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本就是相遇和錯過,《暗戀橘生淮南》帶你走進美好的校園愛情

從沒有任何一部青春文學作品能夠這樣細緻地描寫少年人的心——最生動的共鳴青春,今天給你們推荐一部校園愛情小說。

暗戀·橘生淮南》作者:八月長安

簡介:這是一個關於暗戀的故事。只是這場暗戀的時間太漫長,長到足以喚醒每個有過暗戀經歷的人的記憶。故事裡,女主名叫洛枳,十幾年來,她在自己的世界裡演著這?場暗戀的獨角戲,對男主盛淮南感情複雜,既因他的優秀而被吸引,又因別的一些原因而嫉恨他。因為盛淮南,洛枳一路追隨,考上了*好的大學。因為各種機緣,洛枳和盛淮南終於走近。但成長的過程和現實的壓力,讓兩人接受了很多考驗,兩人是否能走到一起?洛枳的日記本到底是被誰撿取?盛淮南的家庭是不是有變動?洛枳對盛淮南的愛,到底在面對現實的考驗時,會不會堅持下去?在家庭和愛情的面前,這一場暗戀,會不會無疾而終。

精彩內容節選:
洛枳恍惚覺得自己二十年的人生是不是在人際關係方面處理得太草率和莽撞的時候,盛淮南突然說:“跟你做到心有靈犀,真的很難。” 沉默了一會兒,他又說:“但我還是希望我們之間永遠不會有誤會。跟你心有靈犀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不過,我不是一般人,這個艱鉅的任務,就交給我吧。”盛淮南微微臉紅,說完話就轉過頭去瞟窗外的胡同大院,沒有看見洛枳瞬間蓄滿淚水的眼睛。車夫依盛淮南的要求,把車子停在了“九門小吃”的胡同口。盛淮南付了錢,然後扯著她的袖子往裡面走。洛枳回頭,穿過背後三三兩兩的遊客去看正在擦汗的車夫,只可惜人家仍然背著身子,自始至終,她都沒有仔細看過車夫的長相。午飯兩個人掃蕩了“九門小吃”。爆肚王、脆皮鮮奶、奶油炸糕、驢打滾、豆腐腦兒……擺了一桌子,盛淮南突然問:“喝豆汁嗎?”洛枳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聽說像泔水。” 他笑了:“你這形容跟我爸說的一樣。”“是啊,大家都這麼說。”“不喝人生不完整!”盛淮南仍然不放棄勸說。 “你怎麼不喝?”她反問他。 “……我的人生已經完整了。”

精彩內容節選:
鄭文瑞、葉展顏、丁水婧、江百麗、張明瑞……以及盛淮南本人,他們都問她:“你是不是喜歡盛淮南?”高中時的洛枳如果知道了,恐怕會昏死過去。 “我們不如聊聊許日清。”她微笑著轉移話題。 “許日清——”張明瑞把尾音拖得很長,猶猶豫豫。 “你們——”洛枳和他同時說。 “你別誤會!”張明瑞大叫。 “我誤會什麼了?”洛枳笑得更賊,“我還什麼都沒說呢,我看你倒是挺希望我誤會的。”“其實……”張明瑞急急忙忙擺手,筷子上沾的米粒被甩出去,在空中畫了道漂亮的弧線,輕輕落到桌邊一個身影的袖子上。那個人把米粒彈開,嘆了口氣。 “真是巧啊!”他們抬頭,看到盛淮南完美無缺的笑臉。 “喲,你也來吃飯?”張明瑞愣了幾秒鐘才冒出這樣一句話。盛淮南朝張明瑞扔了一個鄙視的眼神:“這都被你的慧眼識破了。”他兀自坐到洛枳身邊,把餐盤放到空位上:“背書背得想罵人,文科生的日子不是人過的。”“你當初慫恿我選法雙的時候,不是說你‘前女友’總是喊著文科很難,所以想要體會一下文科生的生活嗎?專業課考完,雙學位也要考試了,法導也要閉卷,沒天理。”張明瑞苦著一張臉,在把“前女友”三個字吐出來的時候依然一臉無辜。

精彩內容節選:
“洛洛,你和你的那個男朋友……他是我想的那個人嗎?”洛枳驚訝地往後一退,看到她媽媽臉上複雜的笑容,竟摻雜著不少寬容和愧疚。 “你知道?你怎麼知道的?” 她媽媽嘆氣:“你別怪我,洛洛,你高中喜歡這個男生,我就都知道。” 洛枳恍然。她媽媽看過她的日記,不僅僅是夾在練習冊中單獨的那一張。她並沒有上鎖和藏日記的習慣,但是一直以為媽媽不會窺探。她高中是個絕佳的學生,沒有過任何不良舉動,她以為忙於生計的母親一定懶得去看這些,畢竟她的成績和舉止無可指摘。 “我一直覺得,我對不起你。”“你還覺得你對不起我爸,對不起我外婆,對不起所有人。老天爺才對不起你。”洛枳搖頭。 “不是。洛洛,等你上大學了,我才開始反省。你原諒媽媽,我也得慢慢學著怎麼去帶孩子,怎麼去教育你、關心你。你一直就不愛說話,什麼事都藏在心裡。我三天兩頭地鬧情緒,一會兒哭,一會兒發火——是,我心裡苦,可是我連累了你。”

洛枳必須承認,客觀來講,她媽媽的確不算是個非常好的母親。她小時候戰戰兢兢,長大了對一切都漠不關心,這些性格缺陷究竟有多少和這個相關,她很難講清,可是從來沒有回頭想過什麼如果。誰也不是生來就會當母親,媽媽和她是一路成長的,到今天,兩個人都朝著好的方向改變了,這就是好事。好事就夠了。她想。 “你當時都快氣死了吧?那也算是殺父仇人的兒子了。”她苦笑。我沒生氣。 “不可能。”

“我說真的!”她握著洛枳的手緊了緊,嘆氣道,“我當時就覺得,這都是命。你小時候,我因為你和他家孩子玩就打你,後來又……可這都是命啊。我想找你聊聊,可你什麼都埋在心裡面,我怕說不好,又讓你難過。你好不容易開朗了不少,我就想,喜歡就喜歡吧,女孩子到這個年紀都會喜歡個誰,時間長了,淡了,也就好了。“那要是好不了呢? ”洛枳忽然覺得鼻子很酸,她轉過頭,不想讓坐在右邊的媽媽看見 “好不了了,那就這樣了唄。 ” “哪樣?你不覺得這樣對不起我爸爸? ”那是大人之間的事。只要你健康開心,我就對得起他。”媽媽。洛枳閉上眼睛,眼淚在臉頰上像兩條滾燙的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