不懷好意地看著幻影魔王。

對付那幾頭魔獸,開什麼玩笑!幻影魔王心中一突,有些惱怒地瞪了暗黑龍主一眼,隨即終於意識到自己先前的大笑顯然有些不是時候,於是,他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訕訕地說道:「我要是有那本事,剛才也不用凌小子出手相救了。」

要說幻影魔王那嘴,確實讓人有些難以形容,本來,他前面所說的話,都還十分得體,可是,他便便好死不死地在那句話之後加上了這麼一句:「所以,要對付那些傢伙,我們中間,也就只有凌小子有那實力了。」

幻影魔王這不經大腦的一句話,可就把所有人給得罪慘了,首先,凌傲天直接被他推到了最前面,再說了,他那話里明顯有一個意思,那就是在場的眾人,都沒有凌傲天厲害,於是,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

若是在平時,幻影魔王這麼說的話,眾人恐怕就不單是用目光來對付他了,可現在,畢竟是非常時期,他們正處於前有強敵,後有追兵的境地,因此,眾人除了對他怒目而視之外,倒也沒有人有什麼動手的打算。

凌傲天狠狠地瞪了幻影魔王一眼,冷哼了一聲:「就你這老傢伙廢話多!」

眾人也知道情況緊迫,也就沒有在意幻影魔王,把目光再次落到了凌傲天的身上。

「凌兄弟,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鳳落閣主問道。

凌傲天把目光落到了鬼王身上:「前輩,合擊之法與陣法可有共通之處?」

鬼王愣了一下,略微思考了一下,說道:「合擊之法,其實也是屬於陣法的一種,按道理說,它確實與陣法有共通之處,不過,傲天,以前我可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所以,具體它們兩者之間有沒有共通之處,我現在可也說不準。」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既然如此,那就有勞前輩仔細查探一番了!」說完這話,他沒有給眾人反應的時間,便身形一閃,向前衝出,朝先前將幻影魔王揍得灰頭土臉的虎形魔獸沖了過去。

「吼!」

虎形魔獸先前被凌傲天所阻,失去了擊傷幻影魔王的機會,自是將凌傲天恨到了骨子裡,如今見凌傲天朝自己衝來,它當即大吼了一聲,直接脫離了隊伍,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面對著含怒而來的虎形魔獸,凌傲天大喝一聲,將兩具分身同時釋放了出來,三道身影如同閃電般朝著虎形魔獸沖了過去。

「吼!吼!吼!」

伴隨著幾聲怒吼,虎形魔獸從地上一躍而起,直接揮動著它那有力的前爪,朝凌傲天壓了下來,持來架勢,完全就是要將凌傲天一巴掌拍到地里。

就在虎形魔獸朝凌傲天撲出的一瞬間,其餘的幾頭魔獸不約而同地停止了前進,身上的氣息開始瘋狂地攀升。

隨著幾頭魔獸的舉動,虎形魔獸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得越來越強,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從它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感受到虎形魔獸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凌傲天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他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在凌傲天舉起殘劍的瞬間,他的兩大分身同時出手了,兩柄殘劍,一檔左一右,迎向了那頭虎形魔獸兩隻巨爪。

轟!轟!

伴隨著兩聲巨響,凌傲天的兩大分身同時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到地上。

就在凌傲天兩具分身跌落的瞬間,凌傲天出手了,他趁著虎形魔獸雙爪拍向兩具分身,尚未來得及收回的瞬間,閃電般向前掠出,手中的殘劍瞬間刺向虎形魔獸的一雙巨目。

感覺到凌傲天殘劍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虎形魔獸自是不敢將自己身上最為脆弱的雙目暴露在凌傲天的劍上,不等凌傲天的殘劍刺到,它已經用力扭動著它那龐大的身體,強行使身體降落下來。

凌傲於的殘劍,擦著虎形魔獸的頭頂飛了過去。

就在凌傲天的身體掠過虎形魔獸的頭頂之際,虎形魔獸的身體已經即將接近地面,許是急於擊殺凌傲天,虎形魔獸竟然不待身體落到地上,便用它那鋼鞭似的虎尾,用力地朝地上一拍,借著這一拍之力,它的身體迅速上升,朝凌傲天追去,兩隻有力的虎爪狠狠地朝著凌傲天的後背抓了過去。

「傲天,小心!」暗黑龍主大喊。

不用別人提醒,凌傲天在越過虎形魔獸頭頂之時,便已料到對方必定會趁勢追擊,因此,在一躍過虎形魔獸之後,他當即降低了自己的身形,待到虎形魔獸的雙爪朝他抓來之際,他的雙腳已經接近了地面,在暗黑龍主出聲提醒之際,他立即雙腳一用力,九絕步瞬間施展了出來,身體瞬間化作一道虛影,消失在虎形魔獸的眼前。

虎形魔獸的撲擊再次落空,怒吼了一聲聲,扭動著它那巨大的頭顱,剛想搜尋凌傲天的蹤跡,卻感覺到身後襲來兩道強大的勁氣。

不用細想,虎心魔獸便猜到這兩道氣息是來自於凌傲天的兩大分身,當即一豎它那有力的巨尾,看也不看地橫掃而出。

凌傲天的兩大分身本來是打算趁虎形魔獸追擊凌傲天的時候出手攻擊對方,卻沒料到那虎形魔獸戰鬥經驗極為豐富,倉促之間,只得一橫手中的殘劍,擋向那橫掃向他們的巨尾。

當!當!

兩身清響傳出,虎形魔獸的巨尾撞上了兩大分身的殘劍,巨尾上傳出的強大力量瞬間將兩人震得倒飛了出去。

「受死吧!」就在虎形魔獸分心對付兩大分身的時候,凌傲天已經再次沖向了虎形魔獸,手中的殘劍,狠狠地刺中了虎形魔獸的身體。

沒有預想的鮮血飛濺,凌傲天的殘劍確實刺中的虎形魔獸的身體,但是因為過於倉促,他的這一劍直接刺到了虎形魔獸身上防禦最強的部位,剛剛刺中的一瞬間,他手中的殘劍便往側面一滑,順著虎形魔獸那光亮的毛髮滑到了一側,根本沒有在虎形魔獸的身上留下傷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