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樓內,伴隨著夜色,越來越的武修聚集,這酒樓的地底,有著一處虛擬空間,進入酒樓的武修,多半都踏入了其內。

此刻,二樓休息密室,屋門前有一陣敲門聲響起。

「咚咚!」

「前輩可在屋內,酒樓的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在下來此恭請。」屋門外,隨之一道聲音傳來,正是白天的那位酒樓布衣小二。

屋內木台之上,葉飛此刻從盤膝中睜開雙眼,眼中有精光內斂。

「多謝告知,我已知曉。」木台之上,葉飛低聲回應。

他的靈識橫掃之下,這酒樓地底的須彌空間,自然無法逃過他的感知。

門外,布衣小二聞言,隨即抬手抱拳道:「前輩可持玉牌入場,晚輩就不多打擾了。」

說罷,那青年隨之轉身離去,看其模樣應該是去通知其他入住酒樓的武修,不得不得不說,這風雨樓的服務,還是較為周到的。

屋內葉飛隨即起身,定了定神后,便是移步向前打開屋門,向著酒樓的地底須彌空間走去。

風雨樓的二層之上,本身被須彌大陣籠罩,而地底的空間,則是主陣無疑,每一件休息密室內,都有著一條直通空間的樓道。

葉飛在穿過樓道之後,很快進入了須彌空間。

「來者,倒是不少。」

地底空間,葉飛抬頭望去,不禁內心暗道。

目光所致,可見前方遠處,一座規模宏大的拍賣場地,位於空間的中心,四周看台有序排列,應該分為兩層,二層是獨立雅間。

而相聚於此的武修,大多聚集在一層看台之上,形成包裹之勢,圍繞了中心的拍賣台。

這些武修,多時極為低調,就算是有仙境強者,多是也隱藏與第一層看台之內,至於二層的雅間,則是稍有人踏入。

聖墟 「是她……」

葉飛走進,隨即抬頭望向拍賣場二層。

武修者,多半性子內斂懂得隱藏,但並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拍賣場的二樓雅間,倒是有著兩座內的晶燈被點亮,其中一座內,傳來一道葉飛熟悉的氣息。

「嗯?他摘了面具,我一樣認得。」

二樓靠右的雅間內,此刻一位白衣女子,此時上前一步,她的目光掃向前方,透過眼前的透明光幕,落入了下方的人群之中。

其眸光,最終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大師姐,您在看什麼?」

「拍賣會的一層,都是些散修之輩,不值得駐目。」

雅間之內,白衣女子的身旁,此刻跟隨的宗門女弟子,忍不住輕聲開口道。

「沒什麼,隨便看看。」雲靈仙子面露輕笑,隨之很快收回了目光。

……

此時,下方一層看台,葉飛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而此時在他的一旁,只見一位藍衣青年,從遠處緩步走近,很快出現在了其眼前。

「葉兄,你也來了,白天走得匆忙,在下還沒來來得及多謝贈酒之情。」來者正是陳河無疑,此刻上前一臉的笑容開口道。

葉飛聞言,隨即也是淡笑一聲。

「此事,不值一提。」他直言開口回應道。

魂釀確實乃世間少有,不過葉飛手中的存量同樣有著不少,一小壺對他而言,確實不值一提。

再其身旁,陳河聞言目光不禁轉了轉,隨即嘿嘿一下。

「哦,如此看來,葉兄手中存貨定是不少,此酒很是不凡,在下願意出靈晶購買,葉兄只管出價,陳某定不會多言。」陳河此時連忙開口,臉上露出期待之色。

看台之上,葉飛此時輕輕搖頭。

「抱歉,魂釀雖好,但這世間已然再無其他地方能尋,還望陳兄見諒。」葉飛抬手開口,此刻直言拒絕。

武道界,蓬萊仙島早已消失在歲月之中,就算他在臨南海,進入那處仙島之內,怕是也不可能在尋到此酒。

陳河聞言,此時不禁暗嘆一聲,隨之也是不在多言。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拍賣場內,聚集的武修強者,已然有了數百之多,其中修為多大龐雜,這風雨樓的寶器拍賣會,對於實力似乎並沒有什麼要求。

不多時,看台中心,可見有靈光光幕閃動,隨之後方遮簾的拉開,只見一位灰衣,長須老者緩步走上了拍賣台。

「老夫李辰,在此多謝諸位捧場。」

「但凡在我風雨樓,拍下寶器的前輩,今後便是本樓貴客,古仙國百座城池內風雨樓分店,諸位前輩均可免費入住。」

那灰衣老者,此時滿臉笑容,隨之禮貌抬手抱拳。

說罷,那老者不在廢話,第一件寶器,被其從儲物戒指內拿出,抬手之下漂浮在了台上半空,爆發出滲人的幽光。

那是一把暗紅血刀,刀身煞氣瀰漫,有嗡鳴聲傳出,如似鬼哭狼嚎一般,讓人聞之可見菲非凡物。

「嗜魔刀。」

「極品靈寶,一位古境前輩,托本樓拍賣,此刀跟隨那位前輩,渡過九劫之境,其威能不用老夫多言,低價十萬靈晶。」

拍賣台上,那灰衣老者,此刻聲音洪亮,已然傳遍了整個拍賣場。

這魔刀,品質一般,但對於仙境之下,劫境的武修來說,無疑是不可多得的至寶,將其拿下,足矣抵抗天劫降臨。

靈器不值十萬靈晶,但抗下劫境天劫的靈器,則是大為不同。

「十一萬靈晶。」

「十二萬。」

「十五萬……」

前方看台之上,已然有武修出價。

單單是第一件寶器,就是靈器極品,按照這般下去,這場拍賣會,怕是有仙寶拍賣無疑。

此時,看台之上,葉飛對於這拍賣會,並沒有多大興趣,他手中的仙寶不少,更是有著一件先天靈寶,普通的寶器,入不了的他的眼。

目光閃動之下,他的靈識開始在場內伸延,眼中露出奇異之芒。

拍賣場內,大部分的武修,逐漸被葉飛的靈識掃過,卻是並未發現異常,若是有帝境強者隱藏,所說無法看透修為,但總能感受到一些異端。

洞察之眼,有預間威脅之力,若是帝境強者被他的靈識籠罩,他的識海內定會有所反應。

「看來,是找不到了。」看台之上,葉飛隨之收回了靈識,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他能夠在風雨城,停留的時間也是有限,如今之際只能等待那位帝境強者來尋他了,但願白天氣勢的爆發,已經引起了此人的注意。

……

「諸位,接下來這件至寶,乃是一件下品仙寶。」

「同等境界內,一件仙品法器的重要,無需老夫多言,低價二十萬靈晶。」拍賣台上那灰衣老者,隨之再次開口。

其聲音內,夾雜了靈識,此刻彷彿回蕩子在每一位武修的耳邊。

仙品法器,價值自然不止二十萬靈晶,這低價雖低,但場內武修眾多,怕是用不了多久,便會被抬至百萬靈晶的價格。 拍賣台上,隨著那老者的話語落下,下方看台之上,多數武修眼中,均是泛起了精光,仙品寶器就算還是在古仙國,那也是極為罕見的。

就在這時,看台二層左側,一座雅間之內,忽一股氣息橫掃全場。

「二十一萬,此寶本少爺要了。」那氣息不算強,但其聲音中,卻是透著一股難掩的氣勢,讓人不敢反駁。

拍賣場內,此刻眾人抬頭掃去,可見那雅間前方,一道菱形的微光忽閃,那是古仙國五宗之一,凌度宗的宗門符印。

此刻雅間內的聲音傳出,整個拍賣場內,頓時一片鴉雀無聲。

看台之上,葉飛不免緩緩抬頭,他的目光掃去,可清晰的感知到,那雅間之內開口之人,是一位相貌俊朗的錦衣青年,實力只有九重劫境。

但此人眉宇之間,滿是孤高之意,彷彿這場內之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此人是誰?」看台之上,葉飛收回目光,隨之低聲道。

在他的身旁,陳河聞言,不禁微微一愣。

「不是吧,葉兄,凌度宗的少主凌藤你不知道,此人的背後,可是有著五大宗門撐腰,底蘊可謂深不可測。」陳河隨即開口,目光望向葉飛,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宗門少主么……」

葉飛聞言,此時也是明白過來。

古仙國五宗,本身就是威名遠揚,身為五宗之一的少主,確實有著如此大的能量,讓場內的眾人不敢出價。

「右側的那間雅間內,想必也是五宗之一吧。」葉飛此時抬頭,掃向那白衣女子所處之處,隨之緩緩開口問道。

整個拍賣場內,二層雅間唯有兩座內有人,能夠與凌度宗平等而坐的,顯然也是五宗之一。

「你,你連雲仙宗的雲靈仙子都不認識?」陳河臉上的古怪之色,隨之不禁更濃了幾分,就算是山野小宗,雲靈聖女的名頭,多少都會有所耳聞。

看台之上,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

「你不也是五宗之一,為何不上二樓雅間,反而與我等記在一起。」葉飛收回目光,隨即望向身旁之人開口笑道。

此人倒也是有趣,說起來靈劍谷隨是五宗之末,但其宗門底蘊,同樣也是不容小視,這陳河絕對有資格進入拍賣二層。

「這個,陳某宗門內,師叔強者還未到,行事還是低調一點為好。」陳河撇了撇眼,此刻如實開道。

他的實力雖然不弱,但在這風雨城內,強過的武修著實不少,此人向來沒有什麼爭鬥之心,這般隱藏在武修之內,倒也來的自在。

葉飛聞言,隨即此刻微微一笑,隨之不在多問。

此時,那件仙品至寶,已然被凌度宗所得,前方拍賣台之上,那位灰衣老者,面色明顯有些不太好看,但也是不敢多言。

不多時,又一件寶器,隨之被此人拿出。

目光所致,那是一把金色得長劍,算是靈器的範疇,但前面半截斷裂,雖說材質不凡,其上鋒芒外露,但相比起前兩件寶器,無疑要差了許多。

看台之內,眾人目光掃去,隨即很快收回。

那老者見此情景,此刻上前一步,眼中有精光閃動。

「此劍,品質一般,但乃是一位大能前輩,年輕時所用的本命法器,老夫可以告知諸位,數百年前,那位前輩就已經是古境強者了。」

拍賣台上,灰衣老者直言開口道。

此言一出,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但此劍的品相著實一般,似乎並沒有想要拍下之人。

「咳咳,此劍,低價一千靈晶。」拍賣台之上,那位灰衣老者,此時也是面露尷尬之色,隨之緩緩開口說道。

這一次,與方才幾乎一般無二,拍賣場內仍舊是一片雅雀無視。

相對而言,這殘缺的金劍,劫境之下的武修使用到也算合適,但此地看台之中,多半都是達到了劫境的強者,自然無人出價。

一千靈晶不多,可買一件廢鐵,則是毫無意義。

此時看台之上,葉飛目光忽然一凝,眼中陡然精光。

「斬痕劍?」他的面色微變,此刻靈識掃過之後,在那斷劍之內,感受到了一股極為低弱的氣息,但十分的精純。

這般金劍與葉飛當年,在武道界使用的靈器一般無二,此劍早已被他融入了葉家守護大陣之內,當然不可能出現在古仙界。

靈識掃過之下,可見那劍身上的符文,還是與斬痕劍有些差距的,顯然並不是同一把。

「兩千靈晶。」看台之上,葉飛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這一開口,四周的眾人,不禁均是將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如同在看待一個傻子一般。

「葉兄,此劍不值啊。」

「你這是……」再其一旁,陳河也是忍不住開口。

看台之上,葉飛笑而不語。

前方拍賣台上,那位灰衣老者,在看到有人出價,臉上隨之露出笑容,這把金劍卻是殘碎之物,就算是一千靈晶賣出也值了。

此時場內,已然無人出價,就在那灰衣老者,準備開口定下歸屬之前,上方二層雅間之內,忽悠一道聲音傳來。

「我出,一萬靈晶。」

那聲音清澈,帶著幾分空冥,讓人聞之為其心動。

「雲仙宗!方才說話的,難道是雲靈仙子?」

「那聲音,清澈動人,應該是雲仙宗的聖女不假,能在此碰見,當真是一件幸事。」

「……」

伴隨著雅間的聲音傳來,四周看台之上,不免掀起一陣轟動。

就連葉飛身旁,那位靈劍谷的陳河,此時眼中也是不禁有靈光閃過,抬頭望向上方二樓,目光一刻也不捨得移開。

二樓雅間內,此時雲靈仙子臉上帶著笑容,目光透過眼前的光幕,落在了下方葉飛身上。

「大師姐,那只是一件殘缺的法器。」

「不值一萬靈晶……」

在此女的身後,雲仙宗的兩位女弟子,此時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我知道。」雲靈臉上的笑容不變,此刻地底望向下方,忍不住輕抿著嘴唇。

她也不知道為何,下方那人她在之前,明明沒有見過,但白天第一次見到之時,心中卻是出現一股莫名的熟悉之感。

此時,下方看台之上,葉飛抬頭望向上方,臉上不禁露出無奈之色。

「五萬靈晶。」他稍有沉吟,隨之再次開口。

拍賣場內,氣氛頓時被點燃,四周看台上武修,此時也都是一臉大有興緻之色,要知道古仙國五宗,本身無人敢輕易得罪。

而因為一件殘碎的法器爭奪,此事無疑是十分愚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