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火石之間一隻纖細的手腕伸了出來,食指與中指夾住了步搖,步搖猝然停下,發出幾聲玉石碰撞的聲音,格外悅耳。

劉雲若驚魂未定,抬頭看向了顧知鳶,見她接住了步搖,這才鬆了一口氣,緊接著,她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宋氏說道:「你這是幹什麼?我不過是說了兩句實話,你居然想要我的命,你也太大膽包天了吧,你也太過分了吧。」

宋氏並未覺得有什麼問題,從顧知鳶的手中搶過了步搖,冷聲說:「雞毛蒜皮的事情,也值得吵上一架么?小氣!」 「給母妃請安。」

「給貴妃娘娘請安!」

顧知鳶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後面,恭敬的站在嫻貴妃的面前請安。

貴妃見到宗政景曜笑了笑:「聽聞你父皇把京城的護衛軍也交給你了,皇上對你如此信任,一定要好好做事,不要讓你父皇失望。」

「是,母妃。」

「柳欣也來了?」嫻貴妃笑了笑,抬手招呼蘇柳欣:「過來讓本宮好好看看!」

她直接繞過了顧知鳶,好像顧知鳶是一個透明人一般,對蘇柳欣卻十分熱絡。

眾人互相對視一眼,都是瞭然,暗自竊笑。

蘇柳欣笑了笑:「貴妃娘娘!」

她落落大方過去請安,然後順勢握住了嫻貴妃的手。

嫻貴妃一手拉著宗政景曜,一手拉著蘇柳欣嘆了一口氣,十分失落的樣子。

「母妃知道,你們都是好孩子啊,只是造化弄人,哎……」

這言外之意,大家都聽得出來。

他們本是一對,只可惜被拆散了。

眾人的目光下意識的移到了顧知鳶的身上,顧知鳶一愣,這些人都這樣看著自己做什麼,還嫌她承受的厭惡不夠不成?

顧知鳶只是低著頭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嫻貴妃的目光從顧知鳶的身上很快滑過去,然後淡淡的擺手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我和他們多說幾句話。」

「是……」

眾人退出去,只剩下蘇柳欣和宗政景曜,嫻貴妃這樣明目張胆的偏袒,也是給足了顧知鳶羞辱。

顧知鳶出門去,眾人都有些竊竊私語的看著顧知鳶。

「貴妃娘娘還是喜歡蘇小姐的!」

「將來蘇小姐還是要進門的,你看貴妃娘娘眼睛都離不開蘇小姐,王妃可是一眼都沒看呢!」

「誰不知道她討厭,搶了蘇小姐的位置!」

「那也只是暫時的,王爺還是會娶蘇小姐的!」

「拆散姻緣,造孽哦!」

聒噪!

雖然顧知鳶不在乎,卻也覺得吵鬧的很,乾脆自己去涼亭裡面休息一會兒,等宗政景曜出來再去給皇上和皇后請安。

她才剛剛坐下呢,就聽到一個刺耳的聲音。

「醜八怪,醜女人!」

真是夠了!

顧知鳶一個回頭,卻發現這被罵的不是自己,居然是顧沐雪!

「六公主,我不是……我真的不是顧知鳶,我是顧沐雪!你說的那個讓人討厭的人,作妖的人不是我,是我的三妹。」

「哼!還敢說!你這醜樣,一看就是京城最討厭的那個人,還說自己是顧沐雪,我可是聽說了,顧沐雪是漂亮的小仙女,你看你這做派,走路都風情十分,一看就不是好女人,你一定就是最讓人討厭的顧知鳶!」

「我真的不是,她今天也來了,你要是想要教訓她,我可以帶你去找她好不好!」

「哼!」六公主宗政秋雅怒道:「你還否認,誰不知道你,就是你搶走了我哥哥!醜人多作怪!」

顧知鳶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是她!」顧沐雪立刻指著顧知鳶說道:「六公主,您所說的那個最討厭的人就是她。」

這時候,宗政秋雅也看到了顧知鳶。

她眨眨眼睛,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哇,你好美啊!你是仙女姐姐嗎?」

顧知鳶有些怔住,入宮以來,還是她第一個對自己善意的笑。

「我不是。」

「你的眼睛是寶石嗎?好亮啊!你就是仙女吧,我會幫你保密的!」宗政秋雅一雙眼睛忽閃忽閃的十分可愛,嘟著嘴做了一個噤聲保密的手勢,天真無比。

顧知鳶笑了笑,甚至想要捏一捏她可愛的小臉蛋,想起今天沒吃早飯,抓了一把糖,故意逗她說道:「我不是仙女,不過我卻會一點小戲法,你看……」

顧知鳶空手在空中抓了一下,再張開手的時候,手心已經多了一塊糖。

宗政秋雅的眼睛都隨之亮了,一把抓住糖,順勢抓住了她的手。

「哇!糖哎!果然這世上是有仙女的,你就是我的仙女姐姐,我夢裡夢到的仙女都沒有你好看!」

她的小手軟軟的,暖暖的,就像是一朵小巧的棉花一般。

顧知鳶笑了笑,這還是她進宮以來第一個對她示好的。還是一個可愛單純的小姑娘,顧知鳶的心都暖了幾分。

看到他們之間如此親昵,顧沐雪有些不高興了,她立刻說道:「六公主,她就是你說的最讓人討厭的顧知鳶!就是搶走大殿下的那個女子。」

顧知鳶心頭一緊,看向宗政秋雅。

宗政秋雅撇撇嘴:「胡說!她是仙女姐姐,你這人撒謊也編的像模像樣一點好不好!你也不想想,你長得這麼丑,她這麼好看,我三哥是瞎了眼才會放棄她不成?」

「不是……」

「你照照你自己的模樣好不好,就憑你這樣的長相,還有你穿的這花里胡哨的樣子,你再看看這位仙女姐姐,我三哥除非是瞎了,才會為你拋棄她,再說,我可是聽說了,那女人丑的很,還很會作怪,我看一定就是你,剛才你走來那兩步,我都怕你把屁股給扭飛了呢!」

「噗……」

顧知鳶是真的忍不住了,笑了起來。

顧沐雪臉色有些難看,氣的咬牙,但是對著六公主也不敢發作,只能耐心解釋:「六公主,我真的不是!」

這時候,宗政文昊也來了,宗政秋雅立刻跑過去說道:「三哥!」

「三殿下……」顧沐雪委屈的走過去,靠在宗政文昊的懷裡。

「怎麼了?秋雅,你調皮了是不是?」

「我才沒有,是她自己顛倒黑白,長這麼丑還說自己不是顧知鳶……還抹黑這位仙女姐姐!」宗政秋雅說道:「三哥,你說她哪一點比得上仙女姐姐,還大言不慚,騙人!」

宗政文昊眉頭一緊:「秋雅,不許胡說,這位是顧家的大小姐,顧沐雪,這位是顧家的三小姐,顧知鳶。」

宗政秋雅愣住,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不動,好像石化了一般。

良久,她看了看顧沐雪,又看了看顧知鳶,雙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哎……傳言不可信啊!」 這聲音——

咋越聽,越覺耳熟……

耳熟到季柚想忘,也忘不了的地步。

季柚抬起頭,順眼這道聲音,往突然冒出來的這第三位幸運顧客身上瞧。

這一瞧,季柚瞳孔一縮:

【不是?】

身形佝僂的矮小男子,似察覺到季柚的窺視,身體禁不住微微一抖,但這顫抖只是一瞬,幾乎快的讓人無法察覺。

矮小男子在現場無數雙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下,將自己中獎的星星掏出來,遞給程煜核實,嘴角擠著笑說:「您……您好……這是我的星星。」

他的聲音有些低,有些沉,帶著一絲磨砂的粗糙感,就跟他的人一樣,給人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程煜接過星星,仔細看了一眼,的確不是假貨。接著,他又不放心,交給了星網抽獎系統審核……

時間滴答,滴答……

矮小男子一直垂低著腦袋,寬大的帽檐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臉,只露出一截下巴。

【叮——

經系統核實:確認為中獎號。】

「呼——」

聽到系統的提示,矮小男子忍不住悄悄呼出一口氣,隨即,他略有點急切的上前,說:「那個……能給我兌獎了嗎?」

星網的審核系統,絕對不會出錯,且中獎的三個星星是程煜與青釉大師一起,在抽獎前30分鐘設計的,星星上的圖案構造、還有防偽標識等,都是臨時設置,程煜倒沒有懷疑這個矮小的男子造假。

造假?

不可能。

除非是青釉大師與自己這兩位經手人監守自盜,否則外人都不知道知道用什麼方式抽獎,哪裡來的假貨?

雖然也眼饞這三個魂器,但程煜不可能做損害大師店鋪利益的事情。

至於青釉大師?

她會做監守自盜的事情?這等無稽之談的猜想,簡直要笑破人大牙。

……

程煜儘管不懷疑矮小男子造假,只是——他有點納悶這人為什麼領個獎都跟做賊似的,畏手畏腳,總讓人覺得形跡可疑。

心裡這麼想著,程煜伸手,取出來第三個魂器,正要將獎品遞給對方——

忽然——

「慢著!」

一直杵在旁邊,摸著刀柄,半闔著眼的季柚,突然攔住了程煜。

程煜一楞:「???」

四周:「???」

矮小的男子,此時身形也是明顯的顫了顫,他努力深吸一口氣,用粗啞難聽的聲音問:「別人可以領獎,為什麼我不行?難道你們店發放獎品還以貌取人?」

季柚站起來,提著刀,慢慢靠近——

「我們店當然不會以貌取人,但出於對青釉大師的尊重,閣下前來領獎卻匿名,不知有何用意?」

沒錯。

這個矮小男子前來領獎,是匿名來的。

頓時,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對啊!」

「為什麼要匿名?」

「大大方方領獎不好嗎?」

……

矮小男子聽著四周的議論聲,嘴角一抽,前面,這位持刀的女煞神模樣懾人……

他頂著壓力,忍著頭皮發麻,粗著嗓子道:「但你們店也沒要求不能匿名領獎啊?」

這話一出,季柚立馬打開後台,當著所有人的面,把領獎要求改了。

隨後,季柚很光棍道:「現在要求了。」

矮小男子:「……」

麻蛋!

竟有人能無恥到這個地步。

季柚攤攤手,含笑道:「請吧。」

矮小男子咬咬牙,爆出了自己的星網名字:「小弱雞。」

季柚咬牙切齒:「果然是你!」

小弱雞嚇了一跳,一個箭步衝到程煜背後躲起來:「阿大救命啊!你們店員要當街殺人了!」

程煜:「……」

小弱雞死死拽著程煜的衣角,渾身顫抖個不停,尖叫連連:「沒天理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