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星正在出神之際,一聽到殷天祥「你…你…你…」的問話,揉了揉眼,露出一幅無辜的表情,極度冤枉地叫了起來:「師傅…你老連問了三個『你』字……是什麼意思……」

他話里的意思是這滿地的殘瓷碎片跟我有關係么?

韓星竟是充滿了一肚子的委屈,像似快要哭出了一般。

見殷天祥半天沒有言語,一聲驚天動地的哀嚎緊接著從韓星口中又傳了出來:「冤啊!我可是你叫我來的……怎這麼倒霉,一進門就稀里糊塗的遇上這麼一件禍事?這可真是躺著也中槍啊……整個過程你可是都看到了,絕不能冤枉好人啊……」

韓星這頭喊著,這頭斜眼看著殷天祥,心想,老子是背對著你張嘴吸納丹藥靈氣,你能見個屁!不過,你自已看到整個過程肯定有……就是稀里嘩啦那一刻……哈哈……

殷天祥倒是沒有懷疑韓星,他只是個初入修真門的弟子,絕對不可能在自已面前能將這麼多盛放丹藥的器皿神不知鬼不覺全部都打碎,再取走丹藥靈氣。

聽說高級丹藥若沒有合適的器皿長期存放,那也很容易失效或自爆。難道這萬分之一的機率竟讓自已攤上了?

氣大傷身。

殷天祥無暇顧及韓星,他盤膝閉目打坐,適才由於激怒了舊傷,引發了自己胸中血氣翻騰,他要將它壓制下去,不然體內那滴荒古蠻獸的血精乘機反噬,自已將陷於萬劫不復的狀態。

韓星也裝作一幅若無其事的樣子,將神識沉浸在丹田之中掃視過去,一看之下,險些驚呼出來!

原本在自己神藏穴中的青銅鼎,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丹田中,正緩緩漂浮在上方。只見青銅鼎只有豆粒大,色澤黯淡,鼎身上,清晰可見有九個破洞及十八條裂痕!

青銅鼎怎麼會在自己的丹田中?

一時間,韓星大驚失色,暗自驚駭道:「這鼎原在造化仙玉中,藏在神藏穴之內,現今自己的丹田在神闕穴的包裹下硬如玄鐵,它怎麼進去的?」

他身子晃了兩晃,差點震驚到摔倒!

只見,原本蟄伏在鼎中的那條九爪金龍像一條透明的骨龍,繞鼎上下盤旋,活靈活現,雖只是個虛影,但也有吞天噬地的霸氣!嘴巴正一張一合在吸納吞噬丹藥之氣。

這情景雖有些怪異,但對韓星來說,卻是無比的熟悉!

他曾見過此鼎演化黃帝煉丹時的情景,與此刻九爪金龍護持著青銅鼎一般無二。

那條金龍盤旋在鼎的上面,雙眸閃射出流光異彩,望著韓星絲絲的低吼叫著,那是一種對天地靈氣渴望至極的召喚。

「鼎靈!」

這條九爪金龍就是青銅鼎的器靈!

《玄龍九變》正是它傳授給自已的!

韓星對九爪金龍的召喚意念,仔仔細細的感受了一番,隨著金色的骨龍每次吸入丹氣,青銅鼎就閃爍一次,而金龍的骨架上也滲出點點血絲,彷彿要白骨重生。

丹田中,青銅鼎的器靈九爪金龍猛然昂首向上,一聲聲興奮的龍吟聲從口中傳出,那吸進體內的那股丹藥靈氣如同百川匯海一般湧進了龍軀,竟然是涓滴未剩。

韓星心下一顫,不由得一陣錯愕,心道:我嚓,九爪金龍這不是攔路打劫嗎?

有這麼乾的嗎?

這自己以後還敢不敢再吃丹藥了?

那是吃多少得被它搶劫多少去啊……這也太……誇張了吧?

自己變的無丹不吞噬!

汗! 韓星見過青銅鼎聚氣成丹,可沒想到鼎靈還喜歡這調調兒,這可倒好,一下子全吞了,沒給自己留下丁點來,一屋子的丹藥化成丹氣,全部餵養了這條九爪金龍,而自己居然沒沾到半點好處……

不講究,這也太不講究了!

正想著,丹田中的九爪金龍在吸收了丹藥的靈氣后,身子又發出一陣黯淡的光亮,緊接著從龍口中反哺吐出一股細如髮絲的濃縮青色勁流,噴入青銅鼎中。

這股勁流之中蘊含著龐大的靈力……落入鼎內只見丹氣沸騰,漸漸地丹氣斂去,只見得鼎內赫然有一顆顆拇指大小的乳白色丹藥,像一串串瑩光閃亮珍珠,散落在鼎底滴溜溜地旋轉。

韓星笑的嘴都抽了……

興奮,太興奮了!

這一刻,他興奮的渾身一十八萬毛孔都張開了,血液也開始沸騰起來!

韓星猛然覺的一股龐大的藥力散於自已的四肢百骸之中,經脈像是充了氣的管子一陣擴張,霎時間,臉上湧起一股紅潮……丹田中的戰魄珠也像胎兒似的動了起來……

咚咚咚……

他的身軀頓時猛顫,龐大的靈氣在體內翻騰,宛如驚濤洶湧,周身每一條經脈都在閃爍晶光,令他的經脈都微微發脹起來。

隱約間,經脈中生命波動越來越強……混元戰力越來越盛……修為不斷開始往上提升……

這是修為要突破的跡象!

韓星心中湧起一陣狂喜,咋日在大殿之上吃了殷天祥給的「修脈丹」,他早就有了要突破的感覺,可是始終不能突破,難道這層壁壘要被打破了?

顯然,這些丹藥經過青銅鼎再次聚變,其精純程度己超出了原先的千百倍,就是從丹藥中散發出來的一點點藥力,其濃郁的靈力也非「修脈丹」可比!

就是此時,體內又一聲轟隆大響,所有阻礙修為提升的壁壘都被沖開,靈氣在經脈中縱橫奔流,奇經八脈明顯又被拓寬了。

隨著靈氣的增多,慢慢地浸入了身體深處,繚繞盤旋在神闕穴外面,不時爆發出陣陣雷電般的靈光,劈向穴位,試圖打開封印。

這一刻,滔天的靈力與封印道痕交織在一起,令神闕穴與丹田這片天地一片熾烈,璀璨的靈光,放射出絢爛奪目的神華,體內濤聲不絕,直至靈光慢慢收斂,濤聲才漸漸變小,這一過程足足能有半個時辰,體內才終於安靜下來。

此刻,韓星每一寸血肉之中都沖滿靈力,洗刷著體內的每根筋骨,奇經八脈也在悄悄地發生了變化,肉身變得比往昔更加的堅韌粗壯!

「轟!」

一股氣機,猛然間順奇經八脈運行了一個大周天,逆沖而出散發至全身!

陡然間,韓星的修為從黃級戰者四級化戰珠階段,猛然催升到了黃級戰者五級戰嬰變後期階段!

從黃級戰四級化戰珠初期直接跳到五級戰嬰變後期,跨越了四個小階位和一個大級。

這是黃級戰者從量變到質變的一個最難跨越的階段,戰魄珠開始進入靈性。

這要單純靠修鍊,沒個百八十年的無論如何也提不上去。

韓星只覺得體內真元靈力更加純正,荒古血脈順著又被拓寬了的奇經八脈奔流不息,尤其丹田內在混沌青氣團包裹中用於吸納混元戰力的那顆豆粒大的戰魄珠,外表堅硬的殼竟然開始爆裂,露出了一個散發著淡淡黃色瑩光的珠子,依稀像是一張縮小版的嬰兒臉,只是眉眼尚末睜開。

「戰嬰變!」

韓星大吃一驚,難道這提純的丹藥藥力這麼大…功效這麼明顯?

這可是逆天了!

師傅啊…你可別怪我啊……

這可是都是你的葯……

一不小心,我又升級了……

韓星那裡知道,丹藥等級分為人級、地級、天級、聖級、神級…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上次青銅鼎聚氣成丹,所聚之氣只是余巫命所煉製的人級中品靈丹,效力肯定不大,而這次所聚之氣卻是殷天祥這宗師級的高手集一生心血積攢存下的丹藥,裡面不乏有天級靈丹,甚至有一二顆達到了聖級……

韓星再看正在閉目打坐的殷天祥那幅慘像,心中暗自道:「老頭,你可別想不開……還等你傳功呢……大不了等我從鼎內抓出幾把丹藥找個借口還你就是了……你可千可別掛了啊!」

九爪金龍彷彿與韓星心靈相通一般,在丹田之中打個轉,又嘶吼了二聲,傳遞出的意念有些明顯的瞧不起這對師徒……

它很不屑的將龍睛翻了翻,連白眼珠都露出來了,那意思是擺明了沒將這「微薄」的丹藥靈力放在眼中……

「我嚓,小樣,都這樣了,還和爺玩高尚,還他娘的不屑一顧的眼神……還挺難整的……打轉轉?不對,它這是在……」

韓星旋即明白,青鼎銅與九爪金龍這是藉助丹藥中的靈氣在修復己身。

天啊……那得多少天地靈氣才能修復一個形同山嶽般的巨鼎和一條型體遮天的巨龍!

不到一會兒工夫,丹田之中的青銅鼎又黯淡了下來,九爪金龍也再次發出一種強烈的意念召喚……

九爪金龍哀嚎的聲音像是從深不見底的洞穴中傳出,直衝識海,震的頭嗡嗡響。

一時間,韓星又感到窒息……難忍……憋的慌……

韓星看著只有骨架而無血肉的九爪金龍,被餓的似乎只剩下了一張一合的嘴巴,一幅無論掉下什麼都能一口吞下的樣子,心中莫明的宛如萬劍穿心一般難受。

他知道,這是自己與造化仙玉滴血認主后,連帶裡面的所有寶物都與自己有了血肉相連感覺的反映!

面對九爪金龍渴望的眼神,韓星心中泛起一陣憐憫,連忙將心神沉入丹田,用自己的神念,將敲詐董元山所得的三十萬靈石一股腦的送入九爪金龍的口中……

邊喂邊告訴它在什麼時候可以吞噬,那些時候不能吸納,否則他這個主人就會有生命危險,連同它們一起完蛋!

直到韓星答應它,以後會去找尋青銅鼎破碎的九塊殘片……找它尋所需要的天地靈氣供其滋養……並以一條真龍大脈為承諾,九爪金龍這才慢慢地安靜下來。

三十萬靈石被九爪金龍吞入腹中,像掉進個棗一般,雖然有些不太滿足,但卻不再發出那種渴望的召喚了……

媽的,以後來事了!

不想自已被憋死,就得想盡一切辦法找天地靈氣,去修復青銅鼎與鼎靈!

韓星見殷天祥胸脯停止了起伏,慢慢睜開雙眼,知道師傅已經打坐完畢,逐關切的問道:「師傅,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沒事。只不過……剛才一急,突然有種要尿黃尿的感覺……都是因為這些丹藥上火上的!不過打打坐就憋回去了……你勿需擔心!」

韓星懷著慚愧的心情,看了看殷天祥,結結巴巴的認真說道:「呃…這個憋著……很難受的……該尿還是尿出來吧……這樣能爽些!弟子以後一定勤加修鍊,替師傅多尋些天材地寶,煉製丹藥……好……利尿……別讓師傅憋著……堵的慌……」

韓星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

殷天祥「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他能聽出這些都是韓星的心裡話,對這位徒弟充滿了好感。

他慈愛的看了韓星一眼,撫慰著說道:「你的心意我領了,其實為師這些年苦苦尋找的不止是地上這些丹藥,而是一張丹方和一味煉製神丹必須的材料!」

一講到此,殷天祥眼中流露出無限渴望的神彩。

「是什麼樣的丹方與材料?」韓星好奇的問道。

固然,殷天祥不會將這希望寄托在韓星身上,但韓星卻不能不在乎。

自爺爺死後,殷天祥就成了韓星在這世上唯一尊敬的人,所以才問。

殷天祥有氣無力的看了看韓星,道:「以你現在的修為層次,根本接觸不到這二件東西,你先幫我把這些廢丹收拾一下,等會,我好傳你功法。」

韓星看著這一地的丹藥殘骸,不由得遺憾無比,這麼多高級丹藥,該有多大的價值啊,結果都被自己毀了,唯有以後再報答師傅了……

現在卻是不能讓他知道是誰幹的,這要是露了餡,只怕是這老頭立馬就能把自已扔進煉丹爐里,重新回爐!

把吸入身體里的丹氣再重新煉回丹藥來。

韓星小心翼翼的收拾,突然,架子上方有一個小玉匣引起了他的注意:”師傅,在左上方似乎有一個玉匣沒有壞,裡面說不定有丹藥.”

殷天祥聞言看去,果然,一個玉匣靜靜的躺在那裡,絲毫沒有損壞的痕迹。

殷天祥走上前,將這個倖存的玉匣撿了起來,反覆看了二遍,重重的哼了一聲,說道:「今日變故,八成是那許昌橫搞的鬼,故意送些劣質的瓷器給老夫裝丹,不然的話何以這玉匣完好無損,而瓷器盡碎?」

韓星一怔,問道:「許昌橫是何許人也?」

「他是丹藥閣的管事,總領龍淵宗丹藥發放及葯田批管,深得宗主信任,但也與靈鷲峰走的很近,你本次己徹底得罪了靈鷲峰的上上下下,以後與此人打交道要多加小心!」殷天祥重重吐了口氣,一字一頓的說道。

媽的,又是靈鷲峰! 韓星一看殷天祥的神色就知道自從他的修為落了下來之後,戰天峰被靈鷲峰打壓的不輕,否則也不會這樣無奈。

「你斷了董霸子孫根之事,已經與他們結怨太深,恐怕此次進入荒古秘地爭奪『仙苗』,他們也絕對不會放過這般機會,定會想方設法將你在秘地滅殺,以洗刷羞辱,聽說那靈鷲峰已將韓堅與秦嵐納入門下,你還需小心才是。」

言到此處,殷天祥面上不覺流露出淡淡憂慮之色。

韓星只感到一股熱血朝著腦門向上沖,沖目光微閃,一改頑皮性格,沉聲道:「師傅你放心,韓星也並非任人拿捏之輩,他們若是心懷不軌想要滅殺我,徒弟到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那般本領,他奶奶的!莫要反被我將那群雞崽子屠戮光了。」語態之間透發出了森然的殺機。

韓星雖然修為不高,但並不代表不會殺人!

殷天祥聞言微微點頭,想到這徒弟在宗門測試中能以薄弱的修為破開了「法之神眼」大陣,身上肯定有人所不知的護身底牌,心中微微鬆了口氣,道:「即便如此,也切莫大意,須知那靈鷲峰的底蘊不是你我能猜的透的,連為師現今也避之三舍,你需謹慎,方能活得久遠。」

韓星不解的問道:「靈鷲峰與戰天峰等諸峰同屬龍淵宗所轄,何以如此神秘?」

殷天祥微微擺手,道:「你有所不知,三百年前,忽一日,自西方一萬三千裡外的湯谷天山有一弱小隱世家族投奔龍淵宗而來,時任宗主慕其家主修為高深,逐聘為長老,賜一山峰為居住地,成為龍淵宗一個分支,其峰后被其稱之為靈鷲峰。」

「靈鷲峰行事雖然詭秘,但這些年也為龍淵宗出了不少力,漸漸勢力壯大,對我戰天峰虎視眈眈也非一日,只是不知他打的是什麼主意……」

湯谷天山?

韓星心內卻是『突』的一跳,潛意識告訴他這裡面有些蹊蹺:這靈鷲峰不遠萬里投奔龍淵宗而來,不會有什麼企圖吧?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靈鷲峰與戰力殿同屬龍淵宗,卻處心積慮的對殷天祥進行打壓迫害,這裡面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原因,否則斷不會如此!

以後有機會倒要查查,看看它就竟是什麼來頭……!

殷天祥見韓星有些失神,不失時機的提醒道:「人生處處有磨難,所有的磨難對修真人而言也是一種修行!」

「切記,龍淵宗也非一方凈土,你在以後的日子裡要時時防範,現在,不知有多少壽元將盡的老古董在打你的主意……因為荒古血脈本就是煉就『返陽金丹』的最好材料!」

韓星感到匪夷所思,問道:「難道我真是他們口中的『不死仙藥』?」

「呵呵,那倒不是,只不過超凡入聖體質之人,血液都異於常人,命輪也比他人高出幾倍,若將其提煉出血精入葯,效力堪比『不死仙藥』,對那些將要失去生機,而等不到仙路打開的強者大能來說,不失為一種延命的大補!」殷天祥目露憂慮的告誡道。

韓星心中冒起一股寒氣,原以為這些老不死的要依仗自已打開登天仙路而佑護自己不死,現在看來,對一些瀕臨將死的強者卻是等不及,他們一旦有機會,就會把自已變成一粒壯陽的大補丹給吞食了!

不想變成盤中餐,唯今之計唯有儘快提升實力才能保住性命。

穩了穩心神,韓星將目光盯在了殷天祥手中所拿的經書上。

「言過了……我們還是繼續方才話題,接下來老夫要傳授你道術和丹術,你可願意?」殷天祥似乎看透了韓星的心思,一臉和藹的問道。

韓星當下連連點頭,道:「我願意。」

「那好,這是一部修真基礎的書籍和一部丹道入門寶典,你先收下,在餘下的半年時間裡,我會一一講解給你聽,引導你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真之士。」殷天祥說完,將書遞到了韓星手中。

韓星雙手接過,映入眼帘的是一冊泛黃的古籍,封面上書有《鑄道仙經》四個篆字,翻開這本古籍,裡面密密麻麻都是很難讀懂的文字。

宇宙霸主之路 另一部書掛著象牙別簽,只是由於收藏年久了,又經多人閱讀傳看,封面書寫的《玄黃丹經》四個字已經有磨損,但書頁仍然完好無損。

「你可別小看這部『鑄道仙經』,雖然在秦洲大陸流傳很廣,但其中的大道經文玄奧無比,為步入修真的無上法門,在整個修真界沒也有幾部古籍能與之相比,至少能達到神級功法!」

接著又對韓星講解了修真界的功法等級劃分:分為兵級、將級、帥級、尊級、王級,聖級、神級…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