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止君並沒有立即回答風玫的問題,而是問:「你可知你的意識被困了多久?」

風玫看著他成熟的容顏,搖頭。

「六年,你意識被困了六年,昏睡了五年。」鳳止君抬手為風玫按捏著手臂舒緩脛骨,一邊道,「這五年,我一直在想辦法讓你醒來。」

風玫眨了眨眼:「那還有一年呢?」

鳳止君眸色微沉:「第一年,你在幫鳳燁與我作對,是我的敵人。」 我擦,哥們你這也太狠了吧,你直接拿刀把我下面剁了豈不是更加爽一些?

魅兒沒有急著過去揍人,而是沖著另一個光頭擺手道:「嗨,大塊頭,想玩就上來陪我玩,不想玩就爬開!」

「找打!」光頭勃然大怒,抬手一拳沖著魅兒的胸脯砸了過來。

要是打中的話,非得把魅兒的崇山峻岭打成一馬平川!

魅兒也沒有躲,而是抬起她的小粉拳迎了過去。

兩個拳頭撞擊在一起,登時濺起一團兒凌厲的血箭,而後光頭哀嚎一聲,握著手在地上瘋狂慘叫。

魅兒手中有微型刀片,出拳的時候刀片會加在手指縫隙中。以利刃傷人,攻擊力可比光拳頭厲害的多。

葉修上一次和她作戰的時候,並沒有和她砰拳頭,不然也得中招。

就算你再硬的鐵拳,還能硬的過人家這精鋼刀片?

兩個攔路的傢伙都被放倒,葉修讓魅兒帶著王芬他們先走,自己單獨留下斷後。

魅兒是一個殺手,可不會跟你婆婆媽媽的兒女情長,你說讓我走我就走,王芬不忍心走,也被她拖走了。

周大成帶人追上來的時候,王芬等人以衝出去四十多米。

葉修堵在村口一座弔橋上,橋下面是一條四十多米深的山谷。

「葉修你快點兒讓開!」周大成急匆匆道,「我這一次過來,不是與你為敵的,你不要讓我為難!」

「那你過來是做什麼的?」葉修現在卻是非常的淡定。

身後這一座小橋,只有兩米多寬,勉強能過去一輛馬車。周大成人再多也不可能全部賽上來。

單獨一兩個人衝上來的話,意義並不大!

「我是為了王芬才來的!」周大成急的直跺腳,「我是真心喜歡她的!」

葉修冷聲回道:「周大成,我就問你一個問題,你回答讓我滿意了,我就放你過去。」

「什麼問題,你說吧。」

葉修凝聲說道:「周大成你這般不負責任的離家出走,我想問問你到底想如何安置毛靚?」

「哈哈哈。」周大成笑了,走上前拍了拍葉修的肩膀說道:「葉修我真是要恭喜你了,聽說你已經和毛靚結婚了,下手真快啊!」

周大成樂呵呵的說道:「我剛和毛靚離婚一天,你就……」

「啪!」葉修抬手一巴掌扇了過去,直接將周大成打的一個趔趄坐倒在地,口中的血當場就噴了出來。

後面一個光頭看到咆哮著沖了上來,也被葉修一腳踢翻在地!

葉修指著周大成的鼻子喝道:「周大成,你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周大成坐在地上,還是身後喝止住了後面準備衝鋒的人群。

「葉修,我承認這件事情我的確是做的不對,但是!」

周大成話鋒一轉,「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毛靚好,她這麼年輕,拿著一筆巨款,肯定能夠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

「你先回去說服毛靚,讓她接受這個事實再說!」葉修斷然回道:「只要你能夠說服毛靚接受分離,並且王芬也自願嫁給你,那這事兒我就不管了!」

周大成解釋道:「葉修我給毛靚的一半兒資產是補償她,給你的一半兒資產,是我補償你的!」

「你和毛靚結合之後,大成集團數十億的資產全都歸你們兩個所有,你們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人。」

「是啊!」身後光頭說道,「葉修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周老闆一輩子的成果都給了你們,你們這一輩子都用不完!」

是啊,幾十億的資產,加上毛靚這頂級大美女,都給你了。金錢美女你已經雙收了,還想怎麼樣?

葉修反勸道:「周大成,你的財產我並不想要,毛靚那一份兒財產,我也會陸續轉給他,你現在回頭,大成集團還是你的,我分文不取!」

「啊!」後方十幾個漢子頓時爆出一聲驚呼。

本來還以為是葉修和毛靚私通篡奪了周大成的資產呢,現在看來,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

葉修連到手的財產都能吐出來,這足以說明他無心強佔財產啊?這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周大成的事情已經在蓬萊市鬧得風風雨雨,周欣欣當日當著媒體鏡頭哭鬧了半天,周家劇變已是家喻戶曉。

傳言有很多版本,下面列舉幾個比較經典的案例。

一說,葉修打著教練的幌子,和周大成之妻毛靚私通,使得毛靚懷孕。

姦情敗露,周大成和毛靚離婚,被毛靚篡奪了遺產,周大成不甘心,這才要去搶奪葉修的老婆復仇。

二說,周大成接到蘇梅的託夢,說是蘇梅已轉身道王芬身上復活,周大成去挖開墳墓,蘇梅的屍骨已經「飛升」。

周大成是為了愛情,才甩了毛靚丟棄萬貫家財,來追求王芬的。

還有一種說法是,王芬暗中溝引周大成,讓周大成派葉修開車撞了陳梁,然後葉修又把王芬拐跑了。

總之傳言有許多,但是所有傳言,都把葉修丟到了「反方」,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子控制力,再控制著流言走向。

若是葉修仔細調查一下的話,會發現這些流言全都是人為散布的。

不過,葉修現在忙得要死,哪有功夫理會這些破事兒!

周大成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給葉修磕了三個頭,而後朗聲喝道:「兄弟們,我們衝過去!」

得,周大成現在也不準備再和葉修講道理了。先把王芬攔住再說。

他還能看不出來,葉修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讓王芬她們跑遠點兒?

「砰!」一群光頭蜂擁而上的時候,葉修掏出手槍放了一槍,是魅兒的槍。

哎呀!衝上去的幾個漢子,不得不站住了身軀,雖然這一槍沒打中人,但這可是荷槍實彈啊!

「都給我滾,誰敢過來,老子打爆他的腦袋!」正好遠處木樁子上,拴著一頭牛,葉修抬手又是一槍。

「砰!」一槍打中牛頭,大黃牛莽的一聲一頭栽倒在地。血流滿地。

妥了,一群凶神惡煞的光頭,直接後退了十幾步,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誠然,葉修手中的槍最多只有十顆子彈,打不死他們這一百多人。

但是,和平年代下,人們看到錢就怵得慌,誰他媽願意做這個出頭鳥?

「老公你沒事兒吧!」周欣欣又從身後竄了回來,雖然沒有哭,但雙目通紅,應該是剛剛停止哭泣。

剛剛槍聲一響,把一群女人都嚇壞了,王芬死活要回來看情況,拉都拉不住,魅兒無奈只得出手將她擊暈。

陳萌萌跑出來一大截,看到王芬被打暈又哭喊著跑了回來,周欣欣就一個人去而復返跑了回來。

葉修正拿著槍和一群人對峙,毛來的事情?死了一頭牛而已。

「欣欣,我沒事兒,你放心好了。」葉修有槍在手,也不怕對面人群牛叉。

周欣欣走上前喝道:「周大成,你不要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去吧!」

周大成陰著臉說道:「周欣欣,你要是還念我對你的養育之恩,就替我攔住這個傢伙,快點兒!」

「周大成,我已經幫你一次,我對不起我老公一次,就要付出我的一生來償還,我現在不能聽你的了!」

「欣欣,是你給周大成報信的!」葉修如夢方醒,不由自主就往後退了一步。

「老公,的確是欣欣,欣欣對不起你,你要是生氣的話,就用槍殺了我吧。」

「我殺你做什麼。」葉修淡然說道:「這麼做也是為了報答他的養育之恩,我不怪你,希望你現在能夠看清楚這個混蛋的真面目!」

「我已經看清楚了!」周欣欣冷聲道,「我這十幾年的生活費,回頭我會轉賬給他一億作為補償!」

欣欣妹子果然是有情有義!讓人折服。

周大成突然咆哮著吼道:「周欣欣,立刻攔住葉修,不然老子立刻從這兒跳下去。」

欣欣朗聲回道:「周大成你……」

「我數到三,就跳下去!」周大成立刻就開始報數了:「一,二,三……」

眼看他縱身要跳下去,周欣欣縱身抓住了葉修的手臂,把葉修抱在懷中哭喊著說道:「老公,你要殺就殺了我吧,讓我爸過去!」

周大成看都沒有多看周欣欣一眼,帶著一群人蜂擁而去。葉修想攔,但是周欣欣死死保住他的雙手,葉修怕傷了這丫頭,讓周大成跑了。

周大成一群人沖了過去,周欣欣還抱著葉修的胸膛死活不鬆手,葉修悍然出手,一手敲在她的後腦勺,算是把人給解決了。

「好!」香兒衝上來笑道:「葉大哥你終於狠下心來動這個手了,這才是好男人嘛,哈哈!」

「香兒,你把欣欣抱回去,我去救援王芬她們,魅兒一個人恐怕扛不住!」

這時,後面又傳來一陣兒槍聲。

應該是魅兒和周大成他們已經交火了。

「妍妍姐,你纏著欣欣回去,我和葉修一起過去幫忙!」香兒抬手從懷中摸出一把槍,沖了過去。

形勢危急,葉修也不敢廢話。丟下周欣欣留給李妍妍,自己起身追著香兒跑了。

李妍妍也想追過去看看,別讓葉修出事兒才好,可惜她實在是提不起來這個勇氣。

猶豫了好幾次,李妍妍最終還是扶著周欣欣撤了。

衝上去不但幫不了忙,還得拖累葉修才是。周大成可是帶著上百號人呢,不容小覷! 風玫無限懵逼。

她……不是,是允歌。允歌意識被困,還能幫鳳燁對付鳳止君?

允歌不是一直都是鳳止君這邊的嗎?!

而且,如鳳止君所說,允歌若是他的敵人,他又為何想方設法讓她醒來?

真是個操蛋的世界!

讓她好好浪一浪,談個戀愛成不成?她不是偵探啊,討厭動腦子!

她也懶得才,還是讓他直接告訴她得了。

這時鳳止君之前吩咐給風玫準備的食物送來了,是一碗營養粥。

鳳止君屏退了下人,親自端著粥舀了一勺送到風玫嘴邊,一邊道:「這五年你靠的都是營養劑補充能量,現在剛醒,不適合吃其他東西,先喝點清粥。等你完全好了,我再帶你吃好吃的。」

渾身酸軟的難受,風玫也不與他客氣,他喂她便吃。

他喂一勺,她吃一口,兩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這身體確實因為太久沒吃東西了,胃嬌貴的緊,一碗粥只吃了一小半風玫就吃不下去了。

放下碗,鳳止君才繼續接著之前的問題道:「第一年的時候,你的意識被困在另一個虛擬世界,而你的身體卻被別人佔用。」

風玫眨眼。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奪舍?

這特么跟她玩玄幻呢?

「那一年,你是權凰。」

「權家那個病秧子?」風玫皺了一下眉頭。

權家這一代就一個繼承人,權家大小姐權凰,名字起的很霸氣,實際上卻是一個病秧子。醫生不止一次斷言,她活不過十八歲。

這是整個鳳都眾所周知的。

同時,權凰還是太子鳳燁的未婚妻,兩人感情十分的好。

權凰會站在鳳燁身邊自然是再正常不過,可是……鳳止君剛剛的意思是權凰用的是允歌的身體站在鳳燁身邊的吧?

「是她,醫生斷言她活不過十八歲,鳳燁與權家一直在想辦法為她續命,而他們的辦法是,」鳳止君看了風玫一眼,眸底劃過一抹厲色,「是為她尋一個新的載體。」

「所以他們尋到了我?」聽到這裡,風玫立即反應過來。

這不是玄幻世界,卻是一個科技十分發達的世界。科技發達到一定程度,剝離人的意識與肉體,也不是不可能。許多一些科技不怎麼好的世界不也有過將人的記憶儲存達到永生的想法嗎?而在這個世界,他們已經能做到這一步了。

「是。他們不知用什麼手段,檢測到你的身體數據與權凰最為匹配。」鳳止君依舊為風玫按摩著手臂,又轉向小腿,「當時我們一心只與鳳燁爭太子位,沒有絲毫防備他們會對你下手。那日我們在竹苑會面分離后,你便失蹤了,再出現就是在幾個月後,在鳳燁身邊。這幾個月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並不清楚。」

「竹苑分離?」風玫扒拉著允歌的記憶,允歌與鳳止君的接觸都是暗中進行,每次見面地點都不同,竹苑那次她有印象,「是北山竹苑,我給你送偃甲獸那次?」

鳳止君點頭:「再次見到你我最初以為你是背叛我了,是厲斯告訴我那不是你,我再查下去才發現你已經被他們移花接木。」 葉修也香兒追上來的時候,周大成已經追上了王芬等人。

因為王芬被魅兒重擊昏迷,魅兒必須得背著她才行,使得魅兒奔走速度大大降低,被追兵包圍了。

不過周大成不是來追殺王芬的,而是來追求王芬的,所以周大成的態度必然是要非常柔和了,不可能對王芬動粗。

雙方保持一個對峙姿態,魅兒把王芬喚醒,王芬正在親自和周大成交涉。

周大成點頭哈腰走上去,說道:「小芬跟我回去吧,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只要你跟我回去了,不管你想要什麼東西,我都給你弄到,行不行?」

「周大成你給我滾!」周大成過去要拉王芬的手,王芬後退一大步,魅兒立刻上前把周大成推翻在地。

王芬咆哮著說道:「滾啊你,老娘一點兒都不喜歡你,有種你來強了我,來啊來啊,就怕你沒這個狗膽!」

王芬現在是有恃無恐,因為周大成的姑娘周欣欣,已經跑回去自投羅網了,周大成這個狗賊投鼠忌器,不敢把她怎麼樣。

這一句話出口,讓周大成眉頭大皺,這王芬和他的蘇梅也就是外貌稍微有點兒相同,脾氣性格完全是迥然各異的兩個人。

蘇梅溫柔賢惠,是一個柔情似水的女人,反觀這個王芬,這尼瑪簡直是一個母夜叉,太可怕了?

還沒有完,魅兒一手把周大成推翻在地,王芬從懷中摸出來一把匕首就沖了過來,她放聲喊道:「賤人,死纏著我不放,我宰了你!」

周大成身後的一群打手立刻過去阻止,但王芬很是一刀刺中了周大成的大腿,周大成慘叫一聲,一張老臉當場就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