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天翎見了這番,眼中一駭,顧不得心中的驚訝,便質問開口:「你是誰?!」

黑霧,陰風,紅眼,紅衣,這不是她娘風婉與她說過的,風華表姐的長相么?

「你不是知道了么?」蘇七月淡淡開口。

說完這句,蘇七月又忽然不再說話了。

嗯……前面的波動更大,顯然,是快要到達目擊地了。

「砰!」的一聲,波動赫然停止,蘇七月眼睛看到的,是一巨門!

上面刻著三個大字:靈棲洞。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三個大字,蘇七月心中就忽地一澀。

心情一下子就跌落到了極點,待冰涼的感覺從臉上傳來,蘇七月忍不住一抹,這才知道,自己流眼淚了。

舔了一下,澀的,心,沒來由的一酸……

這……是怎麼回事?

蘇七月自問道,想拋開這些詭異的感覺,卻如何也拋不開去。

就在此時,沐血在她心田開了金口,道:「孩子,這感情不屬於你,你不要覺得奇怪。

這原本是我的感情,與你蘇七月,自然是無關係的。

只不過現在我寄宿在你的身體,讓你有了這個感情。」

蘇七月一愣,道:「你的感情?」

沐血點了點頭,道:「很久之前的事了,比十萬年還需久許多。」

「那……」蘇七月頓了一下,又不知該問什麼。

沐血卻笑了笑,道:「裡面有我師父的傳承,只不過,你應當是用不上的了。

但是我生前是個煉器師,裡邊有許多法器都是十萬年前還是現在都不曾有的,你可以拿走。」

想了想,沐血又道:「裡面還有我的一道殘魂,你可以選擇煉化它,成功煉化,你的修為可以直接漲到紫階巔峰。」

蘇七月卻忽然眯著眼,道:「這樣不會根基不穩?」

「當然會。」沐血翻了個白眼,道:「又不是讓你一下子就煉化完成,分期煉化嘛!要知道,欲速則不達。」

蘇七月道:「那你殘魂還沒有你的殘念厲害耶!你可以直接控制我的身體,偏偏你的殘魂只能被我煉化。」

沐血聞言,卻是凄然一笑,道:「那是我生前的殘魂,我死了之後,我師父一直想讓我重生,於是便取了聚魂燈給我聚魂。

那時我還未是鬼修,修為不高。此時又過了那麼多年,殘魂便也消散了許多。能給你提升到紫階巔峰已經是勉強了。」

「煉化它不會給你帶來什麼副作用么?」蘇七月問道。 「我既已是殘念,自然就不會因為魂體而影響,何況這殘魂還是我未成鬼修之時所被聚魂而成,便不成大礙。

但是,煉化它,就得經歷幻境。由於是我的殘魂,你經歷幻境之時,會以為我就是你,但是你不要驚慌,幻境里只有我曾經的記憶。

當然,你需要注意一點。如果你的意志力不強,就無法煉化它,後果就是,你的魂魄主權被它佔據。那時,你就不是被奪舍,而是被噬魂。」

說著,沐血的的聲音便逐漸弱了下去,道:「靈棲洞已經開了,你且進去,我僅是殘念,無法在這裡長存……」

蘇七月看著心田裡逐漸透明的身影,腦海里不知閃過一些什麼片段,心底驀然一痛,啞聲道:「所以呢?」

「我要沉睡了。希望你別辜負我的……」

期待……

還有兩個字還沒有說完,沐血的身影就徹底化作一團黑霧,消散在心田。

雖然知道沐血並沒有真正消散,但是不知怎麼的,蘇七月還是會感覺到害怕。

想到沐血的囑託,蘇七月一下子就壓下了心底的恐懼,隨後便朝著「靈棲洞」跨出了一步。

而方才,還在因為「風華表姐重生」而不可置信的鳳天翎也因為蘇七月的舉動而反應了過來。

見蘇七月已經要進門去,幾個大步,鳳天翎便趕了上去。

「等一等,你剛才說的是真的么?」鳳天翎追上來,問道。

「你說的哪件事?」蘇七月淡淡的反問了一句去。

鳳天翎翻了個白眼,道:「你覺得是哪件事?」

「不知道。」

鳳天翎一噎,隨即也挑開了說話,道:「你是不是風華?」

聞言,蘇七月一頓,扯開了僵硬的笑容,道:「怎麼可能?」

「那你怎麼會……」

「因為,不止她一個人擁有控制鬼魂的能力。」鳳天翎的話尚未說完,便被蘇七月的話給打斷了去。

說完,猶覺得自己的話還不是那麼可信一樣,蘇七月再次道:「畢竟,我認識一個人,她的異能就比我掌控的要登峰造極的許多。」

鳳天翎愣了愣,也被蘇七月的話說服了,但是心底總有一點點的懷疑。

而蘇七月,在鳳天翎看不到的地方,則是一臉陰沉。

並不是她不想回歸十萬年前的身份,而是因為她很清楚,既然十萬年前有那麼多人活了下來,那麼,自己那個親愛的爹爹也肯定沒有去世。

她不能因此喪失了性命!

想著,腳下的速度便也快了些。

忽然,「砰」的一聲,周圍又是一震,隨著一巨響聲響起,地板突然下陷。黃沙漫天,竟是因為這黃沙過多,而看不清路了來。

忽然,一個巨大的爪子從土裡面掰了開來。

「誰,打擾吾的長眠?!」那巨大的玄獸極其不悅的噴出兩道氣息,說道。

忽然,只是一瞬之間,便聽到那巨大的神獸怒吼了一聲:「你們這些卑劣的螻蟻!!放下本座的靈草!」

話音一落,塵煙便散的差不多了。 沒了黃沙在這干擾視線,蘇七月便能把眼前這一隻玄獸看的通透。

只見它長著全灰色的身子,粗壯的手臂以及大腿,還有一根形若霸王龍的尾巴。

而這一隻玄獸,說真的,真不算漂亮,甚至往誇張一點說,就是巨丑。

或許這是新品種的的玄獸,因為不論在十萬年前還是現在,蘇七月都沒有看過這一種玄獸。

故而,蘇七月不免顯得小心翼翼。

想著,只見沙堆里忽然爬出兩個人兒,豪不奇怪,那兩個人是拿著一株靈藥走的。

這在十萬年前是極其常見的事情。

就這麼一想,那兩個人便匆匆忙忙的從蘇七月身旁跑了過去。

「救命!」霍然,那被塵堆擋住的地方里就傳來一陣呼救聲。

蘇七月眼神忽地一凝,立即朝那裡奔了過去,只見藍思琪吐了一口鮮血,隨後整個人被紫階玄獸一尾巴的餘威給打了出去。

眼見著受了重傷的藍思琪還需要繼續作戰,蘇七月立即喝止一聲,道:「思琪,退下!」

藍思琪一愣,趕忙回過頭。

「主子?!」

「小心後面!」蘇七月提醒道。

一經提醒,藍思琪立即往外一躲,便躲過了這醜陋的玄獸一招。

顧不上心中的驚醒,藍思琪立即跳到蘇七月身旁,恭敬的行了個禮,道:「主子。」

「起來吧。」蘇七月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好端端的就招惹了紫階巔峰的玄獸?」

話音剛落,卻見藍思琪臉上滿掛著恨意,道:「都怪了剛剛逃掉的兩人!

當初,我們為了能早一些前往京城,便想著來北斗大森林歷練幾日。

於是申請了傭兵身份,起初時,沒有人注意到我們,倒也過得相安無事。

只,不只過後來,有人注意到有難得的靈草出現,於是掛了任務。」

說到這裡,藍思琪的肩膀就一抽一抽的,道:「若,若不是我接下了那一個任務,老二和老三就不會去的那麼早。」

悲從中來,一下子,藍思琪就哭了出來,眼淚不停的流,道:「主子,你殺了我吧!我沒能好好的守護他們。」

「好好說話,」蘇七月打斷了藍思琪的眼淚,道:「照你這樣說,那關剛剛逃走的人有何關係?」

「就是他們!」藍思琪恨恨的道:「在紫階玄獸攻擊他們自己的時候,把老二和老三丟出去當擋箭牌,這才讓老二和老三死了!」

「若不是……若不是他們,為了搶奪靈草,故意驚醒了紫階玄獸,我們也不至於……」

說到這裡,藍思琪霍然一驚,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急忙道:「主子,無蹤還在那裡,無蹤啊!」

蘇七月一慎,看了一眼那醜陋的玄獸,果真有個黑衣人與那玄獸對打。

只不過那黑衣人身上已經血跡斑斑,顯然是窮途墨跡了。

當下,蘇七月就道:「天翎,交給你了。」

鳳天翎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一隻剛剛到紫階巔峰的醜陋玄獸,還不是我的對手。」 說完,鳳天翎便運行起周身的玄力。

一道深紫色的玄力放出,朝著那醜陋的玄獸就是一擊。

鳳天翎的攻擊,可不是藍思琪與無蹤的攻擊力度,藍思琪等人,說白了就是給醜陋玄獸撓撓癢。

但鳳天翎不一樣,她本身的實力就碾壓醜陋玄獸,如今就是被壓制到紫階巔峰,但對於玄力的控制能力,也遠遠的要比醜陋玄獸強的多。

所以當即,醜陋玄獸就感覺到了危險,趕緊放棄對無蹤的攻擊,隨後連忙的打了個滾,恰恰躲開了鳳天翎的攻擊招式。

「呔!你個畜牲,還敢逃?!先吃我一掌!」鳳天翎見一擊未中,不由得罵道,而後又是新的一掌擊出。

紫階巔峰的玄獸,早已是開了智力的了。

這醜陋玄獸自然也不是沒有腦子,聽了鳳天翎這樣不尊敬它的話,當即就龐然大怒起來。

瞬間就舉起爪子,朝著鳳天翎就是一爪,鳳天翎倒也不閃,於是,就這樣直接攻擊過去。

由於都是強者對打,速度自然是無法說的。沒一息時間,一人一獸就鬥了十幾個來回。

只聽天上傳來一陣「duang」「duang」的聲音,鳳天翎又與那醜陋玄獸過了幾招去。

一時之間,竟難分上下。

此刻醜陋玄獸心裡也想罵娘,它竟不知自己一醒來就碰到了鐵腕。

但是為了維護它的尊嚴,只好鬥爭下去。

想著,醜陋玄獸又加大了攻擊力度,再次與鳳天翎鬥了十幾個招數。

而地面上,無蹤也因為蘇七月的及時到來,吞了兩粒靈藥之後恢復了身體機能。

「參見主子!」待療傷完畢,無蹤單膝下跪,虔誠的行了個禮,恭敬的喚道。

「你們的事,我也了解了一個大概。待出去之後,再好好算賬。」蘇七月道。

「是屬下的疏忽。」藍思琪扶著無蹤,咬著牙道。

「此事莫要再論,」蘇七月道,「待天翎解決了那醜陋的東西再行下一步。」

說到紫階玄獸,藍思琪與無蹤都打起了精神,只聽藍思琪有些擔憂道:「那位姑娘打得贏么?」

藍思琪開了口,無蹤也分析了一遍,道:「我覺著也打不贏,畢竟人的體力與玄獸不一樣,玄獸的體質太強。人壓根趕不上。現在是平手,過一段時間,只怕就不一樣了。」

聞言,蘇七月一笑,道:「天翎缺少實戰經驗,如今是打個平手,待她摸清楚了規則,只怕就得反過來了。」

畢竟,某人的原修為可不是紫階巔峰,妥妥的大圓滿即將飛升的人。

而蘇七月的話也是一向準確的,正說著,果然就見鳳天翎忽然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拳頭一拳一拳的落下去,而每一拳都盡數揍在那醜陋玄獸的肉(和諧)體上。

若是這般也就罷了,只是鳳天翎揍了人家,偏偏還一臉嫌棄的說:「啊!小蘇子快幫我備水!我要嫌棄我的拳頭了。」

說著,又朝著醜陋玄獸的頭一掌劈了過去。

醜陋玄獸此刻被打的已無反手之力, 醜陋玄獸被打的已無反手之力,此刻只能趴在地上,恨恨的瞪著鳳天翎。

鳳天翎也看懂了玄獸的「表情語言」,當下又是狠狠的一拳下去,惡狠狠的道:「莫動!」

醜陋玄獸當即又是一臉的委屈,它明明沒有動!!

或許是聽到了醜陋玄獸的心聲,鳳天翎又是惡狠狠的一句話下來:「眼睛再動一下,就剜掉!」

醜陋玄獸:「……」

這年頭還讓不讓獸活了?!

但儘管鳳天翎這女人的態度如何惡劣,醜陋玄獸也確實打不過人家,只能閉上眼睛,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小蘇子,諾,我把它打趴下了。」鳳天翎見醜陋玄獸已經老實,於是驕傲開口。

這可是她第一場實戰呢!至少是發揮的能力在同一條水平線上的第一場實戰。

此刻,贏了的鳳天翎宛若一個做了好事想得到誇獎的孩子。

蘇七月也笑著點了點頭,道:「不錯。」

由於十萬年前,她的修為很高,所以儘管如今她只是綠階修為,但是依舊可以看到方才鳳天翎與那醜陋的玄獸的打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