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白玫瑰》

開場詞

Section1:〈人間〉

1、《立秋》_晏清_〈伴奏:民謠結他〉

2、《CanItakemyeyesoffyou》_翁懷憬_〈伴奏:鋼琴〉

3、《曖昧》_晏清_〈伴奏:鋼琴〉

4、《女兒情》_翁懷憬_〈伴奏:民謠結他〉

5、《追光者》_晏清_〈伴奏:鋼琴〉

6、《白玫瑰》_翁懷憬_〈伴奏:鋼琴〉

7、《人間》_翁懷憬&晏清_〈伴奏:鋼琴〉

彈幕實時互動

A&Q:

1、TBD

2、TBD

3、TBD

Section2:〈AfterParty〉

1、《曖昧》_李妔_〈伴奏:鋼琴〉

2、《SuddenlyISee》_紀羨林_〈伴奏:弗拉門戈結他〉

3、《Don』tbreakmyheart》_翁懷憬_〈伴奏:架子鼓、電貝斯、電結他、鍵盤合成器〉

4、《火車駛向雲外,夢安魂歸於九霄》_晏清_〈伴奏:架子鼓、電貝斯、電結他、鍵盤合成器〉

5、《AfterParty》_苗妙_〈伴奏:架子鼓、電貝斯、電結他、鍵盤合成器〉

彈幕實時互動

A&Q:

1、TBD

2、TBD

3、TBD

Section3:〈易禕和她朋友們的小劇場〉

——

章雅夢規劃的這次直播總共分三輪,首輪環節〈人間〉排的歌自然全是晏清和翁懷憬的雙人結他/鋼琴彈唱,而助演嘉賓集中在次輪環節〈AfterParty〉中登場,最後一輪便是之前晏清提到過的〈易禕和她朋友們的小劇場〉。

易禕所說的玩得很大指的便是首輪環節〈人間〉。

除了《立秋》和《Can』ttakemyeyesoffyou》之外,其他幾首歌都會換人唱。

翁懷憬準備的是《女兒情》、《白玫瑰》,晏清則是《曖昧》、《追光者》。

唯有《人間》被晏清改編成了雙人合唱版本。

全副武裝后,晏清和翁懷憬聯袂登上舞台,譚森正在配合章雅夢做一些最後的測驗調試工作,他佈置好兩台攝像機,一台固定在立式鋼琴前的滑動軌道上,另一台由他手提拍攝。

再次確認身旁的晏清和翁懷憬都不需要看樂譜來演奏,章雅夢將顯示直播畫面和彈幕的Pad充當推流屏幕佈置在立式鋼琴的琴譜架上。

「砰砰砰!」

章雅夢拍了拍他們三人間的那張單人琴凳,也不知道在內涵什麼。

她沖晏清翁懷憬神秘一笑便徑直下了舞台,回到導播台,握著滑鼠,章雅夢嘴裏輕輕說些什麼。

「清哥、憬姐,你們的無線麥克風和耳返已經打開了,我們先從《追光者》開始吧。」

舞台上倆人的耳返里清晰地傳來章雅夢的聲音。

「這老章是故意的嗎,琴凳還是這條單人的…高腳凳被她故意搬走了?」

晏清皺眉看向舞台下表情戲謔的章雅夢,翁懷憬卻大大方方地在琴凳上落座。

「Standby!」

耳返里傳來翁教授清清冷冷的聲音。

望着還空着一大半空間的琴凳,晏清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坐下怕唐突了翁懷憬,不坐又被舞台下的易禕、李妔、章雅夢幾人看笑話。

更可怕的是鋼琴譜架上的Pad屏幕上還映出實時畫面,將晏清此刻的糾結樣子呈現的淋漓盡致,伴隨着鋪天蓋地的彈幕,這些都來自章雅夢。

——

…〈清哥快點〈

…〈清哥快點〈

…〈清哥快點〈

…〈清哥快點〈

——

突然晏清感覺自己藏在鋼琴后的衣擺被人輕輕拉了一下。

「我的懷憬,第一次戲外主動跟我發生身體接觸!!!」

他忍住內心的狂喜,若無其事在琴凳右側坐了下來。

就這樣,狹窄地單人琴凳倆人各坐一端,中間相隔着半個身軀,大概十五厘米的距離。

彈幕內容一換,又是鋪天蓋地刷了起來:

——

…〈再靠近一點點〈

…〈再靠近一點點〈

…〈再靠近一點點〈

…〈再靠近一點點〈

——

晏清嚴肅回了句:「Standby!」

——

…〈反正等會彈琴也要靠近的,嘻嘻〈

——

彈幕緩緩飄過最後一句才消停下來。

「清哥其實應該你來控場報幕的…」

耳返里清晰反饋出章雅夢一本正經的聲音:「下一首《追光者》,演唱:晏清,鋼琴伴奏:翁懷憬。」

果然隨着翁懷憬指尖從c1區大跨度往高音區拉出一道華彩前奏,她不知不覺往晏清這邊稍稍靠過來了一些。

「你好香啊,嗡嗡嗡。」

心旌搖曳間,晏清清澈明亮的中音帶着輕微的顫慄準確切入了翁懷憬的伴奏里。

『如果說/你是海上的煙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幾首歌下來,倆人配合默契十足,舞台下零零星星幾個觀眾,都安安靜靜沉浸在他們的表演里。

沒有人意識到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逐漸從半人縮到半拳,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理所當然。

迷幻飄渺的女中音:

『天上人間

如果真值得歌頌

也是因為有你

才會變得鬧哄哄』

清澈透亮的男中音:

『天大地大

世界比你想像中朦朧

我不忍心再欺哄

但願你聽得懂』

Leave a Comment