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桓正在進行夜間巡邏,看到一個人影坐在池塘邊,仔細一看,竟是綠芽。

「你嚇死我了!」

綠芽拍了拍胸口,拿着個小石子就向飛桓砸去。

飛桓穩穩接住,挑了挑眉。

「怎麼的,你這個愛哭的丫鬟終於被王妃娘娘趕出來了?」

這一句恰巧就說到了綠芽的痛處。

「要你管!」

綠芽使勁將飛桓推開,頭也不回的跑開了。

「誒!」

飛桓撓了撓頭,他不就隨口開了個玩笑。

正打算追上去看看,一抬腳踢到了什麼東西。

「香包?」

飛桓撿了起來,小布包上的刺繡十分精緻,裏面裝着一顆黑色的藥丸。

綠芽一個丫鬟怎麼會有如此上等材質的小布包?

飛桓瞬間起了疑心,將小布包收了起來,看了眼周圍,離開了。

羿王的卧室通常都是徹夜亮燈的,飛桓敲了一下門便進去了。

「殿下,這是從王妃娘娘的丫鬟身上掉下來的,瞧著有些不太尋常。」

皇甫司寒坐在書桌前,手裏拿着一卷書,溫暖的燭光微微搖曳。

「裏面裝的是什麼?」

「是一顆藥丸,不知道是什麼作用。」

飛桓拿出那藥丸仔細嗅了一下,搖了搖頭。

「刮下來一點拿去給石長老,剩下的還回去。」

皇甫司寒頭仔細看着手上的書,從始至終都沒有抬頭。

飛桓拿出了一個小刀,在那顆黑色的藥丸上颳了幾下,用紙包了起來。

「殿下,娘娘該不會真的是…」

飛桓心裏有些亂,一直以來瞧著羿王妃與綠芽都不像是細作,但夜醉心的身份實在有些可疑。

「下去吧。」

沒等飛桓說完,皇甫司寒揮了揮手。

「是。」

飛桓領命,立刻就離開了。

皇甫司寒抬眸,雙眸之中有了一抹冷意,看向了窗外。

視線所至的地方正是夜醉心的小閣樓。

從那一日後,夜醉心隻字未提那天晚上的事情,綠芽也鬆了口氣。

兩人還是之前那樣的主僕關係,但似乎少了些什麼,只有兩人明白。

「殿下,何時帶我去葯茗樓啊。」

本來說好第三日就帶夜醉心去查看情況的,但沒想到皇甫司寒沒見了蹤影。

夜醉心本想着自己去,但是自從二皇子出事之後,葯茗樓便被封了起來,即使她是羿王妃也進不去。

今日可算見到皇甫司寒,夜醉心便纏了上去。

「殿下說了再休息兩日就帶我去的,可不能食言啊。」

皇甫司寒喝了口茶,看向夜醉心。

「你急什麼,本王說帶你去就不會食言。」

夜醉心聳拉着腦袋,心塞塞的。

「臣妾是不急啦,但是畢竟殿下身體中還有一些餘毒,不去拿藥材的話,總歸不好的。」

夜醉心最主要的還是想去查看一下那種花毒,而且事關黎國,總不能讓自己再次被誣陷吧。

「夜醉心,你好大的膽子。」

皇甫司寒放下茶杯,視線直逼夜醉心的眼睛。

一而再再而三威脅羿王皇甫司寒的人,天下可僅有夜醉心一人。

「事關殿下安危!臣妾義不容辭!」

夜醉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習慣皇甫司寒這般了,膽子也大了許多。

果然皇甫司寒沒有多說什麼,但也沒有帶夜醉心去葯茗樓的意思。

「殿下,娘娘。」

飛桓不知何時到了兩人面前手裏拿着一個包裹。

「殿下先忙,臣妾先回去了。」

夜醉心是個很有眼色的人,一般他們主僕說什麼話她自覺就走開了。

「站住。」

皇甫司寒這次倒是沒讓月夜醉心離開,將飛桓手中的包裹甩給了夜醉心。

「拿回去收拾一下,即刻出發葯茗樓。」

夜醉心一臉懵逼的接過包裹,打開一看,裏面是一個白色的斜挎布包。

布包的材質十分特殊,看似輕薄卻十分的堅韌,那料子一摸便知不凡。

「娘娘,這個布包用的是特別材質,刀槍不入,不僅可以裝東西,關鍵時刻還可以保命。」

飛桓在一旁興緻勃勃的介紹這個布包。

「真的是給我的嗎?」

夜醉心抓着那個布包不撒手了,心裏不知為何有些暖意。

那日皇甫司寒問她為何不找東西裝着銀針,她說暫時還沒找到,沒想到他就送了一個。

「當然了,這可是殿下特意讓我為…」

「咳,夜醉心你還不去收拾?」

皇甫司寒輕咳一聲打斷了飛桓的話,掃了一眼夜醉心。

夜醉心甜甜一笑,把玩著布包愛不釋手。

「謝謝殿下!」

說完一蹦三跳的跑走了,綠芽跟在後面差點追不上。

「娘娘,慢點!」

飛桓撓了撓頭,殿下剛才怎麼不讓他說了?

明明就是特意為娘娘做的。

「飛桓,石長老那邊可有消息了?」

飛桓秒變嚴肅臉,低聲說道。

「石長老說還需三天才能知道那藥丸究竟是做什麼的。」

「不過…」

飛桓頓了一下。 就在空氣因為承浩突然的氣場轉變,陷入詭異凝滯的時候,我們的小承恩卻絲毫不受其影響,在不懈努力下終於爬到了自家爸爸身旁。

「巴~巴~。」

扭動著小屁股翻身坐穩,小承恩抬起肉乎乎的小手,抓住自家爸爸的衣服緩緩站了起來,將小臉蛋湊到爸爸面前,抬著小腦袋呼喚著。

而小傢伙奶聲奶氣的呼喚,終於打破了客廳里詭異的氣氛。

「吧唧~,我們家小承恩過來了啊!」

看著湊到面前自家寶貝閨女白嫩的小臉,承浩臉上的表情瞬間恢復成往日的親和,伸手一把將小傢伙抱入懷中,在小傢伙開心的笑聲中,低頭重重在白嫩的小臉上香了一個。

「哈~,哥你看你都問提的什麼要求。」

搓著胳膊,haha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對著同樣剛剛恢復過來,正摸著鼻子的金鐘國埋怨道。

「好了,現在也該吃午飯了,你們想吃點什麼,我給你們點外賣。」

對於剛剛承浩表現出來那三分薄涼、一分不屑、兩分不羈、四分上位者的從容的目光,金鐘國顯然也不願意提起,此時拍了拍手掌,從沙發上拿起被小承恩拋棄的手機,打開了外賣app對著眾人岔開話題的問道。

「不用了,我們帶來了拉麵(泡麵),就在哥你這裡煮著吃吧!承浩你覺得怎麼樣?」

既然來金鐘國家裡,不整蠱一下金鐘國,怎麼對的起這期節目。

「我隨意,其實拉麵也不錯,不過鍾國哥沒關係嗎?」

看著勾肩搭背,拿出事先準備好拉麵的haha哥和梁世燦,承浩一邊又將自家小寶貝放在了地上站穩,這才抬頭一臉笑意看著面色有點僵硬的鐘國哥笑道。

「真是的,點外賣不行嗎?為什麼要在家裡開火,而且還是吃拉麵?」

在承浩的注視下,果然鍾國哥直接爆發了,對於將健身當飯吃的他來說,拉麵與毒藥無它。

只見鍾國說著,就從沙發起身,奔著廚房裡開始忙活起來的兩人,面色不善的走了過去。

「呀!洗碗要放這麼大的水嗎?呀!為什麼要用紙巾擦手,剛剛不是已經洗完手了嗎?」

「啊西,你這個哥是真的厲害了,你準備節約到什麼地步?那麼節省,是準備將錢全帶進土裡嗎?」

「所以才說點外賣多好,呀!梁世燦你洗那麼多碗筷幹什麼,一會又要清洗,我就用煮拉麵的鍋蓋盛著吃就可以了。」

「好的哥,那我不洗了,不過哥你能不能先出去,真的像個大媽一樣,一直不停不停的念叨。」

…………………。

「承浩啊!小承恩先借我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