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是她只點了一部分,仍舊出了一堆餐,穆七就像是小貓咪吃飯,又優雅又高貴,每樣東西真的只是嘗了一點。

「小七,你家裡怕是有礦吧。」楊眉看著那些被她丟掉的東西心裡肉疼。

「沒有呀,我家有很多薔薇花,送你的項鏈就是我自己挑選的。」穆七很誠實。

「可是你不覺得你吃不完這麼多剩在這裡很浪費的?」楊眉可憐兮兮,真是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飢。

她是辛辛苦苦拿了獎學金才來讀書,生活也得小心翼翼,生怕有一點浪費。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穆七大大的眼睛有些無辜,「會很浪費么?」

從小在家裡她就是這樣,也從來沒有人說過她,她壓根就沒有概念。

「嗯,很浪費。」

「那我明天不點這麼多了。」穆七看了一下食堂其他人,好像自己是有點誇張。

由於她的誇張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這反而讓她不好意思羞澀起來,覺得自己像是外星人一樣。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

見她臉上的自責,楊眉心都要碎了,也不知道這樣的小可愛以後會嫁給誰,她一個女人都想要保護穆七好么!

「沒關係,你花的是自己的錢,你喜歡就好。」

小七隻要一露出這樣的神情,天上的星星別人都想要給她摘去。

「眉眉,我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以後麻煩你多多告訴我。」

「嗯,沒關係,你不用有太大的心理負擔,小事。」

穆七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第一天來就因為點餐而出名,當然還有更出名的是她的長相。

大家很快就傳開了,新生裡面有個白富美,長得漂亮家裡還有錢,一頓飯頂她們一個月。

以至於她第一天到自己的教室就引起了很多人注意,因為她本身也是亞洲人的關係,穆塵給她安排的就是華人班級,外貌上大家都一樣。

她一進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還聽到一些人在竊竊私語,似乎是在討論什麼。

「她就是那個千金小姐?長得也不怎樣嘛。」畢竟女人之間最大的就是虛榮和妒忌心。

「這還叫不怎麼樣,不知道你對自己的尊榮有什麼看法?」旁邊一個男生諷刺道。

「切,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一看她就是走關係進來的。」

「我看你是羨慕嫉妒恨。」

「我看你是瞧著別人長得好看。」

「喲,你不是說她不好看嘛,這下不是自打嘴巴了?」

「你……」

穆七雖然沒聽清楚他們說的什麼,但能從女生的眼中看出對自己的不滿和不屑。

「眉眉,我……是不是穿錯了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校服,也就只有她一個人,別人全都是穿得便服。

能將校服穿得像她這麼漂亮的,其她人還真是羨慕嫉妒恨。

「哪有,別人是嫉妒你,不用管。」

藝術大學本就比較自由,楊眉拉著她到空位坐下。

女生們將穆七視為天敵,男生則是對她很有好感。

「你就是穆七穆同學嗎?」一個男生主動套近乎。

「嗯,我是穆七。」她禮貌的自我介紹。

「哇,女神對我笑了,果然和傳說中一樣,又溫柔又甜美呢!」

「穆同學,我叫林楓,楓葉的楓哦。」

「我記住了,你好林楓同學。」

「嗚嗚嗚,穆同學真的好溫柔!」

穆七完全搞不懂,為什麼這些男生奇奇怪怪的,她不過就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紹而已。

「眉眉,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啊?」

「我的大小姐,你真是笨死了,真不知道怎麼長這麼大的,因為你又漂亮還這麼溫柔接地氣,讓大家覺得很難得。」

「我很漂亮么?」她身邊的人很少,誇讚她的自然也就少了。

「你要是不漂亮,那這個世界就沒有美女了。」

一句話讓穆七紅了臉,「哪有!」

她這含羞帶臊的模樣更是讓一群男生要瘋了,女生們則是橫眉冷對。

「切,一看就是個白蓮花。」

「就是,裝什麼純,噁心。」

「誰知道她怎麼進來的。」

就在教室鬧成一團,有人叫了一聲老師來了,穆七趕緊正襟危坐,像是幼兒園的小朋友。

今天是她第一次上課,她還有些緊張,不知道老師是個怎樣的人。

然而當這人一走進來,穆七直接就傻眼了。

倒也不是什麼外人,正是給她啟蒙教育的查理。

「查……」她剛想要叫出口,想到現在是在學校,沒想到那比她大不了多少的查理居然是這學校的老師!

仔細想想也對,現在她的年齡被修改成了18歲,查理的年齡當老師也很正常。

查理對她眨了眨眼,臉上卻維持著嚴肅。穆塵又怎麼會放心穆七一個人來,自然會提前安排好,查理只是其中之一。 顧柒將門窗都反鎖上,不讓任何人進來,也不願意讓人給她注射鎮定劑。

因為她怕,怕穆南樞覺得她已經好了就不過來。

穆南樞,穆南樞。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人的名字就已經刻在了她的心上。

想他的時候會疼,不想他時候也會疼,疼到了骨子裡。

顧柒手指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她身上已經被汗水打濕。

從天黑到天明,對她而言,像是經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直到門被人強行打開,穆南樞到了美國才知道這丫頭竟然沒有打鎮定劑,而且還將自己關在房中整整一晚。

平時這丫頭喝口葯就會皺著鼻子叫嚷半天說苦,這次她卻是讓自己身體被藥效折磨了整整一晚。

他不知道顧柒究竟中了多少分量的葯,她能不能撐下來。

穆南樞心中為她捏了一把汗,讓人打開門,卧室中沒有顧柒的身影。

「小柒兒……」穆南樞向來平靜的聲音此刻卻因為顧柒而改變。

他聲音都變了,語氣之中說不出的著急。

當他推開浴室門,發現顧柒躺在滿是水的浴缸,她滿頭滿臉全是水珠,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普通的水。

見到穆南樞出現的那一瞬間,顧柒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說了一句話,「我……還活著。」

穆南樞看小臉暈紅,髮絲緊緊貼在她的兩頰,這樣虛弱的顧柒他從未見過。

「小柒兒。」他聲音有些澀然,「對不起,我來晚了。」

顧柒虛弱一笑,「沒有……你來得剛好。」

她用手撫著穆南樞削瘦的臉頰,「小樞樞,我想了你一整晚,你知道嗎?」

這樣溫柔且虛弱的顧柒,穆南樞心都快融化成水。

他應該堅持早點過來,他昨晚要是在,他的小女人就不用受這樣的苦了。

不知道顧柒是怎麼撐過來,但是他知道,他的小柒兒是這世上最勇敢的女人。

「為什麼不打鎮定劑?」他抱著顧柒的腦袋,讓她依偎在他懷中。

平時生機勃勃的顧柒此刻就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氣,奄奄一息靠著他。

「因為我……想你要我,這一次,你是不是就找不到借口了。」

顧柒誠摯的說著這句話,她分明是那樣高傲的一個人。

穆南樞的心彷彿被人狠狠攥住捏了一把,讓他無法呼吸。

「真是個笨蛋,我怎麼會找借口?上一次是你自己作妖。」

顧柒對上他心疼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南樞,我想做你的女人。」

之前她有些小孩子心性,想一出是一出。

變身成仙 當昨晚被下藥的時候她才想明白,如果被關著不是南宮離,是另外一個男人。

兩人都藥效發作,她應該怎麼辦?她最後悔的是自己的身體連穆南樞都沒有碰過。

穆南樞用浴巾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來不及去準備那麼多。

他撤下所有的人,用浴巾將她身上的水珠擦拭乾凈。

穆南樞虔誠的像是一個信徒,溫柔的擦拭著她的小身體。

「小柒兒,還難受嗎?」

顧柒主動抱住了他,「有你就不難受了,你是我的葯。」

穆南樞低頭吻住她的唇,清晨的陽光灑落在床上兩人的身上。

在晨光之中,你能用肉眼看到那飛舞著的塵埃,還有兩人肌膚上淺淺的絨毛。

「怕嗎?」

「不怕。」顧柒堅定的看著他。

穆南樞將十指一根根和顧柒相扣,十指相扣,就是一生。

他的腦海回憶起過去和顧柒相遇的畫面,她落在他的懷中,一臉邪魅。

「是啊,小哥哥,搞基么?缺男朋友么?你看我怎麼樣?」

「小樞樞,我乖乖聽你的話,好不好嘛。」

「小樞樞,今晚既然你來了,我便不會讓你離開了。」

「要了我吧,我要成為你的女人。」

「南樞,以後的路,我陪你。」

歡笑的她,調皮的她,可愛賣萌的她,一顰一笑早就入了他的心。

他在顧柒耳邊輕喃一聲:「我的小柒兒……」

經過了一晚上的藥效,顧柒已經準備好,但仍舊有一些痛。

顧柒疼得淚水滑落,「穆南樞,你混蛋!」

她一口咬在穆南樞的肩膀上,穆南樞沒有動作,任由著她發泄。

顧柒終於得償所願,她覺得自己那顆心終於被填滿。

前段時間她一直覺得穆南樞肯定是有些難言之隱的疾病,不然為什麼他都不碰自己的。

然而今天之後顧柒就被打臉,以前口口聲聲說要吃了穆南樞的是她。

到了最後只剩下她啞著嗓子求饒。

「南樞,不要了,不要了。」

她太小看一個禁慾多年的男人剛剛開葷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穆南樞咬著她的耳朵柔聲哄道:「小柒兒乖,最後一次。」

「你大爺的,上一次你就說最後一次,你叫最後還是叫一次?」

平時看著穆南樞就是一個矜貴的王子,不過誰來告訴他,這人為什麼從書生變成了野獸!

以前她覺得穆南樞的身材超級好,皮膚又軟又彈性,她看一輩子都看不厭的。

今天她壓根就沒有時間去欣賞。

昨晚她自己為了抵抗住藥效,她努力了整整一夜,在精疲力盡的時候她嘴賤。

天真的顧柒這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

就像是列車不到站就會一直向前行駛,列車總是會到站。

但穆南樞這列車,你不知道他的站點在哪裡,什麼時候才會停下。

平時也沒見他健身,顧柒壓根就不知道他的體力為什麼會這麼好。

「大爺,已經好幾個小時了,你能不能休息一下?」

穆南樞那張俊美的臉上滑下一顆汗珠,顧柒又花痴的覺得真帥。

這樣的小樞樞好像從雲端走下人間,身上有了煙火氣。

他性感的薄唇輕輕喚著她的名字,「小柒兒,我的小柒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