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如虎在與白色靈獸對撞中一拳將靈獸打飛。韓如虎向被他打趴在地上的白色靈獸跑去,雖然急喘著氣但眼神流露著灼熱的光芒。

這可是覓寶猴啊,要是被他得到,以後定能得到大量的天材地寶,靈草寶物,實力還不能快速大增?說不定很快就超過大哥,這樣他在韓家的地位就更加不一樣了。

韓如虎彷彿想到自已實力大增,父親重視傳其家主之位的風光了。

"嘿嘿。"

韓如虎忍不住發現兩聲喜笑。

白色靈獸怒瞪著韓如虎,但它的傷勢彼重,掙扎了好幾下都起不了身。

"覓寶猴,以後你就是我的了。"

韓如虎彎腰抓向白色靈獸覓寶猴。但手還沒碰到覓寶猴就微微一僵,他看到了面前突然多了一雙腳。

韓如虎猛然抬頭,退後一步目光戒備:"你,你是什麼人……?"

"嘿嘿!"

方昊天陰笑兩聲,一個暴沖就一拳砸向韓如虎的胸口,打斷了他的問話。

韓如虎大吃一驚,雙臂一錯就要格擋。但下一瞬間感到眼前一花,本是砸向他胸口的拳頭陡然提起,重重的落在他的臉上。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韓如虎打倒在地,牙齒和著血噴了出來。

方昊天上前,用腳踩在韓如虎的臉上,神情冷峻,殺氣涌動道:"我叫方昊天,就是被你大哥廢了丹田的那個。"

一聽這話韓如虎頓時哭了:"方,方昊天?你的丹田沒有廢?方,方昊天,那是我哥跟你的恩怨跟我無關。我知道你也是沖著靈獸來的,它是覓寶猴,最擅長尋找各種天材地寶,找各種寶物,我不要了,我給你好了,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我跟你哥的恩怨真的與你無關嗎?"方昊天冷笑:"也許真的跟你無關。可是這隻靈獸既然這麼好,我要是得到了你肯定不甘心,回去肯定會讓你韓家的人來搶或是說出來讓所有人知道,所以我覺得殺了你滅口最好。"

"不要,不要殺我滅口。"韓如虎頓時慘嚎:"方昊天,不要殺我,我發誓我不會說,我當今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住手。"

"你要幹什麼?"

"放了我們少爺。方昊天,我認識你,你好大的膽子,你竟敢傷害我們少爺,你是不想活了。"

"方昊天,馬上放了我家少爺。要是我們少爺有什麼三長兩短,別說是你,就是你們方家也別想在青元城立足了。"

"方昊天,我們韓家比你方家強大多了,你竟敢傷害我們少爺,回去非讓你好看,方家都保不住你,你死定了。"

這時韓家那些人跑過來了,一看到方昊天踩著韓如虎,個個撥出刀劍,凶神惡煞,怒喝大罵。

"聽到了沒?"方昊天輕輕一嘆:"你們韓家的人多厲害啊!看樣子我現在放了你或是不放你他們都不會放過我了。"

韓如虎心裡對那幾個傢伙殺的心都有了,嘴裡趕緊對方昊天道:"不會,不會,只要你放了我……"

"對不起,我不會信你,不會信你韓家任何人。"

方昊天聲音驟冷,腳移到韓如虎的脖子上。

"方昊天。"

"你敢!"

韓家那些人頓時急了,個個瘋了似的衝上來。

"不要殺我……啊!"

韓如虎突然發出一聲慘嚎,用近乎絕望的眼光看了看方昊天,然後頭就向一邊歪去。他的脖子被方昊天踩斷了。

"你們都要死。"

韓如虎這些手下沒有一個是進入玄力境二重的人,方昊天轉身暴沖。 "砰!"

左手一閃,將衝到最前面那人的刀奪下來,右手拳頭狠狠的砸在那傢伙的鼻子上。

鼻子中拳,鼻血狂噴,那傢伙頓時失去了反應。

他永遠也沒有機會反應了。

噗!

方昊天左手刀一削就割破了他的喉嚨。

"嗖!"

方昊天持刀迎戰。

噗噗噗!

又有三個傢伙被方昊天殺死。

"快跑。"

"快跑,能跑一個是一個,一定要將此事告知家主。"

餘下的三個傢伙終於被嚇壞了,轉身就逃。

方昊天怎麼可能讓他們有機會回去韓家,當則持刀暴追。

等他將最後一人殺死時已經在千米之外。

第一次殺人,而且殺了這麼多人,方昊天竟然沒有任何不適感,簡直天生殺伐心。

也許韓如龍搶婚廢他丹田將他的狠勁殺伐全部釋放了出來。

"韓家所有人都要死,都要為韓如龍的所為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方昊天長吐了口氣,突然想起那隻白色的覓寶猴,趕緊跑回來。

等他跑回到地方時覓寶猴已經走了。

在這莽莽山林中,又是在夜晚想尋找一隻小猴子簡直勢如登天,方昊天也就作罷,轉身就要離開。

剛走兩步,方昊天突然停下,目光看向韓如虎的屍體。

"韓家財大氣粗,這傢伙身上應該有點值錢的東西吧?"

方昊天返回來搜韓如虎的屍體。

"碎銀十幾兩,銀票六千……這是聚氣丹……太好了!"

方昊天搜了韓如虎的身後大喜,全部收了後去搜另外那些傢伙的身。

那些傢伙就窮多了,沒有一個傢伙身上有聚氣丹,都只是一些少量的碎銀和數額不大的銀票。

但全部加起來,對方昊天來說今晚算是大收穫,發了一筆橫財了。

"嘿嘿,殺人放火金腰帶,一點也沒有說錯啊!"

方昊天喜笑,迅速離開。

他可不想被人看到他在這裡。若讓人知道他殺了韓如虎,韓家的人非瘋了要殺他,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跟韓家抗衡……指望方家替他出面?方昊天覺得韓家真要找上門,方家的人第一時間會將他綁起來送出去。

方昊天不敢回到那個小谷,而是往深山裡跑。

足足跑了將近十里后他才覺得安全點,才停下來。

找一個隱秘的地方坐下。

"三枚聚氣丹,哈哈,免了我三個月的時間,太好了!"

方昊天在方家一個月才能領一枚聚氣丹,三枚就是三個月。現在他一下子就得到三枚,省了三個月的時間,怎麼不興奮?

第一時間倒出一枚聚氣丹丟進嘴裡。

"乾坤九玄功!"

方昊天身周很快就出現能量波動。

光明之後是黑暗,黑暗之後是光明,亘古不變。

兩者交替籠罩大地。

今天也不例外。

天剛破曉,方昊天睜開眼,眼睛中充滿了興奮。

"果然恢復到三重了。現在還有兩枚聚氣丹,不知道還能不能讓我突破……誰拉我?"

方昊天興奮著正要再吃下聚氣丹時感覺有人拉了他一下。沒有人應話,但方昊天感覺褲角被拉扯了幾下。

低頭一看,方昊天愕然:"覓寶猴?"

方昊天真的很意外,拉他的竟然就是昨晚的那覓寶猴。

覓寶猴身上的血不見了,看上去好像身體也沒事了。這傢伙叫覓寶猴,定是不知道找到了什麼靈藥治好了它的傷。

"唧唧……"

覓寶猴抬頭看著方昊天,一邊拉扯方昊天的褲腳一邊叫著,好像是要方昊天跟它去什麼地方。

方昊天想了想,問道:"你要我跟你走?"

覓地猴竟然能聽懂方昊天的話,它不斷點頭。

方昊天愕然:"去哪裡?"

覓寶猴"唧唧"的叫,叫了一會似乎為自已說不出話而焦急。

方昊天想了想后雙眼陡然亮起:"難道覓寶猴是想報答我?它號稱覓寶,難道有寶物送給我……一念至此,方昊天喜聲道:"好,我跟你走。"

覓寶猴發出歡呼,突然一躍就落到方昊天的肩膀。

方昊天開始嚇了一跳,但看到覓寶猴老實低蹲在他的肩膀上,笑了笑也就由著它,笑道:"你給我指路。"

覓寶猴右臂指向右前方。

方昊天當則朝那方向跑去,深入山脈。

方昊天沒有想到覓寶猴會帶他走這麼久,竟然到了第三天早上才到達目的地,至少深入山脈兩百多里有餘。

……方家!

一個別緻的小院中,一身白衣,俊朗非凡但眼眸中透著一股陰冷的方威迎著朝陽緩緩伸展著拳勢。

突然,一個錦袍中年人走進來。

"爹。"

方威收勢。

進來的中年人正是方家現任家主方玄青,他的手中拿著一個小盒子。

"這麼早就起來練拳啊?"

方玄青走到方威的面前,看著兒子,眼中掩飾不住其中的欣慰與驕傲。

方威謙虛道:"勤能補拙,修鍊一途只有下苦功者才能到達別人所不能及的高度。這是我師傅說的。"

"你師傅是高人。"

方玄青點了點頭,然後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聲音也低沉了些許,道:"威兒,這一次的家族大會不同以往。以前你不參加我都無所謂,這一次非要你回來,你應該知道爹的意思。"

"知道。"方威點頭,"這一次家族大會是族印交替之期。我打敗方昊天並拿到家族大會的第一名,爹就可以理直氣壯的叫方雲浩將族印交出來。"

方雲浩是方玄青的親弟弟,是方威的親叔。但方威言語中竟然直稱其名,沒有半點尊敬可言。可見在方玄青父子的心中早就對方雲浩父子沒有了半點的兄弟情誼。

聽了方威的話,方玄青搖頭。

方威不解:"難道不是爹非叫我回來的原因?"

"一半。"方玄青道:"方昊天雖然打敗了你弟弟,但也只是二重修為,跟你比差遠了。所以打敗方昊天,拿家族大會第一名對你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事。打敗方敬山才是你最大的目標。"

方威神色微凜:"為什麼?"

"你啊,整天只顧著修鍊,對族規從來不看,這下子不懂了吧?"方玄青說道,"按照族規,上任家主覺得自已兒子無力擔起家族重負之時可以將族印傳給血親之人。血親,血緣之親,我們跟方雲浩是血親,難道方敬山就不是?要知道方敬山今年才三十一歲,修為又是六重,他接任族印的話也是會有很多人支持。方敬山這些年跟方雲浩走的這麼近,不就是打著想方雲浩將族印傳給他的算盤嗎?方昊天天資平庸,家族上下皆知。"

方威雙眼眯了眯:"我要是在族會上將方敬山打敗,他就沒臉接受族印。"

"嗯。"方玄青欣笑點頭,道:"本來以我的實力打敗方敬山是輕而易舉的事,可是你那個偏心死鬼爺爺曾說過我不能接任家主的話,這才導致我這些年一直無法理直氣壯的從方雲浩手中拿回族印。所以你是我全部的希望。只要族印落到你的手中,哈哈,爹這個暫代家主跟正式家主就沒有兩樣了。"

方威完全明白了,但他的臉上突然浮現苦澀:"爹,方敬山可是六重,我才五重……"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方玄青淡淡一笑,將小盒子遞給方威,道:"有了它,你就能擁有三個時辰六重修為。以你師傅教給你的武技,同修為的情況下你三個時辰還打不敗方敬山?"

方威雙眼圓睜,迫不及待的打開盒子,一看到盒子裡面散發著刺鼻香味的紅色丹丸,當則動容:"能讓玄力境直接提升一重的玄力爆氣丹?"

方玄青得意一笑。

方威倒抽了口涼氣,道:"聽說一枚玄力爆氣丹在市面上至少十萬兩銀子。爹,為了讓我能打敗方敬山,這代價也太大了吧?"

方玄青冷笑:"不大,一點也不大。只要族印落入我們手中,方家就是我們的了。區區十萬兩銀子算得了什麼。哼,只要族印在手,我就有權支配家族七成的資金,不像現在這樣只能支配三成。七成啊,我不管方家以後的發展如何,第一目標就是要方家的銀子變成我們自已的。大不了以後我們另覓地方建立第二個方家。"

"也是。"方威深以為然:"我們自已建立的方家我們最大,一言九鼎。不像現在這樣還被那幫老頑固約束,花多點錢都需要他們的同意,憋屈。"

"你明白就好。但為了絕後患,你一定要殺死方昊天。至於方敬山能殺也殺。我知道同修為殺他很難,打敗他也行。以後他還敢有小動作,我再找機會除掉他。我現在留著他,為的就是讓你在族會上拿他立威。"方玄青拍了拍方威的肩膀,轉身朝院子門口走去,"好好努力,不要辜負了為父對你的期望。"

方威緊了緊手中的盒子,眼眸驟寒。

"爹請放心,族印一定是我的!"

……韓家,大廳!

"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