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炎一步步走過去,等走到珈藍面前的時候,整個人都控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慢慢的,將珈藍抱在了懷裡。

他都不知道自己這四十九天是怎麼過來的,就好像什麼都不知道,腦海裡面只有她!

「不必擔心,她身體裡面的魔性已經完全洗凈,只需要在聖域修養三個月,便可以離開。」那聲音此刻也有些虛弱,很快就消失了。

接下來第十五天的時候,珈藍才慢慢醒了過來,而這十五天,忘川幾乎找遍整個聖域之巔的宮殿,都沒有找到那聲音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到最後只好放棄! 一個月後,珈藍才依靠著聖域的靈力可以行走,珈藍本來想馬上離開聖域的,奈何鳳凰炎不準,便也依著他了。

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一轉眼就過去了。

這三個月裡面,忘川除了偶爾看看珈藍,其他的時候都是避開他們兩個的,因為在鳳凰炎的眼裡,他就一特大瓦電燈泡。

三個月過後,那虛影依然沒有出現,只是開啟了離開聖域的大門……

鳳凰炎知道,也許不是他不想見他們,而是他沒有辦法見他們。

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離開聖域過後,那宮殿裡面星空虛影之中的男子,霍然睜開了雙目。

那一雙純凈的藍眸,宛如天空的顏色,如墨的黑髮,勝雪白衣,風度翩翩。

——–

一個月後,神舞和玉兒雪女才走出神界的宮殿大門,就看到了朝著大門走來的三人。

那一瞬間,六人都站在了原地。

雪女看著忘川,眼淚打濕了眼眶。

遠遠的,忘川微微一笑,快步朝著她走了過去。

雪女見此,同樣加快速度,終於到中途的時候,忘川將雪女抱在了懷裡。

「忘川,忘川。」雪女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她此刻的高興,只是一片一片的叫著他的名字。

六個多月不見,他原來如此的想念她。

「我回來了。」忘川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了這麼一句。

一旁的珈藍帶著淺笑,什麼話都沒說。

神舞和玉兒對視一眼,瞬間覺得她們今天出來就該帶上藍情和卡羅風!

好一會,忘川才鬆開了雪女,問道,「這幾個月還好嗎?」

雪女點點頭,她什麼都好。

「好了,進去再說吧。」玉兒和神舞打岔,不然非的被這兩對閃瞎眼。

進入宮殿之後,珈藍和鳳凰炎坐在一旁,看著神舞和玉兒,嘴角微微一抽,這兩個人是怎麼了?

怎麼從他們一進來就盯著他們看?

好一會之後,玉兒才說道,「珈藍,你身上的魔性真的全部消失了。」

這句話不是問,而是肯定,因為她在珈藍的身上找不到任何魔族之人才會擁有的氣息了。

「恩。」珈藍微笑著點點頭,說道,「四十九天便洗凈了。」

玉兒若有所思的看了珈藍一眼,什麼話都沒說。

魔性是魔族天生所帶,珈藍洗凈魔性,本身定然承受了極大的痛苦煎熬,好在她堅持過來了。

「那你們的大婚準備在什麼時候?」神舞淡定的問了一句。

鳳凰炎和珈藍聞言,都是一驚,是啊,他們還沒有商量過啊……

「我倒是有一個建議。」玉兒沉默了一會,神秘一笑,目光快速在珈藍和雪女的身上掃過。

珈藍笑了笑,並沒有說出來,而是等著玉兒自己說。

「你們可以一起成親。」玉兒笑著說道。

雪女聞言,看了看忘川,隨後臉頰上面爬上了紅暈。

她還是太過單純。

而忘川卻不知道,正是因為當初在雪域相遇,她好奇聽他說外面世界的樣子,那個時候,她宛如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天真可愛! 「這倒是個好主意。」珈藍笑了笑,並不反對。

「就這麼決定了。」神舞說完,就拉著玉兒一起離開了。


看著她們兩個跑出去的背影,珈藍和雪女對視一眼,隨即淺笑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鳳凰炎被藍情他們拉走了,而珈藍和雪女則是被神舞和玉兒拉走了。


涼亭裡面,珈藍端著茶杯,看著神舞問道,「從回來這幾天,我也看到了多亞無心烈火,怎麼沒看到我大哥和阿修羅?」

提到水無殤和阿修羅,神舞和玉兒的神色都有些怪。

看著她們的神色,珈藍微微蹙眉,問道,「出什麼事情了嗎?」

玉兒沉默了一會,說道,「也沒什麼事情,就是阿修羅避開你大哥,你大哥現在倒是追著他跑了。」

聞言,珈藍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阿修羅就算是再躲著大哥,時間久了,也會不躲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間,又是一個月過去。

這一天,神界來了不少人,只因為神王鳳凰炎和溺水之神大婚。

新房裡面,玉兒看著珈藍,笑著說道,「這次就不會有人來打亂了。」

珈藍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當神界的鼓聲響起的那一瞬間,滿天的三生花飄蕩著,而鳳凰炎和忘川站立於高台上面,等著各自新娘的到來。

不同顏色的花瓣落在聖潔的階梯上,格外的好看,那階梯的兩邊,站滿了人。

「這當真是盛世大婚了。」烈火看著高台上面的鳳凰炎和忘川笑著說道,「這兩人這麼一看,還真的有點像。」

無心蹙眉,並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高台上的那兩人。

珈藍和雪女從階梯的兩名走來,然後手牽著手,一起朝著階梯上面走去。

鳳冠霞帔,將那絕色的女子襯托的越發絕色。

高台之上的兩人看著朝著自己緩慢走來的女子,揚起了笑容,神界眾人也高呼了起來。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高興。

當珈藍和雪女到了鳳凰炎忘川面前的時候,四目相對,那滿天飄落的花瓣更多了。

當繁重的儀式舉行完畢之後,珈藍和雪女就被各自送入了洞房。

「鳳凰炎,我把她讓給了你,希望你不會讓她傷心。」夜空下,無心看著鳳凰炎說道。

鳳凰炎自然知道無心這話是什麼意思,笑了笑,紫眸一片寧靜,「她將是我傾盡所有要守護的人。」

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

清風吹來,兩人的頭髮都被風吹了起來。

站立了許久,無心才淡淡的說道,「我該離開了。」

「離開?」鳳凰炎聞言,蹙了蹙眉,說道,「你要去什麼地方?」

「先跟著烈火去阿修羅界看看,之後要去什麼地方,那是之後的事情了!」無心說完,沒有給鳳凰炎說話的時候,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無心離開的背影,鳳凰炎沉默了許久,最終朝著新房走去。

房間裡面,珈藍看著桌上碧玉杯中的酒,微微笑了起來。

一路有多辛苦,她知道,她慶幸,終於和他走到一起了! 就在珈藍想著事情的時候,鳳凰炎推開門走了進來。

一襲喜袍將他襯托的越發的邪氣,整個人也更加俊美。

走到桌邊,看著已經拿下鳳冠的珈藍,眼眸裡面滿是笑意,「怎麼自己摘掉了?」

珈藍微微抬頭,笑著說道,「沒事就自己拿下來了。」

聽到珈藍這麼說,鳳凰炎微微傾身,和珈藍的距離更加靠近了一些,笑著說道,「夫人,今天可是我們的洞房,你可有什麼想法?」

珈藍聞言,臉色一紅,有些無語,想法,她能有什麼想法?


只是還不容她說話,鳳凰炎伸出手,撫上她的臉頰,低頭,吻上了她的紅唇。

輕輕啃咬,細語呢喃,直到珈藍都快覺得呼吸不夠用的時候,鳳凰炎才放開了她。

看著她嫣紅的小臉,鳳凰炎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笑容,然後抱起珈藍,朝著床榻走了過去!

—–

十年後。

神界飄月宮中,珈藍看著神舞,笑著說道,「神舞,玉兒都和卡羅風成親了,你為什麼還不準備和藍情成親?」

這十年,許多事許多人都變了,烈火回到了阿修羅界,無心消失不見,她沒有見到過他,多亞回到了精靈族,而玉兒和卡羅風成親以後,便回到了魔界。

大哥和阿修羅這些年倒是來過幾次,這幾年,他們誰也不曾對誰說過什麼,卻彼此陪在身邊。

神舞沉默了一下,說道,「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最近都在忙些什麼,也沒有看到他。」

珈藍聞言,若有所思,突然想起了鳳凰炎前幾天說的話,隨即神秘的笑了笑,對著神舞說道,「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神舞有些不明白珈藍為什麼這麼說,不過也沒有多問,而是跑到一個小女孩的身邊,笑著說道,「鳳兮,怎麼不說話?」

鳳兮聞言,指了指在外面玩耍的男孩,嘆口氣說道,「為什麼哥哥和爹爹一點都不像?」


爹爹多高大上啊,偏偏她這個哥哥成天的亂跑。

珈藍一愣,隨即笑了起來,走到鳳兮的身邊,蹲下身子看著她,輕聲說道,「兮兒,你告訴娘,哥哥多大?」

兮兒聞言,先是錯愕了一下,隨即說道,「娘,你也犯傻了嗎?兮兒和哥哥是雙胞胎,兮兒今年八歲,哥哥自然也八歲啊!」

「八歲啊!」珈藍笑了笑,說道,「因為你和哥哥都是小孩子,所以哥哥才喜歡玩,兮兒,為什麼總是沉默著?」

「娘,因為兮兒像你,所以安靜。」兮兒雙手背在身後,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你娘可不安靜。」鳳凰炎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隨即便走了進來。

看著進來的鳳凰炎,鳳兮的小臉上揚起一抹笑容,笑著說道,「爹爹,這世上還有比爹爹和忘川叔叔更好看的人嗎?」

珈藍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兮兒從出生就不怎麼說話,明明夙兒比她先出來,卻老是被她收拾。

也不知道她這個性到底是隨了誰! 鳳凰炎伸出手,捏了捏鳳兮的小臉,隨即笑著說道,「比爹爹好看的,自然沒有。」

珈藍:「……」

神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