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等老子待會掏出胯下長槍,再烈的女人也只有臣服的份!"

"嘿嘿,那老大你慢慢享受吧,我們先出去了!"

幾個人走出房間,然後從外面關上門,房間中只剩下了力哥和趙欣兩人,趙欣看了一眼這個房間。

這是倉庫用三合板製作的那種板房,平時應該是值班的員工休息用的,房間極其的簡陋,只有一張用木板堆砌起來的床和一張鐵桌子。地面上隨意的散落著幾隻散發著惡臭的襪子。

"嘿嘿,美女,條件有點簡陋,不過你先將就一下吧,待會只要你好好的伺候好了我,我是不會為難你的!"

"你們這是犯法,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趙欣臉色難看的沉聲說道,就算是平時積累出來的老闆氣勢,但是她終歸是一個女人,在這一刻還是變得慌亂起來。

不過趙欣卻不知道她這樣一個漂亮的御姐,平時高高在上,氣質優雅的樣子此刻突然露出驚慌的模樣,到底有多少誘惑。

力哥早就看的獃滯了,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咕嘟吞咽了一口口水。

"絕品啊!"

"美人兒,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力哥嘿笑一聲,然後伸手就要去解趙欣的衣服,趙欣拚命掙扎,兩個人就糾纏到了一起。

"啊……滾開……滾開!"

趙欣有些慌張的伸手在力哥的臉上抓了一道,力哥頓時大怒,伸手摸了一把臉上的血跡。

"媽的,既然你不配合,就別怪老子粗暴了!"

轟!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汽車衝撞的聲音,還伴隨著有人的痛呼聲,還未等力哥解開皮帶,身後的房門就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只見厚重的大鐵門直接倒飛裝進了屋子裡面的牆上,就在力哥身後不遠的地方,發出一聲悶響,嚇得力哥整個人渾身一個哆嗦。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整個人一下子飛了起來,身體飛出房間,跌到了外面的地上。

力哥摔得七葷八素,嘴裡還想罵人,但是剛張開嘴,就被人一把給提了起來,先照著肚子來了一腳,未等體會那種疼痛,整個人就被摁到了牆上提了起來。

趙欣有些驚慌的一抬頭,看到熟悉的那張面孔之後,突然哇的一聲從床上跳下來鑽進了蕭陽的懷中。雙手死死地抱著對方,堅強了許久的眼淚終於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來。

"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剛才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蕭陽笑著拍拍對方的肩膀,"沒事了,都怪我,沒有保護好你,不過現在沒事了!有我在誰都傷害不了你!"

趙欣哭著點點頭,整個人趴在蕭陽的懷中不願意起來。

"我想回家,陪我回家好嗎?今晚好好陪陪我好不好?"

"好!那我們就回家!"

蕭陽攬著趙欣的腰走出去,將身上的褂子脫下來給趙欣披在身上。

走出房間,只剩一口氣的力哥被人拉著拖過來,蕭陽看了一眼這傢伙,然後突然出腳,一腳將力哥踹飛了出去,整個人撞到一側的牆上發出一聲悶響,趴在地上幾乎沒有了氣息。

"把這裡打掃乾淨,我不想在看到這些人!"

"我會安排好的!"刀疤點點頭,然後對著一旁的幾個飛車黨的兄弟使了一個眼色,立刻有人上去將力哥給抓了起來。

"全都裝口袋裡,運到海邊沉海餵魚!"刀疤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決定了這些人的命運。

蕭陽領著趙欣從倉庫中出來,趙欣不愧為商場女強人,整個人已經鎮定恢復了不少,情緒漸漸的穩定了下來。

"現在要回家嗎?回你家還是去我們那裡?"蕭陽伸手從一個兄弟手中接過趙欣的包包,然後遞給趙欣,"給蘇媚打個電話吧,她可能要急死了,是她看到你被人劫走,然後打電話通知我的!"

趙欣點點頭,然後坐進一旁的車上,拿出手機給蘇媚打了一個電話,兩個女人輕聲的交流了幾句,蕭陽坐在一旁看到趙欣在偷偷地抹眼淚,對面的蘇媚似乎也哭了。

掛掉蘇媚的電話,趙欣這才接過蕭陽遞過來的餐巾紙,然後輕輕擦拭著臉上的淚水,腦袋則是輕輕的靠在蕭陽的肩膀上,剛才她確實有些嚇壞了,直到這一刻整個人才放鬆了下來。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趙欣有些好奇的問道。

蕭陽笑著指了指趙欣手中的手機,然後笑道,"過年的時候我不是送你們每人一台手機嗎? 情陷小辣椒 這手機可不光是通訊用的,這裡面有一個特殊的跟蹤裝置,只要你們在華夏國境內,那就能夠快速的對你們的位置進行定位!"

蕭陽輕輕的摟住趙欣的肩膀,然後輕笑道,"當時沒告訴你們是害怕你們多想,我的敵人比較多,再加上你們一個個長得這麼漂亮,萬一出點意外我可是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趙欣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蕭陽的胸口,"我看你這不是要保護我們,是要監視我們吧?那以後我們和誰在外面過夜豈不是你都可以瞬間發現了!"

蕭陽嘿嘿一笑,伸手捏了捏趙欣光潔的鼻尖,"是啊是啊,我這是專門用來防止你們給我戴綠帽子的,哼哼,以後你們誰敢和除我以外別的男人在一起,那我就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們的位置,然後打斷他的腿!"

"就你最霸道!"趙欣輕聲嬌嗔一句。

"那是!你們這輩子都只能夠做我的女人了。"蕭陽得意的笑道。

趙欣嫵媚的翻了一個白眼,然後伸手掐了蕭陽的胳膊一把,"那你告訴我,茜茜的事情是怎麼回事?"

"啊?茜茜?什麼事情?"蕭陽頓時尷尬的連忙轉移話題。

"你不要裝傻,蘇媚都告訴我了!哼,有膽子做沒膽子承認啊!"趙欣頓時被蕭陽裝傻充愣的樣子氣得不輕。

"哈哈,那個……蘇媚都告訴你啦……"蕭陽連忙摸著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訕笑兩聲。

趙欣有些撒嬌的伸手在蕭陽的胳膊上狠狠地扭了幾把,蕭陽則只是笑吟吟的坐在那裡任其發泄,趙欣最後似乎有些累了,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陽。

"這件事情就算是我同意了,我倒要看看瀟瀟和夢萱那一關你打算怎麼過去!你就等著被好好的修理一頓吧!"

蕭陽嘿嘿一笑,"我認罰!到時候你們有什麼想要懲罰的,我都一定虛心接受!"

"咱們回去吧,今晚我還是回家吧,婷婷一個人在家會害怕的!"

"好!那我先送……"

蕭陽的話還未講完,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了,於是蕭陽拿出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立刻就摁下了接聽鍵。

"喂!我是蕭陽!"

"老闆,她已經出發了!"

"今晚?"蕭陽有些疑惑的問道。

"是的,對方通知的就是今晚!剛才她已經出發了!我們的人偷偷的在後面跟著!"

"好,你們先跟著,我馬上就到!"

蕭陽掛了電話,對趙欣苦笑一聲,"我恐怕不能送你回去了,我讓他們幾個送你回家吧,今晚要不你就直接帶著婷婷一塊住進別墅里吧,你們幾個也好有個做伴的!"

"發生了什麼事情?"趙欣從蕭陽的電話中聽出了一絲非比尋常,連忙出聲問道。 "沒什麼!是我的事情,一個敵人過來了,咱們總得好好的招待一下!"蕭陽笑著解釋道,關於蛹兵的事情,他還不想告訴對方,危險的事情自己來扛就好,沒必要讓她們擔心。

看了一眼蕭陽的神色,趙欣也不再多問,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用力抱著蕭陽的脖子,輕聲道,"小心點!"

蕭陽笑著點點頭,"等我回來!"

和趙欣簡單說完,蕭陽立刻下車,然後對一旁的幾個飛車黨的兄弟安排到,"你們兩個送她先回去!刀疤,安排完這邊的事情你們也回去吧!給我留下一輛車!"

"好!陽哥,不需要多叫幾個人手嗎?"

"不用!人多了反而不好辦事情!我已經找好幫手了!"

蕭陽看了一眼趙欣,然後點了點頭,轉身走到一旁的一輛車上,上車發動車子率先離開了這裡。

……

此刻的宋茜已經開車按照對方的約定到了一個公園中,此刻公園裡已經基本上沒有遊客了,除了幾盞昏黃的路燈以外,整個公園顯的陰森黑暗,完全沒有白天的熱鬧。

宋茜一個人將車子停好,然後提著一個包包走進了公園,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一陣噠噠噠的聲音,在黑暗中顯的異常的恐怖,宋茜有些驚慌,她都有些後悔一個人來了。

穿過一片花池,然後來到一個小型的廣場上,宋茜找到一個路燈下的躺椅,然後走過去,四周看了一圈,周圍根本沒有人,整個公園安靜的異常,整個世界都彷彿一下子只剩下她一個人。

宋茜有些不安的走過去坐下,然後從包包中拿出手機,找到之前聯繫自己的那個電話撥打過去,可惜顯示的是對方的號碼無法撥通。

連續嘗試了幾次,最後宋茜放棄了,只好繼續坐在原地等待,眼神有些局促不安的看著四周的環境。

某一刻從遠處的一條路的黑暗中傳來一陣腳步聲,宋茜頓時嘩的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有些緊張的看著小路盡頭的黑暗。

宋茜有些緊張的直接從地上站起來,然後雙手緊緊地抓著包包,謹慎的盯著遠處的黑暗中。

黑暗中對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皮鞋踩在地面上發出一陣咚咚咚的聲響。像是一陣鼓點一樣敲在人的心間,令宋茜感到一陣緊張。

短短几十秒的時間就像是一個漫長的世紀,等到對方真的從黑暗中出來之後,宋茜反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只見從黑暗中走出來的是一個全身隱藏在黑色西裝里的男人,腦袋上戴著一頂黑色的圓頂帽,整張臉全都隱藏在帽檐下。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

男人直接走到宋茜身邊,然後沉聲道,"東西帶來了嗎?"

等到對方靠近自己面前,宋茜這才看清楚這人的模樣,雖然對方戴著墨鏡,但是見到這人的第一眼,宋茜就可以確定,這人不是手星期天。

"你是誰?你根本不是星期天!"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將讓你帶的東西交出來就行了!"

"你……見不到星期天我是不會將東西拿出來的!"宋茜一發狠,然後沉聲說道。

男人居高臨下的盯著宋茜,然後開口道,"讓你帶的東西帶來了嗎?我要先看看東西,然後才能夠聯繫老闆過來!"

宋茜猶豫了一下,然後伸手從隨身的包包裡面掏出一個小試管,正是之前星期天給自己的那個試管。

只是此刻這隻試管裡面盛滿了大約十幾毫升的血液,看到這隻試管,男人伸手就要去抓,不過宋茜卻立刻伸手躲開了。

"我必須要見到星期天,聽到他親口承諾答應我的事情,否則的話我是不會把這東西交給你們的!"

男人突然咧嘴一笑,"抱歉,這個恐怕由不得你了!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說完便直接伸手準確動手去搶,宋茜轉身便要逃跑,不過卻被對方一把拉住胳膊給制止了。

宋茜大驚,立刻想要揮手將試管扔掉,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腕被對方抓住了。

"你……鬆開!"宋茜臉色大急,一鬆手,想要將試管毀掉,不料卻被對方瞬間接在手中。

男人一把從空中撈起試管,然後看了一眼裡面的血液,嘴角突然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

"哈哈哈……我終於得到了!"

宋茜謹慎的後退幾步,想要理對方遠一點,男人立刻收起笑容,看向宋茜的眼神充滿了詭異。

"嘿嘿,任務完成了,接下來只剩下我們兩人了,你看我們該做點什麼事情好呢?"

"你……你想要幹什麼?"宋茜緊張的後退幾步,神色慌張的問道。

"嘿嘿,那就要看看你能夠為我做什麼了!"男人猥瑣一笑,往前逼近了一步。

"你不要過來!難道你就那麼確定我給你的就是真正的血液嗎?"宋茜連忙出聲喝道。

"你……這是假的?"男人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道,不過看到宋茜的表情,立刻反應過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你在耍我!嘿嘿,你認為你的這點小把戲我會相信嗎?"

"不要掙扎了,我知道你不是蛹兵,所以,今晚上還是好好的陪我吧!哈……"

砰!

男人的笑聲還未開始,就被一聲槍響給打斷了,男人整個人胸口中槍被彈射了出去。

砰!

又是一槍,這一次擊中了男人拿著試管的那隻手,子彈直接擊穿了男人的手腕,將整隻手掌給打碎,試管跌落在地上,裡面的血液也流淌了出來。

"啊……"

男人痛苦的痛呼一聲,在倒下的一瞬間,慌張的用另外一隻手從口袋中掏出一瓶藍色藥液吞咽了下去。但是身體還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嘭!

一切都太晚了,男人最後吞咽的火焰藥液非但沒能夠救他的性命,反而讓身體突然噗的一聲自燃了,整個人的身體散發出一陣淡藍色的火焰,然後這具屍體漸漸的開始腐蝕逐漸消失殆盡。

從遠處的黑暗中飛快的衝過來幾個人,這幾個人配合默契,飛速的將周圍每個死角全都觀察在內,同時衝上來幾個人將宋茜給牢牢地保護在圈子中間。

"徹底搜索周圍!"小灰一揮手,然後沉聲下了命令。

"是!"

"宋小姐,你沒事吧?"小灰這才走上前,出聲問道。

"我……我沒事!"宋茜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可惜了,這次出現的不是星期天,這麼好的一個機會錯過了,以後想要在殺他就困難了!"

"宋小姐放心,只要那傢伙還在南陽市,一定跑不掉的!我先送你回去吧!"

"那個……肖……蕭陽呢,他沒來嗎?"宋茜神色有些不太自然的問道。

"他已經來了!之前打電話說正在甘過來的途中!宋小姐,我還是先送您回去吧,這裡不安全!"

"好吧!"宋茜點點頭嗎,看了一眼四周,似乎是想要看到蕭陽的身影。

自從受到了星期天的威脅之後,宋茜就在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蕭陽,這個計劃也是專門針對星期天而制定的,原本萬無一失的一個計劃,沒想到星期天竟然如此謹慎,自己並未現身,只是派了一個手下過來。

當公園這邊一片忙碌的時候,距離公園這裡幾百米的馬路上,一輛黑色轎車靜靜的停在這裡,車上一個黑衣人緩緩地將放在車窗上的高倍望眼鏡收了回來。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果然還是失敗了啊,哼!我就知道星期四絕對不會如此乖乖的配合,還想要設計殺了我,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男人冷哼一聲,然後啟動車子,掛擋剛要離開,車前燈亮起,前面不遠處的馬路上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一個人影嚇了這傢伙一跳。

燈光亮起的一剎那,男人整個人嚇了一跳,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車前面竟然站著一個男人,對方是什麼時候過來的,他完全沒有發現。

遠處的男人終於動了,緩步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不緊不慢的朝著這邊走過來。

當然,車上的男人也十分有耐心的坐在那裡,並未急著開車離開,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前方,似乎是想要看清楚對方的真是樣貌。

某一刻,黑暗中的男人終於走了出來,借著車燈和路燈,男人也看清楚了對方的真實樣貌,當看清楚對方外貌的這一刻,男人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一腳踩下油門,開車朝著前面衝去。

黑色轎車猶如嘶吼的野獸一樣朝著前面衝去,短短几十米的距離幾乎瞬間而至。

從黑暗中走出來的自然是蕭陽,事實上他是和小灰她們一塊來的,當小灰帶人去救宋茜的時候,蕭陽就早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周圍開始搜素這個傢伙的蹤跡了。

車子飛速衝過來,蕭陽沒有躲閃,反而突然加快了腳步,整個人奔跑了起來,手掌從背後抽出一把閃著冰冷光芒的軍刺,手掌反握軍刺,然後迅速朝著汽車衝去。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某一刻,當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足十米的時候,蕭陽的身體突然一躍而起,從地上騰飛而起,然後在空中旋轉一周,整個人猶如一隻靈活的猿猴一樣砰的一聲落到了衝過來的汽車上。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