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斯此時笑著勸解到,一副老好人的模樣。

「找錯人?怎麼可能找錯人!他身上的氣息如此濃郁,我們肯定不會認錯。」

陰厥開口反駁道,他決不相信自己會認錯人。

「還有,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們家族的事?」

陰厥疑惑的看向馬爾斯,出聲詢問起來。

他並不知道馬爾斯是多久來的,也不知道方才發生的事情,故而有此一問。

「我啊,我是……」

「算了,這個不重要。」

馬爾斯剛想解釋,陰厥則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陰蝕,我們一起出手,務必要把他給滅殺!」

陰厥的雙眼寒芒密布,他剛剛在白髮男子的手上吃了虧,可不會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

馬爾斯見自己的話被打斷,不由得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頭。見陰厥還想對白髮男子出手,馬爾斯想了想后,沒有再阻止。

他早就來到了這裡,本來他是不打算出來的,結果陰蝕對姜辰出手,他便不得不出面阻止。

「哎,這人真不是被你們家族驅逐的族人,你們怎麼不信呢。哎,不信的話,我也沒辦法了,你們愛怎的,就怎的吧。」

馬爾斯無奈的攤了攤手,向後退了兩步,表示不再管他們之間的事。

白髮男子一直沒有說話,儘管馬爾斯在幫他說話,他也沒有出聲承認或者辯解什麼。

而陰蝕此時倒是跟白髮男子的狀態有些相似,在陰厥說出一起對付白髮男子這句話時,陰蝕只是皺了下眉頭,沒有說話。

「陰蝕?你在想什麼!還不準備動手!」

陰厥見陰蝕還皺眉站著沒有動靜,心裡頓時一急。

光靠他一個人,可是沒辦法解決掉白髮男子的,反而還會被解決掉。

「既然是我們認錯人了,那我們這就離開。」

陰蝕突然開口道,話音一落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什麼?陰蝕!該死的!」

陰厥被這突然的變故弄得瞬間一懵,看著陰蝕的身影直接消失,陰厥心裡頓時一慌。

狠狠的瞪了白髮男子一眼后,陰厥也連忙離開。陰蝕不在,他還真擔心白髮男子會突然向他出手。

「這就走了?」

姜辰看著兩人突然消失,不免一陣遺憾,他還打算等兩人把這個白髮男子給收拾了呢。

這白髮男子是奔著被自己殺死的這幾個人來的,姜辰可不覺得這人會就這麼算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看起來像死屍一樣的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方才直接對我出手也就算了,剛剛走之前好像還朝我看了一眼。」

姜辰在陰蝕離開之時,分明的察覺到陰蝕看了他一眼,讓他不由得心裡一凝。

陰蝕兩人消失以後,白髮男子便把注意力放到了姜辰和馬爾斯的身上。

「你是誰?你彷彿對我很熟悉?」

白髮男子看著馬爾斯,眼裡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我是誰對你來說並不重要,我呢對你並不太熟悉,不過恰好知道你的身份罷了。」

馬爾斯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我的身份?」白髮男子的眉毛一挑,「你知道我的哪個身份?」

「嗯,應該都知道吧,不過也有可能是我瞎猜的,誰知道呢。」

馬爾斯輕笑一聲,說出的話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咳!咳咳!」

姜辰可沒心思聽兩人在這兒猜謎語,直接輕咳兩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我說,你們要不換個地方在慢慢聊?這可是我家,你們這不請自來,怕是有點不合適吧。」

姜辰表明了自己的送客之意,不管是白髮男子,還是馬爾斯,姜辰都想讓他們趕快離開這裡。

畢竟這兩人的實力都很強,姜辰可不敢留兩人過夜什麼的。

「哈,我還說還跟你敘舊,結果你就這麼趕我走啊。」

馬爾斯聽到姜辰的話后,輕笑著調侃到。

「敘舊還是等以後吧,等我什麼時候跟你實力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再好好敘舊。」

姜辰的話明確的表明了自己意思,讓馬爾斯不由得啞然一笑。

「好好好,那雲兄弟,我們不如就先離開,你覺得怎麼樣?」

馬爾斯看向白髮男子,輕聲建議到。

白髮男子聽到馬爾斯的話后,則是直接變了臉色,因為馬爾斯直接叫出了他的姓氏。

白髮男子姓雲,名叫雲從舟,不過這是他尚在雲家之時的名字。

自從離開雲家以後,他便再也沒有用過這個名字,外人根本沒可能知道他的這個名字。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姓氏?」

雲從舟的臉色陰沉下來,這還是他從出現在姜辰面前以來,首次變了臉色。 「這個我們還是等會兒再慢慢聊吧,你沒見姜兄弟已經下了逐客令了嗎。」

馬爾斯輕輕一笑,並沒有直接回答雲從舟的問題。

雲從舟聞言這才看向姜辰,不過他對姜辰可沒什麼好感,因為他的手下,方才都折在了姜辰的手裡。

「你殺了他們?」

雲從舟指著地上的三號等人,緊緊的盯著姜辰,等待著姜辰回復。

「額,我說我是出於自保,你信嗎?」

姜辰扯出一個笑容,輕聲解釋道。

「既然是你殺了他們,那麼你就替他們陪葬吧。」

聽到姜辰的話后,雲從舟的臉色頓時一冷,沉聲說了一句以後,雲從舟便直接動手。

只見一道白芒突然從雲從舟的手上飛出,直接朝著姜辰的眉心射去。

姜辰只覺得眉心寒意大作,連忙想躲開,結果卻發現自己彷彿是被鎖定了一般,根本就躲不開。

「這是什麼東西?」

姜辰心裡慌了,他嘗試著阻擋,隨手從地上撿起一塊石板便白芒扔去,結果石頭卻直接被白芒洞穿,而白芒的速度依舊不減。

而且緊接著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姜辰突然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彷彿被禁錮在了原地一般,連眨眼睛都成了奢望。

「卧槽,姜辰你快躲開啊,你怎麼了?」

二青見姜辰突然停住不動,心裡頓時一急,猜到姜辰可能是出什麼事了。

來不及多想,二青直接伸出雙手,欲要直接把白芒抓住。

雲從舟在白芒飛出以後,便沒有其他動作了,似乎對自己的這道白芒十分自信。

「哎,這又是何必呢。」

正在二青即將抓住白芒的時候,馬爾斯突然輕嘆一聲。

然後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而那道本來朝著姜辰飛去的白芒,卻突然換了方向,朝著馬爾斯飛了過去,然後被馬爾斯用右手手指夾住。

「你為何阻我?」

雲從舟皺著眉頭,神色頗為凝重的看著馬爾斯。

「這些人並沒有死完,還活著不少呢,你別激動啊。」

馬爾斯連忙回答道。

雲從舟聞言一愣,連忙仔細查探起二號等人的狀況。

此時的姜辰也發現自己又可以動了,姜辰的拳頭不知覺的緊緊攥起,心中憤恨無比。

「該死的,差點就死了!」

姜辰暗罵一聲,如果不是馬爾斯出手的話,毫無意義他已經是一具屍體。

二青方才肯定是擋不住那道白芒的,畢竟那白芒連石板都能輕易洞穿。

姜辰朝著馬爾斯的指尖看去,發現那道白芒居然是一根銀白的髮絲,這讓他不由得心裡一凝。

「我本來以為天下之大,我至少已經有了自保之力,沒想到卻是強中還有強中手。」

姜辰覺得有些挫敗,關鍵的是,事到如今,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提升實力。

二青此時跟姜辰也是差不多的心情,他雖然是知道進化者的存在,也知道有些進化者很強,但是他卻是第一次遇到。

方才就那一根小小的髮絲,竟然讓他從心底感到恐懼。

「現在對他來說,活著還不如死去。」

雲從舟看著渾身焦黑的二號,雖然二號的確還活著,但是正如他所說,這個狀態的確是生不如死。

雲從舟沉著臉看向姜辰,顯然是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姜辰。

「你可以試試,縱使你強,我也並不是泥捏的,想要我的命,你也得付出代價!」

姜辰一臉平靜的說道,此時的他,居然有了直面雲從舟的勇氣。

或許是知道自己難逃一劫,再或許是覺得自己有一搏之力,此時姜辰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

他只是清楚的知道,他姜辰從來不是一個輕易認慫的人,哪怕是對手再厲害,他也從來沒膽怯過。

「讓我付出代價?」雲從舟聞言眉頭一挑,「那麼我倒想看看,你要怎麼讓我付出代價。」

隨著雲從舟的話音落下,姜辰只覺得一股壓迫力從雲從舟的身上湧出,朝他壓了過來,讓他竟有些穩不住腳步。

「來吧,我們一起,我倒要看看這白毛龜到底有多厲害。」

正在姜辰死死對扛著雲從舟的氣勢時,二青站了出來,按住了姜辰的肩膀,讓姜辰穩住了身子。

二青一臉挑釁的看著雲從舟,說出的話讓雲從舟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蜉蝣撼樹,不錯,不錯。你們的勇氣我很欣賞,我會讓你們留個全屍的。」

雲從舟站起身來,面無表情的盯著姜辰兩人,銀白色的髮絲開始無風自舞。

姜辰見狀吞了口唾沫,雖然說下定決心要好好的做過一場,但是此時也是難免緊張。

二青也是暗暗攥緊了拳頭,一臉的嚴肅之色,現在在場的就他的實力最弱,不過相比較姜辰而言,他反而沒那麼緊張。

「我覺得,你們之間完全沒必要出手。」

正在姜辰兩人同雲從舟之間的氣氛,已經劍拔弩張之時,馬爾斯突然說話了。

從方才姜辰說話之時,馬爾斯便一直沒有插嘴,只是饒有趣味的盯著姜辰。

不過眼見著兩方要幹起來了,他便又出來當這個老好人了。

「怎麼?你又要阻我!」

雲從舟看向了言笑晏晏的馬爾斯,毫無表情的面孔有了些許波動。

在雲從舟看來,姜辰以及二青兩人並不值一提,甚至是讓他正眼相看的資格都沒有。他之所以磨磨唧唧的一直沒動手,那全都是因為馬爾斯的緣故。

「真的沒必要,你的這些手下,都還好好的,不信你看。」

馬爾斯輕笑一下,然後他的手掌向上微微一抬。

地上變成黑炭的幾人身上便籠罩了一層金光,然後慢慢的懸浮起來,同時幾人的皮膚也是迅速恢復,不一會兒就變成了原本白凈的樣子。

「這……」

姜辰和二青對視了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裡的驚色。

馬爾斯這一手不可謂不厲害,簡直是讓人驚掉眼球。因為姜辰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幾人體內的生命氣息變得濃郁起來。

甚至都能察覺到幾人的眼球在微微顫動,彷彿下一秒就要睜開。 雲從舟的臉上也是帶著驚色,他此時已經維持不住面無表情的樣子了。

「殺人術,亦能救人。」馬爾斯的臉上依舊是笑意盈盈,「不過,這一位我就無能為力了。」

馬爾斯的話音突然一轉,目光落在了三號的身上。

「阿木!」

雲從舟看著頭上露出一個血洞,早已死去多時的三號,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

姜辰目光閃爍不停,沒有說話。這人雖然不是死在他的手上,但是跟他可脫不了干係。

「他們怎麼還沒醒?」

雲從舟抬起眼眸,看向馬爾斯。

「這是我刻意為之,他們雖然身體的傷勢痊癒了,但是精神缺很虛弱,還是好好的歇息一下最好。」

說著馬爾斯放下手,幾人也隨之落到地上。

「怎麼樣,我說你們之間沒必要出手吧,死掉的這小子,是死在藍色體恤衫的那小子手上的,跟姜辰沒什麼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