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雲娜在街上叫過他的名字,只是那時的嵐風正處於突見雲娜的驚訝之中,思如潮湧,根本沒有聽到。

年輕人恭敬地低聲道:「殿下,我叫憶風,憶風?凱蒂斯,我跟母親的姓氏。」

「憶風憶風」

嵐風輕聲地重複著,心裡生出一種讓他差點流淚的感觸。憶風,不就是一種緬懷嗎?回憶之中只有風的影子,那風,叫作嵐風!

看著眼前破敗的院落,嵐風莫名的生出絲絲心酸,輕嘆道:「雲娜,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卡魯奇爺爺可是帝國公爵啊,你們凱蒂斯家又是帝國功臣。」

雲娜緩緩地抬起頭,看向嵐風,看到對方眸子里的酸楚,心裡的防線徹底崩潰了。眼淚如珍珠般滾滾落下,往事彷彿一幕幕重現在眼前。

「神魔之戰中,爺爺帶著家中成年男子奔赴前線,可凱蒂斯家是以文立家的,個人實力原本就不夠強,最終最終只有二叔活著回來。」

「家中男丁已絕,二叔重傷垂危,為了凱蒂斯家血脈不斷,只有讓我儘快成婚。當初就嫁給了憶風的父親,而二叔最後心愿一了也撒手人寰。按照帝國律例,爵位不可傳予女子,加上爺爺當年是支持大王子費爾達成為皇位繼承人的,所以二王子拉瑞爾登基之後,以凱蒂斯家沒有男丁血脈為由削去公爵位。」

「憶風最多也只能繼承他父親的爵位,可是他父親的家族本來就不算很強,加上他父親又不是長子,他最多在成年之後獲得一個男爵頭銜。」

聽著她的敘述,嵐風心了一股邪火騰的一下升了起來,可是轉而一想,拉瑞爾還真的沒做錯什麼。

歷朝歷代中,王位之爭向來如此,得勢者一方群臣高升,失勢一方自然得不到重用。如果卡魯奇公爵還在世的話,如果凱蒂斯家還有男丁的話,以他們家的功勛和地位就算是帝王也得小心三分。可關鍵就是他們家已經後繼無人了,這種情況下,如果拉瑞爾不這麼做,反而沒有作為一個帝王的魄力和手段了。

從某些方面說來,拉瑞爾已經算是不錯的了,爭奪皇位的落敗一方能活下來就是一種幸運!

他的目標不在薩恩帝國,拉瑞爾不僅是他的戰友,又是玫琳的哥哥,他更是受馬德臨終所託扶他上位。兩者一比較,他是絕對不會對拉瑞爾怎麼樣的。

隨即低下頭去,嘆道:「這樣吧,我讓拉瑞爾為凱蒂斯家恢復爵位。」

雲娜凄然一笑,輕輕地搖了搖頭:「不用了,經歷了那麼多,也都看淡了,何況我一個女人就算有了爵位又能怎麼樣?憶風還年輕,如果讓他有了高官厚爵,不知會有多少人暗裡非議,甚至惹來麻煩。」

「也快三十年了吧?」嵐風眯著眼睛,陷入了回憶之中:「這些年,真的發生了太多事,無休無止的戰爭,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最快樂的時光就是無憂無慮的童年。」

深深地吸了口氣,嵐風右手一翻,掌心上方懸浮起兩枚翠綠色的丹藥和一片小巧的玉符:「雲娜,這兩枚丹藥你和憶風一個一顆,服下后對身體有好處。如果遇到什麼難處,就把鬥氣或魔力輸入玉符中,自然會有人來幫忙。我也該走了,也許也許以後很難有機會再見面了。」

雲娜站起身,眸子了流轉著極為複雜的情緒,最終還是接過了丹藥和玉符,低聲道:「後會無期。嵐風,你是個好人,我會永遠的為你祝福。」

嵐風微笑著點了點頭,光影一閃,憑空消失了。

憶風看著那消失之處,喃喃道:「媽媽,難道您和殿下曾經是戀人?」

身體不由的一滯,雲娜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若有所思的呢喃著:「媽媽這輩子只做錯了一件事,就是沒有給他足夠的信任。」

說到這裡,又撫摩著憶會的腦袋,輕聲道:「不過最讓媽媽欣慰的是有了你,憶風,你是媽好兒子。你要向嵐風叔叔學習,總有一天,你也要像他那樣,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憶風堅定地點了點頭,從母親手裡取出那兩枚丹藥,一枚自己服下,另一枚放入雲娜口中,笑嘻嘻地說:「媽媽,您快吃下去,殿下給的東西肯定是很寶貴呢!」

丹藥剛一入腹,一股冷熱交替的熱流立刻沖入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細胞,都紛紛發出喜悅的歡呼聲,整個客廳里都溢滿了芬芳的香味。

「天啊!」

憶風驚訝地看著母親,手指都在發抖。

他分明看到母親頭上的几絲白髮瞬間變黑,蠟黃的皮膚在幾個呼吸間變地如同嬰兒般嬌嫩,臉上的皺紋消失的一乾二淨,變形的身材竟如少女般健美。短短不到義憤中的時間,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一個中年婦女的影子,完全就是一個雙十年華的美麗少女!

他哪裡知道,嵐風給他們的兩枚丹藥不僅可以讓人恢復青春,對於魔法和鬥氣世界的修鍊者,更能起到瞬間提升到紫階的效用!

看著雙手變地猶如少女般嫩白,摸著光滑細膩的臉頰,雲娜淚下如雨,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嘴裡喃喃著:「就算青春常在如何?就算永生不死又如何?真正期望的,永遠不會回來了」

而憶風,正陷入了天大的驚喜之中,他那微弱的鬥氣瘋狂提升,再提升! 龍族空間的入口處突然一震,整個空間內發齣劇烈的顫抖,正在運轉陣法的火無命臉色一凝,長身電射而起。

「速速開啟空間,否則本座立刻毀了此處!」

大喝聲無視空間阻隔,從外面傳了進來,而龍族空間之外,近百人懸浮在空中。

他們就是仙界四方大帝派來搜索界點世界的人馬,這個界點世界的所有星球都已經被徹查了一遍,惟有這顆星球上有人,而且存在著三個次空間。當然,被火無名屠戮一空的神魔二界也是查探過了,連個人影子都沒見到。

於是,由一名仙君帶著幾個九天玄仙、十幾個大羅金仙、數十個金仙的隊伍,出現在了龍族空間之外。

嘎吱嘎吱的響動中,一條通道頓時開啟了,火無名一頭從裡面沖了出來,指著領頭的仙君罵道:「誰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活的不耐煩了?小兔崽子,來來來,老子帶著玩玩!」

為首的仙君一見火無名,先是一楞,接著心思一轉,連連拱手道:「啊!原來是火前輩,沒想到您竟然在這裡清修,多有打擾,晚輩這便告辭了。」

火無名自然知道他的心思,雙方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就看誰玩得轉了。對方雖說是一名仙君,手下更有高手百人,可他也只是一個初期仙君,和火無名這個達到仙君後期不知多少年,隨時都可能突破到仙帝階的仙君來說,就算他們全部加在一起,也很難討得了便宜。

嘿嘿一笑,火無名叫道:「打擾了老子清修就想走?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那仙君一見火無名在這裡,心裡就有七分把握清華真君也在此處,他知道火無名和清華真君關係匪淺,不過他更知道火無名的實力有多強。因此,他假借託詞離開,事實上就是要回去搬兵。

現在聽到火無名如此一說,頓時肯定清華真君在這裡,這火無名根本就是要把自己留在這裡,免得泄露了風聲。

頓時心裡一突,沉聲道:「前輩,所謂不知者不怪,晚輩只是無心之失」

「無心之失?」一聲冷哼,火無名寒聲道:「周天仙界的仙君帶著一干手下來界點世界,難道你是來遊山玩水的?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答案讓我老人家滿意,此事就此作罷,否則嘿嘿」

那仙君暗暗叫苦,心道:「這廝很可能猜到了我們此行的意圖,然後逼著我把這事說出來,正好找這麼個借口出手。我若不說,他定不會善罷甘休,我若是說了,他更不會讓我們走脫。這老傢伙達到仙君後期已是不知多久,我們就算聯手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裡,他一咬牙,沉聲道:「前輩,我等奉陛下之令前來公幹,靈魂玉簡亦有專人看管,四方大帝更是起用了觀天鏡。難道,前輩真想與我等為難?」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首先說明這是公事,以四方大帝的名頭壓住火無名。然而又說靈魂玉簡有人看著,一旦他們出事,仙界馬上就會知道,並鎖定這個界點世界。最後,有四方大帝啟動觀天鏡,火無名若是殺了他們,就算逃離這個界點世界,其去向也會被觀天鏡找到,無跡可遁。

火無名眉頭一皺,這簡直是赤裸裸地威脅,他火無名在仙界中實力雖不算強,但他那手煉丹煉器的法門卻是堪稱一絕,整個仙界也是數一數二的。煉丹煉器宗師無論放在修道界還是仙界,那都是炙手可熱的人物,而且這個身份會結交很多高手。

就算是四方大帝也會給他幾分面子,現在卻是被一個小小仙君威脅,他又怎能不氣?

也沒說話,抬手間一道紫紅色的劍芒迸射出去,那仙君哪裡想到他翻臉這麼快?根本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旁的一個大羅金仙就被劈成了碎片,只留下元神尖叫著飛遁到隊伍後面。

「娘的!你敢威脅老子?」火無名指著那仙君的鼻子,破口大罵:「四方大帝都給老子幾分薄面,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威脅老子?信不信我把你腦袋割了,親自送給四方大帝」

仙君一張臉可就精彩了,一會紅,一會白,直把牙齒咬地格格作響。

最後,還是忍下了這口氣,拱手道:「晚輩言語多有冒犯,還請前輩恕罪。但,今此確實有任務在身,打擾前輩清修並非晚輩所願。」

「嘎嘎火小子,原來你在這裡啊?那就是說清華也在這裡嘍?這群小子可不能讓他們走了,要不清華的行蹤就要了。」

刺耳的尖笑憑空出現,一大片方圓千里的血雲急速飄來,把那百名仙界高手盡數籠罩在內。

火無名又喜又急,喜的是他認出來者正是清華真君為數不多的幾個老朋友之一,仙帝後期實力的鐵魔。他的出現就說明,清華將來身邊將多出一個超級高手幫忙。然而,這鐵魔也是出了名的性格狂暴,嵐風根本就不在這裡,他剛剛那樣做完全就是為了吸引四方大帝的注意力。

如果鐵魔不明就裡把這些人都給殺了,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妥了。畢竟是四方大帝的人,在嵐風沒有完全提升上去時,就下此重手,不是挑明了要造反么?

血雲當空,上百高手別說逃跑,在仙帝後期的強大壓力下,就連開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

火無名連忙傳音,急道:「老魔頭,清華不在這裡,我是故意拖住他們的,你可千萬別亂來!」

頓時,空中血雲一陣翻滾,一個身高兩米開外的紅髮大漢出現在火無名旁邊,只見他指著那仙君叫囂道:「小子!老子剛從仙界跑來,知道你是來抓清華的,不過有老子在這裡,嘿嘿」

指了指那金光散散的通向龍族空間的通道,陰笑道:「老子讓你進去搜,你敢么?」

如果說他對於火無名是不想惹,那麼對於鐵魔,他就是不敢惹,是打心眼裡的恐懼。

惹了火無名他還有逃跑的機會,就像剛剛,他那麼赤裸裸的威脅火無名也就是毀了一個大羅金仙的仙體。如果換了鐵魔,他們這群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一個性格殘暴的後期仙帝,以一個初期仙君為首的百人小隊還不夠他一招殺的!

「前輩,打擾了,我們走!」仙君恨聲道。

「走?沒說清楚就想走?」

火無名嘿嘿陰笑,他是鐵了心的要把這些人留在這裡,拖一段時間是一段時間。反正也不殺他們,只要他們不死,靈魂玉簡也就不會碎,仙界的人也就不知道。

鐵魔嘎嘎怪笑,卻也不打聽清華的下落,叫道:「老子找了幾萬個界點世界,剛剛碰巧到這裡,正準備走,突然感受到你的氣息。火小子,還有幾個老朋友要來,嘎嘎我們這次可是統一行動,我一發現這裡馬上就傳訊給他們了,應該快到了。」

「老魔頭!老子來了,哈哈咦!火小子真的在這,那清華也就在這裡了?」

一道豪放的聲音不知從哪裡飄了出來,卻是一個身材幹瘦的老者。

火無名心裡暗喜,這次又多了一個臂助,眼前這個老者可是仙界出了名的怪物。他自號佛道真人,佛道兼修,性格比清華真君還要孤傲七分,極少和其他人交往。當年不服清華之名,直接闖入紫清聖境邀戰,卻是被打得起不了身。

這一打,反而是打出了交情,兩人結成了莫逆之交。

一邊傳音放他別胡亂出來,火無名嘴上卻是說道:「老怪物,你和老魔頭還真是搭配得緊,當年若有你們二人在,清華何至於被打得差點萬劫不復?」

「火小子,你還好意思說?你和清華相交數十萬年,你還不是跑得沒了影子?」佛道真人大吼起來,怪叫道:「老子當年正在閉關,還想出關了修為長進一點找清華再打上一場,誰知這一閉關正好就錯過了。」

鐵魔桀桀大笑:「還好還好,清華那丫的還活著哩。老子當年也是忙碌,和那血海老妖打得正歡,哪裡知道這事?」

三個人就那麼一唱一喝,把那百名仙界高手涼在一邊,更是出言不遜,好象隨時準備大幹一場。沒辦法,誰讓人家強呢,他們也只能聽著,連逃跑都是不敢。

如果只是火無名,他們百人一起逃遁對方還真沒什麼辦法,可是眼前是兩個仙帝後期的超級高手,他們就算再長八條腿又哪能跑得掉?

「佛道友也在啊?貧道倒是來遲了。哦?火道友也在,沉龍也就心安了,看來清華道兄就在此處了。」

清朗的聲音之中,一個身材修長氣宇不凡的青衣中年人踏虛而來。

頓時,火無名心裡笑開了花,但那個領命而來的仙君卻是快要掉了下巴。鐵魔是恐怖的,佛道真人是強大的,這兩個仙帝後期的超級高手在仙界都是大名鼎鼎的,可是相比於眼前這位還是要差上不少。

沉龍,仙帝後期高手,個人實力與鐵魔、佛道真人不相上下,但有一點不同。鐵魔向來是獨來獨往,手下連半個人都沒有,佛道真人也只有兩個弟子。然而,沉龍仙帝執掌浮雲宗,門下弟子眾多,高手如雲,其中親傳弟子中就有兩名仙帝級高手,門中執長老之位的也有仙帝三人。加之他性格豪放,與眾多門派關係交好,可以說,他的勢力之大連四方大帝也不敢小覷!

四方大帝共掌仙界大統,並不代表其他人都是土雞瓦狗,就像當年源五國鼎立時一樣,同樣存在著實力強大的傭兵團、刺客團。只是由於權力不像國家那樣集中,所以才興不起什麼風浪。

如果仙界所有門派統一起來,就算四方大帝也有所不如!

當然了,這種可能性極小,仙界土生土長的門派之間各立山頭,勾心鬥角。下界飛升的門派之間也是爭強鬥狠,矛盾不斷,甚至為了一點小問題都要一番死戰。

「呼好危!」嵐風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裡一陣苦笑:「想當年本尊何曾如此狼狽過?現在竟然要過這種東躲的日子,命運還真是會開玩笑。」

當日與雲娜分別之後,一行人也沒有再去皇宮,嵐風只是用千里傳音之術交代了拉瑞爾幾句,便直接去了周天世界。

界點世界是依附於周天世界的下界而存在的,也就是說,從界點世界不可能直達周天仙界,必須先達到周天世界的下界,再通過秘法偷渡上去。

他也猜到了四方大帝很可能啟用了觀天鏡,不過這觀天鏡就算完全啟動,也不可能覆蓋整個下界,只能慢慢排查。所以他並不擔心自己的行蹤會被發現,正巧被觀天鏡掃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有一點卻是很麻煩的。

從下界到仙界只要是擁有了仙靈之體就可以上去,只不過在破開仙界與下界的隔膜時,仙界中那座隨鴻蒙而生的照仙神碑就會顯示出來。這樣的非常時期,照仙神碑肯定有一大群人守著,每一個進入仙界的人都會顯現出來。

於是,當一行七人破開天地之膜進去仙界時,很自然的引起了巡守仙官的注意。沒有身份印記,這就表示他們不是仙界的人,又是極為純粹的仙靈之體,那就表示他們也非下界飛升者,身份頓時可疑起來。

一名仙君帶著十多個大羅金仙追過來,若不是嵐風早有所料帶著眾人逃遁,恐怕現在已經是十死無生了。

仙界。

這裡就是仙界,對於嵐風來說是那麼的熟悉,可是在肖克等人看來,卻充滿了陌生和新奇。

別說是沒有在虛空中以旁觀者身份看過星球的肖克、藍妮、麥隆以及瑞凌,即使是早就在下界星空中遨遊過的瑞凌也是大為驚嘆不已。

一顆顆大星散發著各色光芒,卻是連一顆恆星都沒有,幾乎每一顆星球都充滿了生機,充滿了品質高低不同的仙氣。這些星體最小的直徑也有十萬公里以上,而更大的直徑更是達到了千萬公里開外,哪裡是下界那些星球可以比擬的?

突然間,他們同時想起了嵐風當年身為清華真君時的手段,那場曠世之戰毀滅了數以百萬計的星球。不是下界的弱小星體,而是眼前這些比下界星體大了千萬倍,甚至十萬倍的龐然大物,這該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啊!

呼吸了一口這久違的氣息,嵐風思如泉湧,良久才睜開眼睛,淡然道:「霞兒,從這裡的星辰排列來看,你覺得像是哪裡?」

菀霞輕輕地搖了搖頭,嬌笑道:「師尊,霞兒當年可是很少出門,哪裡知道那麼多?」

「我倒是給忘了。」嵐風笑了笑,神色微微一滯,臉上突然多出了一絲傷感:「又回到了這裡,我紫清門下也多了些弟子,只可惜你們的大師姐她」

眾人紛紛不言不語,嵐風輕輕地搖了搖頭,好象是在搖去那些煩心之事,旋即笑道:「一切都重新開始了,這裡是吟琴星域東北方,北極大帝弘浚的轄地。我們的身份是見不得光的,以後不要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使用紫清劍典上的手段,以免被有心人瞧見。特別是霞兒你們幾人,修鍊的又是紫清真訣,仙力獨特,還是少出手為妙,時刻注意收斂氣息。」

三個弟子恭聲應是,肖克沉聲道:「嵐風,你有什麼打算?」

呵呵一笑,嵐風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反問道:「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這個」肖克皺了皺眉頭,不一會便抬起頭來,很是自信的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仙界看似很大,但資源一定也是有限吧?畢竟下界不斷有人飛升,仙界也有新生兒降生,仙人又是不死不滅了,除非大規模的戰爭,消耗的人口遠遠不及增長。」

「不錯,你說的很對,而且有四方大帝共同執掌,幾乎沒有多大可能發生大規模戰爭。」說到這裡,嵐風自嘲的冷笑著:「當然,我是個例外。」

是啊,他是個例外,個人實力超越了四方大帝,為人又太過孤傲,否則四方大帝也不會聯合各方勢力剿滅紫清聖境。

肖克想了想,指著虛空中的無數星體道:「那麼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有仙氣的地方就有人修鍊,仙氣越是濃郁,定然是高手爭奪的對象。所以,我們要找一處地方修鍊,絕對不能找那些所謂的福地洞天。仙氣越是稀薄越好,位置越是偏遠越好,人煙越是稀少越好。」

嵐風大笑起來,拍著他的肩膀道:「大團長還是像當年一樣睿智啊,兄弟我也是這麼想的。走吧,我心中已有計較,唯今之計,我們就劃地為王,做一次山大王吧!」

吟琴星域極北處,天幽星。

作為北極大帝的轄地,又在極北之處,可想而知這裡是多麼的偏遠。一行七人盡數有著金仙的實力,使用遠比下界九劫散仙的星空大挪移還要快速十倍的虛空閃,依然用了將近一年方才到達這裡。

當然,如果從某顆星球上使用星域傳送陣的話,速度將會大大增加。然而為免身份,他們哪裡敢進仙城中使用傳送陣?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方法。

坐落在極北之處的天幽星從星球上的仙氣和環境等方面來說,事實上並不算差,可是卻很少有人會來這裡。一方面是由於這裡太偏遠了,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這顆星球上存在著一種古怪的生物天幽蟲,這也是天幽星得名的原因。

這天幽蟲本身也不強大,個子更是小的可憐,肉眼幾乎看不到。可是大羅金仙以下的仙人,一旦被天幽蟲包圍,幾乎沒有倖免的可能。天幽蟲行動極速,又因體形太小,很是難以防備,而且一旦出動就是數以萬億計的一大群,如附骨之蛆,生生把人吸干為止!

天幽星不是重寶雲集的地方,又有這天幽蟲作祟,因此大羅金仙以上的高手不屑來這裡,而大羅金仙下的不敢來這裡。不過這裡也不是死星一座,天幽星上同樣存在修鍊者,它們自成一個體系,很少與外界有聯繫。

為什麼說是它們呢?

很簡單,因為這顆星球上的修鍊者不是人類,而是妖修,也就是一大群妖怪。這天幽蟲性喜仙力,嗅覺極其敏銳,一旦聞到仙力就像蒼蠅聞到臭肉一般,但它們對於妖力卻是沒有一點興趣。所以這些實力並不強大的妖修和它們能夠共存,結成一個獨立的體系。

破破爛爛地洞府里,幾隻妖怪正在喝酒吃肉,好不快活。

一個人身虎頭的妖怪端著大碗的烈酒站起來,懷裡摟著一個極為媚惑的女子,嘴裡嚷著要一口喝光之類的話。那女子媚眼生波,好不動人,直把其他幾隻妖怪的魂兒都給勾走了。

只不過若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女子身後多出了一條毛絨絨的大尾巴卻是一隻狐妖!

一隻狼妖嘿嘿陰笑著,口水都快流了出來,端起酒碗道:「恭喜虎大哥神功天成,突然了金仙之境,終於有了大羅金仙的實力。而且嘿嘿,嫂子也是越來越嫵媚動人了。」

虎頭妖怪哈哈一笑,把懷裡的女子摁到在面前的石台上,大叫道:「大家都是兄弟,今天大哥我神功得成,兄弟們一起來樂樂,你嫂子昨天還在說今天要來個無遮大會哩!」

「虎大哥果然大義啊!」

那狼妖三下五除二解了衣服,直奔狐妖而去,換來狐妖一陣勾魂嬌笑

就在狼妖興頭正足準備翻身上馬之際,一個年輕人慢悠悠地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儘是寒霜。

虎妖先是一楞,轉而大聲叫道:「哪來的小雜種敢打擾虎爺興緻?還不給虎爺滾出去!」

那人不是嵐風還能是誰?

他一早就說過佔山為王,其實就是說明了這天幽星上妖怪甚多,不搶塊地盤根本沒法修鍊,最主要的是只有近入妖力所布的大陣之中,才不會被天幽蟲所發現。因此,一行七人剛一達到天幽星馬上就從最近的地方尋了個洞府,以他大羅金仙中期的實力加上陣法造詣,對陣法幾乎是一竅不通的妖怪所布的山門大陣哪裡能攔得住他?

原本還準備帶著眾人直接闖進來,奪了這處洞府便是,誰知仙識一掃竟發現這群妖怪正欲行那白日宣之事。這等情形可不能讓藍妮和菀霞看到,因此便讓其他人等在外面,獨自一人闖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