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不…

他在說上一句的時候並沒有撒謊。

「呸!」

「鬼才信你,沒有一腿你跑什麼跑!」

女人斜著眼睛嗤笑道,話鋒一轉,又落到了嬈嬈臉上。

「瞧著就是個狐媚的長相,可得管好自個的蹄子…」

嬈嬈:「…」

這真的是秦琛的母親,那位知性的大學教授嗎?

如果真的是,那以後可真是蛋疼了…

「秦教授,若是你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管家

(本章未完,請翻頁)

大叔一直都在打量著一旁嬈嬈的表情,見到嬈嬈臉色不變,心下驚訝的同時,也多了一抹好感…

「沒事沒事…你們走吧…」秦俊成連連擺手,心中的焦慮隨著時間越發濃烈,讓他越發的急切想要離開。

「你…」

阻止的話卡到了嘴邊,白教授還想說些什麼,卻因管家暗地裡打的手勢,不甘心的閉上了嘴,怒火中燒的瞪著他們離去。

「真是個狐狸精!我就說不是什麼好東西! 夫人她又上頭條了 竟然還是那老東西的人!」人影消失,白教授立刻不忿道,女人對於比自己年輕漂亮的女人,總是容易產生天然的敵意。

「噓!」

「你瘋啦!快別說了!」

秦俊成拽了拽她的胳膊,呆在這裡這麼久,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位老人的脾氣,好起來比春風都要溫暖,壞起來,分分鐘虐你到懷疑人生。

「哼…膽小鬼…你怕什麼?」

「反正那東西也么孩子,東西遲早都是咱們兒子的…」

女人不屑的甩開了他的手臂,險惡的說道。

提起兒子,她的眼中閃過一抹興奮,雖然當年的確是她親手製造了一場車禍,還栽贓了秦家的其他兄弟,但是她這麼做都是有苦衷的啊!

他們的基因工程,只差最後一點點,就可以成功了!

「你別高興的太早,說不定最後上位的是小冷,行了,趕緊回去換衣服,聽說小琛帶著媳婦來了,你難道就不想見見自己兒媳婦嗎?」

秦俊成三言兩語終於將自家媳婦注意力給轉移了。

女人微微一怔,眼底閃過一抹喜意。

「是哦,我都忘記了,走走走,我可得趕緊去瞧瞧我的兒媳婦,要是個上不得檯面的,就趁早將人換了,我兒子以後可是要繼承黑網的,可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都能染指的…」

女人興奮的說著,儼然已經端起了婆婆的架子。

秦俊成啞然,眼珠子轉了轉,讓她幻想一下未來,總比天天找自己的事強…

。。。

此刻的秦琛並不知道自家媳婦和自己那位去世「雙親」已經見過一面了。

他按照記憶,穿過層層機關,終於來到了教父的房間。

剛推開門,一拳便直衝他的面門而來。

感受到熟悉的氣息,秦琛微微彎起唇角,從容不迫的接了下來。

一閃而過!

兩道身影便纏鬥在了一起。

砰砰砰!

空氣中拳頭和掌激烈的碰撞著!

幾分鐘后。

一聲淡淡的「承讓了」從秦琛口中飄出。

他忽然站定,手腕翻轉,掐住了來人的咽喉。

「影叔,得罪了。」

「哈哈哈哈哈,小琛的身手又進步了,影叔叔都不是你的對手了!」青色面具下傳來一個爽朗的笑聲。

「他是進步了,當然,也是你老了…」

「十幾年了,你終於肯回來了…」

一個低沉的聲音隨之響起,房間的門再次打開閉合,多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人。

和外面人看到的面具不一樣,秦琛此刻面對的教父只有上半張臉是覆蓋住的…

一雙詭異的,紅色瞳孔,無比妖艷的凝望著他。

這個目光,熟悉而又陌生。

(本章完) 「義父…」

我的總裁老婆 秦琛單膝下跪,行了一個標準的晚輩禮。

對於這個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又將他帶進黑暗的老人,他內心的感情複雜無比…

「嗯…」

「你長大了…」

「也變得成熟了…」

輪椅上的人感慨了幾句,方才伸手將秦琛給扶了起來。

記憶之初,他不過只到自己的肩膀,如今,他最大的孩子,沒記錯的話,已經6歲了吧?

「義父老了…」

秦琛目光落在攙扶自己的那雙手上,雖然老人的手依舊紅潤圓潤,卻多了几絲皺紋…

不過,敢這麼和黑網教父說話的,除了秦琛,整個黑網也找不到幾個人了。

「呵…當然,我也會老…」

「這次要不是斯諾我生病了,是不是你還不肯回來呢?」

老人笑了…

秦琛心顫…有些不自然的垂下眼瞼。

是的,他這次回來的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為冷斯諾說義父這兩年身體越發不好,其實他還真的不一定回來。

「義父你知道的…」

「是啊,我知道…可是小琛,這裡遲早都是要交給你的。」

秦琛慢慢的抬起頭,平靜的對上那雙紅色的瞳仁,心中沒有恐懼,沒有不安,有的只是無奈:「您明知道我不可能接受的…而且,斯諾比我更合適…」

「不…小琛,我從一開始就和你說過,這黑網的繼承人,只能是你…」

「義父…」秦琛凝起眉。

老人拍了拍他的手,目光落在秦琛左手無名指上:「聽說,你帶了你的夫人來,走吧,帶我去見見她,能配的上我家琛兒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

「你會喜歡她的…」提起媳婦,妻控秦立刻與有榮焉的笑了起來。

「是嗎?」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我聽說你給人家下藥了?」

「還用了蘇慕辰的小藥片?」

老人似乎來了興緻,眼睛里冒著紅光…幾句話,成功的龜裂了秦琛的笑…

秦琛:「…」

義父,你知道的真是太多了!

。。。

嬈嬈並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各方人馬的重點關照對象。

回到宴會的主場地時,她還在思考著婆媳問題。

啊啊啊啊!

婚外女人 她千算萬算怎麼就忘給婆婆準備禮物了?

哪怕以後是假的,可萬一要是真的呢?

要不…

她給那位白教授扎幾針吧?剛才看看她顴骨高凸,眼底暗黃,淋巴上還有很多小豆豆,火氣很旺盛啊。

只是她要怎麼和人家說。

婆婆,我送你個見面禮,你讓我扎幾下先?

。。。

嬈嬈這邊百思不得其解,人群外,蘇小安卻是一眼於千萬人中看到了她。

一路上她都在詛咒著嬈嬈出醜,詛咒著嬈嬈在這宴會上被那些粗魯的野男人臭流氓佔便宜。

可到了才發現,人家不僅打扮的妹妹的,還坐在了主位上,身後站著那個老東西的貼身管家!

「咳咳…蘇小安,我再警告你一遍,今天

(本章未完,請翻頁)

晚上不要給我找事!不然你等著我回去收拾你!」

感受到身邊女人的異常,冷斯諾狠狠的掐了一把蘇小安的腰。

蘇小安一怔,身子顫了顫。

如水的聲音溫和的流了出來:「瞧爺說的,我哪敢啊…」

「不敢最好,我先去找義父了,你要是沒事做就先去坐下!」

長條形的宴會長桌,卻只有一邊的位置盡頭擺了椅子,不用說那是那老東西的位置。

可陸嬈嬈她什麼也坐在那裡!

那個桌子上一共也才四個位置!

就算是她現在名義上是冷斯諾女人,也只能坐在第二順位桌子,和一群陌生人坐在一起。

「陸嬈嬈!」

多麼熟悉的稱呼啊!

讓嬈嬈反應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看到蘇小安頂著濃重的黑眼圈卻又穿了一個黑裙子,嬈嬈忍不住內心誹謗,這特么的寡婦造型是在咒她可愛的斯諾弟弟嗎?

「蘇夫人有事?」

「沒事,老同學好久不見,你一定要這麼生硬嗎?」

蘇小安眼珠子一轉,換了衣服表情說道。

嬈嬈噗嗤一下樂了,合著她們之間還要熱切嗎?

她倒是不熱,卻是挺想切她的…

「我不記得我們很熟…」嬈嬈笑眯眯的說著,微微眯起眼睛使得她的五官又多了一絲嫵媚,不知驚艷的了多少人。

「怎麼不熟呢…我現在怎麼算也算是弟妹啊,我們可是一家人啊…」蘇小安說著,伸手就要抓嬈嬈的手臂。

當然。

她還不至於在這種場合作死,弄點毒神馬的。

「蘇夫人,自重!」

她和嬈嬈間猛然蹦出來了面無表情的管家大叔,一下子將蘇小安逼迫的退了幾步。

「叔,您這是什麼意思?」

蘇小安氣得簡直要原地爆炸了!

被冷斯諾天天威脅嘲諷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連一個管家也要給自己臉色了嗎?

「沒什麼意思…」

管家面無表情臉上沒有一絲絲波瀾。

「就是想要告訴蘇夫人您小心一點,琛夫人現在懷著孕,可是經不起什麼驚嚇,也經不起的折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