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滿地打滾求紅票,紅票不投,過期作廢了) 唐絲絲三人操控火焰不停的砸向石鱷。

外圍的六人也用火焰遠程攻擊石鱷,元氣翻飛,火焰燎燒,本命火焰更是不停的燃燒和衝撞!

石鱷還扛得住,它發現這幫人都以葯魂為中心對它展開進攻,若是撕碎葯魂,這一幫人全都得死。

張開血盆大口,再此向葯魂咬去。

葯魂輕鬆躲過,手中玉龍劍全斬在岩石掉落的地方,其餘人都看出了雄端倪,對,就是要打已經暴露出來的軟弱之處。


各色火焰翻飛,十人以三個圈子向石鱷展開猛烈的進攻,而這十人,只有葯魂一個有能力在石鱷身體附近活動。

藝高人膽大!

砰!

葯魂一腳飛出,腿部鐵甲踢在岩石之上,以剛制剛,他的腿一點感覺也沒有,反而十分暢快。

雖然我的身體布滿鐵甲,能與它硬碰硬,不過千萬不能被它咬住,它的咬合力實在是太大了。

玉龍劍上的電流越來越少,石鱷也看見了機會,它受了一些傷,若是把這人吃掉,這將是一場漂亮的勝利!

石鱷頭部的岩石被打掉不少,葯魂找准機會。

「劍刃!」

一道如實質一般的劍氣猛然向石鱷頭頂落去。

轟——

石鱷頭頂的岩石再度掉落,依稀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顏色了。

「你死了!銅電晶體第一層!」葯魂心中喊道。

瞬間解除三眼鐵甲武魂附體,上衣爆裂,葯魂體表有黃銅色的銅膜出現。

唐絲絲操控火焰重擊,眼中有黃銅色閃過,看向葯魂,葯魂露出強健的肌肉,只是肌肉之上有一層黃銅色,似曾相識。

葯魂跳起十餘丈高,頭猛的朝下一倒,雙足頂天,然後整個身子向下極速降落,拳頭如同隕石一樣向石鱷腦上怒砸而去!

黃銅色耀眼,上官碗月痴了,之前葯魂劍上有像是閃電般的電流閃爍她還沒有消化過來,現在葯魂又變成這個樣子,還跳到高中,用這種方式攻擊,有用嗎?難道想要一拳打死這防禦力堪稱變態的巨型石鱷。

葯雲嘴角挑起,傻子,全身塗一身黃色油彩就想一拳轟死這巨型石鱷?之前他嚇得沒有細看,現在石鱷被葯魂纏住,葯雲方才看清這石鱷的全貌——長四丈有餘,全身布滿堅石一般的鱗甲,這樣的妖獸光是看見躲都躲不及,實力不及它的人還敢近身纏打,這不是找死么?


葯魂的重拳還是落到了石鱷頭上——

轟的一聲巨響,碎石飛濺,鮮血狂飆,腥紅的鮮血飆射至葯魂身上,把他黃銅般的身子都遮擋住了。

葯菲兒還想用火攻擊,唐絲絲拉住她,「你看那鱷魚,它已經沒有抵抗力了。」

葯魂的拳頭還在石鱷的顱內,但那石鱷已經奄奄一息,如果再砍上幾刀,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石鱷還有尾巴在撲騰,幾乎快要隕落。

胡龍走了上去,葯魂扯出拳頭,鮮血從石鱷腦子裡飆射出來,葯魂躲都不用躲,霸氣十足。

「胡小胖,你小子有福氣了,這鬼東西竟然是頭魂獸,你可以接收他的武魂了。」葯魂一揚血拳,他攤開手掌,在他掌心有一顆灰白色的魂丹。

「葯菲兒,你過來,剛才你出手比誰都多,它腦子裡的妖丹歸你了。」葯魂豪氣的道。

所有人都聚攏過來,葯雲目光羨慕的望著葯魂手裡的魂丹。這就是魂丹,這就是裡面有魂獸武魂吸收后可以接收用來戰鬥的魂丹?!

這隻石鱷防禦力如此驚人,吸收了它的武魂,也會變成防禦力變態的人嗎?葯魂不敢想像。

葯雲的眼神痴了,他也想要一個後天武魂!他多麼希望能得到魂丹的人不是胡龍而是他。

胡龍看著手裡的魂丹,「魂哥,這玩意裡面有妖獸武魂?」

葯魂點點,「絲絲,你給胡龍護法,我去找個地方洗洗身子。」

葯魂沿著湖邊跑到那九人看不到遠處,脫光衣服,跳了下去。

內陸湖,沒有河道連通外面,湖裡的水來自從山上泄下來的泉水和地下水。

這樣的湖水沒有一絲一毫的雜質,洗起來才叫痛快過癮。

葯魂把頭埋入水中,張嘴喝了一口,這水甘香爽口,比起藥王峰上的泉水都是不差分毫。

葯魂向水裡潛去,幻想自己是一隻小魚兒,在水底世界裡面自由自在的遨遊。

在水底向前潛行了一陣,葯魂放小了動作幅度,他聽到前方傳來水聲,而且還有物體在水裡划動的聲音。

葯魂眼縮微縮,莫非,又有妖獸在這附近的水域盤踞。

葯魂心生駭然,之前他和其餘九名歷練的同宗把石鱷打趴下,那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十個人齊心協力的結果。

葯魂悄悄向前潛行,幾乎聽不見遊動的聲音。

近了,葯魂看見兩隻雪白的大腿,這妖獸還是人形妖獸?

妖獸化形,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目光上移,雪白大腿之上那是葯魂未曾見識過的旖旎風光。

葯魂熱血賁張,心砰砰直跳,他緩緩把頭探出水面,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妖物在此戲水。

始終還是弄出了一些水聲,對方有所察覺,轉頭身來。

月光下,這是一張嬌美的容顏,額上的髮絲被水打濕,貼在眼角,卻沒有擋住那雙充滿靈光的眸子。

她的臉色微變,眼瞳閃爍,面角掀起一抹驚慌弧度。

「你……」她輕輕出聲,手卻緩緩的緊捏成拳。


「我?」葯魂無知的應道。

「你這頭色狼!」一拳轟出,直接打在了葯魂臉上。

啪!葯魂沒入水中。

等葯魂再次從水下探出頭時,那女子已經裸*身跑到岸上,一把抓起地面衣物,逃進了岸邊的樹林之中。

「她不是妖獸?」葯魂喃喃道。他兀自洗著身子,開心的哼著小曲。

林里,美麗女子正在匆忙的穿著衣物,透過樹葉察看湖裡的情況,聽見對方還開心的吹著小調,無名之火油然而生,穿戴妥當后,她拔出利劍,伺機而動。

「師妹,你還沒有洗好嗎?我過來了。」

女子還劍出鞘,這次就饒你一命,她應道:「師姐,我好了,馬上就來。」

毫無知覺的葯魂把血上的血污擦洗乾淨,從紫戒里找出一件衣物套上,沿著河道回到紮營地點。

葯肥似乎成功的吸收了石鱷武魂,正在閉目調息,在她身旁不遠處坐著唐絲絲,子母鳳環不停地在她周身旋轉,金色光波印亮了這一帶。


葯奇偉等人重新把備用乾柴點燃。

葯雲似乎在和葯曉爭吵:「我再過去看看,那隻七彩蜘蛛好像真的是一隻魂獸,如果真是魂獸,我吸收了它的武魂也好過別人吸收啊。」

「我真看見那隻蜘蛛是從葯魂身上跳下來的,若那隻蜘蛛是葯魂的寵物,你把它殺了,這不是非跟葯魂過不去么?」葯曉雖然巴結嫡系,可是也有自己的底線,那就是不招惹強者,不管他是嫡系還是旁系,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家世,他都不會去招惹。

葯雲還想掙扎過去看看。

葯魂走了過來,並沒有搭理拉拉扯扯的葯雲和葯曉,他走到石鱷身旁,那隻七彩血蛛見到主人立馬飛撲到葯魂肩頭。

七彩血蛛是葯魂的生命守護獸,不需要葯魂主動召喚也可以從召喚寶典里跑出來,這種自由不是普通的召喚戰獸可以享有的。

葯魂雲淡風清的走過葯雲身旁,並沒有把他當回事,越是如此,葯雲心中的妒火更甚,有什麼了不起,打敗一個葯劍就拽成這樣。

唐絲絲走到葯魂身邊,「胡龍已經把那個石鱷武魂吸收了,不過現在還沒有調息完,會不會有什麼事?」

「沒事的,他的魂力差了些,所以要用更多的時間去適應。」

石鱷偷襲這一出把大家都鬧得睡不著了,幸好葯意臨走時安排他們兩人一組值夜,否則,那條淬體境九重的石鱷衝上岸,還不得吃掉兩三個人?

上官碗月和葯菲兒完全沒有了睡意,葯浩和葯奇偉雖然有些睏倦,不過也只能在篝火旁一直坐著,想睡心裡卻有些顧忌,葯意明明說了這個地方比較安全,水裡還能爬出一條巨型鱷魚,睡了呆會雙從湖底爬出什麼怪物,那可怎麼辦?

「你們都去休息吧……」葯魂走到眾人面前,道。

「你們值夜的時間已經過了,現在該我們了。」葯奇偉道。

「胡龍還在調息,我要給他護法,用不了多長時間天就要亮了。你們快點去休息,明天還有大量妖獸要殺呢,在靈草旁,肯定有妖獸存在,如果找到葯田,說不定妖獸更多,沒有精力,你們還想取什麼材料?」葯魂分析道,「現在距離天亮只有兩個時辰,不長,而且我能邊值夜邊休息,明天,我的精力比你們還要好。」

葯奇偉笑了笑,「恭敬不如從命,奇偉先謝過葯魂了。」

「別客氣,剛才你們的消耗挺大的,如果你們信得過我葯魂,就去休息,有我應付不了的狀況我會第一時間把你們叫醒。」葯魂直接坐到篝火旁,閉目開始冥想。

「大家都別愣著了,都去休息吧,明天是歷練的第一天,一定會特別累。」葯奇偉第一個走回帳篷,葯浩打著哈欠也走進帳篷。

葯雲最後一個離開,其實他還真的想坐到天亮,看還有沒有什麼妖獸來襲,最好還是一隻魂獸什麼的,如此一來,有十個人在這兒,他多出一點力,殺妖獸的最後一擊由他來完成,到時,魂獸的武魂就歸他所有。但是所有人去休息,他也不能幹坐著。

葯魂見到葯雲依依不捨的目光停留在胡龍身上,心裡已經有了一些想法。

胡龍調息了將近半個時辰才完全把武魂控制住。他走到篝火旁,見葯魂還在值夜,看了一下天色,早就過了值夜時間,魂哥在玩什麼?

胡龍還沒有說話,葯魂開腔道:「你去休息吧,我會守到天亮。」

胡龍嘆了一聲:「魂哥,你又要當好人……罷了,我真的很累,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胡龍朝帳篷走去。

葯魂眼睛微眯,「我有凝魂訣,睡與不睡都差不多,倒是你,吸收了這石鱷武魂,以後有你小子累的時候。」

葯魂修鍊凝魂訣在唐絲絲之後,不過領悟速度超過唐絲絲速倍,現在已經到了修鍊半個時辰凝魂訣幾日可以不眠的狀態,再加上他最近時常修鍊暝息血元功,就算真的不用睡覺,他的身體也會在修鍊時自動進入瞑息狀態,所有器官都會如同睡眠一般機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所以葯魂已經發現了他的「天賦」,那就是不眠。

不眠這個「天賦」是葯魂給自己硬找的,胡龍嗅覺靈敏,唐絲絲能「獅吼」,他卻什麼都沒有,因此他總算給自己開發出來一個天賦——不眠。

不眠當然不是葯魂的天賦,他覺得他可能沒有任何天賦。自從葯魂關注天賦以來,已經遍閱族中古籍,古籍中有記載,不是每一個武者都有天賦,也不是每一個武者都能誕生武魂,有些武者沒有武魂卻有天賦,有一些沒有天賦卻有武魂,武魂和天賦並不共生。

誕生武魂的武者是武者中的天才群體,領悟力和修鍊速度都會隨著武魂的提升而提升。天賦則是一種天生能力,這種能力用得好,甚至能讓沒有武魂的武者更加出色。 凝魂訣和瞑息血元功在體內同時運行,葯魂沒有感覺到絲毫壓力。他已經吸收了三個後天武魂,火斑虎、黑血蟒和三眼鐵甲羚羊,這三個武魂全天無休息在葯魂識海里修鍊魂力,加上藥魂修鍊凝魂訣后,魂力凝練速度更快,因此在不知不覺間他的魂力已經達到魂者五重。

魂者五重,如果完全用魂力進行攻擊,葯魂已經可以和先天五重強者進行對對抗。

只要銅電晶體再度鞏固,就算沒有足夠的閃電進行攻擊,也能利用銅的強悍防禦力防住先天五重強者的元氣攻擊,因此葯魂一點也不怵先天強者。

緩緩的,葯魂進入瞑息血元功凝息狀態,體內的血氣和元氣緩緩凝聚在一起,讓他的元氣產生了一絲質變,一道元氣蘊含了比以前更多的能量,他緩緩結印,元氣中的血氣又能被他輕鬆的抽調出來,葯魂嘴角掛著微笑,還真是方便,既能讓攻擊最大化,也能讓元氣和血氣分開來,減弱攻擊。

進入凝息狀態的葯魂修鍊得更快,感覺時間也過得更快。

天亮了。

七八個人影從帳篷里鑽了出來。葯魂睜開雙眼,停止了一夜的修鍊,晨風拂過臉頰,他現在的精神比其他七八人看上去還要好,哪裡像是一夜未眠的人。

葯魂看了一眼胡龍的帳篷,這小子,竟然還在睡,不知道太陽已經升起了嗎?

唐絲絲走到葯魂身邊:「你的精神真好,你不是為我們守了一夜崗嗎?」


「修鍊凝魂訣后,我可以幾日幾夜不睡覺,精神也不會倦怠,精神疲倦后再修鍊半個時辰的凝魂訣,我的精神又恢復了。」葯魂解釋道,在唐絲絲面前,他沒有什麼保留。

「那凝魂訣我也在練,我怎麼沒有你這種感覺。」唐絲絲一臉愕然,同一種東西,為什麼不同的人修鍊差別會那麼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