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靖卓有些不知所然,看著律師:「這個上面有什麼?」

「你還是不想承認?甚至連明擺著的事實都在否定?」律師把手機放到了桌子上。

顧靖卓的視線一直停在律師的手機屏幕上,「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然後呢?」林雪初聽到顧靖卓的話后問,「你在最後相信了誰說的話?」

「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是他在逗我,但是他一直在堅持他的說法,而我也是。」

顧靖做在最後都沒有見到律師口中的「自己給林琴琴下藥」的畫面。

「我甚至覺得他在耍我。」顧靖卓的手指輕輕的敲著桌面,「直到後面,來這裡的所有人,都說我是錯的。」

林雪初邊聽邊點頭,然後道,「所以呢?你有沒有被他們帶著走?」

「如果沒有之前你在那裡說的,我甚至都要相信了那些事,相信是我的精神出了什麼問題。」顧靖卓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打算直接打開心扉。

林雪初慢慢的點了點頭,繼續認真的看著對面的人,「你現在呢?不這樣想了嗎?」

顧靖卓已經擺成了跟林雪初一樣的姿勢,兩個人的手肘都這麼撐在桌子上,凝視著對方。

「你看見了真相。」顧靖卓開口,「你看見了可能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真相,但是那是屬於我的真相。」

「屬於你的真相……」這話不由的在林雪初腦子裡過了一遍,「或許這裡真的不是真實世界。」

不過,在顧靖卓就要開口的時候,林雪初想到什麼后便又開口,「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認識你?」

「為什麼這麼說?」顧靖卓問。

雖然在下一秒,顧靖卓覺得自己就要對林雪初說「是」這個字了。

林雪初搖了搖頭,但是之後,便很誠實的說了一遍自己在每次看見顧靖卓時候的心裡感受,「我總覺得那些場景是真的存在過的。」

「萬一在以前的什麼

時候我們是真的見過面的。」顧靖卓笑了一聲。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林雪初才發現了顧靖卓好像在見到自己以後就一直都在笑。

配合著這個環境,林雪初忽然有些不知道這麼去形容這個時候的心態了。

「你還好嗎?」顧靖卓發現了林雪初臉上忽然變的有些傷感的表情,有些擔心的問道。

「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嗎?」林雪初勉強的勾了勾嘴角,「我不知道我為什麼看見的跟別人不一樣,但是既然這件事讓我看到了,我們是不是應該想想辦法?」

顧靖卓現在拍拍眼前的人的肩膀,順便再給她一個擁抱。

沒想到在生命的最後幾天,自己還可以遇見她。

此時,顧靖卓認為自己並沒有任何的遺憾了,「不管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我還是感謝你,在最後的時刻可以來看我。」

(本章完) 好像現在的自己也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了,顧靖卓忽然不再害怕跟林雪初有眼神上的接觸。

尤其是在這種生命的最終時刻。

「你已經放棄了?」林雪初有些不可置信,「你看過那些監控嗎?」

顧靖卓聽后,輕輕的點了點頭,其實現在的他已經不再關注現在的這件事最主要的發展了,甚至已經自動的忽視了自己現在所處的時空。

專註的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對現在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顧靖卓來說,已經是生命中最好的享受了。

而這個時候,顧靖卓才發現,之前從位面穿梭中回來后,自己好像就沒有好好的看過眼前的人。

自己是有多大的幸運,還可以在這裡見到她,跟她說話。

這些事在之前,只屬於自己的某個靈魂碎片主導的,虛化的人物。

現在,終於回歸到了自己的身上。

林雪初並沒有發現顧靖卓的眼神變化,「所以你看到了什麼?」

「啊?」顧靖卓有些出神,沒有注意到林雪初的問題。

林雪初重複了一遍,然後道,「在你看那些錄像的時候,你看到的,跟我是不是一樣的?」

那個時候,顧靖卓第一次看監控視頻的時候,等於重新經歷了一次之前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情。

「你的心理素質果然好。」在把視頻關閉之後,顧靖卓聽見警察說。

「沒有成功的救出她,是我的問題。」對於孟之初的那些事,顧靖卓不管在什麼時候回想,心中都一陣發緊。

警察聽到這話后愣住了,直接扭過了頭看著顧靖卓,「你在說什麼?救?」

顧靖卓沒有再說話。

「然後呢?」林雪初第一次聽見顧靖卓對這件事的表態以及還原,「你……」

「你應該體會到了,當自己看到的,跟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別人眼中的都不是一樣的場景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感覺。」顧靖卓已經習慣,也接受了這件事。

林雪初慢慢的點頭,「那麼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兩個看到的,跟別人都不一樣。」

「嗯。」顧靖卓的注意力又放回到了林雪初的身上,「現在說這些事都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我們可以找證據……都可以的……沒有發生過的就是沒有發生……」林雪初忽然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顧靖卓重新勾起了嘴角,「我沒事的,只是有一個問題。」

「什麼?」林雪初很佩服眼前這個人的心態。

「你為什麼會選擇相信我?萬一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在騙你呢?」

這話只是顧靖卓隨口說說的。

但是最後卻看見林雪初認真的回復道,「因為我認得你的眼神,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總覺得我見過你。」

說著,林雪初

慢慢的伸出了手,在玻璃上點了點。

顧靖卓在林雪初之後舉起了自己的手,手指點在了玻璃的這一邊。

「是不是很幼稚?」林雪初看著顧靖卓的手,隨口說道。

不過之後,兩個人都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覺得不幼稚。」顧靖卓笑著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顧靖卓準備告訴林雪初自己的想法的時候,就看見對面的人臉上此時都是淚水。

當即,顧靖卓立刻就慌了,馬上拿起了自己眼前的紙巾。

玻璃窗隔著的,不僅僅是自己跟對面人的現實距離。

在位面里的時候,自己跟她就已經離的那麼遠了,而在回來之後,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依舊沒有靠近一點點。

在顧靖卓慌了之後,林雪初才感覺到了自己的眼淚,伸出手摸了摸之後,對顧靖卓搖了搖頭,「我沒事。」

「別哭,我……」顧靖卓看著自己的手,聲音變低了。

重新拿好電話之後,顧靖卓對著林雪初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幫你擦掉眼淚。」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就是覺得自己很難受。」

眼前的這個人明明沒有任何的錯誤的。

顧靖卓慢慢的抬起了頭,對著林雪初重新露出了笑容,「以後……」

「什麼?」 情訂終生,總裁的心尖甜心 林雪初剛剛擦完眼淚,把紙巾捏在了自己的手裡。

「以後,記得開心點兒。」顧靖卓說。

……

在之後的日子裡,林雪初都沒有理解過來顧靖卓在最後看著自己的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

說不上來的一種感覺,讓林雪初有了一種不想離開的念頭。

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顧靖卓的原話映在林雪初的腦海中,就算是躺在床上,都讓林雪初的心在痛。

為什麼一提及這個人,就對自己沒有了任何的控制能力,尤其是思緒。

「可能,你在做夢的時候見過我吧。」顧靖卓笑著說道。

現在,林雪初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自動的想到顧靖卓的這句話,以及說這話時候的神情。

翻了個身子后,顧靖卓的臉便在林雪初的眼前更加明確的浮現了出來。

林雪初不由得把手伸到了半空中,彷彿對面就是顧靖卓。

「除了那句話,你還想對我說什麼?」林雪初開口問道。

沒有人回復。

那天晚上,林雪初做一個夢。

顧靖卓直接飛到了半空中,在自己終於追上他之後,他的笑容還沒有來得及舒展,就直接在空中炸開了。

這一刻,林雪初的心跟著炸了開來。

睜開眼睛后,林雪初慢慢的坐起了身子,環顧了一圈四周。

周圍沒有任何人。

是自己多想了。

重新躺回去后,林雪看著窗子的方向發獃。

總裁的落跑情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總覺得自己的身邊一直有什麼人在看著自己。

「最近真的太……」

不知道怎麼去形容了。

這回,林雪初進入的那個夢裡,有個人看著她道,「這裡本來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跟剛剛不一樣,在這裡,林雪初可以深刻的感受到,這裡就是自己的夢境。

而說話的那個人,林雪初並沒有聽出他的聲音。

「什麼意思?」林雪初問。

那人說話的時候林雪初聽不清他的情緒,「你不要再來了。」

這個時候林雪初才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巨大的模糊地帶。

而在模糊之下藏著的東西,又是林雪初現在想要看見的,「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個人聲音消失了。

林雪初忽然覺得自己的重心不穩,下面忽然裂開了一個大洞,然後,自己就這麼直直的從洞里掉了進去。

(本章完) 「我會到哪兒?」

從夢中驚醒的時候,林雪初頭上全都是冷汗。

外面的天已經亮了很多。

林雪初有些僵硬的朝著窗子的方向轉了一下,腦子裡都是夢中的自己踏空的場景。

雖然是虛驚一場,但是林雪初還是有著很大的心悸。

一切就像是真實發生的事。

「那不是夢。」這是林雪初直觀的感受到的一件事,可又沒有任何的理由去解釋。

慢慢的轉過身子,穿好拖鞋后,林雪初走到了窗戶邊伸了個懶腰。

忽然間,林雪初聽見自己的手機響了響。

這個鈴聲,是林雪初之前為了這一天專門設定的。

難過的情緒總是出現的猝不及防,林雪初往自己放手機的地方走的時候,覺得自己就快要撐不住了。

雖然自己幾乎每時每刻都在想著這一刻,但是現在,只有真正的到了以後,林雪初才可以確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是可以無限的延長至悲傷的。

根本不用自己做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在它們到來的時候,就自動變成了那個情緒。

今天是顧靖卓被槍決的日子。

那個人,跟自己的交集並不多。

但是心中的挂念,卻從跟他見面的第一次就開始了。

為什麼會開始?

在心裡有著一種很明確的認知,沒有人給自己解釋。

忽然,林雪初的腳步有些踉蹌,她甚至不敢再去接收任何的新聞,也根本不敢從這個地方走出去。

「記得開心點。」這是顧靖卓的原話,林雪初把手放在了門把手上,認真的想著那人在說這話時候的情緒。

但是,那天過後,林雪初想問問顧靖卓,「你為什麼就那麼篤定的認為,我會開心?」

林雪初把視線放到了門把手上。

今天過後,不會有人回答自己這個問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