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還在下着,一道身影卻是越來越近,她手中拿着一塊石頭,一把劍。

“月清寒!”:風逸面色一變,果然如此,這女子便是那日他在月清寒房中想到的那個畫面中苦苦哀求霸氣男子的女人。也就是月清寒的前世。

“瀟源——”女子輕喚了一聲。卻無人應答。

“瀟源!李瀟源!”女子連叫三聲,那和尚依舊不爲所動在敲着木魚。

“你這個騙子!!!”只見那女子手中劍光一閃向着和尚飛了過來。

“阿彌陀佛——”和尚雙手合十,隨意一擊便將那女子彈開數步。

“女施主可是再叫貧僧?”

“你說呢?”女子冷笑道。

“貧僧法號無塵,俗名早已無用,了無牽掛…”無塵語氣平和道。

“好一個了無牽掛,我呢?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這個狠心的人!”

“看來施主還是走不出自己的心坎…”無塵嘆了口道:“貧僧既已出家,那便要以普度衆生爲己任,不日於異魔之戰,倒也了了貧僧心願,女施主,你…還是請回吧,這裏沒有李瀟源,他,已經死了。”

“我就是走不出!你讓我怎麼走得出?當初我是被你明媒正娶娶進門的,你爲什麼要拋棄我?爲什麼要當和尚?”那女子眼眶中不斷溢出眼淚,上前一步緊緊的抱住無塵道:“你跟我回去好不好?不要再管什麼天下蒼生,我們去找白狐,我再也不阻擋你找她了,我和你一起去找她,我接受她,我們一起陪你,好不好?不要離開我…”

“阿彌陀佛——”無塵嘆了口氣。沒有說話任由那女子抱着他的腰,任由風雨吹打着他的身體。

此時周圍的場景又是一變,風逸又回到了雪山之中,此時那白狐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慢慢的又化成了人形。

“它是妖!你們不能再一起!”女子流着淚對書生說道。

“我不管,我愛她!”

“那我呢?”女子聲音之中略帶着些許的顫抖。

書生渾身一震愣在了原地。

“大劫將至,世間又要多災多難,兒女情長?放吧…放吧。”風逸耳邊再次傳出了無塵的話, 他揉揉眼睛一看,此時那白狐所化的女子已經坐在了無塵的對面。

“你爲何如此無情?”撐傘女子微微嘆了口氣:“我能勾便天下人卻無法留住你的心。若是可以,我願用我一生的壽命換你一剎那的愛。”撐傘女子倒沒有像先前那女子一般的又哭又鬧。

“女施主,回去吧,貧僧心意已決!”

“爲什麼?爲什麼?”撐傘女子終於忍受不住低聲的啜泣了起來,油紙傘已經被扔到了一邊。凍得她瑟瑟發抖。她顯得是那麼的無助。

“李瀟源!你還是人麼!”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猛然衝了出來對着無塵便是一拳過去。

“你做什麼!”女子猛然一驚,連忙將那道人影推開。

“是他!”風逸面色一驚,那衝上來的男子竟然是自己在戰神谷見到的那白髮公子!只不過他此時的頭髮還是黑的。

“疼麼?”女子連忙上前輕輕的撫摸着無塵已經紅腫的嘴角。


“李瀟源,你爲什麼這麼對她?你知道她有多愛你麼?爲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可是——可是——”

“哈哈哈哈——白髮公子流着眼淚大笑了起來。

“她始終沒有看過我一眼,李瀟源!你竟然出家?出家?哈哈哈,我好想殺了你!”

“你們,回去吧。”無塵慢慢的從地上起來,四周空氣猛然一震,那雨滴竟然落不到他身上了。

他的身影竟然想風逸那般的虛幻了起來。隨後他的頭上出現了一道光圈。

“你!你要成佛了!”那男子大驚,連忙上前將他雙腿抱住,卻是晚了一步,他的身體已經變成虛幻。

“不要——”白髮公子看着在一旁已經呆傻的女子,直接跪在無塵身前道:“你不能走!你走了她會死掉的!沒有你她會死掉的!”

“你還不明白麼?這是我的使命,我改變不了。”無塵苦澀一笑,慢慢的走到那女子身前。

“瀟源——不要離開我!”那女子上前一抱卻是撲了個空。

“傻女人…”無塵溫柔一笑,眼角已經流出了眼淚,他的手略帶着些許顫抖的撫上女子的俏臉,這張讓他曾經癡迷的臉。

他又想起自己成親時的那一支舞。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抱緊你!”無塵說完,便化爲一陣佛光消失在三人眼裏。

“啊——啊——”女子一見無塵消失,直接癱在地上,瘋狂的大叫了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

“天下蒼生!天下蒼生,好,你既然有此宏願我定當助你!”女子說完,便不顧呆在身旁的男子轉身消失在了雨中。

“你…就不能轉過頭來看我一眼麼?哪怕是一眼也好…”跪在地上的男子苦澀一笑,也消失在雨中。

這蘭若寺再次清淨了起來。

(未完待續) 雨一直下,蘭若寺裏卻只有風逸一個人,他面色頗爲有些呆滯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長久之後不由得苦笑一聲,原來是這樣。就在他弄清楚一切之後,只見四周場景再次變化,

先是出現那無塵對戰一團被黑色魔氣包裹的人影,然後又見那撐傘的女子在一塊保地上開宗立派。而深愛着撐傘女子的那白髮公子卻是去到了一個開滿桃花的山頭。

”這裏如此眼熟…衍宗的桃林!這麼說得話那白髮公子豈不是——衍天大帝”風逸想到這裏真的是無比的驚訝。

不過他卻也不敢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就在他看這個這三幅畫面不斷變化的時候,水靈兒的聲音傳了出來。

“風——你怎麼又發呆了,是想到了什麼了麼?”

被這麼一打岔,風逸頓時又回到了蘭若寺。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原因!”風逸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

“什麼原因?”再場的人一口同聲的問道。

“走,先去看那女神像,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風逸賣關子衆人也不急着追問,連忙走過這風雨悽悽的蘭若寺,來到了那光芒閃耀的女神像前。

“過了這階梯便是女神像所在,風逸我玲瓏福地的生死存亡就放在你身上了。”水月仙子臉色擔憂道。

“丈母孃,你這麼說讓我很有壓力啊!”風逸笑了笑道。

“你放心,只要風逸能做的決不推辭。”風逸補充了一句,水月仙子放心的點了點頭。

幾人一步一步的走上臺階,但走完最後一個臺階時,風逸的胸口卻再次的疼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他強行壓住,沒有將痛苦的表情表現出來。

他擡頭一看,只見一尊白玉石雕,大約有百人般大小。一身晶瑩剔透。

那女生紗衣綵帶,儘管使用白玉雕刻而成,但卻宛如真人一般的栩栩如生,讓人看了還想看第二遍,它身上每一寸暴露的肌膚,都像嬰兒般的白皙,宛如真正的人一樣。


待看到它的臉時,風逸再次驚豔住了,呆呆的立在原地。

美!太美了,比真正的人還要美上幾遍。

“果然,你果然就是那白狐的化身…”風逸喃喃自語道。

“這——這還是人麼?”風逸說完,目光便有些癡呆了起來,慢慢的倒在水慕靈的肩膀上,竟然昏了過去!

這一番動作惹得水慕靈一陣吃醋。

風逸再次仔細的看着那女神像,他找不出任何詞語來修飾這女神像的美。

”或許這纔是真正的仙子吧。“風逸感嘆了一句,卻見那女神像原本白色的眼睛突然發出一陣亮光,緊緊的盯着自己。

這一幕讓衆人皆是一愣,隨後只聽身旁的水靈兒大喊道:“快看,女神像流淚了!”

衆人聞言大吃一驚連忙向那女神像看去,果不其然。

只見那女神像原本無神的眼睛慢慢流下了兩行珍珠似的淚滴,晶瑩剔透。

“玲瓏——”風逸嘴角不自覺的動了動,喊出了一個無比陌生的名字。

“轟——”他的靈識再次爆炸開來,四周空氣不斷涌動,將他團團圍住,消失在風黎等人的眼中。

“風——”水靈兒呼喊一聲卻晚了一步,風逸已經消失不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水慕靈有些驚訝道。

“這是風逸的因果,只有瞭解這因果他才能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月華仙子若有所思道。

“我們 就在這裏等着吧,祖師此舉必有深意。”

“恩…”

“可是娘我擔心——”水靈兒還待說話,卻聽水月仙子笑道:“靈兒 你自己夫君的本事難道 你還不知道麼?”

這麼一說,水靈兒也只好放棄,不過眼眸之中的但心卻是表露無遺。

就在衆人抱着疑惑的心情在看着女神像的同時風逸已經來到了一片奇異的空間。

這裏沒有別的東西,一片白色,白的讓人感覺就是像在天堂裏一樣。

“你終於來了…”一道悅耳的聲音傳出。

風逸渾身一震擡頭看着前方款款走進的絕美女子。

“真的是你!”風逸微微一愣。


“啊——”他的心再次開始絞痛了起來。

“你的心在痛麼?那爲何你當初要如此絕情的拋下我?”玲瓏面色中帶着濃濃的悽苦走到風逸神情道:“你知道麼?爲了等這一天,我將自己冰封一萬年,爲了等這一天我成立了玲瓏福地,爲了等這一天我造了這座神像。”玲瓏說完便哭着投入了 風逸的懷抱。

“謝謝,你雖然長得貌美,但我真的不認識你,你是不是和我的前世有些什麼關係?可是他現在已經消失了。”風逸看着玲瓏如此激動連忙將她推開。


“你如此狠得心?我在這等你萬年,你便連抱我一下都不肯麼?”玲瓏語氣中帶着濃濃的傷意。

“我真的不是他。”

“你不是他爲何心會痛,你不是他爲何能回想起我與他的點點滴滴,你不是他爲何能進道這裏?”玲瓏幾個問題扔出來頓時讓風逸有些手無足措。

“釘——”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風逸識海中飛出。

“命運之輪?”風逸大驚,卻見那命運之輪不斷的轉動着最後從中飛出一顆棕色的石頭。

•ttκǎ n •¢〇

“三生石!”玲瓏微微一愣,伸手將那棕色石頭緊緊的握在手中。

“你還說不是你,這是我們第一世你送我的定情之物——三生石!”

“你說這石頭時三生石?我就是因爲它才穿越的!”風逸微微一驚道。

“你到現在了還在騙我麼?這一世,沒有異魔,沒有戰爭,你爲什麼還要躲着我?”玲瓏再次拉緊風逸的雙手。

“我沒有躲着你,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或許我前世和你有緣分,但今生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我不知道你們爲什麼要讓我不斷地回憶一些東西。。但我就是我,我只是風家小子風逸,不是你們要找的無塵大師!”風逸肯定的解釋道。


這話一說讓玲瓏微微一愣,注視着風逸良久才嘆道:“你究竟遺忘了多少?你還記得你的使命麼?”

“使命?”風逸一愣:“什麼使命?”

“拯救蒼生。”玲瓏目光有些憂色道:“異魔封印已經鬆動,異魔將再次降臨世間,若是你再不甦醒提升至造化之上齊天之境,恐怕這一次沒人能阻擋得了異魔的入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