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了寶龍商場,韓義讓江湖哥找個地方停一會,回頭再把他稍回去。

五樓的天義數碼,兩個年輕的女孩正在給客人介紹手機功能。

除了代婉婷外,還有個女孩叫竇豆,是剛招的店員,同樣也是金師大隨園學生。至於黃浩然跟谷海,現在已經被派出去跑銷售了。

「能不能再便宜一點的?」

留著齊耳短髮的竇豆笑著說:「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個價格已經是最低了。不相信您可以滿市場打聽一下,看我有沒有騙你。」

三十來歲的客人根本不相信,「你們都是一塊的,價格肯定早就商量好了,我去問不是白問嘛!這樣,你再少100塊我就買了。」

代婉婷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

她理想中的銷售就是坐在精緻的咖啡屋裡,和客戶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談著人生理想,銷售只是附帶的,這才是最高境界。

然而現實卻是整天面對些工薪階層喋喋不休的討價還價,在浪費了無數口水后客人還是按照最初制定的價格付錢,有何意義?

竇豆再次笑道:「價格真得不能少了。這樣吧先生,你看市場馬上就快關門了,而您就是今天最後一單生意,我送您個掛件做禮物吧!」說著從後面架子上摘下個水晶小熊。

客人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拿出手機轉賬。

等客人走後,代婉婷吐槽說:「你說這些人可不可笑,剛開始聽到價格時就問為什麼這麼便宜,是不是手機有問題?等給他解釋了吧,他又要不停的還價,這不是自相矛盾嘛!」

竇豆捧起杯子小口抿了一下笑說:「這就是選擇性的忽視吧!利益相衝突的時候,人肯定是趨向於對自己有利的一面。」

「哎!」

代婉婷嘆息了一聲,看著半掩的柜子里裝滿的手機盒,鬱悶道:「隨便一部手機就頂得上我一個多月的工資,竇豆,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把柜子裏手機全買下來啊?」

竇豆也看了眼柜子,說:「有生之年吧!」

她這話沒開玩笑。她們店賣的全部是高檔手機,就這一面立櫃里就有五十多部蘋果678代,還有華為跟三星,貨值在30萬以上,憑她們的工資什麼時候才能買得起?

兩個人正聊著的時候,韓義從樓梯上來了,倚著櫃檯的竇豆笑道:「咱們那位小老闆來了。」

等韓義到門口的時候,兩個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喊道:「老闆好。」

韓義楞了一下,說:「今天這麼開心啊?」

代婉婷眨眨眼接道:「因為看到老闆了啊。」

韓義笑笑沒接茬,走進去后開始盤點賬目。

竇豆報賬,代婉婷把保險柜里現金取出來整理好。

「1部蘋果p6,2部7s,1部8,還有2部華為……」

竇豆報完賬,代婉婷把錢放到點鈔機里嘩啦啦的數著。

「現金一共17350元,還有2萬多走的快捷支付。」

韓義點點頭把錢裝進了手包里。

別看流水這麼多,其實利潤很低,就拿蘋果來說,一部也就賺幾十塊錢。 總裁前夫判出局 可是他卻要付房租、水電,工商稅務,另外還開6個人的工人工資。

如果他全部從正規渠道進貨出貨,像這樣糟下去,要不了兩個月就得關門大吉。估計這也是寶龍商場目前沒人找他麻煩的原因,都在等著看他自己關門滾蛋呢!

想到這點他心裡暗自冷笑,「等我關門大吉?你們慢慢等著吧!」 盤賬用了半小時,趕在5:30商場關門前下了樓。

路上代婉婷說肚子餓了,嚷嚷著讓韓義請客,正好路邊有一家什錦豆腐撈,三個人一塊走了過去。

點菜后又幫兩位女孩各要了瓶養胃多,他自己倒了杯熱開水。

竇豆上班沒兩天,跟韓義還不怎麼熟悉,此時顯得有點拘謹。而代婉婷就好多了,她不僅早來了幾天,而且還認識韓義,知道他性格其實很好,在學校從來沒聽說跟誰紅過臉。

趁著豆腐撈還沒上來,代婉婷兩隻手佇著下巴看韓義,故意問道:「老闆啊,我聽黃浩然說你還是個學生,是真得嗎?」

韓義遲疑了一下笑道:「嗯!跟你們是校友。」

「啊–」兩個人露出一副吃驚的表情。

竇豆是真吃驚,雖然早知道韓義是學生,但從來沒想過他居然會跟她是一個學校的;至於代婉婷當然是裝得了。不過她也沒想到韓義這麼坦誠,問一下居然就說了。

不過她心裡還是有點小竊喜。

既然說穿了,而自己又跟他同一個校區,以後是不是就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竇豆捋了一下耳邊的鬢髮,語帶驚奇的問道:「哪個校區啊?」

腹黑邪少賴上門 「紫金園。」

代婉婷捂著嘴做出一副吃驚的樣子說:「真得啊?」

「嗯!記得保密。」韓義笑笑,正好豆腐撈過來了。

兩個女生跟夏歆一樣,表現的非常好奇,尤其是竇豆,本來挺不好意思的,在知道韓義居然是她師哥后,簡直快變成了話癆,問題一個接一個。

「韓師哥你大幾開始創業的啊?」

「你大學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嗎?」

「我聽婉婷說、師兄你在NJ區那邊還有家組裝廠是嘛,現在怎麼樣啊……」

幾個人一邊吃一邊聊,眼看著外面天快黑了,韓義陡然想起人家滴滴司機還在等自己呢,趕忙三口兩口吃完,結賬后叮囑兩位女生路上注意安全,然後就準備離開。

代婉婷這時也站起來不好意思道:「老闆,能……能不能捎帶上我啊!」

韓義一想反正也是順路,就說:「走吧!」

跟竇豆擺擺手,兩個人先走一步。

……

等韓義找到車子時、發現江湖哥居然在裡面睡著了。

敲敲玻璃,江湖哥「騰」的一下就坐了起來,解開門鎖后揉揉猩紅的眼珠笑說:「剛眯了一會,沒想到睡著了。」

等代婉婷坐進去后,韓義才笑問道:「昨晚上又去搬磚啦?」

「嗯!趁著年輕多賣賣力氣,準備這兩年在郊區供個兩居室。」說著江湖哥已經發動車子朝雞鳴寺方向開去。

韓義說:「這樣啊!郊區也不是不行,但我之前聽你說還沒有結婚,那麼作為婚房,並且打算儘快要孩子,就不能不考慮日後孩子的問題。」

「你要考慮新房周邊有沒有幼兒園和小學?是公立還是私立?或者社區在三五年之內會不會規劃配套?開發商運作大型社區的品質信譽值不值得相信他們對資源的保障?這些都是你要考慮的問題。」

韓義說完,江湖哥略帶感慨說:「怪不得人家都說讀書好呢,要不是你說,這些問題我哪知道。」

「呵呵,有機會的話還是要多看看書的,不知其所以然,但起碼也要知其然!」

兩個人在那聊著,旁邊代婉婷就靜靜的聽著。

她對韓義的了解全部來自別人的「看法」,至於這個男生每天腦海里到底在想些什麼,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又有哪些愛好,她全都一無所知。

此時韓義的話讓她心裡一動,他所說的「知其然」是不是就是他掛了六門科的原因?

應該是了!

從接觸的這些天來看,她的這位同學做事目的性非常強,從來不會去做一些無用功的事情。

比如商場保衛科的人現在對韓義非常客氣,只要看見他必定韓老闆長、韓老闆短;比如打掃衛生的阿姨,在清潔到天義數碼區域時,就會特別認真。

還有管理處里幾個老阿伯,以及附近幾家鄰居,看見韓義全都非常客氣。她能看出來,那些人對韓義不僅僅是嘴上客氣,而是真得非常客氣。

而另一邊有的人卻很不喜歡他,比如何瀟瀟那位室友翁倩,前兩天晚上撞見她時、無意間提到韓義,當時翁倩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說韓義就是個夢想著飛上枝頭的鳳凰男。

事情奇怪就奇怪在這裡,你說他有本事讓社會上的人俯首帖耳,難道區區一個還沒走出校門的女生就那麼難搞?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厭惡他的人在他心目中毫無價值,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搞定他們,當他們空氣一樣。

這個他們也包括自己在內!

代婉婷的腦子很好,通過短時間的接觸把韓義的性格、為人、處世方式分析的八九不離十。

可即便是這樣她還是束手無策,說個難聽的話,自己在他眼裡屬於可有可無的存在,就算她現在說明天辭職,估計他眼睛皮都不會翻了一下就會同意。

……

那邊一路聊著,這邊一路想著,等到了紫金園西大門時,韓義跟江湖哥要了張名片,留著以後私下聯繫。

反正他天天要用車,找誰不是找?

下了車韓義兩個人一塊進了校門,一個往東南去男寢,一個去東北女寢,臨分別前代婉婷笑著說:「在店裡你是老闆,但是在學校咱們還是同學。所以,明天見,韓義!」

「嗯,明天見。」擺擺手目送著代婉婷走遠,他才轉身朝男寢走去。

朱川就守在506,見到韓義進來他立馬站了起來,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出了寢室。

一直來到最頂頭的水房外,兩個人才站定。

沒用韓義問、朱川便說道:「她叫宋芸香,家在浙省海島市,今年剛上大一,主修漢語言文化。據說是獨生子女,父母是企事業普通員工。」

說完朱川推了推眼鏡片,從他這個小動作里、韓義知道底下肯定要放大招了。

「有什麼就說唄!」

朱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說了起來。

「她今年20歲,曾獲得過兩界全國奧數冠軍,一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冠軍;她精通圍棋,是業餘七段選手;她喜歡古典音樂,會八種樂器;她擅長水墨畫,臨摹的《暮韻圖》獲得過浙省青少年藝術大獎賽亞軍,另外她還懂四國語言,中、英、德、法。」

哪怕已經知道這些事實,但此刻說起來朱川臉上還是充滿了震撼。

「她是才華橫溢的大才女,而且從小到大學習成績一直名列省市前茅,聽說國內外很多著名學府都曾向她伸出了橄欖枝。不過14年不知為何休學了一年半,最終選擇了金陵師大。」

韓義也被震驚到了,這樣一個站在上帝肩膀上的女孩,又豈是凡夫俗子能高攀得了的?

不過隨後他目光又變得堅定了起來。

不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不是一個好蟾蜍,他韓義同樣也是上帝的寵兒,有什麼配不上她的?

這樣一想,之前的那點震驚瞬時煙消雲散。 506寢室里,韓義躺在床上。

說他自作多情也好,說他神經病也罷,在他心裡已經認定宋芸香就是他未來的老婆。

不過現實同樣很嚴峻。

她是如此光芒四射,而他這個癩蛤蟆才剛剛從淤泥里爬出來,褲腿上還沾著腥臭的泥巴,想追上她、並且娶回家為他生兒育女,難度簡直不可以道里計。

心急吃不了天鵝肉,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

她太聰明了,這樣的女孩往往也代表著睿智,洞悉人心,有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準則;另外從她放棄國內外高等學府、並且選擇漢語言文學為主修課程來看,她對金錢名利的慾望也很低,這樣的女孩簡直無懈可擊了!

反觀他自己呢,除了那兩個拿不出檯面的產業外,好像也就剩一個製造商應用。

但重組應用並不能幫他追老婆,這件事還得靠他自己。

想到太祖他老人家說過的話: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韓義頓時感覺任重而道遠。

……

11月最後一個禮拜五,金師大保衛科發出了一則通告,為了加強學生的安全出行防範意識,特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安全知識宣傳教育活動。

與這則通告一塊開始的,則是有學生騎著草綠色共享電單車,在紫金園幾個進出口分發傳單。

上午9:10分,由朱川負責、相關人員開發的校園共享電單車APP,迎來了第一位註冊用戶。

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十個……

第二教學樓里,講師正在解說當代文學發展史,聲音從頭到尾都是一個調子,聽得人昏昏欲睡,而韓義卻精神抖擻的看著APP上不斷躥升的註冊人數。

9:35:註冊人數55。

9:55:註冊人數78。

10:22:註冊人數193。

僅僅兩個小時不到,註冊人數已經超過300人,照目前這個趨勢來看,市場潛力還是巨大的。

此時在韓義左前方,一個清麗的身影也在聚精會神的聽講,偶爾會回頭看一眼那個端坐著的男生,眼眸里有著一絲絲無奈。

那個到現在還不知道名字的男生,這些天她去哪都能碰到他,要不是看他精神正常,她都懷疑是變態跟蹤者了。

雖然對方並沒有直接騷擾她,但也給她帶來了精神上的困擾,她覺得有必要跟他好好談一下了。

趁著台上講師喝水的間隙,宋芸香輕轉玉頸,餘光里那個男生正盯著手機看,神情是那樣的認真,讓她心裡起了一絲好奇、這樣偏執的人會對什麼東西敢興趣呢?

帶著疑問,很快下課鈴聲響了,宋芸香迅速拿起桌上的筆跟記事本,在韓義離開之前先一步出了教室,然後就守在出口那邊。

宋芸香雖然不是金師大的風雲人物,但認識她的人無一不為這個女生的才情所折服,此時見到她等在出口處,路過的學生都會下意識的往後避讓,還有的走出一段距離后還往後看,想知道她在等誰。

很快,一個其貌不揚的男生出來了,宋芸香主動走了上去。

那些暗暗觀察的學生差點沒跌碎一地眼鏡,大才女談戀愛了?

不應該啊,在他們的認知中,能配得上宋芸香的男人還沒出生呢,這一點是所有人的共識!

可惜,即使讓他們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他們的大才女是被人另類騷擾了,要是知道的話,絕對會有人半路敲韓義的板磚。

……

兩個人一前一後來到初次相見的地方,站定后宋芸香轉身看著韓義問:「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看著宋芸香眼眸里一絲絲的小憤怒,韓義忍不住想笑。憋了快兩個禮拜,沒想到她到底還是憋不住了。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才20歲,能忍到現在才問已經很不容易了,換一般人早就叫保安了。

「呃……沒有。」他摸摸鼻子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