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寶尊者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殿內的這些大帝都心知肚明。

既然他敢誇下這種海口,必然有恃無恐,就算這麼多大帝同時對其出手,他依舊能夠不落於頹勢。

何況當年海帝跟其對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在無妄海海域,海帝動用神格之力,手持海神權杖,頭頂海神王冠,足足三百年未曾破開他鑽進去的龜殼。

此等防禦,就算幾位大帝聯手也夠嗆能將之破開。

只不過現在早已不是萬年之前,這萬年大帝們都有了突飛猛進的提升。更何況,靈寶尊者僅憑一己之力就想要挑戰他們全部人聯手,言語中還充斥著不屑。

如此囂張跋扈,大帝們本就對其生怨,又怎能任由他囂張下去。

當然,最後的決定權還要在狴犴的手裡,歸根結底靈寶尊者要的是他的隱龍劍,要是他們敗了,損失的是狴犴。

隱龍劍是狴犴凝神之後賜下之器,對他來說一直都是視若珍寶的寶器。

將它當做賭資……

幾位大帝都覺得不太可能時,狴犴大帝卻是紅著眼咬牙道。「還怕你不成!」 伴著狴犴大帝的吆喝,殿內的幾位大帝都座椅上起身。

殿內的這些大帝都是三界內頂尖大能,毫不誇張的說其一己之力摧毀數座城池都不在話下。

幾道此等境界的神力交織,其造成的聲勢自然無以復加。

洶湧的神力使得風雲倒卷,無妄城周圍的海域海浪也是滔天而起。

無妄城百姓都縮著瞳孔看向虛空,彷彿就跟提前預警般,整座無妄城在這期間未曾有任何人出城,在城池周圍更是有不少主宰、天人境級別的高手,將神力釋放在無妄城的周圍佇立出一座高聳的城牆。

滅世般的海浪拍打在神力匯成的牆壁上,卻無法動搖其絲毫。

「嘿。」

就在這時,靈寶尊者也是扭著脖子塔前一步。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帝跟靈寶尊者之間的交鋒,葉子晨竟是沒有扮演和事老的角色,而是在他們準備動手前讓到了大殿的角落。

一道黑影突兀出現在其身邊,來者赫然是隱帝和海帝。

「葉盟主和海帝之間看來是打成了某種默契?」

隱帝笑吟吟的看著葉子晨和海帝分身,眼中閃爍著難以名狀的精光。

海帝聞言未曾開口,葉子晨倒是朝著隱帝拱手笑道。

「無奈而為。」「其實這樣也好,讓靈寶稍微震懾一下狴犴他們,在去談判效果要好上很多。不然以他們之前的積怨,想要坐下來好好聊,幾乎是沒有可能。」隱帝睿智的笑道,「不知用欲揚先抑來解釋眼下的局勢合理不合

理。」

葉子晨和海帝都不露聲色的眯了眯眼,隱帝座位神族內存在最悠久的前輩,其心智果然堪稱可怕。

讓靈寶尊者跟狴犴大帝他們鬧一下,確實是葉子晨和海帝之間的謀划。

萬年前的靈寶尊者到底多招人恨,海帝心知肚明。尤其當年他可是都要將四方殿當成家了,狴犴只要得到一件寶貝,都會落到他的手裡。

如此仇怨,絕非三言兩語就能化解。

如果讓靈寶尊者稍微露一手,讓幾位大帝都知道他們根本奈何不得他,有著這種前提再去談之後的事宜,這樣就容易的多。

事前沒有任何人跟隱帝說過這些,他就僅憑這蛛絲馬跡,就能看出……

怎能不讓人驚嘆。

相對葉子晨和海帝的沉穩,朴婧婉可是完全裝不住事兒。聽到隱帝竟然將他們的計劃完全都說了出來,她已是驚訝的都合不攏嘴。

「您怎麼知道的。」

隱帝高深莫測的笑了笑未曾開口,而是看向面對幾位大帝氣息的威壓,依舊徐徐向前邁進的靈寶尊者點頭道。

「看來這萬年,靈寶尊者的境界又有了不少的提高,什麼境界了?」

「已在周武之上。」海帝道。

既然都看出,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何況隱帝跟靈寶尊者之間,也沒有任何仇怨。

說來也怪,當年靈寶尊者神妖魔三族,頂尖的大帝他都偷過。

偏偏就只有隱帝,他從未踏足過半步。

「果真曠世奇才。」

隱帝好似欣慰的點了點頭,如此神情讓葉子晨和海帝都不禁眉頭輕鎖。

與此同時,靈寶尊者已經走到了幾位大帝的大概十米處的位置。

哪怕到現在,他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神色,眼中伴著貪婪的看著狴犴手中的隱龍劍。

「這劍本尊者要了。」

「呵,就怕到時候你又要龜縮到你的龜殼裡。本帝可沒薛央那好脾氣,只不過是將你收押萬年!」狴犴哼道。

「是嘛!」

轟。

話音剛落,靈寶尊者慵懶的目光突然一凝。

剎那間,如深淵猛獸似的氣息便是從其體內席捲而出。其氣息出現的瞬間,幾位大帝聯手凝聚出的威壓恍若白紙般直接被撕碎,他們釋放出的「域」也在瞬息間便是轟然破碎。

「他竟然到了此等地步么?」

海帝伸手落下一道水幕,將靈寶尊者神力釋放出的氣浪擋在外面。

其實是靈寶尊者刻意未曾將氣息延伸到他們這裡,海帝阻擋的也單純是神力宣洩造成的白色蒸汽。

不然以海帝分身的境界,怎能抵擋的住火力全開靈寶尊者。

跟靈寶尊者對峙的幾位大帝也是瞳孔猛縮,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萬年前跟他們境界相仿的靈寶尊者,在這萬年間竟跟他們拉開了如此大的差距。

他不是一直都被收押在薛家地牢么?

「你的神器,本尊者就笑納啦。」

笑吟吟的將隱龍劍從狴犴大帝的手中取了下來,在這期間狴犴大帝竟是未曾做出任何抵抗。他現在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計較這些,就靈寶尊者釋放的威壓已讓他感覺頭頂壓著數座山嶽。

隱龍劍沒有任何阻礙的落到靈寶尊者的手中,就在這時……

「住手!」

一直旁觀的葉子晨無法在坐視不理,他鎖眉跑到靈寶尊者的面前。

「將隱龍劍還給狴犴大帝。」

「憑什麼,這是我憑本事兒贏來的。」

此時靈寶尊者的氣息已是散去,狴犴他們才得意喘了口氣。女帝蘇青顏、嘲風大帝和瑤池宮主都緊鎖著眉看著靈寶尊者,狴犴大帝更是雙眸赤紅。

「隱龍劍還給我。」

「誒,狴犴,當年我記得你可不是這種無賴。明明說好的,我贏了這劍就歸我了,你怎麼還開始耍無賴了。」 反派都是我馬甲 靈寶尊者死瞪著眼,葉子晨也是蹙眉,「還回去。」

「我不還,這是我……」

「香姐!」

葉子晨也不跟他多廢話,直接將軒轅香喚出。

瞬間,趾高氣昂的靈寶尊者就像是是遇到了生命中的剋星般,耷拉著腦袋。

「還回去。」

「誒好。」

靈寶尊者滿是賠笑的將隱龍劍重新交給狴犴,重得隱龍劍的狴犴滿是緊張的看著神劍的劍身,而靈寶尊者目光卻是從未從那柄劍上離開,眼中堆滿了不舍。「這才乖嘛。」軒轅香笑吟吟的拍了拍靈寶尊者的肩膀,旋即湊到他的肩膀,閃爍著笑意的眼睛頓時沉了下來,「乖乖聽葉子晨的話,要是他在將我喚出來,我在好好讓你享受下爆體的感覺。」 「嘿……」

靈寶尊者不住的傻笑,爆體的感覺一輩子能有一回體驗就夠了,就那一回爆體的體驗就讓他銘記了一輩子。

哪怕是到現在看到軒轅香,他腦海里都不由自主的想到被能量撐碎的畫面。

想到當年吞噬軒轅劍時,龐大的能量將他身體撐碎。

碎成一塊兒塊兒……

驀然間,靈寶尊者忍不住虎軀一抖,晃著腦袋將爆體的記憶從識海內晃散,之後便不住的搓著手點頭哈腰的朝著軒轅香笑。

「沒問題,香姐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要的不是我說,而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軒轅香伸出手指向葉子晨,靈寶尊者趕緊跟著點頭道,「成,葉盟主以後就是天。他讓我幹嘛我就幹嘛,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讓我屠狗絕不殺雞。」

「嗚……汪汪……」趴在楊戩身邊的哮天犬突然間渾身不自在的叫了幾聲。

「這回老實了吧,你要是在亂跑,看到那位大佬沒有,抓了你燉狗肉湯。告訴你,老子可打不過他。」楊戩看著哮天犬道。

這傻狗最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明明是楊戩的靈獸。

自從為它進階之後就總是莫名其妙的跑的找不到影子,隔著了十天半個月的又會一身傷的回來。楊戩看著心疼,問它到底是怎麼弄的,它也是耷拉著腦袋不說。

等替它療傷之後,這傻狗又會莫名其妙的就跑了,之後又是一身傷的回來。

現在趴在楊戩身邊的哮天犬就是受傷之後才回來的,為了替它療傷,楊戩沒少從葉子晨這裡要神丹靈藥。

「汪汪……」

哮天犬搖著尾巴又叫了幾句,楊戩眼中閃過柔和的光蹲了下去,摸了摸它的毛髮,在漆黑的毛髮下儘是些傷可見骨的傷口,看的他忍不住的心疼,嘴裡罵著哮天犬活該,之後卻又恨恨道。

「下回你給老子帶去,誰傷的你老子給他皮扒下來。」

「算你識趣。」

在楊戩替哮天犬痛心時,軒轅香也很是滿意的朝著靈寶尊者點頭。

這一幕落在殿內幾位大帝的眼中都是翻起驚濤駭浪,就剛剛靈寶尊者流露出的氣息,比之周武和魁麟都要強上幾分,至於他到底有沒有東皇太一強,這點眾人無從得知。

在他們的記憶中,東皇太一已是有萬年展露境界。

只不過當年的三帝中的至強者,萬年的沉澱其境界必然也是水漲船高。

如此境界的靈寶尊者,在面對軒轅香時卻滿是賠笑。眾位大帝都知道他曾經吞噬軒轅劍爆體的事情,可看到她會如此畏懼,也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

「嘿……」

靈寶尊者依舊點頭哈腰的賠笑,軒轅香深深的看了他幾眼后,又朝著葉子晨開口道。

「我就不再這多留了,你給我的那枚神格,最近我感覺到有些異常,得回到劍身好好琢磨一番。當然,要是這癩蛤蟆還敢跟你對著干,你就直接找我,我必定讓他在好好享受一下爆體的快感。」

「麻煩香姐了。」

軒轅香點頭重新歸入到軒轅劍的劍身當中,靈寶尊者當真乖乖的站到葉子晨的背後,儘管他看向其他幾位大帝的目光依舊不善,可也不敢在對葉子晨造次。

財色無雙 如此行徑讓幾位大帝心生不解,女帝蘇青顏也在這時鎖眉道。

「葉星主,這……你是不是需要跟我們解釋一番。」

大帝們都察覺到了靈寶尊者跟葉子晨之間關係的非同尋常,眾人朝著他這裡看了過去,便看到葉子晨朝著幾位大帝深深彎腰拱了拱手道。

「還請諸位大帝息怒。」

「薛央,你跟葉星主其實也是一夥的吧。」瑤池宮主道。

海帝未曾出言,葉子晨也在這時輕笑道。

「諸位大帝請不要多心,我和海帝深知幾位跟靈寶尊者之間積怨已深。故而在之前才沒有出言阻止,想讓諸位能夠泄憤。」

「泄憤?是在給我們下馬威吧。」狴犴大帝哼道。「狴犴大帝嚴重了。」葉子晨苦笑道,「咱們是同一聯盟的盟友,我們怎麼會故意讓你們難堪。幾位大帝要是將靈寶尊者制服,我和海帝也決然不會替其說情,那都是他罪有應得。 全能監督 頂多,在他身陷囫圇之時,

我們會出面替其求情,請諸位大帝饒其性命。」

「你可真想多了,就他們幾個……」靈寶尊者很是不屑道。

瞬息間,幾位大帝的臉色就有些不善。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帝君高手,聯手未曾將靈寶尊者制服已是很大的難堪,現在其言語還如此不屑,讓幾位大帝臉面都有些掛不住。

「閉嘴。」

眼看大帝們的火氣又上來,葉子晨凝眸朝著靈寶尊者低喝了一句。

被如此呵斥讓靈寶尊者心中有些不爽,可想到葉子晨身邊還有香姐在,他也不敢表現的多麼不悅。

「誒。」

低著頭應了一句,葉子晨也在這時朝著幾位大帝開口到。

「諸位大帝不要動怒,晚輩知道幾位對他……不過就剛才諸位也看到了,其實你們就算是惱怒,也奈何其不得。」

「果然是給我們下馬威!」狴犴哼道。

「晚輩絕非有這種意思,但如果您一定要這麼想的話,晚輩也不想多做解釋。」葉子晨輕嘆了口氣。

「葉星主,你這樣可就沒意思了。」朝風大帝也是眯眼道。「你們這是幹嘛,大家都是聯盟里的人,何必要為了一些小事便動了肝火。」隱帝倒是在這時當上了和事佬道,「葉星主什麼人品,諸位心裡都清楚的很。他沒必要故意讓你們難堪,你們說是不是。何況,你

們也要聽葉星主將話說完,在做判斷對吧!」

「那倒是說說看。」狴犴道。

隱帝笑吟吟的看向葉子晨,示意他繼續說下去。葉子晨也朝著他點頭,之後便看向怒氣沖沖的狴犴大帝道。

「其實我想說的就是,靈寶尊者加入咱們,幾位大帝意下……」

「這絕對不行!」狴犴大帝道,「他想進來也行,我退出總可以吧!」

言語間狴犴大帝就準備往外走,卻在這時幾道耀眼的金光讓其停下了腳步。「狴犴大帝別急著走,靈寶尊者是帶著誠意來的!」 宮殿內金光熠熠。

琳琅滿目的寶器井然有序的懸浮於宮殿的中央,看到這些寶器時,殿內的幾位大帝都露出了難掩的驚色。

「這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