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犀長老露出滿意的神色,道:「好,不愧為宮主所看重的舵主,給你兩天時間,組建一支尖刀隊伍,殺向亞倫分舵!哼,本座要看看,是那些怪物厲害還是咱們的修士厲害!」

「是!」步斌等人鬥志昂揚。

……

聽說招募人手前往亞倫分舵,風乙墨頗為心動,他可是去過亞倫島上的寶庫的,裡面有無數珍寶,那些怪物不應該知道如何使用寶物,如果自己偷偷的去,提前一步截取所有寶物,可就發大發了!

於是,他來到劍妄城的墨府,找蓮兒、柳若眉、孔屏商量。

只不過柳若眉又在閉關,風乙墨也就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與蓮兒纏綿悱惻的半日,就回到了劍湖山。

剛剛回到劍湖山,風乙墨就受到步斌的召見,意思讓他這一段時間要格外小心,不要亂走,務必保證所有靈田、葯田的安全,儘快收割成熟的靈谷、靈藥,因為戰事將起,靈藥、靈谷的消耗勢必翻倍的增加,靈藥堂正在夜以繼日的抓緊一切時間煉製各種靈丹,作為原料的靈藥必須保證供給充足。

風乙墨給出一個建議,先從靠近亞倫海的區域開始收割靈谷、靈藥,實在是無法收穫的靈藥就移植到境內陸地內部,盡量減少損失。

步斌滿意的點頭答應,給了風乙墨一塊通行令牌,帶人去沿海督促收割靈谷、靈藥。

畢非作為風乙墨的貼身護衛,跟著風乙墨再一次來到了東湖城。 諸神重啟 自從風乙墨風光的被認定為核心弟子,加上裴鳴的死訊,廣宏再也沒有任何不滿的表現,把內心的一縷仇恨壓在心底,這一次,也跟著風乙墨來到東湖城。

現在的東湖城草木皆兵,四周戒嚴,來來往往的都是飛來飛去的劍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蕭殺的氣氛。

山寧慶城主親自出城硬接,臉上雖然帶著微笑,卻滿是愁容,風乙墨知道,他在為全城的人所擔心,如此態度,算是不錯的城主了。

「山城主,不必過於憂慮,宗門已經派來靈犀長老他們,而且,幾天前,劍修大軍不是向亞倫分舵進發了嗎?想必很快就會收復亞倫分舵的。」風乙墨出言安慰道。

山寧慶城主勉強一笑,道:「那就借風植師的吉言了,希望如此吧,如果真的戰亂起,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非命,生靈塗炭呢,唉!」

風乙墨被山寧慶悲天憫人的情懷所感動,道:「山城主能如此憂民,真是大幸!如果真的想要保護他們,可以挑選出一些優秀的修士,加以緊急培訓,提高他們的戰鬥力,這樣,一旦戰事紛起,他們自保能力就會讓他們獲得更大生存機會,那些低階修士,就安排他們帶著凡人撤離東湖城,前往內陸腹地。」

山寧慶深以為然,覺的這個策略不錯,於是東湖城開始大批量調動人馬。

風乙墨則派出廣宏督促收割靈田、葯田,對於一些需要年頭長遠的靈藥,連根拔起,進行移植。

廣宏對於風乙墨的安排心中有氣,卻不敢明著對抗風乙墨的命令,不過,他看到一些年份較長的靈藥后,心中一動,有了計較。

「大人,您安排廣宏去做事情,他會不會耍什麼花招?」畢非望著遠去的廣宏背影,擔心的說道。

風乙墨冷冷一笑,「就不怕他耍花招啊。」

畢非心頭一凜,原來大人早有了計劃,或者說早已密切的關注廣宏,一旦他有任何不軌的舉動,就是他的死期!

……

站在亞倫海海邊,風乙墨第一次看到劍修組成的劍陣。

一百五十名劍修,組成了一個楔形攻擊劍陣,雖然僅僅是金丹期,在一名元嬰修士的帶領下,卻爆發出昂揚的劍芒,對抗一頭五級低階海妖!

嗤嗤!

一百五十道劍芒分成三波飛向五級低階海妖,宛如煙花在半空綻放,羸弱的劍芒匯聚成一條河流,竟然威力暴漲,在那五級低階海妖身上留下一道道傷口。

海妖是一條長十餘丈的黑色鰻魚,尾巴攪動海水,揚起數十丈高,裡面夾雜著一道道雷電,轟向劍修組成的劍陣。

可是,只要海水高高揚起,就有數十劍芒飛來,集中力量把水柱轟碎,原來,一百五十名劍修中的三十人專門對付黑色鰻魚妖的攻擊手段。

空中的劍修們駕馭著飛劍盤旋,表情凝重,卻絲毫不亂,發射著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很快,黑色鰻魚妖就奄奄一息,堂堂五級低階海妖竟然被一群金丹期劍修幹掉了! 「好厲害的劍陣!」風乙墨由衷的讚歎,沒想到單個不強的金丹劍修組成劍陣,竟然殺死了超出兩級的五級低階海妖,如果一對一,五級海妖足有幹掉百十個元嬰修士!

風乙墨對劍陣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繼續默默的觀察劍修對抗海妖。

海域內的海妖果真蠢蠢欲動,大量海妖湧向岸邊,為了保護陸地上的人族,大量劍修被派來誅殺海妖,他們為尖刀隊掃清障礙。

為了確保尖刀隊的安全,誰也不知道尖刀隊從哪裡經過,從何處進入亞倫分舵,不過,與亞倫分舵接壤的東湖城、飛羽城到處都是一隊隊的劍修,足有二十幾萬,殺氣騰騰,鮮血染紅了海面,讓一些人心浮動的傢伙看到了新的希望。

不過,並不是所有劍修都像風乙墨看到的那樣井然有序、組織森嚴,風乙墨就親眼看到另外一對劍修被一頭會飛的海妖殺的七零八落,死傷慘重。

這說明,如果妖獸佔據了空中,劍修的優勢就減弱了許多,而且,這些劍修絕大部分都是溫室里的花朵,不曾經歷過血雨的洗禮,看到突然出現在空中的海妖,頓時慌了手腳,陣型破壞,合擊術頓時失效,被海妖孽殺了許多人。

整個過程,風乙墨都是安靜的看著,並沒有出手相救,不是他冷血,而是這些劍修需要鮮血的澆灌,需要不斷的經受挫折,需要在戰慄、恐懼中成長!

纏綿入骨:總裁欺上癮 這一隊劍修能夠活下來一半,還是領隊的元嬰修士拼了半條命挽救下來的,看著半邊身子浴血的隊長,倖存的金丹修士全都紅了眼睛,殺機崩現,雖然亂了章法,卻成功的阻擋住會飛的海妖,把海妖驚退。

一場場的血淋淋的戰局爆發,空氣充滿了血腥,讓那些嬌弱的劍修們逐漸的變的強大起來、成熟起來。

不過,茫茫大海中,海妖無數,三級、四級、五級、六級海妖開始大批量出現,修士們慌了手腳,煉虛、合體修士開始出擊,然而,七級妖獸似乎覺察到人類實力增強,也出現了。

人族與海妖一族展開血腥的戰鬥!

……

在風乙墨的監督、催促下,東湖城的靈植師、靈植夫耗時半個月時間,幾乎收穫了全部成熟的靈谷、靈藥,飛羽城收穫了五成,餘下五成是原來海岸的區域。

而山寧慶城主聽從了風乙墨的建議,分批的送走了東湖城內的居民,留下一些實力不錯的修士,整合、訓練,士氣提升了許多,協同作戰能力加強,而且風乙墨把看到劍修劍陣領悟出來的一些東西,毫不保留的傳授給眾人,雖然是臨時起意的東西,卻也讓修士們整齊了許多,讓山寧慶城主感激涕零。

畢非一直跟在風乙墨身邊,對於風乙墨見死不救感到詫異,可是見到風乙墨傳授東湖城劍修劍陣后又感到費解,弄不明白風大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大人,廣宏又偷偷私藏了七十二株四級高階靈藥!」趁著無人,畢非向風乙墨悄聲稟報。

「嗯,知道了,以影音球錄下來嗎?」風乙墨淡淡的問道。

「錄下來了,每一次都錄下來,嘿嘿,這一次,他不死也得脫一層皮,作為靈植師,竟然中飽私囊,發國難財,太可恥了!」畢非笑道。

四級靈藥雖然不值什麼錢,可廣宏的做法卻讓人不齒。

從裴鳴臨死前的腦海里,風乙墨知道了仙見愁的來源,還知道了裴鳴的秘密身份,可是風乙墨並不打算揭示出來,畢竟,從一開始,他就不承認見過裴鳴。

這一日一早,風乙墨取出天機盤,以天計策驅動,占卜吉凶,這是他十幾天來的習慣,每天一卦。

往日,天機眼只轉了兩圈,就停在「吉」部,可是今天,突然不停的轉動,最終停在「凶」上。

風乙墨皺了皺僵硬的眉頭,難道今天有什麼不好的大事發生?自從使用天機眼,大部分還是準確的。

「畢非,通知山城主,全城戒備,劍修嚴陣以待,並且收斂到岸上,不要進入海里!」風乙墨表情嚴肅的說道,沉吟片刻,又道:「順便通知一下莫長老,今日就不要派弟子進入亞倫海誅殺海妖了!」

莫長老,名為莫猿,渡劫中期修為,是靈霄宮派來的長老中的一員,充當東湖城、飛羽城二十五萬劍修的總指揮,擅長排兵布陣,劍陣就是他帶來的,因為他本就是一名劍修,曾經是劍通分舵的舵主,對於這片海域十分熟悉。

畢非躬身一禮:「是!」

山寧慶得知了風乙墨通知,毫不猶豫的派人收斂了弟子,固守海岸,不再深入海中,而莫猿長老卻嗤之以鼻,冷漠的把畢非趕出了中軍帳。

「哼,一個小小的靈植師竟然指手畫腳,不知所謂!」莫猿冷哼道。

「就是,有莫長老在,何時輪到他啊,真把自己當一盤菜了,論行軍打仗,他再修鍊一萬年,都追趕不上莫長老您啊!」劍通分舵執法堂的堂主單佟雲諂媚道。

莫猿對於單佟雲的一記馬屁,十分受用,哈哈一笑,大手一揮:「出發,今日勢必要把海岸千里之內的海妖盡數誅殺乾淨,一個不留!」

「莫長老威武!」

無數劍修御劍衝天而起,沖向了亞倫海。

「大人,他們不聽勸告,已經出發了!」畢非十分氣憤,風大人好像提醒他們,卻落地如此下場,為大人所不值。

風乙墨僵硬的臉上毫無表情,伸手在掌心中的一道藍色寸許劍形淺痕輕輕撫摸。

三天前,鎏虹追風劍徹底消化了八級高階雷角蛟劍靈后,就融入到風乙墨的左手掌心之中,說來奇怪,雷角蛟作為妖獸,其魂魄被煉劍大師煉入到雷瀑劍中,不知道經過多少年,竟然發生了變化,不僅衍生出劍道規則,更是把自身的雷系神通衍化出雷虛痕,這可是比瞬息都還有快的神通,而起毫無蹤跡可尋,虛無縹緲,也就是說,風乙墨今後再使用鎏虹追風劍,只要抬手,就是一道虛無的劍痕,如果加上幻空誅心劍訣,更加讓對手無法捉摸。 「今後,你就叫風雷虛空劍吧!」風乙墨似乎自言自語道,劍靈小藍歡喜的聲音傳來:「多謝主人賜名!」

「大人……」畢非見風乙墨毫無反應,有些著急:「大人,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

「等!」風乙墨淡淡的說道。

畢非一愣,「等?等什麼?」

……

回到東湖城,廣宏向風乙墨彙報,飛羽城的靈田收割完畢,葯田還差兩成,風乙墨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沒有多說什麼。

倒是山寧慶早已等候多時,看到風乙墨連忙拱手:「風植師,山某已經按照畢非道友的意思,糾集了城內所有修士,不知下一步該做什麼?」

風乙墨看了看東湖城,道:「本城的護城大陣還完善吧,如果城主大人相信在下,就開啟吧!」

山寧慶一愣,每一次開啟護城大陣都會消耗不菲的元石,而且,東湖城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開啟大陣了,因為現在是太平盛世,沒有戰事,用不著浪費元石,開啟護城大陣。

他剛要詢問原因,見風乙墨表情凝重,連忙改口:「好,山某就按照風植師您的意思辦,開啟護陣!」

嗡!嗡!嗡!

十幾道刺目的光柱沖入高空,然後在三百丈高空爆裂,化為無數光點,飄落在東湖城四周,一座透明護罩升起,元力激蕩,把東湖城籠罩在裡面。

「啊?護城陣開啟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知道,城主大人肯定發現了什麼,不然不會開啟護城大陣的。」

「莫不是前線崩潰了?咱們都有危險了嗎?」

「……」

東湖城內議論紛紛,所有修士驚恐的望著開啟的護罩,不知所措。

目前,東湖城內只有三萬多修士,大部分都是金丹、元嬰修士,修為最高的就是山寧慶城主,大乘中期,煉虛、合體期修士一百餘人,每個人都是金丹、元嬰修士的隊長,聽到手下人的議論,紛紛上前安撫。

「諸位,或許你們認為慘烈的戰爭與你們每個人都很遙遠,可是,無論你們承不承認,危險正在逼近,如果想要活下去,就鼓起勇氣,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為了你們自己,為了這座生活了數十、數百年的東湖城,去戰鬥,以敵人的鮮血捍衛你們劍修的使命!」風乙墨嘴唇微張,聲音不大,卻傳遍了整座東湖城,讓山寧慶驚覺的發現,原來風植師是大乘後期修為!

「風大人……」山寧慶神情激動,有了風大人和畢非道友兩位大乘後期修士加入東湖城,實力必然會增加,可是,果真會像風大人猜測的那樣,有巨大的危險發生嗎?

「風大人,還請入城吧!」畢非見風乙墨依然站在護陣之外,輕聲道。

風乙墨搖了搖頭,看向遠方,他的目光投向了內陸,僵硬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柔和的笑容。

「大人難道在等什麼人?」畢非心中詫異,念頭剛剛起來,遠處的地平線上就出現了數道人影。

三女一男,大人是在等他們嗎?

正在詫異,亞倫海方向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接著一道灰色的光柱直衝雲霄,足有萬丈高,隔著數百里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嘭!

灰色光柱從中間向外層炸開,無數死氣開始瀰漫,快速的向東湖城漫延,但凡經過之地,無論是樹木還是花草全都快速的枯萎、頹敗,變成了灰色,生機皆無!

「那、那是什麼?」山寧慶驚呆了,結結巴巴的問道。

風乙墨奇特的神識早已發現,那是莫猿長老拼盡全力斬殺了一頭奇怪的妖獸而造成的,只不過這妖獸與此前所見到的雙尾鱷魚模樣的怪物相似,都是死物,渾身散發本源死氣。

這死氣好似劇毒,瘋狂的掠奪各種生機,以及天地元氣。

而且,在莫猿四周的無數劍修,被灰色死氣所吞沒,頓時發出凄厲的慘叫,金丹期弟子的身體飛快的乾癟下去,原本烏黑的頭髮瞬間就變成了灰暗的灰白色,失去了光澤,同樣失去的還有他們的生機,好像折翼的風箏,一個個從半空跌落。

「快跑!」莫猿心痛無比,怒吼起來,可是前方數十處湧出了無數怪物,噴射著死氣,根本不用正面接觸,低階弟子就損失大半。

「啊–!跟它們拼了!」一名大乘後期修士開啟護身元氣罩,抵禦死氣的侵蝕,撲向了怪物。

同仇敵愾的情緒瀰漫,無數劍修悲壯、慘烈的燃燒了自身元力,好似化身為流星,帶起一溜溜火光,帶著絕望與悲憤,沖入一個個僵硬的怪物身體里,直接爆開,天邊好像在召開盛大的煙火盛會,把昏暗的天空照耀的五光十色。

風乙墨聳然動容,他首次正視這些劍修,沒有想到如此決絕,如此悲壯,同樣深深為他們的行為所感動。

「風大人,快進城吧!」山寧慶見灰色的死氣從遠處鋪天蓋地的湧來,焦急的向風乙墨道。

風乙墨看了看遠處正在接近的柳若眉、蓮兒、孔屏、宿澤四人,又看了看拚命的劍修,縱身飛起,一對袖袍鼓動起來,狂風大作,剛剛近前的灰色死氣盡數被吹散,接著陰陽輪盤正式出現在世人面前,黑色盤面朝上,瘋狂的轉動,附近的死氣都被吸了進來。

「你們進城,本座去支援莫猿長老!」說話間,風乙墨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半空,他的話是對山寧慶說的,也是對柳若眉等人說的。

畢非一咬牙,縱身跟上,不能讓大人獨自涉險,再說,自己也是靈霄宮的一份子,看的同門慘烈的一幕,他的眼睛早就紅了。

嗡!

陰陽輪盤在風乙墨頭頂旋轉、嗡鳴,護住了風乙墨,化為黑白兩色的光芒,向前衝去。

柳若眉經過閉關,已經到達合體期巔峰,自知修為低下,來到東湖城就進入城內,而蓮兒、孔屏、宿澤卻身形疾馳,向風乙墨消失的方向追去。

「風大哥,我們來幫你!」蓮兒高呼道。

風乙墨僵硬的面部露出欣慰的微笑,蓮兒、宿澤九級巔峰化形妖獸,算是無敵的存在,孔屏經過吞噬妖丹,進階九級低階,自保沒有問題,算是極大的助力。 轟!轟!轟!

無數死氣怪物不停的被自殺式的劍修自爆而引爆,可是茫茫灰色亞倫海中,又更多的怪物衝出來,更多的劍修死於充滿死氣的灰霧,那些被莫猿所派遣深入亞倫海的劍修無一生還,後續戰隊幾乎折損了一半,讓重傷的莫猿心痛不已。

風乙墨的到來,逐漸變大的陰陽輪盤吸收了海量的死氣,如今,他身邊出現了一道灰色的灰霧死氣洪流,引人側目。

就在風乙墨準備動手的時候,忽然感到一股怨毒的目光向自己投來,便發現劍通分舵執法堂單佟雲。此時的單佟雲頗為狼狽,在他面前,是一個只有半邊腦袋的巨大怪物,嘴巴細長而扁,好像鴨子的嘴巴,卻長滿尖刺般的牙齒,除了不斷的噴射死氣外,還十分敏捷的不停在單佟雲身上啄來啄去。

而單佟雲的攻擊落在怪物肥胖的灰色身體上,卻好似如擊敗革,絲毫沒有建樹。他之所以痛恨風乙墨,是因為如果不是風乙墨,他也不會主動來到這裡。本來,他打算陪著莫猿長老,大獻殷勤,溝通感情,看看能不能有機會進入靈霄宮,另外就是找機會,暗中教訓教訓風乙墨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誰知來到東湖城這邊,就不斷的戰鬥,而風乙墨身邊的畢非形影不離,沒有機會下手,如今卻落得如此地步,焉能不痛恨風乙墨?

這些怪物,渾身散發精純的本源死氣,肌肉、血液都被死氣侵蝕、固化,非常的堅硬,堪比極品法寶,甚至是道器,渡劫中期的莫猿長老拼著重傷,才幹掉了一頭厲害的怪物,可見其厲害。

簪纓世族 因此,堂堂渡劫初期單佟雲卻被一個不知名怪物逼迫的步步後退,渾身是傷,也就足不足為怪了。

風乙墨自然不會好心去救一個仇人,他一邊催動陰陽輪盤吸收死氣,拯救劍修,一邊尋找怪物的弱點。

他對於這些怪物有些熟悉,想起了此前遇到的鬼屍,只不過鬼屍身上沒有眼前怪物身上精純的本源死氣,而是屍氣。

莫非這些怪物都是死了許久后的妖獸,然後在本源死氣中浸淫,然後再把鬼魂融入其中,造就了新的怪物?

風乙墨體內法訣一轉,施展剛剛修鍊的《般若金剛經》,元力變成佛力,好似有無數僧人在吟唱,讓風乙墨變成了一團光,接著,他屈指一點,正是《般若金剛經》裡面的金剛指。

噗!

風乙墨對面五百丈之外的一個孽殺劍修的怪物胸口出現了一個透明窟窿,卻並沒有幹掉它,反而讓它暴怒,捨棄了劍修,直奔風乙墨撲來。

風乙墨暗暗搖了搖頭,金剛指雖然重創怪物,卻無法徹底消滅,還是沒有找到真正的弱點,如果自己猜測是正確的,那麼神識箭呢?

嗖!

一支神識箭飛出,射入衝來怪物的腦袋之中,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怪物腦袋雖然沒有炸開,卻可以看到一股黑煙從裡面飛出,接著,它胸口被佛力射穿的窟窿開始爆發燦爛的佛光,怪物在佛光中被熔化掉了!

莫猿等劍修目瞪口呆,這個靈植師還是一個佛修?

不過,風乙墨只有一人,面對無數怪物,杯水車薪。

「風大哥,我們來幫你!」

此時,蓮兒她們到了,二話不說就祭出了各自的法寶,幫助風乙墨共同抵禦死氣怪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