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有人附和:「是啊是啊,真沒想到,長得那麼漂亮,心思如此狠毒!」

傅曦心裡暗自得意,跟我斗,哼!

金睿上前抱住她,連聲問:「傅曦,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金睿,我肚子痛,姐姐她不肯原諒我們,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呀!她不是跟小叔在一起了嗎?為什麼就是不肯成全我們?」

傅曦立刻撲進金睿的懷裡哭訴,既然已經丟臉了,她不介意吧把事情再鬧大點。

金睿怒瞪著傅歆:「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惡毒的女人!」

「我的女人也是你們能隨便冤枉的嗎?」

「小叔,我們知道你愛姐姐,可你離開這麼久,姐姐已經變了。剛才你也看到了,姐姐她…….嗚嗚嗚……」

人總是同情弱者,傅曦長得本來就不錯,再加上此刻梨花帶雨的可憐樣兒,眾人無不用帶著責備的眼神看莫琰和傅歆。

傅歆在心裡冷笑,她這個妹妹還真是好樣的,這種把戲還真是層出不窮。

剛要開口,就聽見一個嬌俏的女聲:「哥哥,明明就是她自己故意倒在地上的!」

傅曦抬起淚眼看著她:「你……你這是說我冤枉她嗎?這裡的人都看到了,不信你問他們!」

「好了,你不用再裝了,這裡有我剛剛拍下的一段視頻,可以放給大家看看!」

他把手機交給店員,轉眼看向莫琰和傅歆。

「琰少爺,傅小姐!」

「原來是冷少,這位是……」傅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

「這是我妹妹冷亦云,剛從國外回來!」

「希姐姐,你真漂亮,以後你就是我朋友了!」

傅歆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單純善良的女孩!一下就喜歡上了。

店內已經開始播放金煊錄下的視頻,由於金煊巧妙的拍攝角度,大家終於看清楚了事情發生的全過程。

「哎呀,這女人的心計真是太毒了!」

「我活這麼大,這種事還是第一次見,真是聞所未聞!」

「見過不要臉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傅曦這次真的丟臉到家了,她只能哎呦哎呦的叫喚肚子疼,讓金睿趕緊送她去醫院。

在眾人的指責聲中,金睿也顧不得質問她,抱起她灰溜溜的走了。

「冷少,謝謝你!」

金煊淡淡一笑,「不知二位可否賞個臉,一起喝杯咖啡吧!」

傅歆看了看莫琰,許是因為冷亦云誇傅歆漂亮,莫琰心情好,所以點了點頭。

幾人來到路邊一家咖啡店,點好咖啡。

「傅小姐和你妹妹是親姐妹嗎?」 戲幕客 金煊想到昨晚的事,還是忍不住問到。

「是啊,不過是同母異父的。」

咖啡端上來的時候,傅歆拿過莫琰的那杯,加了二分之一奶,沒有加糖,拿起湯匙攪了幾下遞給莫琰。

「冒昧的問一句,傅小姐,你身上有沒有什麼胎記之類的?」

「冷少,你不覺得這些不太合適嗎?」

莫琰的語氣有些冷,傅歆也有些奇怪。

「希姐姐,莫哥哥,你們別見怪,是這樣,我哥哥有一個青梅竹馬,不過在她十多歲的時候突然就失蹤了,我哥這些年一直在找她。」

傅歆瞭然的點點頭,看見金煊期待的目光,略帶抱歉的說「恐怕冷先生要失望了,我身上並沒有什麼胎記。」

金煊扯扯嘴角,「沒什麼,這些年習慣了。」

「冷少,感謝你的邀請,出來這麼久,小歆應該累了,我們先告辭了」

莫琰說完順勢拉起傅歆,走出了咖啡廳。

一晃眼,半個月已過。

這段時間,傅歆覺得自己無比的幸福,她知道其實兩人都在迴避以前的事情。

他們好像要把缺失的這些年都補回來,莫琰極盡所能的寵她,每每在他情動的時候,他會吻她,然後一遍一遍叫她的名字。

想到昨晚的瘋狂,傅歆不免有些臉紅,她打開抽屜最下層,找到一個小藥瓶,拿出一粒吃了下去,然後神色複雜的看著藥瓶發獃。

她不知道吃避孕藥對還是不對,她只知道現在的幸福是她偷來的,以前的事情不提,並不代表不存在,而且自己還有很多事沒有做。

隱婚纏情:段先生輕點寵 深吸一口氣,把藥瓶藏好。

手機響,她穩定了下情緒,接起。

「在幹什麼?」莫琰沉穩有力的聲音響起。

「想你啊!」那邊沉默了下。

「穿正式點,一會帶你出去吃飯」

「好!」

掛斷電話,傅歆去浴室洗了個澡,挑了一件正式的禮服換上,給自己畫了個淡妝。

收拾完,莫琰的車也到了,看到她時,免不了還是驚艷了一下,一時覺得有些蠢蠢欲動。

沒等她坐穩,莫琰大手一撈,就是深深一吻。

傅歆靠在他胸前喘著氣,「我今天漂亮嗎?」

莫琰貼著她的耳朵輕啄了下,「漂亮……如果不穿就很更漂亮了」

傅歆拍他一下,起身坐好。

「今天有事嗎?穿這麼正式?」傅歆看著他也是一身正式西裝。

莫琰笑了笑,不說話。

傅歆更好奇了,這麼神秘,肯定不是正式的宴會,自己還沒有離婚,他不可能正大光明的帶自己出席,到底是什麼呢?

目的地是一家新開的法國餐廳,環境優雅。

跟著莫琰去過很多的高檔餐廳,因此,傅歆也沒有再多想,只當是吃飯。

一進入餐廳,她才發現偌大的餐廳竟然沒有其他顧客。

小提琴高亢優雅的旋律響起,「傅小姐,請問能否跟你共舞一曲?」

轉過頭,看見莫琰紳士的朝她微微欠身,伸手邀請。

她抿嘴一笑,搭在他的手上,兩人隨著旋律旋轉了起來。

他倆誰也沒有說話,深深地凝望著彼此。

「小歆,還記得我曾經問過你,想要一個怎樣的求婚儀式。」莫琰突然開口。

莫琰停下舞步,變戲法似得從懷裡掏出一支玫瑰,另一隻手中拿著一顆精緻的鑽戒。 莫琰單膝跪地,深情的說:「小歆,那時候你說只要一個戒指,就能套住你,現在,你願意嫁給我嗎?」

傅歆看著他手裡的戒指,萬萬沒有想到莫琰會跟她求婚,她的心一下子就亂了,只是楞楞的看著莫琰。

他的臉上掛著笑,眼神帶著堅定,她好像突然就能讀懂那眼神,如此堅定,篤定她會同意的吧!

莫琰也不催她,耐心的等待著她的回答。

沉默良久,她注視著莫琰,一字一句的說道,

「琰,對不起。」

莫琰料定她一定會欣喜若狂的同意,他想不到她離婚不是因為自己回來還會是別的原因,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精心準備的求婚竟然是這個結果,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

「你還忘不了金睿是嗎?是不是從我回國開始到現在的一切都是你裝的?你一直在利用我。」

傅歆強忍淚水,聽著他如此傷人的話,嘴唇輕微顫抖著,連連搖頭。

「不……不是,我只是…….」她欲抓住莫琰的手,卻被一把甩開。

莫琰的雙眼透著濃濃的失望,逼自己放下以前的一切去跟她求婚,結果呢?

「琰,你聽我解釋!」

「夠了,只怪我自己一次一次把尊嚴放在你腳下任你踐踏,讓你一次次玩弄我的感情。」

說完把戒指盒子隨手一扔,快步走出餐廳。

傅歆被甩在一邊,慢慢滑落在地面,眼淚無聲而落。

琰,你對我的不信任,傅曦和金睿這些年不斷的陷害,我已經不想再愛了,愛只會讓我變得脆弱,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我不能當只鴕鳥躲在你的臂膀保護之下,爸爸還在等我為他報仇。

開車一路狂飆,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后,莫琰那輛勞斯萊斯停在別墅門口。

莫琰紅著眼睛,滿腦子想的只有「她拒絕了」四個字,呵,他怎麼會天真的以為她是因為自己才離婚。

下了車,莫琰黑著一張臉進了別墅,阿離正納悶怎麼少爺一個人回來了,可看少爺那臉色,她也不敢問。

傅歆找到了被莫琰丟棄的戒指,緊緊攥在手裡,出門攔了輛計程車。

回到別墅,她上樓來到莫琰的房門外,敲了敲,沒有回應,他大概不會再理自己了吧!

她苦澀的笑了笑,轉身準備離開。

身後門響,緊接著她感覺腰間一股大力,一陣天旋地轉,她被甩在了莫琰房裡那張大床上。

莫琰雙眼充血的壓著她,「金睿就那麼好,值得你一次一次拒絕我?」

說完也不等她開口,俯下身狂亂的吻她。

傅歆拚命搖頭,掙扎,莫琰撕扯著她的衣服,她慢慢停止掙扎,任淚水在臉上肆虐。

感受到她輕微的顫抖,莫琰抬眼,看見她的眼淚,頓時心煩氣躁起來。

猛的站起身來,「滾!」

傅歆捂著胸口被撕爛的衣服,踉踉蹌蹌的走到門口,回頭看了莫琰一眼。

他背對著她現在窗前,雙手撐在玻璃上。

她哽咽一句:「琰,對不起!」說完開門跑了出去。

從那以後,莫琰真的不再理會她,有時會在深夜到她房間,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需索,她總是能夠聞到各式的香水味。

她想,這樣也好。

日子一直在這樣的氣氛中過著。

這天下午,傅歆接到金睿的電話,約她見面,說談離婚的事。

來到約定的地點,不止是金睿,傅曦也在,不得不佩服傅曦,不知道怎麼跟金睿說的,金睿竟然又相信了她。

坐下后,她也不廢話:「離婚協議擬好了?」

「姐姐,著什麼急呀!」傅曦帶著虛假的笑容道。

「我以為你會比較著急。」傅歆微笑著說。

傅曦看著她那刺眼的笑容,拿起咖啡喝了口,眼神中略過一絲嘲諷,一會看你怎麼笑得出來!

姐妹二人正在針鋒相對中,咖啡廳內一陣騷動,傅歆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去,只見門口進來一對外表出色的男女。

女的一頭栗色捲髮,舉手投足無不風情萬種,正是最近炙手可熱的電影明星,而男人正是莫琰。

傅歆感覺自己的心抽了一下,她以為自己不會再心痛,他帶著身上的香水味上她的床,傻子也知道他幹什麼去了。

「你們是故意的。」傅歆肯定的說。

「姐姐,你真可笑,我們怎麼可能事先知道他們要來。」傅曦掩飾不住的得意。

她確實是故意的,她找人向這個明星的經紀人打聽過,得知的行蹤。

她要看看,傅歆還怎麼在她面前擺譜。

「嘖嘖,小叔還真是受歡迎,這麼看來,他也沒有多愛姐姐么,莫不是你一直都是自作多情?呵呵……」

傅曦再也止不住的笑起來,傅歆沒有理她。

她看見那個女星大半身子都掛在莫琰身上,曖昧的在他耳邊吹氣,他們並沒有看向自己這邊。

傅歆覺得有點氣悶,她借故去了洗手間,用涼水潑了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出了門,走過長廊拐角處,被旁邊伸出來的手拽了過去。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她想掙脫,卻發現是傅曦,她可不想專賣店的事情再一次上演,就跟著她走,她也想看看她又要耍什麼花招。

來到一個花架後面,傅曦鬆開她,抬著下巴,倨傲的看著她。

「姐姐,你也看到了,一個男人只有玩膩了一個女人之後才會去尋找下一個目標,很明顯,小叔已經不要你了,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應該快點離開他!」

傅歆不以為意,「你現在懷著身孕,金睿會為你守身如玉嗎?難道他也不愛你了?」

傅曦被她一噎,確實,金睿確實外面有女人,

「姐姐,不管你再怎麼變,你永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這次也不會例外,莫琰這麼出色的男人,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他,我一定會讓他愛上我!」

「呵」傅歆冷笑一聲,「你還真是見一個愛一個,據我所知,莫琰可沒有興趣養別人的孩子,況且她愛的人只有我。你能搶走金睿,那是因為我不愛他,但是莫琰不一樣,他只能是我的!」

傅曦不服氣的道:「咱們走著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