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安手裡的動作抖了一下,「沒有呀,這兩天家裡鬧哄哄的,一時沒注意估計也是有的吧。」

零月還是有些不放心,這是內院,還是小姐的閨房,鬧應該也鬧不到這裡吧。

「要是掉在哪你一下子也找不到,到時候自然就找到了。」瓏五沒有說道。

零月看確實是找不到,只能暫時把這事放下,不過她還是記在了心裡。



顧家一天比一天熱鬧,而宮家這面的氣氛卻不是很好,或者說異常的陰沉。

瓏五悠閑的坐在客廳的上座上,宮家的老祖宗,連同宮老爺和他的姬妾兒女,烏泱泱的擠了一屋子人。

宮婷也身在其中。

宮老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懦弱無能的女兒,有一天會高高在上的坐在他的上位,愜意的品茶。

可偏偏他還不敢說什麼,跟著她來的顧家的衛兵一個個人高馬大,還帶著槍械,往哪一站都很唬人。

「你這個,」宮老爺想罵孽障,但終究是憋了回去,「你回來想幹什麼?」

要是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會有半點的心虛。

瓏五放下茶盞,淺笑著,「不想幹什麼,就是要個人而已。」

「要人,要什麼人?」不會是想要家望吧?

宮老爺一想馬上緊張起來,一拍桌子站起來「逆女!你別得寸進尺!這是宮家,你是宮家的子女,我是你老子,我說什麼你都得聽著,想要你弟弟連門也沒有!」

「嘖嘖嘖,」他這點威風自然不可能嚇住瓏五。

「宮老爺還挺威風的,」瓏五諷刺的露骨,「別那麼緊張你的寶貝兒子,我對他也沒有興趣。」

那種智障根本不需要她做什麼就能把自己作死。

「那你還想要誰?要誰也不行,你要還想回宮家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認錯道歉,我看在你弟弟的份上就不計較你今天無禮。」宮老爺黑著臉道,背著手站著,好像讓瓏五回宮家是給了她多大的恩賜似的。

「宮先生最好放尊重些。」零月呵斥一聲,她家的小姐,哪能是別人隨便說的。

臨出門的時候大帥那麼叮囑關切,哪裡能允許別人這麼說。

「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也敢在我家這麼放肆!」宮家望見自己老爹站出來了,立馬也威風了起來。

「退下!」瓏五身後的一個副官高呵一聲。

副官是跟顧長安肯定是參加過戰爭,沙場鐵血都見識過,他這麼一喊,中氣十足,宮家望被嚇的一哆嗦,跌坐在椅子上臉色煞白,都顧不上形象了。

他這一怕不要緊,宮家的老祖母,宮老爺可都受不了了。

就這麼一個寶貝疙瘩,平時別說打罵呵斥了,連重話都沒說過一句,哪能讓外人這麼恐嚇。

「宮艾草!你是不是瘋了!連你弟弟都敢罵了!你,你給我跪下!」老太太氣的指著瓏五就罵。

瓏五指著下巴看著他們一家子表演,不知道是慣性思維太嚴重了,還是他們真沒把她當回事,她都這麼帶人大張旗鼓的砸場子了,他們居然還這麼囂張。

瓏五對於他們的義憤填膺始終微笑以對,「說完了?那我們說說我剛才的事,我說了是回來要人,你們想好好配合呢,就好好配合,不想配合,我也可以請你們配合,沒什麼區別。」

宮老爺被她這個態度氣的七竅生煙,「你這個不孝女,老子今天非要好好教訓你!」

說著他揚起巴掌就衝過來,只是還沒到瓏五跟前,就被一個衛兵扭著胳膊給拽著,一鬆手撞到了旁邊的椅子茶几上,叮叮哐哐的帶倒了一片桌椅。

宮家人可亂套了,手忙腳亂的去扶宮老爺。

宮老爺自由也被摔蒙了,直到這一下子他才真的認清,瓏五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宮艾草了。

顧家的衛兵心裡是有分寸的,他這一下雖然摔的不重,但疼肯定是要疼上幾天的。

把他扶起來宮家人也不敢再鬧哄哄的了,一個個都微縮起來,生怕瓏五下一秒就讓衛兵對他們動手。

宮夫人和一眾的女眷更是只知道縮在宮老爺身邊嗚嗚的哭,只有宮婷,遠遠的站著,看著這個彷彿變了個模樣的女兒。

從那次見過瓏五回來,宮家的人就知道了瓏五還沒死的事,她在大街上那麼吵鬧,平時又是個直脾氣沒腦子的,所以自然沒人懷疑她。

可這事卻不能就這麼放著,萬一人家再找上門來呢?

因此宮老爺早就打算去把瓏五抓回來,可他一查,發現瓏五居然和顧帥要結婚了這下他可發愁了。

要是以前他肯定高興的合不攏嘴,可現在不成了,他把那丫頭給推出去頂了罪,雖然她僥倖活下來了,但肯定心裡是恨他們的呀,他也就一直沒敢去找瓏五。

今天瓏五上門,他裝著威嚴,其實心裡是發虛的,不怕別的他也怕顧家的勢力。

「好了,鬧也鬧夠了,就麻煩宮老爺給我娘去準備和離書吧。」瓏五也不想在跟他們這麼耗著了。

「什,什麼?和離書?!」宮老爺十分震驚,他是老思想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思想也最是古板,「你娘不過是個妾,也配要和離書!」

宮老爺不同意,臉快要比鍋底都黑了,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羞辱。

瓏五也是無奈,這些人,又打不過她,為什麼非要受點罪才能好好配合呢?她給副官遞了個眼神。

宮老爺扭過頭沒有看見,他眼睛轉了轉,瓏五既然想要宮婷,那他不是正好可以以此事為要挾。

還沒等他的如意算盤打響,就聽見了自己兒子的嚎叫聲,「爹!爹救我!」

趕忙回頭,副官一手拎著宮家望的衣領,一手拿槍指著他的腦袋。

「爹!爹!」宮家望平時只不過是和些混混玩,哪裡見過真刀真槍的,現在站都站不住,嚇的連完整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喊爹。 「你幹什麼!你快放開我兒子!」宮老爺也顧不上打什麼算盤要挾瓏五了,只叫著要那衛兵放開自己兒子。

「和離書換你兒子,公平交易。」瓏五站起身,優雅的動作和裙擺垂落間的閑適跟現在的環境有點不太符合。

「你你你!」宮老爺氣的說不出話。

拿瓏五沒辦法,宮老爺回過頭惡狠狠的威脅宮婷,「你要和離書,你問問你娘,你看她敢不敢要!」

瓏五平靜的看向她。

宮婷並不是個十分聰明的,她被看的有些有些忐忑,猶豫了片刻才走上前來,往瓏五身邊去了。

「姑娘,這,這會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她看出瓏五變了,小聲的問瓏五。

「沒事。」瓏五道。

「那好,」宮婷咬了咬牙,「我要和離!」

她早就在這個狼窩待夠了,要不是為了自己女兒,她才不會再待下去呢,尤其今天瓏五又得罪了宮家,怕是她以後伏低做小也再難待下去了,不如離了痛快。

宮婷雖然不夠聰明,但勝在有主見且大膽,敢做事。

不然她也做不出把宮艾草棄置死地而後生這種事。

宮老爺像是聽見了什麼天方夜譚的事情,看著宮婷的表情震驚不已。

「好好好,好你們一對母女,」宮老爺氣的臉色發青,高聲道,「來人,那紙筆老,老子要休了這個女人!」

「宮老爺,和離。」瓏五不忘提醒他。

「你們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只可惜,任憑他怎麼生氣發火,也影響不到瓏五半分。

宮老爺梗著脖子不寫,可也頂不住衛兵手裡的槍。

宮家望那邊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他。

「你,你還敢弒父不成!」他是又怕又拉不下臉。

瓏五笑了,手指繞著槍甩了兩圈,「想試試嗎?」

見識了剛才那一番事情,瓏五在這樣只后,宮老爺就算是滿肚子的火氣,也不敢往出發了。

零月拿出和離書放在桌上:「宮先生,和離書給您準備好了,您只要簽個字就行了。」

瓏五這是有備而來,宮家老祖母也撲到他身上,哭著求他救自己的寶貝孫子,宮老爺是不得不簽了和離書。

胡亂簽了名字,胡亂把筆一擲,「把你弟弟放了!」

瓏五擺擺手,宮家望被一推,手腳虛軟的跌坐在地上,一家子哄弄著上來扶住。

宮婷坐在瓏五身邊看著這個她相伴了半生的男人,並不傷心,也不沒有任何不舍,反而好像是解脫了。

「走了。」瓏五起身跟她道。

「哎!」宮婷高聲的答應著。

她的東西瓏五剛才已經讓宮婷自己選人去收拾了,不是為了貪圖宮家什麼,而是怕宮婷自己有什麼自己覺得重要,要緊的東西落下。

瓏五走了,這場戲也就結束了,宮家從上至下都蒙上了一層灰敗的顏色。



宮婷跟著瓏五坐著車回了西城的院子,一路上只是不住的偷看瓏五,卻沒說什麼。

沒辦法,她和宮艾草終究是從小就分開了,照顧也只敢暗中照顧,不敢被人發現,母女之間感情並沒有那麼深。

「到了,下車吧。」車子停下,瓏五才睜開眼睛說話,路上她不是不知道宮婷看她,但她也提不起精神照顧她。

零月引著宮婷往院里走,一邊給她介紹,「老婦人請跟奴婢來,這院子是小姐自己的產業和顧家那邊沒有任何關係,您只管放心在家住就好。」

「是嗎?」宮婷沒想到這麼好的宅子竟然是瓏五的。

「那我閨女現在也住這嗎?」宮婷問她。

零月搖了搖頭:「大帥體恤小姐,也不願和小姐分開,顧老爺子那邊也需要人照看著,這樣兩邊跑實在不方便,所以小姐現在還是住在顧家。」

「這樣啊……」宮婷原以為能和瓏五住在一起呢,就有些失落。

「老婦人不必擔憂,這是小姐自己的宅院,住著難道不必住別人家強嗎?等以後小姐結了婚那到時候住哪裡還不是小姐自己說了算。」零月寬慰她。

說話的功夫就到了西邊的院子。

這個院子稍微靠後一點,但最清凈,院子也主要是以寬敞明亮為主。

宮婷現在還好,以後慢慢年紀大了就需要清凈一點的環境了,沒有那些彎彎繞繞的小路也安全,所以瓏五給她安排在這裡,省的她在別處住習慣了以後還要挪動。

零月扶著宮婷到主屋的窗下是椅子上坐下,「老婦人瞧著這院子怎麼樣,這用度擺設都是小姐親自叫人準備的,你需要什麼只管和奴婢說。」

宮婷四處看了看:「好,這裡就好,在宮家就是她大房的院子都沒有這麼大,我有什麼不滿意的,更何況這還是我閨女準備的,比什麼都好,。」

她沒做個好母親卻得了個好女兒,這是老天厚待她。

瓏五也在身後不遠不近的跟著,緩了緩坐車的反胃感覺。

宮婷看她臉色不太好,本來肚子里有一大堆的話也都不說了:「閨女是不是今天累著了,娘這裡沒事,什麼事都沒有,你快去,快去歇著去吧。」

宮婷像是趕人似的把趕去休息。

「你安心住在著,想要什麼,做什麼和零月說就行。」瓏五也沒硬要留下,只是叮囑了她一句。

「好好,娘都知道了,你去吧。」宮婷怕自己去給她添麻煩,所以並沒有跟上去,只是催她去休息。

瓏五回了院子里躺在搖椅上養神,零月在旁邊打扇。

「小姐,我覺得老婦人還是挺關心您的。」

「嗯。」瓏五閉著眼睛應了一聲。

宮婷要是不關心宮艾草,不會那麼費勁辛苦的籌謀策劃。

「只是奴婢不明白,您那個時候那樣了,」零月指的是她被害死過一次的事,「為什麼老婦人不替您做主呢?」

做主?她怎麼做主?

宮婷的身份,就是她只能找到什麼把柄,也沒法把宮家人怎麼樣。

「什麼事並不是都非要立刻就發作的。」瓏五輕聲說著。

零月眨眨眼,一臉受教的表情聽著,「為什麼呀?」

瓏五睜開眼:「能立刻報仇是痛快了,可要是不能還非要出頭就是愚蠢。」

像宮婷,她十幾年對宮艾草不聞不問,莫名一下子這麼大反應,那她就跟沒有給宮艾草報仇的機會了。 宮婷住在這邊,瓏五自己也有事不想讓顧長安知道,所以跟著搬回來了。

顧長安百般的不願意,可宮婷在那擺著,總不能叫孤母一個人守著那麼大個大院子,所以就不得不同意了。

要不是家裡還有個老爺子,估計他也要跟著一起搬過來了。

幸虧顧家並不是什麼只有一個獨苗,顧父雖然不在了,卻還有好幾個兄弟姐妹在,以後都是要給顧老爺子養老的。

「有什麼要的記得跟我說,一應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以後每天我中午來跟你一起吃飯,葯還不能停,要按時吃完,還有周末我也來陪你。」顧長安不厭其煩的囑咐著。

瓏五聽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顧長安要是念叨起來,真是比唐僧還厲害。

「小五,你有沒有好好聽我說話?」顧長安見瓏五沒反應板著臉問她。

瓏五:我現在搖頭他會不會打我?

系統覺得顧長安應不敢,慫恿瓏五氣他。

瓏五:……

看熱鬧的不嫌事大。

「聽見了,你快回去吧,你那個副官都已經翹首以盼,要望穿秋水了。」瓏五把他推回去。

顧長安還想再說什麼也不好說個沒完了。

「你要記得想我。」最後他鄭重的說道。

瓏五失笑,拽著他的領子把人拽到跟前,笑的痞氣:「這麼不放心早點嫁給我怎麼樣?」

顧長安也不是以前那個動不動就臉紅的男生了,現在就是大庭廣眾的秀恩愛也不會不好意思。

「好,我等著你來娶我。」顧長安說著還不忘在她耳邊落下一吻,看到旁邊的人都羞紅了臉。

再不舍也得走了,顧長安一直把瓏五安置好了才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