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是擋不住小奶娃的噠!

安德里漲紅了臉,流露出幾分窘迫。

他沒有面對過這麼直白的感情表達。

出生后不久,母親就去世了。

因為母親和父親的約定,父親不能再娶,可父親改變不了花心的性子,還是在外留下許多私生子,對他很冷淡,只會嚴格要求。

聽說母親那邊還有親戚,可父親不為他介紹,不允許他聯繫。

他是籠中鳥。

熱烈的情感像是一把火,燒得安德裏手足無措。

他是一個自律同時責任感很強的人。

手足無措的同時,他又擔心不回應會讓這個小孩很傷心。

本能的,他不喜歡這個軟軟的小孩很傷心,這個小孩比父親在外留下的那些弟弟妹妹好很多。

不,那群人和這個小孩根本沒法比。

小奶娃轉過去,又很快轉過來,還將系統遞過去。

「樂樂借給你抱抱,小統統很好抱抱的~」

【神算系統:不可以,別人不能抱我。】

小奶娃一頓,又趕緊將小狗狗收回來。

「抱歉啊,小統統不讓人抱的。」

想了想,她將小狗狗放下來,自己張開雙手,振振有詞。

「作為補償,那樂樂抱抱你吧~」

【神算系統:……】

安德里紅著臉。

「我沒有抱過小孩子。」

小奶娃才不管那麼多呢,她直接熊抱住安德里,開始往上爬。

「樂樂是大孩子了,而且樂樂很厲害的!」

安德里只能扶住她,生怕她摔下來。

他真沒見過這麼活潑的孩子,和他是兩個極端。

擁抱很溫暖,是他父親不曾給他的,也是早逝的母親不曾給他的。

他隱約,好像明白了什麼是親情,雖然他知道自己和這個小奶娃沒有親緣關係。

安德里捨不得鬆手。

察覺到目光的時候,他低頭,發現那隻叫做『小統統』的博美正盯著他看,表情很人性化,是鄙視的表情。

安德里:「……」

放下小奶娃,安德里指了指小狗。

「它太胖了,都胖成一顆球了,需要減肥,否則對身體不好。」

系統:「!」

「汪汪汪!」

這本來是一隻毛茸茸的博美,炸毛后,都要成為雪糰子了。

雪糰子朝著安德里汪汪叫。

系統以前不明白宿主為什麼討厭被人說胖,現在有人說它胖,它也不樂意了。

「汪汪汪!」

你才胖成球,你全家都是球!

小奶娃趕緊彎腰,將系統抱起來,摸了摸它的腦袋。

「別生氣啦,你不胖的,樂樂很喜歡你這樣的。」

系統委屈的嗚咽了聲。

【神算系統:我是你畫出來的,我怎麼可能會胖?】

「對噠對噠,小統統是不會胖的!」

話是這麼說,可等安德里和小奶娃不注意的時候,系統跑到了洗手間。

它稍微用了些能量,讓自己漂浮起來,照鏡子。

系統:「!」

這胖球是誰啊?

真的是它嗎?

系統直接炸毛,徹底成了一個雪糰子。

大受打擊的系統回憶起小奶娃畫畫的習慣。

它差點忘記了,小奶娃畫畫、剪紙都偏向圓潤。

所以宿主剪出來的小紙人胖乎乎的,小狗胖乎乎的,就連一條紙蛇,都肥嘟嘟的。

那宿主畫一隻小博美呢?當然也肉嘟嘟的!

小奶娃正緊挨著安德里坐著,近距離欣賞帥氣的王子彈琴,某剎那心有所覺,回頭看,發現系統正躺在地上,直接躺平了,成了一張白色的肉墊,渾身散發著生無可戀的氣息。

她用小爪子捂嘴偷笑。

小統統越來越像一條狗了,等將來擁有人類的身體,會不會越來越像一個人? 當初九金烏入體的時候,金蟬法相吸收了金烏的力量,開始產生了異變。

唐僧見此,主動的讓九金烏釋放能量給金蟬吸收,最後金蟬吸收夠了以後,把自己變成了一個金繭,這就是唐僧晚出關的原因。

最後幾天,金蟬破繭而出,樣子沒變,神通也沒變,只是多了一個浴火重生的神通,但是這個神通三千年才能使用一次。

唐僧看到這個神通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浴火重生?這個和金烏有什麼關係?和金蟬又有什麼關係?這個和鳳凰才有關係吧!

這到底是鳳凰出了軌,還是金蟬劈了腿?難道是被金烏翻了牆?

不過想歸想,這個神通還是非常不錯的,至少這又多了一條命啊!還是那種非常實用的,誰能想到,一個金蟬竟然有涅槃的神通?

出關后,唐僧在盤絲洞呆了兩天,和孫悟空他們聊了聊天,然後又問了一下黃眉的消息,但是眾人都沒有得到黃眉的消息,唐僧也不敢貿然的主動聯繫黃眉。

就這樣,三天後,唐僧啟程了。

「你們在這先呆著吧,等為師回來!」唐僧對孫悟空他們說道。

「是,師傅!」

「對了,百眼,你先回黃花鎮,然後告知百姓最近不要出門,悟空,你去前方打聽一下,前方千里之外,有一處地方叫獅駝嶺,那裡有一個獅駝國,為師要你們這段時間把獅駝國的消息打探清楚。」唐僧臨走前對孫悟空他們吩咐了一聲。

「是,師傅,保證完成任務!」孫悟空他們說道。

唐僧走後,百眼魔君並沒有回到黃花觀,而是分出了一個分身回去護持黃花鎮,他的本體則留在了盤絲洞和孫悟空他們一起。

接受了唐僧的恩惠之後,百眼魔君直接拜了唐僧為師,然後他光榮的成為了蜘蛛精的師叔,這件事當時還讓蜘蛛精她們翻了好一陣的白眼。

既然成為了唐僧的徒弟,百眼魔君當然要和孫悟空他們共進退了啊!所以他派一個分身回黃花觀,自己則準備和孫悟空他們去獅駝嶺打探消息。

孫悟空他們對這件事非常重視,因為這是師傅第一次交代他們,這說明師傅對那個獅駝嶺也是非常重視的。

唐僧這邊離開盤絲洞之後便開始感應了起來,最後唐僧隱隱約約發現了八道感應,他們都集中在一片區域,離得都不遠。

九金烏之所以會離得這麼遠,可能是因為當初其他金烏的阻攔,讓九金烏多逃了一段距離。

「這樣更好,省的我跑了。」唐僧笑了笑,然後向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那個方向其實在以前就是洪荒的中心,不周山的地方,但是經過了滄海桑田,除了一些老怪物,誰還記得不周山的地方啊!

來到那片區域之後,唐僧去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地方,不知道這是幾金烏,但是只要是金烏就行,大不了到時候自己給他們定。

來到那塊地方,果然是一汪泉水,這一汪泉水是處在深山老林,這讓唐僧笑了,深山老林好啊!這樣就不用擔心誤傷了!

布置好結界之後,唐僧開始行動了。

果然,這個封印和九金烏的那個一樣,唐僧猜測這可能不是妖族設下的封印,這應該是巫族設下的封印,就是為了防止妖族前來取走屍體。

很快,恐怖的高溫爆發,結界破碎,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但是就是這一瞬間,卻也讓不少的人捕捉到了,陸壓是最先感受到的,畢竟這是血脈上的牽絆。

「這是?七哥?」陸壓說道,隨後他苦笑了一聲,緩緩的坐下了。

他能怎麼辦?去譴責唐僧?讓他歸還哥哥們的屍體?恐怕陸壓過去這麼說,會被唐僧按在地上摩擦。

不光是陸壓,其他的大佬也感受到了,但是他們遇到了和當初陸壓一樣的問題,那就是掐算不到。

陸壓當初能掐算到,還是沾了西遊路的光,他九哥的確是在西遊路上,經過這麼一推敲,基本就能猜出是唐僧。

可是如今,唐僧屬於應劫之人,無法掐算,金烏屬於上一個時代的產物,更加掐算不到,所以三界的大佬只能幹著急。

很快,接二連三的金烏氣息爆發了出來,陸壓一個一個的記了下來,從最開始的九哥,到七哥,再到八哥,三哥,五哥,二哥,四哥,大哥,六哥,所有的金烏屍體都被找到了。

最近的一段時間裡,是三界大佬最忙的時候,因為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金烏的氣息爆發出來,然後這些大佬就開始掐算,但是都會無果。

可是每次出現金烏氣息的時候,他們還是會去掐算,萬一算到了呢!

半年後,唐僧終於回到了盤絲洞!

「師傅!您回來啊!這一趟還順利嗎?」紫霞看到唐僧之後,趕緊過來問到。

「嗯,還不錯!」唐僧點了點頭。

「悟空,幫為師護法,為師要閉關一段時間!」唐僧對孫悟空他們說道。

「師傅,放心吧!」孫悟空他們拍了拍胸脯。

「好!」唐僧說完之後,便進入密室閉關去了。

「師傅這次閉關俺老孫覺得不會太短!」看著唐僧的背影,孫悟空說道。

「猴哥,你說師傅再次出關后,會不會造就十日橫空?」熊大問孫悟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