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大帝又再一次的觸發僵硬和眩暈效果,眼睜睜的看着各種火系魔法和箭矢打到自己的身上!

林軒的火系魔法傷害何其恐怖,可以說他一個人的輸出堪比幾個同等級的元素法師奮力的輸出,儘管骷髏大帝是白銀級boss,可是在這短短的一分鐘里,血量在不斷的下降,已經掉了快一半了!

骷髏大帝遭此險境,卻沒有半點慌張,眼神里的嘲諷更甚!

只見骷髏大帝突然猛地將手中的紫色大刀刺入地面,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

「白骨大地!」

一陣漆黑的光澤從紫色大刀刺入的位置瘋狂的往四周擴散,不一會兒變瀰漫了整個大廳,待漆黑的光澤散去后,眾人驚異的發下腳下的石板地面突然變成了由慘白骸骨鋪成的大地!

同時,每個人的耳邊也傳來了系統提示:

「叮,玩家軒轅進入白骨之地,血量、魔法上限降低10%;攻擊、防禦降低10%;移動速度減弱30%;每秒鐘造成100點的持續傷害;玩家一旦死亡就會變成由骷髏大帝操縱的骷髏兵!」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好嚇人呀!」

兩女在白骨之地形成后,第一時間關心的居然不是自己受到的影響,而是被這環境所嚇得花容失色,使得林軒一陣無語,不過這白骨之地確實有點逼真,有點嚇人!

白骨大地虛弱玩家的狀態是在是有點多,比起林軒的大沼澤術,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且白骨大地的作用遠不止如此,白骨大地形成后,林軒製造的沼澤地已經被白骨所覆蓋,骷髏大帝不再收到沼澤地的減速效果,更過分的是,骷髏大帝頭上不斷的冒出+500的綠色數字!

它竟然是在回血!

林軒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了,要不要這麼變態,本來就難打,還能自動回血!這還叫別人怎麼玩啊。

玩家會被白骨大地慢慢的吸取血量,然後轉化到骷髏大帝的身上,這一瞬間,林軒甚至有點感謝系統,幸虧限定了人數,不然來的人多的話,骷髏大帝豈不是瘋狂回血,而且每死一個,都會變成骷髏大帝所操縱的骷髏兵,這樣下去,骷髏大帝豈不是萬人敵!果然不愧是戰將級boss,沒有一個是容易對付的!

怒熊的臉上充滿了沉重,他們果然還是小瞧了這個骷髏大帝,不過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戰下去了:「軒轅,小青,小刀,還有1分多種我身上的煉金藥劑效果就要消失了,你們全力輸出,到時如果還不能殺掉骷髏大帝,你們就跑,能走一個是一個!」

怒熊本身就不是全體質加點的血牛騎士,能扛到現在全靠煉金藥劑的加成以及蘇蘇餅乾加的buff和瘋狂的治療!可要是沒有煉金藥劑加的血量,也許骷髏大帝一個暴擊,或者隨便一個技能就能秒殺掉自己,沒有了自己在前面扛傷害,其他的幾人也都會成為骷髏大帝的刀下亡魂!

是死是活就看這最後一分多鐘了! 赤丘山脈綿延數千里,位於太荒山脈的余脈處。

赤丘山脈內靈氣濃郁,生長了不少的野生靈藥和異植,更有妖獸在山脈內橫行。

余家是赤丘山脈內的一個二流修仙家族,經過家族兩百多年的積累,余家在鳳巢山培育出一條二階上品靈脈。

余家有人口近萬人,修仙者的數量卻還不到百人,余家這一代的族長是築基九層的余洪淵。

早些年余洪淵被人打成重傷,已經結丹無望,之後就一直注重對家族後輩修士的培養,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培養出一位金丹真人。

只是自從余洪淵出事後,余家就一直小災不斷,有將近十位修士接連死亡,十幾年來驗出的後輩修士中靈根最好的就只有一個雙靈根。

餘明延就是出身赤丘山余家,今年十六歲,他是金火土三靈根,修為在鍊氣六層。

哈哈哈!

一道激動的笑聲從餘明延的口中發出,他雙目泛紅,頭髮凌亂,一張清秀的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等到這笑聲停下后,餘明延身體一陣搖晃,只覺得腦中一股暈眩感傳來,纖瘦的身體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過了片刻后,餘明延口中發出一陣微微的打鼾聲,他這是疲憊太狠,身體倒地后就直接睡了過去。

餘明延這一睡就睡了七八個時辰,醒來后肚子就傳出一陣咕咕叫聲,他這是被餓醒的。

餘明延利落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揉了揉乾癟的肚子,一臉興奮的向面前的桌子看去。

桌子上擺放的東西不多,有一盒金紅色墨塊、一支青玉狼毫筆、一沓淡黃色符紙和一張畫好的靈符。

餘明延的目光就落在那張畫好的靈符上,這張靈符是一階上品的火鴉符,符篆的攻擊力堪比鍊氣後期的修士。

「耗時一個月,終於將火鴉符畫了出來!」

餘明延將火鴉符小心的拿在手中,仔細觀看了片刻,又重新放到了桌子上。

他現在全身凌亂,需要徹底梳洗一番,解決腹中的飢餓后,還要帶着火鴉符去見族中的築基長老。

他現在僅有鍊氣六層的修為,但火鴉符的力量卻相當於鍊氣後期的修士,這也意味着他在關鍵時刻,可以擁有鍊氣後期的戰力。

餘明延梳洗的速度很快,僅僅用了半刻就收拾完畢,然後將火鴉符小心的揣進懷中,向族中的食堂走去。

余家有專門的食堂,食堂內普通飯菜會對族中的修士全天免費提供。

除此外,食堂每天會對鍊氣初期的修士提供一碗靈米粥、鍊氣中期的修士提供一碗靈米粥和一斤妖獸肉。

對於鍊氣後期修士,食堂則會每天免費提供一頓靈食套餐。

這一頓靈食套餐相當於鍊氣六層修士打坐三個時辰吸收吐納的靈氣量了,餘明延對此十分看重。

餘明延是金火土三靈根修士,身體的修鍊天賦十分平庸,平時又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去畫制符篆,用來打坐修鍊的時間其實並不多。

他能在這個年紀擁有鍊氣六層的修為,主要是依靠他爹留給他的財富,還有每個月家族給修士分發的修鍊資源。

「火鴉符成功製作出來,以後就不用再擔心坐吃山空了!」

餘明延看着前方的食堂,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修士修鍊每一項都需要錢財,而學習繪製符篆更是一項燒錢的事情。

他爹生前留給他的財富並不多,到了現在,就只剩下半塊靈石了!

「明延,你昨天怎麼沒有來食堂吃飯?」餘明菲笑着問道。

「我昨天繪製靈符有點太累了,就沒有過來。」餘明延笑着回答,和餘明菲一起走進了余家的食堂。

餘明菲是餘明延三堂叔的女兒,年紀比餘明延大一歲,她和餘明延都是三靈根修士,但她現在只有鍊氣五層的修為,比餘明延低了一個小境界。

「你還沒有放棄成為靈符師嗎?這些年你在靈符上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若是你把這些都用在修鍊上,說不定早就有鍊氣後期的修為了!」

餘明菲和她爹娘都覺得餘明延痴心繪製靈符不是一件好事情,靈符師極難培養,他們余家是一個很小的修仙家族,族內為了培養出一個二品煉丹師就已經消耗了大半的修鍊資源,根本就沒有能力再去培養一個靈符師了。

這些年餘明延在畫符上的開銷都是自己承擔的,一階中下品的符篆威力太小,成品符篆的價格也比較低廉。

之前餘明延繪製出來的一階中下品靈符,不僅賺不到一分錢,有時候還要倒貼一部分。

「明菲姐你放心好了,我以後肯定不會再賠本了!」

餘明延嘿嘿一笑,低聲對餘明菲說道:「我昨天繪製出一張一階上品的火鴉符,現在我已經是一階上品的制符師了!」

「你……」

餘明菲的聲音猛地拔高,又迅速壓了下去,她警惕的看了一圈周圍的人,發現沒有人看向她們,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餘明菲一把拽住餘明延的手腕,快步向食堂角落內那張無人的空桌走去。

「你說的是真的?你現在是一階上品靈符師?」

一階上品靈符和一階中品靈符雖然只差了一個小品階,但兩種靈符的力量卻有着極大的差別。

一階中品靈符的攻擊力遠遠比不上鍊氣中期的修士,即便是質量好的一階中品靈符,攻擊力也就相當於鍊氣三層的修士。

但一階上品靈符的力量就會陡然提升,一張一階上品靈符可以將一個鍊氣七層的修士打傷,這也讓一階上品靈符的價格變得十分昂貴。

「你見我什麼時候說過謊!」餘明延得意的說道。

「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我只是有點太激動了!」

餘明菲臉色微微泛紅,她一雙水潤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餘明延,笑着說道:「你成為一階上品靈符師,說不定族中的資源會向你傾斜一些,那樣你以後的生活也能好上很多!」

余家可以說是危機四伏,余家附近的周家出了一個異靈根修士,異靈根修士的修鍊速度要比二靈根快得多。

周家的這個異靈根修士和余家的二靈根修士年紀相同,但周家的異靈根在一年前就已經有了鍊氣九層的修為,而余家的二靈根到現在還是鍊氣八層!

「希望吧!」餘明延輕嘆了一口氣,心中有些不太確定。 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雖然一大群記憶中大名鼎鼎的電影人都落入西蒙的視線,但除了晚間《猜火車》首映之後一個電影節主題派對上與沃卓斯基兄弟聊過一會兒,西蒙就沒有再與其他幾人有過多接觸。

無論是克里斯托弗·諾蘭還是道格·里曼、喬恩·費儒等人,當下都還只是菜鳥。

拔苗助長的結果往往不會太好。

就像喬恩·費儒,這位好萊塢底層出身的草根電影人之所以能夠成為漫威電影宇宙的核心主創之一,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就在他曾經混跡這個圈子十多年長期摸爬滾打下來的深厚積累,充足的閱歷讓費儒無論是擔任導演、演員還是編劇、製片等工作都能夠遊刃有餘。

其實不止喬恩·費儒,就說這次的聖丹斯電影節,克里斯托弗·諾蘭、道格·里曼乃至本·阿弗萊克和馬特·達蒙這些人都是如此,一步一個腳印從底層爬上來,因此熟悉電影製作的方方面面,基礎足夠紮實,在電影行業才能走得更久。

沃卓斯基兄弟就是一個反例。

曾經的歷史上,沃卓斯基兄弟完成處女作《驚世狂花》之後,第二部作品《黑客帝國》就開始大紅大紫。

不可否認《黑客帝國》的經典與偉大,但《黑客帝國》三部曲后兩部質量的嚴重下滑也是毋庸置疑,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首部曲成功后沃卓斯基兄弟對項目的控制權大幅增加,兩人的電影創作能力卻沒有因此迅速提高。

而《黑客帝國》系列之後,兄弟倆直接就開始吃老本。

丹妮莉絲娛樂這次拿下沃卓斯基兄弟執導的《驚世狂花》發行權同時,也順勢買下兩人已經籌劃已久的《黑客帝國》劇本。

不過,西蒙短期內並不打算啟動這個項目,也沒有想過交給別人。

晚間的派對上,西蒙親自和兩人討論的話題就是《驚世狂花》之後的安排。許諾兄弟倆可以親自執導《黑客帝國》系列並給予充足預算的同時,西蒙的要求是他們必須至少再執導一部低成本電影積累經驗,還計劃安排兩人加盟即將啟動的《獨力日》擔任副導演,以便熟悉重磅炸彈電影的製作流程。

再完成一部電影並且參與一個大項目,兩三年也就過去。只要有心,足夠兄弟倆積累更加豐富的經驗。特別是參與《獨力日》的經歷,不僅可以讓兩人熟悉重磅炸彈的製作流程,更能夠讓兩人耳濡目染地學習其他人的電影風格。

這之後,才是啟動《黑客帝國》系列的好時機。

而且,《黑客帝國》系列結束之後,擁有一定的積累,沃卓斯基兄弟或許也不至於再直接淪落到開始吃老本的境地。

除了沃卓斯基兄弟,另外幾人,西蒙也親自做出了安排。

對短片《蟻嶺》表示認可之後,高門影業為克里斯托弗·諾蘭提供了製作一部長片的機會,西蒙親自安排了當初收編的英國暫定名影業團隊負責跟進,諾蘭也拿出了劇本更改,名字叫做《追隨》。

這已經是一個典型諾蘭風格環環相扣的懸疑故事。

故事講述一個喜歡跟蹤別人尋找靈感的作家比爾遇到了一個名叫柯布的竊賊,好奇心驅使下,比爾開始與柯布搭夥,一同闖入陌生人家中探聽別人隱私,這個過程中比爾遇到了一個女人並且愛上了對方,女人表示自己是黑幫老大的情婦,想要擺脫控制,但對方手中握有她的私密照片。

陷入情網的比爾利用柯布教授自己的技術闖入黑幫老大家中。

結果一無所獲。

比爾隨即發現,自己上當了,女人將他引導進黑幫老大家中,只是為了讓他成為另外一起盜竊案的替罪羊。

明白過來的比爾主動向警方自首。

然後發現,女人已經死亡,柯布也消失不見。反而是比爾自己又成了殺死女人的兇手。

原來,這一切都是幕後的黑幫老大做的一個局,因為並不是黑幫老大手中握有自己情婦的秘密,而是事實恰好想法。於是大佬派遣手下柯布去引誘自己的情婦,聽信柯布謊言的女人和他一起設圈套讓作家比爾入彀,目的是為了讓柯布從一起盜竊案中脫身。

得逞之後,柯布殺死了女人,比爾成了替罪羊,大佬徹底脫身。

這就是西蒙從諾蘭《追隨》劇本中捋出的故事脈絡,當下還是新人的諾蘭不止設置了這樣一個環環相扣的故事,還打算使用多線敘述和倒敘插敘等錯位手法。

西蒙依舊沒有拔苗助長的意思,這次只給了諾蘭300萬美元預算,還要求修改劇本。

西蒙很喜歡這個環環相扣的故事,但那些多線敘述和倒敘插敘就免了,這都是想要引起注意的新人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不得不使用的一些套路。因此西蒙的要求是不改變故事懸疑性的前提下,去到那些故弄玄虛的錯位手法,最終達到不玩套路也能讓觀眾拍案驚奇的程度。

這其實才最磨練一個導演講故事的功力。

另外的道格·里曼和喬恩·費儒幾人,同樣都拿到了與丹妮莉絲娛樂的新片合約,給出的預算都不算高,卻也都有著相當的創作自由度。

結束一天的工作,西蒙返回帕克城東南的山巔別墅,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